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深圳失独 家庭的故事让人心痛得无法入睡

原标题:深圳失独 家庭的故事让人心痛得无法入睡

深圳晚报记者 伊宵鸿 崔晓丹

刘德华主演的电影《失孤》今日上映,片中刘德华饰演的角色雷泽宽,其独生子在两岁时走失,在14年里他始终走在漫漫寻子路上。影片在催泪之余,也引发了人们对失独家庭的关注。

“失独家庭”指独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失独给家庭带来的是毁灭性的打击,很多父母甚至没有了活下去的精神支持。失独者的后半生该如何安放,是失独群体面临的最严重的社会问题。

根据深圳市卫计委的统计数据,深圳现有户籍失独家庭254户,仅去年就新增151户。而全国失独家庭的数目,已经超过了百万,成为一个亟须关注的庞大群体。遭受丧子打击,经济社会地位处于弱势,精神上也处于了弱势,很多失独父母自我封闭,不愿与人交往,感觉被社会抛弃。

深晚记者走进深圳失独家庭群体,探访他们的精神世界。

丧子一年 她每日以泪洗面

羊年春节除夕那天,早上起床,家住罗湖的黄阿姨洗漱穿衣,坐车来到深圳殡仪馆,在殡仪馆坐了一整天,陪着独生子的骨灰龛,说了一天的话。晚上回到家,由于长时间失眠,她得靠吃安眠药来入睡。除夕夜,黄阿姨比往常的剂量多吃了一片,一觉睡到大年初二。

2014年3月30日,26岁的独生子因为突发疾病去世,黄阿姨几乎一夜白头。快到儿子的一周年忌日,她依然没有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日日以泪洗面。“我每天在家,听着儿子以前弹奏的钢琴曲,翻着儿子的照片。自从儿子去世,我没睡过一次好觉。”黄阿姨的小包里随身携带着儿子的几张照片,有的是证件照,她将它放大带着。抚摸着照片上儿子的脸,黄阿姨忍不住一直抽泣。

儿子两岁时,黄阿姨与丈夫离婚,之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因为担心孩子受委屈,她一直没有再婚。她含辛茹苦地抚养儿子,儿子也没有令她失望,学业优秀,十分孝顺,从小喜爱艺术,大学就读于美术学院,大二时还曾参加全国钢琴大赛,获得第二名。“我是独生女,父母已经不在了,儿子这一走,我在这世上,一个亲人都没了。”

去年3月27日,老家的房子发生火灾,黄阿姨急匆匆赶回老家处理相关事宜。27日、28日,她与儿子通电话时,除了感觉儿子声音比较低,没有什么异常。3月29日,她错过儿子的一个电话,回拨多次无人接听,有了不好的预感。当日下午,当她终于打通电话时,听到儿子微弱地说:“妈妈,对不起,对不起……”随后医生对她说,她的孩子突发胰腺炎,快不行了。黄阿姨30日凌晨赶回深圳,在病床旁见到了儿子的最后一面。“他对我说对不起,他不孝顺,没有好好照顾我就要走了。又说希望不要告诉亲戚朋友他的死讯,不想别人难过。”

从单亲妈妈到失独妈妈,黄阿姨对别人说儿子出国工作了,一直守着这个“秘密”,在外强颜欢笑,回到家暗暗垂泪。“这几天,以前老家的同事来深圳玩,我陪着他们,送他们去旅行团,装着什么事也没有。”一年的煎熬,让黄阿姨和以前判若两人,整个人苍白消瘦,眼里无神,极少笑。去年6月,精神恍惚的她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左手臂受伤住进医院。住院时起身、上厕所等都需要帮助,黄阿姨只能请求医生、护士帮忙。“医生和护士都问我,你孩子怎么不来照顾你?你的亲人呢?”每问一句,都仿佛重新撕开她的伤口,只住了两天,黄阿姨坚持出院回家。左臂的骨头没有长好,现在她的左臂依然时常隐隐作痛,无法抬高。

与儿子相依为命多年,失独的痛苦令她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处理儿子丧事后,黄阿姨突然想起来,在儿子去世前两天,她正准备把户口办理随迁,迁到深圳。黄阿姨来深圳12年,儿子毕业后也来到深圳工作,取得了深圳户口,这里相当于他们的第二个家。黄阿姨说她现在仍想把户口随迁到深圳,完成儿子没做完的事,“他走了,我想代替他,好好在深圳生活,也让我生活多一个寄托。”因为儿子去世,随迁的手续无法继续进行,这令黄阿姨十分焦急。在罗湖的一居室里,桌上放着很多书稿,黄阿姨说这些是儿子写的小说、散文。其中有一本40万字的小说,如果没有那场疾病,儿子准备修改后出版。“处理好户口随迁的事,我想帮着儿子整理书稿,看看能不能出版。”黄阿姨说。

女儿离开 家里半年没亮灯

2014年在深圳市计生协会鹏城家庭一次联谊会上,黄阿姨认识了家住宝安的刘阿姨,联谊会主要针对失独和伤独家庭。得知黄阿姨在办理随迁户口的事,有经验的刘阿姨帮着她一起去办手续。“我的独生女12年前去世了,我知道失去孩子的痛,也能安慰她。”刘阿姨是内蒙古人,67岁,12年的时间让她和丈夫可以平静地谈论此事,脸上渐渐也有了笑容。

刘阿姨的女儿能歌善舞,多才多艺,1999年来到深圳宝安一间学校教书。因为只有一个孩子,刘阿姨和丈夫也随女儿搬到了深圳。2002年6月28日,临近暑假,他们正打算假期时一起回老家。当日女儿送校长去开会,发生车祸,当场去世。接到电话,刘阿姨和丈夫不敢相信,女儿刚结婚一年,事业也刚起步,怎么说没就没了,“好像天塌了一样”。

