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我们并不提供一劳永逸的方程”

原标题:“我们并不提供一劳永逸的方程”

在中国的首次制片人训练班有30多人参加,成员包括来自政府机构的制片人、民营公司的制作人和金融行业的投资者等。

南加州大学拥有美国的王牌制片人项目,从这里走出的好莱坞知名的制片人包括制作了《阿凡达》(左图)的Jon Landau、制作了《低俗小说》(右图)的Stacey Sher等人。

早报记者 陈晨 实习生 魏梾

“这个剧本应该在什么档期上映?”“什么人会成为主要的观众群体?”“为什么你觉得这个剧本抓不住你?”“什么样的IP才是真正适合电影的?”“到底为什么人们要花时间来看这个故事?”这是来自好莱坞的制片人在给中国制片人的课堂上提出的一系列问题。

上周末,上海科技大学-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制片人培训班首堂课举行。好莱坞制片人盖尔·凯兹Gail Katz(《空军一号》、《完美风暴》)和资深美剧监制、编剧史蒂芬·托尔金Stephen Tolkin(《罪案第六感》、《兄弟姐妹》)向学员们教授了三天紧凑而扎实的课程。两位老师与学员们分享了剧本结构和人物要素、制片人的工作内容、美国影视项目的开发流程、各自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并让学员们进行了寻找故事素材、提案和开发等模拟练习。

继去年与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合作开设编剧班后,今年上海科技大学与南加大的合作范围增加了制片和导演两个板块。南加大毗邻好莱坞,强大的校友群几乎运作着好莱坞幕后的半壁江山。该校创立的Peter Stark制片人项目是美国的王牌制片人项目,学员都具备了娱乐产业历史、创意开发、经济、法律、工作室管理、预算、发行、营销和独立制片的综合能力,从这个项目走出的好莱坞知名的制片人包括Jon Landau(《泰坦尼克号》、《阿凡达》)、Stacey Sher(《低俗小说》、《八恶人》)、Megan Ellison(《猎杀本·拉登》、《她》)。

在中国的制片人训练班课程有所压缩,每月集中一个周末上课,为期10个月,上课地点横跨上海、北京和洛杉矶。招收的学员要求至少有3-5年的制片经验。

学费也不便宜,一套课程是10万元人民币。4月开班三十多个人,有来自政府机构的制片人,也有民营公司的制作人和来自金融行业的投资者。

学员马珊娜是一位金融行业的投资人,因为手头上正在做一部中美合拍片,迫切地需要了解现行美国电影制片行业的规程,包括工会的情况、编剧和导演的工作方式。“网络上虽然也能查到各种规章制度,但是那些是非常死板的,而通过有经验的人来教授、转述,能够最高效地得到最有效的经验和信息。”

制片人顾晓东在行业内多年,过去曾多次和日本方面进行合作,名导岩井俊二是他忠实的合作伙伴,这一次他顶着一头白发也加入进来。“我们这些人,虽然一直在做这一行,但心里也一直有遗憾,没有正儿八经系统地学习过理论知识,都是靠经验在做事。这次有这样的机会跟着这么好的老师系统学习,真的非常开心。”顾晓东紧接着也要与美国方面开展合作,了解美国电影制片现状同样是他参加课程最重要的诉求,“日本的电影还是比较个人化,美国的工业化更加完善。”

“制片人班的学员们非常认真,非常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们在课上提出了非常好的问题,都带着自己工作中的问题而来,并迫切地寻求解答。在课上我们听到了很多有趣的故事。看到学员们寻找素材,并一步步地把它开发成电影,这个过程让人振奋。”

几乎全世界都认同中国是一个充满太多故事的国度,课堂练习的环节,两位老师让学员们从成堆的报刊杂志中搜寻素材,编出故事梗概,以及简述三幕起承转合式的故事结构。半个小时后,关于假药致死、器官买卖黑市、女大学生签署婚前守贞协议等新闻被中国的制片人们从报纸中挑出,着手改编了起来。

“我们并不提供一个一劳永逸的神奇方程。哪怕在好莱坞仍然有‘所有人都一无所知’这样的说法。对我们而言,能够把每一个项目做成,都是值得骄傲的成就。而对于致力于做制片人的学员们,我们的建议是‘做你热爱的东西,因为你要为之付出很多很多的时间’。”

两位教师同时一唱一和地上课方式也十分特别,盖尔和史蒂芬告诉早报记者,“我们从14岁就认识对方,是很多年朋友了。在美国我们也同样这么教书,也一起做电视电影。史蒂芬比较了解电视,我比较了解电影,但是我们最有竞争力的是,我们可以是电影电视领域的制片和编剧,也可以是制片和导演,我们的课程设计就是让学员学会如何更好地推进制片与编剧工作。制片需要编剧,编剧也需要制片,这是完美组合。”

盖尔和史蒂芬负责教授剧本开发阶段制片人的功课,之后会有其他南加大电影学院的老师来上海教授融资、完片担保、独立制片、发行等环节的课程。结束教学后,盖尔和史蒂芬接受了早报记者的专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