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炜对话徐勇:做天使投资人的黄埔军校助力创业者

原标题:范炜对话徐勇:做天使投资人的黄埔军校助力创业者

姓名:徐勇

职务:AC加速器创始人、CEO,天使成长营发起人、执行院长,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秘书长

工作经历:2000—2002:天津磁卡股份有限公司;2002—2007:天津新纪元风险投资公司,协和健康医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2007—2009:中关村高科技产业促进中心;2009—2015:中科金集团;2015—AC加速器,天使成长营

投资动机:投资并助力年轻的创业英雄

投资案例:和创科技(原图搜天下,移动营销管理第一品牌),九州华兴(中国安全芯片领先企业)、鲜漫动漫、星站TV

投资领域: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B2B、文化等

投资机构简介:AC加速器是天使成长营重磅推出的重度服务、精品孵化的加速空间。AC加速器在国际顶级加速器“空间+生态+系统+基金+后台”的“五位一体”模型基础上,结合中国特点,向创业者提供重度聚合资源、直接资金投入、实效教练辅导的多方位孵化服务。

投资方式特点:投资与孵化相结合,注重投后服务。

导语

认识徐勇大哥也快一年了,在冯新老师的碳9学社群里,我们通过微信成为了好友。第一次的拜访还是去年夏天,在中关村创业大街Bingo咖啡,徐勇大哥对于我成长天使网的项目给与了很多的指导意见,他没有一点架子,就和邻家大哥一样贴心,让我收获颇多。再后来就是徐勇大哥天使成长营的硅谷归来分享会,再后来就是微信的沟通,直到这一次正式的专访。

注:以下“范炜”简称“范”,“徐勇”简称“徐”

创业不要娱乐化投资人会越来越理性

范:天使成长营已经做了多少期了?

徐:四期。

范:一期能招多少个学员?

徐:第一期最少,不到40人,共37个学员;第二期呢,40多一点,第三期和第四期基本都是50人左右。四期学员基本上把百度、阿里、腾讯、京东、华为、联想(等国内一线TMT公司的中高层管理者、国内知名投资基金的创始人及合伙人、独立天使投资人、成功创业者)都给集齐了。

范:招的这些学员都有哪些投资人?

徐:以北京为主,第一期以企业家居多,做自己的企业,偏商业性,偏传统一点的,后面这几期以互联网的高管居多。

范:你们在招天使成长营学员的时候,除了有钱之外,还有那些标准?

徐:用我自己话的解读就只有四个标准:财富自由,时间自由,有助人的心愿和能力。

范:每一期的报名者有多少?

徐:五六百人吧。只招四五十人吧,也就是11:1的比例。

范:那传统企业的学员训练完以后,有没有和你一块玩投资的?

徐:投的还挺多的。投的最猛的就是第一期那些企业家,第一期学员37人,虽然是这几期里学员最少的,但他们投资热情最高涨。当然,一期同学入营的这段时间,2014年底-2015年初,正是业内投资最猛的阶段,那个阶段基本上三十几号人,投了小两百个项目。

范:我觉得很少有人做这个投资人学习培训计划的,现在还有同类的吗?

徐:现在已经有好多。我们是第一个做天使投资人培训的,这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个创举。

范:你这个其实就是天使投资人训练营。

徐:当时做这个事的初衷,挺有意思的。

第一,那时我的工作是牵头负责中关村天使投资引导资金。这项工作从2010年策划,2011年开始做天使引导资金,到2014年。我们面临一个困难:领导政府很支持这个方向,也在积极推动合作,但找不到足够的优秀合作伙伴。就是整个市场的氛围没那么好,投资人没那么多。领导也要求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让市场有够多的天使投资人。

第二,家里孩子正好参加英语培训,平时和他妈妈一起去,有一天刚好赶上我送孩子上学,我就想连小孩都去参加英语做培训,干脆我们也做个天使培训得了。我们希望成为中国天使投资人的黄埔军校。

范:没有学费,也没有强制投项目,没有强制做哪家基金的LP

徐:都没有,完全自愿,大家喜欢就一起来,不喜欢就算了。

范:那四期做下来之后,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徐:两年多了,一个挺深的感受就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坚持下来挺好的。

范:有没有学员学完后自己开始做基金的?

徐:挺多的,现在有将近20个学员在转型做职业投资人,新发展起来的基金有二十多支,还是挺猛的。

范:现在投资圈整体实力在下滑,整个中关村创业街很多门店都在说换东家。你觉得未来投资行业是怎么样的情况?

徐:我自己觉得还是回归商业本质,回归理性吧。我觉得创业不要娱乐化,也别跟风。去年有一段时间,在舆论导向里,创业似乎是一件很高级的事,谁说不创业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这个其实是有问题的。创业很艰难,而且创业只适合少数人。

随着创业的火热,也出现了很多新兴的基金,但很多基金是有募资能力和强投资意愿的人发起设立的,缺乏投资的经验,甚至也缺乏投资的能力。早期投资是高风险、长周期、低概率的事,是高度专业和需要敬畏的工作。去年,我在业界第一个提出,孵化器的冬天来了。现在,我个人觉得,很多早期投资机构的日子也会难过。未来会面临调整甚至淘汰。

范: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更适合创业,在你心中什么样的人是好的创业者?

