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一:大数据视域下的旅游经济运行

原标题:圆桌论坛一:大数据视域下的旅游经济运行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以下为圆桌论坛“大数据视域下的旅游经济运行”部分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中国旅游研究院实验室主任马仪亮博士

研讨嘉宾:

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高峻教授

海旅发展首席运营官彭彪

云南省旅游规划研究院睢毅

海南恒运天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文玲

中国智慧旅游产业联盟秘书长蒋骏

主持人:有一次一个醉汉在电线杆底下找东西,警察说你找什么东西?“钥匙。”警察说我帮你找,找了几圈没有找到。警察问你确定钥匙在这儿丢的吗?“不确定。”“不确定为什么在这儿找?”“这儿有光线。”确实因为有光线,最有可能找的地方就是这里,如果在黑夜里面肯定找不到。很多时候我们在遇到一些问题包括大数据和旅游研究的时候,在实操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我们习惯性按照所熟悉的领域和专业去思考它。下一个环节不去设定框框问题,希望每个专家根据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或者正在从事的领域聊一聊大数据视域下的旅游经济运行。

高峻: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参加研究院的年会。讲到大数据,现在大家都非常关心,很多单位也都在建设,包括我们上海师范大学。事实上也在建设大的数据平台,上海市旅游局也有意把上海旅游大数据中心放在上海师范大学,他们的想法相当于服务外包,使学校能够更好地提供智力支撑,不一定像商业公司,可能是学术方面的研究需要加强,这也是大家的思考。对大数据中心的理解,我自己简单讲三点,事实上现在最大的问题,刚才马仪亮博士也讲了,现在社会的系统越来越复杂,但是随着系统的复杂我们的不确定性也很多。旅游业最大的感觉是一个很敏感的产业,容易遇到很多的突发性事件,比如上海20141231号外滩事件,搞得2015年上海的很多活动被取消,一个突发性事故造成不可预料的结果,各方面承受了大量的压力。大数据中心的建设从某种角度也是希望能够更好地去掌握行业运行的动态。

今天讲大数据下的旅游经济运行,国家旅游局更重视旅游产业经济的运行状态,如果你是市长、省长或者书记,你可能对旅游的哪些方面最感兴趣?在现在这个时代我认为城市的安全性恐怕更是大领导所要考虑的。现在讲大数据中心,除了旅游产业的常规数据统计以外,城市相关的地理空间数据、交通数据能不能更好整合到一起?中国电信、中国移动有很好的数据,敏感预测到大客流的移动。上海迪斯尼从5月7号到6月16号试运行,上海担心大量的客流涌入上海迪士尼,最近更改了公交的高峰时期运行规则,从早上7点到10点,下午3点到晚上8点,所有外地的车牌号小汽车不能进入上海高架系统。我们现在做大数据中心,除了对旅游经济的运行要监控,还需要更敏锐地感到客流移动的状态。

第三,大数据实际是一门学科,不仅仅是一门技术,大数据现在要做平台的研究,很多基础理论没有完全研究好。今天中午和研究院的唐晓云博士做了一个交流,我们在各个地方大家都看到大数据,数据的标准、接口数据的清晰以及数据中心的框架到底是怎么样的,应该大家要共同来研究,要有一个比较通用的模式,希望中国旅游研究院大数据中心在这方面能够起到更多的引领作用。

主持人:大数据是一个贫矿,价值密度很低。就像产煤一样,煤的含量到一定程度,大企业和小企业都可以去挖,如果含量很低的情况下,小煤矿没有技术能力去挖,大数据也是一样,搞了很多大数据的实验室等等,其实很多没有这个条件。

彭彪: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是海航旅游的彭彪,确实刚才主持人说在座的都是这方面的专家,我还是这个领域的小学生,只是在企业一线的实践者而已。从我这个角度理解这个事情有一些不成熟的观点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今天探讨大数据,这是一个和时代潮流结合得非常紧密的事情。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背景下,互联网疯狂崛起,大家不约而同都谈到了大数据这样的问题,实际上这个事情对传统企业也是有非常大的促进。大家都知道海航应该是从非常传统的行业起家,1993年从航空起家,航空是非常传统的行业,而且到今年为止我们也觉得我们在可能在企业管理的信息化上面做得非常优秀,当时航空管理的信息软件以及办公的东西确实走到了行业的前列。但是后来在互联网化商业大潮下面,在阿里巴巴集团、门户网站崛起这种情况下,海航在这上面是有欠缺的。大家可能关注到去年我们下定决心投资了途牛旅游网,也是这个原因所在,我们应该积极去拥抱这个时代,要有互联网的技术,才能和这个时代相结合起来。

有几个关键词跟大家分享。第一,聚合。很多领导专家提到数据非常重要,但如果所有数据都是分散、割裂的,这些数据不管它有多少,实际上都是没有意义的。第二,共享。这些大数据集合到一起的时候,让这些所有的大数据只为一个企业所用,独有独占的这种思想不适合现在发展的潮流。应该是生态的概念,所有人都加入其中,能够从中受益的大数据理念才是将来发展的潮流。海航旅游实际在线上和线下做了两方面的聚合,我们一如既往不断整合产业连,从航空、酒店、旅行社以及线上线下涉及到旅游的产业链都在不断完善,这是在线下把所有的资源进行整合。线上实际上我们之前的会员是分散的,现在在做一个项目,将分散在各个企业的会员之间互通,让会员享受到真正的产业链带给他的好处和收益。在这种聚合的情况下面才能够享受到大数据和全产业链带来的益处。我们保持非常开放的态度和所有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共享产业链生态圈,希望大家把全域旅游不断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睢毅:说到大数据,我们接触比较早,站在云南的角度上来说,我一向觉得这个大数据建立起来是对云南很多方面的工作有益的。首先是扶贫工作。我们搞旅游扶贫,既然用旅游的方式使贫困地区致富,就要搞清楚这个市场需要什么,这正是我们现在最缺乏的数据。我们光知道做一个规划把这个地方的景色拿出来,不知道游客是不是需要这个东西,因此对于云南地区的扶贫工作,大数据建立是很要必要的。

