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魏则西事件背后的百度 信息平台的一场罪与罚

原标题:魏则西事件背后的百度 信息平台的一场罪与罚

搜狐科技 文/杨舒芳

21岁的魏则西去世了。他罹患了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的癌症后,多次求医之后,家人借钱带他去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肿瘤生物免疫疗法,治疗完成后出现肺部转移。

魏则西曾经提过,他对这家医院的认知来自于百度。这也促使百度在五一当天成为刷屏焦点。在血友病吧事件后,百度再次成为公众情绪的宣泄口。随后有消息传出,在贴吧事件后遭到处分的百度副总裁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已被开除处理。

在民愤之外,一个被集中讨论的事情是,百度是否应为广告主背书和担则,信息平台的商业模式是否需求去原罪化?

该不该信百度?

魏则西曾经在知乎上回答过一个问题,叫“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讲述了他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求医的始末。中间提到,他对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就医,是由于无望之际,在百度搜索看到了新疗法的推荐。当时他并未意识到那是推广信息。

经过层层扒皮,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肿瘤科,相当于是外包给了莆田系。

有人提出,病人和家属也有辨别信息的责任。生病求医这种大事,为什么要靠百度?但在面临疾病和死亡的关头,人性都会变的无比脆弱,眼前出现的每一根稻草,都有可能抓在手里。

百度推广的官方微博称,已经和逝者家属取得联系。但晚间财新网的一则辟谣消息称,魏则西从未接到百度和医院方面的电话。

前后打脸,网民的愤怒再次涌向百度。事实上,血友病吧的事情还没有被彻底遗忘,百度这是再次撞到了枪口上。网民们或许能原谅买到假货,却不能原谅生死关头仍被欺骗、为人鱼肉。

就在今年的GMIC医疗论坛上,百度医疗事业部总经理李政刚遭遇过民众的质疑。他介绍百度医疗的市值和排名系统时,参会者提出疑问,百度医疗的市值依据在哪里,排名方式凭什么这样决定。

事实上,影响竞价排名的,不只是百度和莆田系,还要数量庞大的搜索广告代理公司,给广告主提供合适的竞价方案,其中不少甚至因此成功挂牌新三板。

但当商业和生死摆在同一个天平上,百度没有丝毫赢的可能。

信息平台的原罪

在民愤之外,一个被集中讨论的事情是,百度是否应为广告主背书和担则,信息平台的商业模式是否需求去原罪化?

从法律层面来说,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流量主和广告主之间的责任关系。对于广告主出现的问题,流量主是否要承担连带甚至同等责任。

甚至,就连百度推广算不算广告,也没有明确的界定。

一位律师朋友说,目前在司法系统和工商的行政系统中,还没有直接认定竞价排名属于广告。不过按照广告法的定义,“本法所称广告,是指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承担费用,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所提供的服务的商业广告。”竞价排名在实质应当认为是广告。

他表示,如果认定竞价排名是广告,就要在广告法监控之下。百度的搜索是“现金牛”业务,在保证营收的同时还要为其他业务输血。而在百度的搜索收入中,医疗广告占了巨大比重,但医疗广告在全世界都是严格管制的。

“如果竞价排名被认定为广告,对收入是相当巨大的打击。客观估计百度市值要跌30%或更高。”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百度目前是最大的互联网信息入口,客观上成为了着网民对很多行业的认知的通道。

范爷有个金句,叫经得起多大的诋毁,就承受的起多大的赞美。响应的,对百度来说,是不是“获得了多少收益,就要承担多大责任”。对医疗等特殊行业,仅仅要求广告主提供简单的工商执照,显然不能说审核尽责。

事实上,不只百度,信息平台的商业化,本身就是带有原罪的。

作为用户获取信息的渠道,最终却把用户厌恶的广告放在了显眼位置。靠用户的支撑盈利,有时却会出现这样把用户带向死路的案例。消费着用户的信任,却总有把用户至于刀俎之下的场景。

甚至,不只百度有这样的问题。客观的说,在莆田系的势头之下,国内几乎所有搜索引擎都有不靠谱的医疗广告。之所以没有别的引擎中枪,最大的原因只能是市场份额还不够大,不足以碰上这样的概率。

信息平台的去原罪化,有人给出了谷歌的思路。在广告的处理上,谷歌显得更为善意,把广告单独列了出来。百度则是把广告和普通信息放在了一个信息流里,只是在广告下方加了“推广”二字。

要对用户更善意,还是对广告主更善意,这是包括百度在内的信息平台们,要做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