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朱德扁担的真相

原标题:朱德扁担的真相

本文摘自 刘统 著 《历史的真面目》 华夏出版社

“朱德的扁担”故事的作者,是开国上将朱良才。朱良才(1900—1989),湖南汝城人。1927年10月入党,1928年参加湘南暴动,在耒阳遇见朱德,加入红军。上井冈山后,他在军部当通信员。建国后任北京军区政委,1955年授予上将军衔。

1956年7月,为了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中央军委向全军老同志征文,编辑革命回忆录《星火燎原》丛书。作为井冈山时期的老同志,朱良才写了《这座山,它革命》《朱德的扁担》《练兵与御寒》《一根灯芯》四篇文章。

朱良才(历史图片)

朱良才的儿子朱新春说:在写作期间,朱良才发现问题不少。《朱德的扁担》是他根据自己的记忆,将有关人物、细节写得较多,也较具体。但是与当年一起在红四军军部警卫连当排长的肖新槐(开国中将)等几个老同志一聊、一对证,大家的记忆都不一样。终究是三十年前的事情,谁能把挑粮的细节记得那么准确、那么清晰?朱良才对文章进行了修改、简化,最后形成了六百多字的定稿。文章发表后反响很大,大家认为这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文章,被教育部收入了中小学《语文》课本。这个红色经典,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

到了20世纪80年代,另一位当事人范树德指出朱良才的文章中有记忆错误。范树德(1907—1986),河北无极人,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入黄埔军校,毕业后到叶挺独立团,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9月,随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跟毛泽东上了井冈山。1928年朱毛会师后,范树德任红四军军需处处长,成为红军最早的后勤负责人。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后,范树德被留在江西苏区。1935年4月在汝城打游击时受伤被俘,因黄埔生的关系,他转为国民党军官,抗战后任郑州绥靖公署少将副处长。1948年中原战败后,逃回桂林做小生意。1954年被桂林公安局逮捕,以战犯身份长期在开封、西安监狱关押改造。1975年获特赦释放,1980年范树德当上了桂林市政协委员。

范树德的坎坷经历,使他获得自由后才能开口说话。他看到《朱德的扁担》后,作为亲身经历者和见证人,在《文史通讯》1982年第三、四期撰文,提出朱良才的回忆中有三处与史实不符:①朱德扁担上的文字,不是“朱德的扁担”、“朱德记”这几个字,而是扁担的一端写的是“朱德扁担”,另一端写的是“不准乱拿”,共八个字。②朱德挑粮的路线,朱良才说是从井冈山上到茅坪,而实际上是从柏露村到桃寮村。③挑粮重量,朱良才说是挑了“满满的一担米” (当时一担通常为一百斤),而实际上,是四十斤左右(当时范树德二十来岁,也才挑了三十斤左右)。

江西地方党史和博物馆研究人员经过验证,认为范树德说的情况是准确的。当年在井冈山,毛泽东住在茅坪(就是八角楼所在地),朱德的军部住在桃寮村。茅坪在井冈山半山腰上,山下的粮食是运不到那里的,只能在宁冈砻市以下的地方。从砻市往下走,就是柏露村。这里是永新通往井冈山上的必经之地。朱德挑粮是从柏露村到桃寮村,往返六十华里,都是弯曲不平的盘山小路,因此,红军战士都是挑三四十斤左右。朱德军长年岁大了,可他“挑粮时,担子一头是行军时背米的三个白布米袋,另一头是一个用粗厚布缝的北方人叫作‘捎马子’的米袋,两头共计装40斤,再加上他经常佩带的一支德造三号驳壳枪和一条装有约百发子弹的皮子弹袋,总共约四十六七斤”。这已经是体能的极限了。

至于那根扁担,就是朱德让范树德给他做的。范回忆说:“我当即带名勤务兵到桃寮村张家祠附近找到一个姓张的老板娘(当时红军对当地中年以上妇女的称呼),用一个铜板向她买了一根毛竹。削成两根扁担,一根送给朱德同志,另一根我留着自用。在朱德同志的那一根上,我用毛笔在一端写上‘朱德扁担’,另一端写上‘不准乱拿’八个字。朱德笑着说:‘好啊,明天就用上了。’”

展柜里朱德的扁担

范树德的回忆被认定后,井冈山革命历史博物馆为了复制这个文物,派专人带着一根井冈山毛竹扁担,前往广西桂林,请范树德在扁担上重新题写这八个字。范在扁担上书写后,来人高高兴兴地返回井冈山。一位细心人突然发现“朱德扁担,不准乱拿”的“乱”字,当年必定是繁体字,而范树德却写成了简体“乱”字,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件不真实的复制品。为了还原历史原貌,又第二次派人带着扁担赴桂林让其重写。然而范树德已经去世,现在井冈山博物馆展出的朱德的扁担,就是范树德书写的带有简化“乱”字的八个字。历史给人们留下了这点遗憾,同时也留下了朱德扁担背后的故事。

2001年6月4日,《解放军报》发表了朱良才口述的《常想起藏朱德扁担的日子》的文章,更正了他过去回忆中的错误:“小学课本有《朱德的扁担》一文。文中说,战友们怕朱德下山挑粮累坏了身体,就把他的扁担藏了起来,这个藏朱德扁担的人就是我。那时,朱总司令常常晚上和毛主席研究敌情,白天和战士们下山挑粮。我是他的通信员,担心他累坏身体,就和其他战友劝阻他,但谁也劝不住。后来,我出了个‘鬼点子’,干脆把朱总司令用的扁担藏了起来。可他仍不罢休,找到军需处长范树德,让他花一个铜板买了一根毛竹,为自己做了一根扁担,还特地写上了‘朱德扁担,不准乱拿’八个字,又高高兴兴地下山挑粮去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