徐:我觉得如果说作为创业者要选择好自己的创业方向,我个人觉得至少要做到两方面:热爱且擅长。做你喜欢的事,不光是当做赚钱的机会,要能从中找到乐趣,创业首先还是要热爱这个事情本身,还得要擅长,这与创业者自己的性格特点,积累的资源,做事情的方式和风格等等息息相关。

比如说做社交,如果你自己是一个特别羞涩的人,特别懒于跟各种人打交道,做社交可能就有问题。又比如说,咱们是70后,你出来创业最好别做服务90后的产品,因为你这个老黄瓜刷绿漆,即使你装嫩,你跟90后毕竟还是隔了很大一层,但如果你做一些线上线下结合,资源平台性的东西,可能适合70后。

所以我觉得如果就创业者选择创业方向来说的话,最好是热爱且擅长这件事。作为投资人,我首先希望看到创业者是一个比较坚定的人,他不是把创业当作玩票,而是能让我感觉到他很重视这次创业,为此放弃了更多的娱乐生活,放弃了其它很多事,甚至放弃了很多利益,还仍然坚定的来创业。

第二,还是希望这个人对项目有很深的理解,要清楚这个项目的模式是什么,发展路径是什么,一二三四五每一步大概怎么弄,要有一个清晰明了的具体规划。

第三,我希望这个创业者有比较好的学习能力。比如说我们每隔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会就项目跟创业者进行交流,我最希望看到创业者在间隔的时间范围内,不断地在思考和学习。另外,创业者还得有人格魅力,不管是整合资源的人格魅力,还是获取社会地位的能力,都需要人格魅力。

然后考察的就是整个创始团队,团队成员跟创始人的能力可以互补。

如果我们选具体投资项目的话,除了判断创业者个人条件,可能还要加一条:我们的AC加速器投资孵化项目,会按照三个原则来决定是否适合投资。第一,创业者靠不靠谱,就是我们刚才聊的这些;第二,项目是在我看好的一个发展方向上;第三,希望投资的这个项目能真正帮到创业者,如果投完了之后发现,这个事帮不了他,这个事可能也就算了。

范:现在比较有投资意向的是哪些行业?

徐:基本上我们比较重视这三大块:第一个泛娱乐,跟娱乐相关的;第二个是B2B,企业级服务;第三就是硬科技,比如人工智能、机器人,另外就是技术领先的医疗项目。

投资人要有奉献精神但不能做创业者的保姆

范:现在天使投资界有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有的天使投的项目可能就不怎么管,让它自生自灭;有的天使有孵化器,他们会给予各种指导,比如财务啊,运营啊等等。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徐:其实目前,有许多好的孵化空间挺令人敬佩的,比如说创客总部、吴玲玮做的洪泰AA加速器、氪空间、微软加速器等等,我都觉得做的还蛮好的。

首先,我个人觉得保姆式孵化是要不得的,就是你不能什么都管,这个企业主要还是创业者的。

另外,我觉得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就是生态。目前生态主要还是集中在巨头里面,比较难和初创企业对接。

第三,最好是主要负责人自己能拿出足够多的精力,来给创业者服务。很多作用,只能合伙人去实现。当然,也需要一个团队的支撑。

我们也在尝试,我们期待的是天使成长营的同学,能给入孵的企业一些帮助。我们的学员们背景还挺强的,都是巨头的中高管到我们这来上学。我们本来指望的是这些同学能比较多帮创业者,但后来发现挺难,难在哪呢?

首先,我们不能指望这些同学花那么多的心思,去研究思考那些不熟悉的创业项目,有时候光凭经验给创业者一点建议,不一定合适;

第二,但凡成功人士,都会自觉不自觉的有些心理优势,往往会以俯视的姿态来和创业者交流。但这些创业者是我们千挑万选出来的,基本都是1000:1选出来的,也都觉得自己也很了不起,这两者之间就很难平等对话。创业者可能会觉得,你对我的情况没怎么了解,你又希望俯视我给一些指导和建议,我又觉得自己还挺牛的,像这种情况就难以匹配;

第三,不管怎么讲,天使营的同学们来帮助入孵企业是奉献精神,基本没有什么激励机制,也许后续也要适当调整。我们自己也在调整思路,就是需要我们有更多的全职合伙人与兼职合伙人以及投资合伙人,靠合伙人团队把对创业者服务的能力再提高一点,就是自己先做好底。

范:你觉得投资人对创业者的帮助,除了钱之外,应该更重要的是那几种?又该如何把握好分寸而不生矛盾?

