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跟着李笑来迎接知识变现的时代

原标题:跟着李笑来迎接知识变现的时代

网红说的第一期,我们需要采访一位高维度、重量级网红,思来想去一个名字占据了脑海——李笑来。无疑他是个高维度网红,且持续红了很多年,从blog时代到微博,再到现在的微信,竟然都是红的!(啧啧)更牛的是他的粉丝也是一群高净值人群。

李笑来是新东方时代非常牛逼的名师,在blog时代博客的访问量就榜上有名,后来又玩起了与其调性十分相符的比特币,变成了比特币界神级人物。

同时也是连续创业者,后来成为天使投资人……而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他的标签。

在网红说的眼里唯有一个词语能够模糊又准确的定义他,那便是:“网红”。

让我们来一睹大神尊荣:

初见李笑来,穿着随意休闲,一头极短的头发,一个聊嗨了盘坐在沙发上,嘴角洋溢出孩童般微笑的中年男人。

他总是不经意的震撼着身边的人。

·谈内容创业

面对越来越火爆的内容创业,各路人马已经不由自主地关注这一领域,李笑来认为2016年内容创业的拐点来了。

“2014年我就开始说微信创业很重要,后来有人开始骂了,你以为你开个公众号就算创业了?我当时就觉得时机来了,因为可能已经威胁到了既得利益者。”

网红说:“笑来老师,对于内容创业的红利是不是所有内容创业者都能分到一杯羹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原因如下:

首先我们要“红”,红了以后要红的发“紫”,发紫怎么理解呢?就是能通过“红”找到适合的商业模式,从一开始就要设定好商业模式。

李笑来将内容创业者分为两类:“影响力经济”和“注意力经济”

其实大多数内容创业者做的都是“注意力经济”,那么对于“注意力经济”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持续红”。

“我身边持续红的人并不多,和菜头算是一个。在论坛,微博,微信公众号时代都很红,这家伙前段时间发布了篇文章,点赞数就达到14000多个,可见阅读量是多少。”

想要持续红是难上加难的,聊到这里,李笑来淡淡的说:“我是有方法论的人,对我来说这是可以实现的。”

其次就是“红的不正”,怎么理解呢?

比如某某90后创业网红他明明卖的是女性用品,非要靠身材吸引一群穷屌丝,你说她是不是红得不够正,或者说她只关注了“红”本身。

再比如某某某网红明明卖的中端3C产品,偏偏吸引高端粉丝,而这些人会成为他产品的消费者吗?显然不会。

所以“大多数内容创作者不懂得用自己的内容去反向塑造自己的用户群体,连带着商业模式也会混乱,成不了大气候”。

再拿李笑来的公众号“学习学习再学习”举例子,半年时间,20多万的订阅量,因为“我是有方法论的人,所以变现很迅速”。20万的订阅量相比于很多用户画像不清晰的大号来说,订阅量并不算多,但变现能力却是他们的几十倍。

最后就是红的时机不对,因为早前没有那么多的变现通道、支付体系,场景也没有现在丰富,很多人红了也很难在“红”中发“紫”,简单的说就是彼时你红了,但也赚不到钱

·收费社群是什么

“情非得已科技公司的口号是:让一部分知识分子真的先富起来。”

这方面李笑来算是“身先士卒”了。在他看来肯为知识付费的人甚为珍贵,他也愿意帮助身边的“知识分子”寻得一群肯为知识付费的人。

于是他做了这样一件事——创立收费社群

实际上他做了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举动,从一个普通的销售跨越到新东方的英语老师,免费公开了自己的书《把时间当朋友》,开留学咨询公司,学编程创业做Knewone,买大量的比特币,做天使投资,第一个建立大规模的收费社群等等。他不断的创造着不可能,逐渐积聚其自身的影响力。

“起初建立社群的时候我对外界展示的只有一个,就是《七年就是一辈子》这本书,这次我为这本书开出了个天价,年费2555,还不是一次性的哦,是年费。去年12月25号,预售结束,一个月的时间里有1700多人购买,当时进账400多万。现在的成员大概有2700多人。”

起初李笑来在发行《七年》时,设下的目标是招揽1000个成员。现在看来,现实远超预期。

“我知道那些积极进取的人在生活中是多么孤独。”

这个世界存在一种现象,越差的人越瞧不起别人,越不希望别人好,总有人因为过分努力而被孤立,这是个很令人绝望的事实。于是,李笑来建立了一个社群,里面的人都在努力进步,互相学习互相取暖。正如他在《把时间当朋友》所说的:“相信我,你并不孤独。

