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青岛煎饼摊主摊出四套房一辆车 改变全家族命运

原标题:青岛煎饼摊主摊出四套房一辆车 改变全家族命运

大众网 薄薄一张面饼,均匀涂刷面酱,撒上葱花 、韭菜碎 ,辅以馃子或油条,平口铲将面饼四周铲起把食材包裹其中,当中一切 ,两方对叠,一个在青岛大街小巷不难觅见、口感咸香酥脆的煎饼果子就这样成了。说起煎饼果子您能想到什么?清晨路边早餐摊食客的狼吞虎咽?夜幕下加班白领的脚步匆匆?在辛家庄百米食巷里有着这样一位“煎饼侠”,专注煎饼果子23年,凭着煎饼铛、竹耙、平口铲,他硬是摊出了四套房产。租房住、骑电动车,每月给女儿开一万元“工资”。今天,记者带你认识咱们青岛的“煎饼侠”。

从“打游击”到“阵地战”

邹师傅,河南驻马店人氏,今年是他的第四个本命年。

谈起当年离开老家,也是为生活所迫,北京是他第一个打拼的城市,“在那炸了半年油条”。然而,就像王朝末年群雄割据,北京好的地脚早已被先到者瓜分殆尽,邹师傅只好转战河北唐山,油条一炸,又是半年。

“生意还是不好做。”

邹师傅对象的哥哥和姐夫先于他来到青岛,他们告诉邹师傅青岛是个好地方。1993年,邹师傅携妻带女踏上岛城。“听他们说在青岛煎饼果子好卖,我就花一百来块钱买了辆三轮车,在车上支起炉子,又买了块铁板,就开始干了。”邹师傅说。

上世纪九十年代,邹师傅推着自己的三轮车在青岛各大人流密集区域辗转。“那会儿经常在大学路转悠,煎饼果子卖一块二一个”,即便是六分之一于现在的价格,那时邹师傅的日营业额已经过百元。逢到旅游旺季,他推着车子来到中山公园、八大关等景点,一天下来最多时能有五六百元入账。邹师傅有三个闺女、一个儿子,凭着卖煎饼果子的收入,他已经能支撑起一家人所有的生活开销。

用邹师傅自己的话说,推着三轮车卖煎饼果子就是“打游击”。“那会还不叫城管,叫巡警。每天都要躲着巡警,今天去这个地方,明天换另外一个地方,很不稳定。当然咱做得也不对,但是没办法,生活所迫。”邹师傅说。

邹师傅的“游击战”终于在2000年结束了。那时辛家庄开了一家名叫“法宝”的外资超市,邹师傅就在超市旁的一个楼洞里支起了摊位,煎饼果子的价格也从一块二涨到了一块五。

从“游击战”转为“阵地战”后,邹师傅的收入并没有减少。相反,他的摊位前逐渐开始有人排队,并且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回头客,生意最好时已经影响到了楼上居民的出入。“咱当然得跟楼上的人搞好关系,来我这买煎饼果子就给他们优惠,或者直接免费。后来,楼上人家的孩子结婚,我都能吃到喜糖。”邹师傅回忆。

好味道全凭自己尝试摸索

做煎饼果子在邹师傅的眼里算不上一门手艺,他称之为一项“生存技能”。

说起为什么要做煎饼果子,邹师傅告诉记者原因有二:第一,亲戚告诉自己煎饼果子在青岛好卖;第二,除了做煎饼果子,自己不会干别的了。

“做煎饼果子一开始是谁教你的?”记者问。

“没人教,半盆面就学会了。”邹师傅回答。

学会做了跟能做出可以给味蕾带来愉悦体验的煎饼果子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虽然如何做出一套好吃的煎饼果子对现在的邹师傅来说已经是“雕虫小技”,但为了掌握这门“雕虫小技”邹师傅下了不小的工夫。

“我做给别人吃,也做给自己吃,”邹师傅介绍:“我是大众口味,当然我的口味也很叼。为了做出好味道,最多的时候我一天给自己做了五个煎饼果子,当然不是每个都吃完了,只是为了琢磨怎么做才好吃。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好 !”

邹师傅告诉记者:“做煎饼果子,馃子很关键。我用的馃子都是用好油自己炸的。”摊饼前要和面,面不能和得太稀,也不能和得太干。摊饼很考验手上功夫,摊厚了没嚼劲儿,摊薄了面容易糊,饼也容易破,摊得厚薄不均匀也不行。除此以外,往饼上刷的面酱和辣椒也都是邹师傅自己调制的。

对于像生菜、葱这类食材的选择邹师傅也很讲究。“大葱太老了我就买小葱。”邹师傅一边将洗好的葱段“十”字切开一边对记者说。地上的垃圾袋里装的是邹师傅切掉的葱根以及撕掉的泛黄的和有虫眼的生菜叶。