女儿离开后的半年时间,刘阿姨家里没有开过一次灯,邻居以为他们家里没有人。那年的春节也异常难熬,她和丈夫没开电视,在客厅枯坐了一夜。女儿的同事、老家的亲戚都来安慰他们。“我在家里一直哭,眼泪都流干了,现在眼睛不太好。”她的状态不好,丈夫上班时便带着她一起。“后来有了鹏城家庭联谊会,我们结识了其他一些失独家庭,互相倾诉,互相鼓励,慢慢好了起来。”

现在他们已经能坦然面对这件事,并且尽力互相帮助。他们知道失独家庭的第一个春节有多么痛苦,刘阿姨和丈夫过年时还邀请黄阿姨一起踏青、游玩。

对失独家庭来说,养老是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失独父母随着年事渐长,身体逐渐衰弱,需要旁人照料。刘阿姨说她和丈夫考虑这个问题很久了,决定将来住敬老院。

互助机构

从丧子痛苦中走出 帮助更多失独家庭

“只有经历过丧子之痛的人,才能更明白那种悲痛的心情,那是一种心死的感觉,觉得活着看不到任何希望。”2008年,李敢失去了自己的独子。从那种心境走出来后,他创办了星聆相约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中心,开通24小时失独心理咨询热线,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更多还未从丧子之痛中走出的家庭。

2008年12月26日对于李敢来说是一种永远的痛。那一天,四个半月的孩子猝死。忽然丧子让年轻妻子一夜之间白了头。调节能力比较强,加上本身学过心理学,李敢知道问题在哪里。“太太一直走不出来,情绪常常莫名地激动。”孩子走之后的那段时间,两人难免会有些冲突。事后,李敢意识到太太发火并不是冲着他,只是心里难过不知如何宣泄。“我已经失去孩子了,不能再失去太太。”李敢说,这份痛要和太太一起承受。

在孩子的葬礼上,李敢忽然想明白了,“儿子像天使一样,来到世上最大的使命,就是让我看到了我的使命。”2009年3月5日,李敢发起星聆热线的公益项目,带领43名志愿者经营公益心理咨询热线。随后,他的志愿者团队在深圳市义工联注册成为第500号团体义工,他们要去帮助更多的人。

2014年1月23日,星聆失独咨询中心入驻莲花街道景田北天然居A栋一楼。在为社区提供心理咨询服务的同时,他们也向全市的失独家庭提供咨询服务。他们开通的24小时失独关爱热线电话4007887728,吸引了全国各地失独家庭的关注。

从丧子到走出痛苦,在这个过程中,李敢得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他从自身出发,分析这些失独家庭的情感问题。“刚开始是自我封闭,他们觉得命运不公平。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们失去孩子后,觉得抬不起头来。内疚,悲伤、敏感等心情让很多失独家庭难以走出来,长时间的抑郁、失眠、恐惧、悲观让有些人产生轻生的念头。”

李敢和志愿者曾经来到安徽淮化看望一位失独老妇人。老妇人中年丧夫丧子,20年没有和人说过话。“那位婆婆的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人,整个人感觉都缩了起来。”李敢对此印象深刻,他说失独家庭的内心十分孤苦,很多人有着被社会抛弃的悲哀感。

“再生一个孩子”是失独家庭走出来最有效的捷径。但目前很多失独家庭,夫妻俩的年纪已无法再生育。当他们的独子发生意外,家庭的天也塌了。在老龄化的背景下,目前中国的失独家庭每年以7.6万的速度增长,未来我国可能有1000万的失独家庭。

大多数失独家庭独自承受痛苦,同时还要面对生活缺乏照料、老无所依以及难以言说的精神痛苦。李敢专门成立了一个10℃聚乐部,与“失独”同音,意为“在深圳的冬天也可以抱团取暖”。这个聚乐部给失独家庭以心灵抚慰,还时常和一些律师、专家们讨论失独的话题。针对失独家庭目前的困境,结合政策现状,提出一些可行性提案,由律师整理后转交给政府。

深圳满49岁失独夫妻 每人每月可领800元

政策

2007年,我国出台了一项针对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的扶助制度,当年在全国10个省市试点,并逐步向全国推行。2008年,北京市开始给予失独夫妻每人每月200元补助,而在其他省市,失独父母每人每年补助大概在1200元左右。深圳市失独家庭扶助金是按照广东省标准发放,如年满49岁的失独夫妻每人每月可领到800元。

深圳针对失独家庭有哪些帮扶政策呢?深圳市计划生育协会副会长李红联表示:“深圳一直在努力,但是目前遇到最大的困境就是有些失独家庭封闭自己,难以走出来。还有一些是目前政策无法解决他们的要求。”目前,深圳针对失独家庭出台了各种帮扶方案,涉及经济、生活、再生育、心理、再就业、文化等六个方面。比如罗湖区每年有50万元拨付款帮助失独家庭再生育;市卫计委也会向社会募捐,每年给失独家庭1万元慰问金。

建议

设立失独救助保险 保障失独者的生活

对于失独家庭来说,政策上的补助终究只是杯水车薪。李敢建议,为这些独生子女家庭买一份保险,通过政策鼓励保险公司设立失独救助保险。60岁以上的失独老人境遇更加凄凉,为这些老人实行免税或低税等政策,给年满60岁的老人买综合养老保险,这样一来,当老人意外成为失独一员,还可以有生活保障。

曾有失独父母提议建立“失独者养老院”,这一措施在北京已有实践。但对此李敢并不同意,他说这样做无异于使得失独家庭与社会更加分离。“我们要做的,是让失独家庭重新融入社会,回归社会,找到自己的新人生价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