徐:对于投资人选中的这个创业者来讲,被提醒,胜于被教育,更不能去控制,一定不要控制。就是别琢磨,我投了你了,而且你在我这孵化我要控制你,你要遵循我的各种指挥。

作为创业者,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重要的工作上,我觉得冯新有句话总结的很到位:每一个长不大的小萝卜头公司背后都有一个穷忙的武大郎。

我们常会给创业者一些提醒,比如说我们几乎每周都会和创始人聊一聊,可能聊10分钟,也可能聊半小时:进度和你之前有没有大的偏差?如果有偏差的话,问题是什么?现在的人员有没有变动?你的钱还够花多长时间?我觉得第一个就是在创业思想和工作方法方面的提醒。

第二个就是,站在AC加速器的角度,我们是真心真意的去帮创业者提供一些资源的支持,天使成长营就是一个资源平台,有点小事请大家帮个忙,出点力也容易。

第三,对于极少数状态有问题的创业者我们会施加一些压力。比如B端业务CEO自己不去谈客户,不了解市场,像这种创业状态就会有问题。还有一种有问题的创业状态就是,想做的事太多。

AC加速器更希望成为创业者的服务员或者助教

范:现在很多创业者是被投资人推着,尤其是在融资方面,在体量方面。创业者踏踏实实做事,稳扎稳打,投资人希望是高举高打,突飞猛进,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徐:我们还真不是你说的那种投资人。

范:我觉得市面上这样子的投资人有很多。

徐:我们不是这样的投资人。我们投项目是真的希望投出特别牛逼的企业,一般的企业可能就算了,这不是我们的菜。

我们从2015年三季度选择项目投资的时候,往往希望这轮给创业者的钱比他真正想要的多一点点。稍微多一点钱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担心创业者一把试不成的话就死,我们希望他试一次半,给他这个调整的机会。

我们在资金安排上,我们肯定希望他拿到下一轮融资,但我们希望创业者能够在天使轮阶段靠产品说话,别急着拿钱去砸。如果产品已经有点信心了,靠产品自身在市场上推,用户感觉还不错,这时候PR就可以起来了,这会和产品相互促进。如果产品还四处漏风,我们不主动也不鼓励企业这个时候做PR,甚至我们还会提醒创始人:要客观对待媒体报道,不必太当真其中的溢美之辞。

范:你自己在工作时间上,对天使成长营和AC加速器是怎么分配的?

徐:我觉得去年八月份是一个节点,在我没做AC加速器之前,除了工作之外,所有时间都是放在天使成长营的。做加速器后尤其是20161月之前,放在AC加速器的时间会特别的多。现在对我本人而言,天使成长营这一方面的工作时间会逐渐增加。

AC加速器

范:你是既辅导投资人,又辅导创业者,这两者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徐:这两个不一样,成长营投资人这一方面我不是在辅导大家,因为我们是请的国内最有名的投资人来跟大家分享,都是找的比我牛的很多的投资人,我觉得我是一个服务者和组织者的角色,照顾大家吃好喝好学好,一片真心的让大家感觉很舒服,像是一个家,很温暖。

AC加速器这方面我们不定义自己是导师角色,我们不觉得谁有资格,以导师的方式跟创业者怎样,我们更像是教练,甚至这个加速器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助教,我觉得成长营那边是偏共性的,在AC加速器这边是偏个性的,我在那边是服务员,在这边则是助教。

范:天使成长营的学员们会不会成立一个基金?

徐:天使成长营做过几个尝试,一期班里的一个同学做了一个基金,希望设计出同学深度参与决策的机制,后来发现很难。投资是一个高度专业和且需要敬畏的事情,想投好就像创业能做好一样,非常的不容易。管理早期基金,需要专业且全职。

现在我们AC加速器管理的基金,出资主体也主要是成长营的同学,从目前的投资结果来看,情况还不错。

范:你对2016年整个创投圈风向怎么看?

徐:我觉得2016年会面临非常明显的转型。大家更加务实,很多机构也会更慎重投资。

范:孵化器会死一片吗?

徐:孵化器我觉得不会再那么火了,有一些实力弱的可能会失败。但首先面临的是很多创业企业会死掉。

范:企业死了,孵化器空了,孵化器自然就死掉了。

徐:从我们现在的感受看,新创业企业就没有那么多了,不会像2014年、2015年那么多暴增的新创业者,而且获得投资的一些企业也会死掉。对孵化器也好,对投资机构也好,都会有影响,也可能说是这次盘整之后,大家都会更加回归商业本质,也许是好事情。

2016年的AC加速器,我们自己定了6个字的原则。收敛、专注、生态。不盲目扩张,专注投资和孵化这种模式结合,专注几个产业领域,还要在生态中广结善缘。

范炜个人简介

资深媒体人,互联网创业新兵。民间公益倡导者,“衣加衣”温暖行动发起人,“天使爱婴行动”公益活动发起人,并创办优酷网时评节目《范炜说新闻》。创新工场创始人训练营一期学员兼班长、碳9学社资深学员;北京大学创业营全国班三期学员、北大光华2016级EMBA107班在读、成长天使网创始人董事长。

转自范炜微信号:fanweideweix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