“糊弄顾客就是糊弄自己,不要想着把几块钱挣到手了就完了,这样的生意不会长久。”邹师傅搬到现在的门面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这是他从临街饭店租下的一个四五平米的小门头。这七八年的时间里,邹师傅门面的周围也开过不少家卖煎饼果子的店铺,但最后都关门易主,只有邹师傅门头上“煎饼果子”的LED广告灯箱闪烁不止。

小小煎饼铛摊出四套房产一辆车

凌晨五点半,邹师傅骑着电动三轮车从租住的逍遥三路来到了自己位于辛家庄百米食巷内的店铺。晨光微熙,邹师傅和面、洗菜、择菜的身影在玻璃窗内显得非常忙碌,这是一天生意开始前的准备工作。

不多时,临靠玻璃窗的煎饼铛前就开始有人排队,放在煎饼铛旁的空纸盒也逐渐被钞票充实了起来。从一开始卖煎饼果子起,工作时间邹师傅从来不接触钱,“一是不卫生,二是根本没时间给顾客找钱”。“从来没有少给的,也很少有多拿找零的,即使有也不是故意拿错的。”邹师傅用这种方式与顾客间建立了一种稳定的信任关系。一天间的三个饭点是邹师傅最忙碌的时候,等待买煎饼果子的队伍可以将百米食巷的小路拦腰截断,然后拐个弯继续排。

煎饼果子改变了邹师傅整个家族的命运。

算下来邹师傅已经算是家族里做煎饼果子生意的第二代人了,对象的哥哥和姐夫开辟了家族做煎饼果子的先河,邹师傅带领亲戚把煎饼果子的生意越做越大。

“我在郑州有两套房子,一套是写字楼,有一百三十多平米。一套是住宅楼,也有一百多平米,”邹师傅骄傲地说:“我在青岛也有两套房子,一套在市北,八十五平米,买小了,现在出租给别人住。另一套在李沧,一百四十多平米,今年六月份就能交房了。”除此以外,邹师傅还有一辆途观轿车。“当时我就看好这辆车了,加价我也买,买的时候贵出了一万多元。”邹师傅说。

四套房产一辆车,全凭邹师傅和家人用煎饼铛一手摊出。然而,23年来,邹师傅和家人也饱尝辛劳。

邹师傅告诉记者,当初“打游击”时的日营业额能有一百多元,但被巡警抓住罚款,一张罚单开出来就是五十元。“我都不敢把罚单拿回家,我对象看到了就哭。”说到这,邹师傅顿住了,他抓起黄色的围裙边抹了抹眼睛继续说:“摊煎饼的工具我都准备两套,一套被巡警没收了,我就拿出第二套来继续干。后来被巡警发现都没收了,我就只能回家。”

邹师傅还告诉记者,他有很多忠实的“粉丝”。“有从四方、城阳专门开车过来买我的煎饼果子吃的。以前我在五十七中那摆摊,现在还有那的学生来我这买煎饼果子吃,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对面楼上有个女的,以前煎饼果子一口也不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机缘巧合吃了一次我做的煎饼果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邹师傅说,他的营业时间是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一二点,买得多的有一次性买四五十个的。

“我就想告诉人们,只要你肯吃苦,只要你踏实肯干,不可能过不上好日子,小买卖也能干出大名堂,这是一种正能量。”邹师傅坚定地说。

每个月给二女儿开一万“工资”

邹师傅和他的对象是现在店铺的“主力”,每天白班和夜班轮着倒,他还找来了对象的妹妹帮忙。除了这三个人,邹师傅还有一位特殊的帮衬——他的二女儿。

邹师傅的二女儿是“90后”。大学毕业后,二女儿进入到邹师傅哥哥的公司工作,后来哥哥移民,邹师傅对二女儿说:“你来我这帮忙吧,我一个月给你一万元。”

邹师傅深知做煎饼果子的辛苦与枯燥,“现在的年轻人宁愿每个月拿个两三千元的工资够吃饭,也不愿意干这个活儿”。

见邹师傅生意红火,也有不少人找到他想要加盟开分店,但都被邹师傅回绝了。“交两三万元的加盟费,你要负责给他配料送货,每天本来就已经很忙了,根本没时间和精力去顾及这些。而且煎饼果子不同的人做,味道也不一样。”邹师傅说。

聊到未来的打算,邹师傅说:“孩子没有一个愿意干这个的。趁着现在我还能干得动就多干几年。将来老了,干不动了,就雇几个人。我的房子捞不着住,车捞不着开。车买了两三年了,前几天回老家,一看刚跑了两万公里出头。我女儿问我现在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我说人总是有一种不满足,现在多挣些钱,以后老了出去旅游。我女儿说老了你也走不动了。”邹师傅说到这戛然而止,似乎女儿的话正戳到了他的内心。

邹师傅切完葱段和韭菜已经是下午一点,他脱下围裙、摘下口罩,换回出门的服装,用钥匙打开电动车的车锁,准备回家休息。临走前他对记者说:“‘新农村煎饼果子’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我孩子都说这个名字不好,你能不能帮我起个名字?”

“挺好的。”文/图 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张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