“天价在线教师”走红你咋看?该不该对变种的有偿家教“一刀切”

原标题:“天价在线教师”走红你咋看?该不该对变种的有偿家教“一刀切”

如果中小学的在职教师兼职到在线培育机构,是否应该“一刀切”地予以反对? 网络上,各路声音不绝于耳。不少专家学者表示,一些在线辅导名师“收入超过网红”,其本质仍然是广大学生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和需求。

在线教育最好观望两三年再出台相关法规

陈玉琨 (华东师范大学考试评价研究院院长、慕课中心主任):在线教育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具备普惠特质,可以面向全国几十万、几百万的学生群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我们倡导体制内的教师能兼职成为“在线教师”,再通过互联网将教育资源进行重新分配,那么对于偏远山区的学生而言,能有机会享受与一线、二线城市同样的优质教育资源,从而促进教育公平。

但我们应该看到,“在线教育”从全球范围内来看,都属于刚刚冒头的新鲜事物,其教学质量如何有效保障,都是问题。

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针对“在线教育”出台相关制度法规来对教育平台、教师行为进行规范。在线教育发展过程中必然存在鱼目混珠者,若盲目推出管理制度,未必对在线教育具备针对性。所以,预计要等这一教育形态发展二三年后,再出台相关法规比较合理。

传统教育无法兑现教师的价值,必然会有其他出口

徐伟 (在线教育专家):一位有知识、有能力的教师,每年如果可以通过网络授课在线上收入三四十万元左右,再通过传统学校教书收入7-8万元,这样就基本可以保证老师很有尊严地生活。

从教学角度来看,线上教学是市场化筛选的结果,需要教师非常仔细备课、不断打磨教学方法和内容,直到被学生接受为止。一般情况下,讲好一门大规模的在线课程对教师要求很高,备课时间约为线下的3-5倍。面对不同的授课群体,教师要严格控制失误率,模拟虚拟空间范围的讲课模式,甚至连课件都要制作得极其精美。而如果这样的好老师可以留在公办学校,那么通过线上教学经验的积累,同样会作用到学校的课堂中,这是相辅相成的。

可以想象,如果一位老师的社会价值就是50万元,可传统教育不能满足他的社会价值,他反而会去寻求其他出口。

搭建免费优质在线教育平台,政府和公办学校可牵头

卞松泉 (打虎山路第一小学校长):教育就是公益性质的,公办学校教师通过兼职家教获取利益与公办教育本质有所冲突。要么教师可以完全走市场化路线,跳出公办学校;要么进行互联网教学的探索,但秉持的是完全公益免费的原则。

解决在线辅导教师给传统学校教育出的难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由政府部门和公办学校牵头,搭建免费的、优质在线教育课程平台,满足学生和家长需求。其实,目前已经有许多免费的在线课程平台公开向学生开放。比如,上海“四大名校”领衔的“上海市高中名校慕课平台”已经有27门特级教师、名师、优秀学生讲述的特色课程。

来源:文汇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