对入群者的收费是关键一环。“在我眼里2555的年费是一个过滤器,他起码筛选了两种人:肯付费的人、能付费的人。

李笑来说他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嫌书贵的人,他宁可省下一顿饭,也不会放弃哪怕只有一句有用的书。所以肯为知识付费和反之的两类人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第二层筛选就是能为知识付费,在他看来这是更大的一层过滤。通过两道筛选,就会集结一群有共性的人。

我真的相信见识决定命运。

讨论起社群的意义,李笑来说,有个现象值得关注,牛人都是扎堆出现的。他在他的文章里这样描述:

“解释为什么北京的托福,雅思成绩比其他城市高,难道是因为(1)北京考生平均智商更高吗?(2)北京新东方的教学能力更强?没有任何统计数据可以支持这两个解释。更可能的解释是,北京新东方在散发一个特有的信息素,那里天天有大量学生在玩命的学考试技巧,别管那技巧是否管用,因为总有人勤奋,总有人聪明,于是总有人考出好成绩......于是这个区域里更多的人仅仅本着朴素的‘连你都行,我也没什么不行’的态度加入了战斗......于是,信息素的浓度更高,影响更大。”

“在社群可收费的时代,我们不需要所有人认同,这叫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收费社群的建立引来了很多非议,但对于李笑来来说,他早已习惯先做再说。他做“新生大学”这个社群,有自己的规划。他希望能像名字一样,成为一所能够集结共同价值观人群的大学。这所大学对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意义非凡。有些知识只有在这里才能被看到,“你还别不服”(李老师语录)“等你在别处看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其实知识变现早已存在,李善友的“混沌研习社”就是典型的例子。对李笑来来讲,比特币就是纯纯粹粹的知识变现。“当然是因为我有方法论,所以才有了变现的事实。”

·写作的方法论

“对于大多数内容创业者最困扰的事情就是如何长期、优质的创作,在我看来这是有方法论的。”

对于一个创作者你首先应该知道你所锁定的领域究竟是什么,有了清晰的选择,接下来就会变得非常不同。

定好方向接下来就是落到实处——写作。

首先逻辑要严谨。这是小学就学过的写作基础。

其次举证要精彩。李笑来对于举证用了一个词“”。精彩的例子本来就很难得,很多人都会本末倒置的选择先写文章,再去寻找例子。这样就会遇到writingblock(写作的坎)。但对于有经验的人来说,具备长期持续收集、积累例子的方法论才是重中之重。所以很早确定方向很重要,因为你确定了方向就明确了什么例子对你更有用处。所以这一路上“捡”了不知道多少个精彩的例子,但没有确定方向,就会一直错过。

“比如,我曾经通过阅读就积攒了两个非常不错的例子,出自同一个彩票活动的两个故事,一个来自一本书《successequation》,一个来自网络。讲述了世界上最幸运和最不幸的两个人。一个发生在上个世纪,一个发生在2015年。我想那本书的作者也不会想到吧。(具体内容请参见李笑来文章”如何把坏运气变成好运气”。)于是我就把他们用在了我的文章中。你看,这就是积累的好处。”

第三写作能力是可以锻炼的。一个人起初写100字还写不好,后来写1000字也可以写了,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李笑来从05年开始每天坚持写作3000字,有的发表了,有的就变成了素材稿。他最近的一篇文章《活到110岁是怎样的体验》中前面关于硬笔和软笔的论述就是曾经的素材。

第四就是写作不要只靠灵感来创作。要想在长期创作中持续输出有价值的内容,李笑来认为,不要因为遇到或看到让你引起共鸣的事件或者热点才去创作,万一灵感没了呢?。光靠灵感是不行的,得找一个靠谱的体系

“我从最开始写博客的时候就是用写书的方法来写文章,我可以列出很长的目录,构思一整个系列,虽然别人看到的是一篇又一篇,对我个人来讲反而降低了写作的难度。”

其次是要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模式:“有人擅长讲故事,那就讲故事;有人适合干巴巴的讲道理,谁说没人听呢?有的。”

最后,如何判断文章的好坏以及受欢迎程度:“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对读者来说,这篇文章是否有用。有用就好,反之亦然。那么这个标准长期以来也使我的创作难度降低了,不用浪费时间去试了。”

识别下图二维码|关注网红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