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煤炭集团负债万亿相当于全省GDP!山西迎最紧张时刻

原标题:七大煤炭集团负债万亿相当于全省GDP!山西迎最紧张时刻

煤炭结束“黄金十年”之后,国内大大小小的煤炭企业均承受巨大的经营压力纷纷转型或者倒闭。在我国煤炭主产地山西省。巨债压顶之下,山西银行业不得不通过宽松信贷,及发行债券,帮扶困难企业渡过难关,并使"僵尸企业"有序退出。上世纪末曾帮助山西煤炭国企脱困的"债转股",或将有机会卷土重来。

据南方周末报道,近期,山西债券市场最紧张的时刻。2016年4月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山西煤炭企业已连续发生两起债务违约以及三起债券暂停、取消发行事件。中煤集团子公司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4月6日正式宣布,其一笔本息共计6.38亿元的短期融资券违约。这是首家煤炭央企出现债务违约,中煤是中国第二大煤炭生产企业。所幸有惊无险,经过多方筹措,几天后该公司得以足额偿付本息,并支付了违约金。

然而,另一家违约的安泰集团(600408)就没有这么幸运了。4月8日,安泰集团发布"银行债务逾期"公告称,从2015年底开始,受宏观经济和行业形势的严重影响,安泰集团陷入了流动资金紧张、银行贷款逾期并且不断新增的漩涡中。截至公告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银行贷款等债务逾期3.9亿元,目前正在与债权银行协商解决。

安泰集团是山西介休市一家民营的大型选洗煤、焦炭企业,旗下拥有一家上市公司,正常运营的时候,拥有员工十几万人。安泰集团债权银行一位知情者透露,安泰集团贷款总额一百多亿,实际上经营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但由于煤炭已被银行视为"压缩退出行业",许多小银行纷纷抽贷,导致最后"抽不动了",大的贷款到期也还不了了。

像安泰这样的大型民营涉煤企业在山西已经不多。2008年,主要出于安全因素的考量,山西启动了煤矿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整合。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民营煤矿因不符合产能规模的要求,被兼并进入省属七大国有煤炭集团。

不过,随着煤炭价格的持续下跌,目前,七大国有煤炭集团负债总额超过万亿,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的GDP,总体资产负债率达80%,山西煤炭的债务大部分在银行。

根据七大国有煤炭集团公布的2015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分别负债1984.82亿、2107.06亿、1494.56亿、1694亿、1723.35亿、1728.94亿、725.24亿,负债总额超过万亿,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全年的GDP,总体资产负债率达80%。

"60%在银行,40%是债券之类的。"据山西一家国有银行的高管任东风估计,山西煤炭的债务大部分仍在银行。但从去年开始,银行开始转化手中的煤炭债务,主要是帮助国有煤炭集团发行债券。债券的持有者大多是银行、保险、信托等机构投资者,基金也持有一些,像债券型基金最终将被个人投资者所持有。

不仅如此,多位山西银行系统人士坦言,除了发行债券,从2015年开始,山西银行业向煤炭企业实行了较为宽松的信贷政策。如过去正常的情况下,贷款到期后,银行要先从企业收回款项再放贷。后来企业到期还不了,就给企业做"展期",也就是延长还贷期限;还有一种方法是"再融资",即企业从银行借新的贷款还旧的贷款。

可是如果前两种方法都用了,企业还是还不了利息,正常情况下这笔贷款应立刻划为不良贷款。但是现在,银行仍然会把利息款借给企业。"利息都还不了,银行还借钱给你,实际上是把银行的风险敞口放大了,这不正常。"一位国有银行信贷人士表示担忧。

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在上一轮"债转股"时,拥有了数百亿煤炭企业股权。从2012年起,信达在28家参股企业中,选取了17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展开统计。结果显示,现金流难以覆盖利息,还要举借更多债务,进入"庞氏融资"(即债务人的现金流既不能覆盖本金,也不能覆盖利息,债务人只能靠出售资产或者再借新钱来履行支付承诺)的企业有13家。

随着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风险蔓延,企业和银行只能携手共渡难关。截至2015年底,山西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为881.65亿元,较年初增加123.62亿元,不良贷款率4.75%。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指出,信用风险已逼近警戒线。

更加值得玩味的是,"银行的信贷员现在一半时间都花在追要利息上。"在民营煤炭产业集中的山西省古交市,熟悉当地煤企生态的王志表示。他还透露,古交民营的涉煤企业,贷款已经很少有正常的,大部分都处于"关注期",如果情况再恶化就是不良贷款。"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不想死,从银行的角度讲,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也不想让企业死。"王志说,目前山西提出的口号是"以化解优先",在化解的基础上"能不进不良就不进",因为一旦划入不良贷款,银行无论如何都有损失。

银行的损失,不仅是将不良资产打包卖给"坏账银行"时,打折打得很厉害。更重要的是,银行在煤炭企业的抵押物处置方面处于弱势。煤炭行业抵押的资产大多是采矿权、机器设备等,这些抵押物的市场价格在不断波动,银行无法进行预估。任东风拍卖过五年前估值非常高的私有采矿权,但现在这个形势下,"无人接手"。此外,因为涉及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如果作为不良资产,处置起来非常麻烦。

任东风说,国有煤炭集团大约有20%的贷款都是没有任何资产抵押的信用贷款,"抵押也没什么太大意义,将来你怎么执行呀?"

另据了解,上世纪末的国企"三年脱困"改革期间,大批经营困难的国企通过"关停并转"退出市场,银行也积累了巨额不良贷款。眼下被热炒的"债转股",彼时也曾广泛运用于山西煤炭国企脱困,即把原来银行与企业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资产管理公司与企业间的股权关系。

当时银行剥离的不良贷款,由1999年成立的专司不良资产处置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接手。其中,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成为处置煤炭企业不良资产的主力。它接手了山西、安徽、河北等地的煤企股权,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煤老板"。在山西,信达就同时持有同煤、阳煤、晋煤等煤炭集团股份,如果按照当时的谈判价格执行"债转股",信达也将成为山西各大煤企的控股股东。

但是随着2001年中国加入WTO,开启"煤炭黄金十年"。各地"债转股"煤企以及地方政府认为信达占了便宜。为此,双方一直没能将"债转股"落地,直到2005年,获得采矿权作价补充资本金的山西煤企重新夺回"控股权",双方这才签署协议。其中,信达持股比例最高仍然达到了40%。

然而至今,信达手中持有的多家山西煤企股权仍未能处置变现,客观上造成了信达与煤企及地方政府的"双输"局面。

事实上,信达持有的是煤炭集团股权,不是上市公司股权,而煤炭集团多数负担重,盈利差,再加上制度因素,即便后来达成"债转股"协议,信达长期以来也难以获得分红收入。同时由于信达持股比例较高,通常在煤企具有"一票否决权"。而煤炭集团自2008年整合后,需要大量建设资金,大体的思路是希望将集团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从二级市场进行融资。但信达显然不愿意看到优质资产不断从集团剥离。

2016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提出新一轮"债转股",他表示,可以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来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此轮"债转股"的对象聚焦为有潜在价值、出现暂时困难的企业,以国企为主。这类企业在银行账面上多反映为关注类贷款甚至正常类贷款,而非不良类贷款。也就是说,此轮债转股,并不支持过剩产能"僵尸企业"参与,同时财政不再兜底。

不惧行情!跟着主力这样吃肉!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yy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