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在夏季开始间隔年,第一站我去离赤道最近的地方吃土

原标题:在夏季开始间隔年,第一站我去离赤道最近的地方吃土

  已经有好几个小时都是“弹簧屁股”的状态,我死死的抓着扶手,嘴里弥漫着车轮与草地摩擦生成的土的味道,晃晃荡荡,上上下下......

  

  北纬5度的肯尼亚,有一个叫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地方,我那颠簸的车正在这撒欢儿飞驰。

  

  没一会儿,如果按照前一阵特流行的词来形容我,就是一脸的懵逼...

秃鹫展翅翱翔在天空

  

斑羚扬腿跳跃在广袤的草原上

身后扬起尘土

  

长颈鹿闲庭信步挺立身姿

  

那深邃的双眸、卷翘的睫毛、颀长的身材

将“东非林志玲”的优雅展露无遗

  

象群缓慢挪动沉重的双腿

可能他们从来不涂防晒霜,

皮肤才这样吧

  

  我的双眼此时此刻被各种飞禽走兽填满,再野生的动物园也没有近在咫尺的撞击感强烈。每年夏季,有无数人来这里,只为看一眼“天渡”的壮观。迁徙季是斑马、角马疲于奔命的时节中午未到,就有不少面包车、吉普车在马拉河边蹲点。

  

  有几条鳄鱼在河岸边晒太阳,角马大队的探路者发现了它们,便静静等候。

  

  一个小时后,当鳄鱼离去,领头的角马开始预谋过河。两三分钟后,领头马一鼓作气冲过来。

  

  其他角马也奔赴而来,马拉河瞬时间被角马的咆哮声充斥着,浪花四起,它们像是奔赴战场的将军士兵,带着绝不后退的勇猛,一直向前。

  

  渡一次河,就像是一次浴火重生。上岸的幸存者,不断的在张望,呼喊咆哮,等待家人同伴的到来。

  不是所有人都有幸看到天渡的一面,但是目睹过天渡的所有人都会终生铭记这短短几分钟的场面。即使忘了细节,也不会忘记这上千只角马带来的撼动心灵的感觉。

  从5月开始,炙热的太阳烤着大地,持续的干旱令动物们不得不向西北面迁移,追赶青草和水源,延续生命,

  

  而6月,到了动物哺乳期,几十万只角马在迁移路上降生。7.8月,刚刚降生的角马宝宝就要面临生死线的挑战,渡过马拉河,就算是获得了希望。这一路的奔波,只是为了动物最本能的求生渴望。

  

  我相信每一个来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想追寻一种回归,人类天生自大狂妄,比任何动物都高一等,但嗅觉不如猫狗,听觉不如蝙蝠,视觉又被群鹰比下去,但我们依然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王,来到这里,看到本能的欲望被放大,看到动物们为此甚至要付出生命代价,我们会唏嘘,也会谦逊。身上所沾染的一切金钱欲等在这一刻都会化值为零。

  

  所有人都有一个间隔年的愿望,也许你会把第一站放在欧洲人最追捧的极小岛国马耳他,也许你会在希腊开启你的旅程,不过我就想来点不一样。婚纱照都想好了,和狮子一起照!虽然除了狮子,另外一个人还没找到......

  

  对于上面那一点,我有一个丧心病狂的朋友说,实在不行,让我就找一个连狮子都害怕的马赛人嫁了算了...估计人家也看不上我

  

你们要是也想看看天渡的壮观

摸一摸长颈鹿的眼睫毛

那就点击阅读原文

跟我一起去肯尼亚吧

凑够2人就能走咯

谁愿意跟我这个大美女走?

(以上图片部分来自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