第二,产业问题。云南一直在搞自驾车的发展。云南的客源市场80%是自由行,大数据一旦建立起来就可以为这80%服务。大数据对云南的旅游今后的发展不光是国内问题,走向国际是很重要的,我们很愿意承担对于南亚、东南亚旅游数据的采集以及以后的大数据平台建立的相关工作。

蒋骏:我们主要做智慧旅游的事情,大数据也是智慧旅游的一部分,我个人做得比较多的是利用有很多大数据的应用,帮助设计国家智慧平台。大数据,难以通过其它的分析方法得到,是非常平稳的矿,万分之一才能找到的矿。今天在座许多BAT、电信运营商都有数据来源,客观地旅游局包括国家旅游局本身的数据不称之为海量数据,而且行业还有很多数据其实是缺乏标准的,没有标准不能准确定义的数据没有太大的意义。实际现在行业里面有很多所谓的大数据,基本看起来还是一个统计表,多维四维五维的数据才有更大的价值。

大量数据来源除了现有数据做分析之外,还需要做互联网的抓取,研究院想做一个全国景区的评价,我看了数据不是特准,我们在互联网大概有一千台服务器在做抓取,每天一亿个左右的页面,拿过来做语音分析做评价。我们跟成都合作,网上有多少搜索项目,搜宽窄巷子是50%还是80%,搜熊猫是70%还是50%。光是好这样的词在社会上有多少单词,非常好,帅呆了,酷毙了,还有“到我碗里来”,一些大量的基础工作是需要去做的,才可能形成有意义的统计报告,这个还不能称之为大数据。统计报告再往前走形成二维数据,再往下走三层再往上走两层得出结论是大数据。我们要得出一眼看不出来的数据,那是更有意义的大数据。我不是说我们做的很多数据没有意义,至少我们在做一件事情,把原来非常不清楚的统计数据搞清楚了,我认为这个也很有意义。统计里面很重要的一点是定义,对产业经济当中的定义究竟是什么,这个也需要花时间去做,我认为这是一个基础工作。

文玲:围绕大数据和智慧旅游要说的话题非常宽,我集中力量讲一下旅游统计和大数据,也是我在这么多年做旅游大数据最后归纳下来的一点体会。我2012年开始关注移动运营商手里面关于手机的位置,因为手机具有贴身性、随机性,就像每个人身上带了一个WIFI一样,可以随时随地定位信息。我们首次尝试非常难,突破了各种各样的障碍,14101号我们跟移动合作,201511号正式开始通知,今年上半年数据出来之后,至少两次数据和两个年度的数据可以进行比较,数据就是资产。

旅游卫星帐户再加上旅游统计,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后就落在一个省域的数据中心怎么架构,怎么解决真正的旅游委工作过程中实际的问题。现在各个省都有旅游信息中心,我们也做了云平台,云平台很多东西没有成为旅游委工作的平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一些形式的意义大于实际的研究。很多省通过移动找到我们,当地旅游局也提出困惑,他们说我们看到移动数据很震撼,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跟着国家旅游局有一个统一的旅游调查统计制度,必须按照那个制度做一遍,这个数据取代不了那个数据。我下了工夫做了一些研究,旅游统计一个是人数,一个是收入。在实际中我在三亚旅游委做调查问卷的时候,人次数是酒店的登记数,根本不是一般理解的我今天去了海南两次就是两个人次,我是观光客,我到海南住了五个酒店,那就算五个人次。虽然人次术少,但是平均的人天数要高于其它省份,平均逗留时间一个人住三天半。游客花费调查,旅游人次乘以花费,就是全省的旅游收入,海南平均花费是七百多块钱一天,平均下来住要花多少,行要花多少,最好笑的是交通费只有0.38元,到海南的一个游客通过抽样调查得出来每天花的交通费不足一块钱。问卷的不准确是肯定的,我们在分类里面还是有漏项,这是最终造成现有的旅游统计数据误差比较大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怎么改变解决?在现有的旅游统计办法基础之上,我们的人次人天数实际可以非常精确地用手机位置的大数据系统统计,根据游客的定义去定义轨迹,如何确定他是一个真正的游客,特别是本岛居民要离开你的惯常居住地,所有的数据应该说只有通过手机定位的位置信息是可以精确抓取到的。

我是销售人员到琼海转了一圈算一日游,我是火车司机到下面转了一圈回来也是一日游,旅游统计怎么把这些定义更加精确出来,用手机的位置信息做群体的分析。人天数,今天晚上住在琼海绝对不会在三亚出现,不会重复计算;如何确定游客,需要数据挖掘积累判断是不是游客;现在需求方调查的是花费,能不能拿供给方产业调查统计出来的数据和需求调查的数据进行对比,统计刷卡信息、网上消费信息,甚至游客的个人花费记帐软件。一个省域的数据中心怎么建设,怎么构成一个旅游局、旅游委工作的平台,从终端这一块要满足四个需求:旅游统计的需求、黄金周需求、旅游贡献率的需求、日常工作中对数据的需求。投入产出表等数据,各个部门协调来的数据,自动生成的不光是大数据位置信息,将这些集合到一起做一整套的数据识别,有一套复杂的算法,生成每季度、每年度旅游的统计初步报表以及旅游帐户的报表,通过日常工作需求任意抽取组合,找到我们最需要的数据。这实际是省域数据中心应该建设的架构,它可以变成一个可持续的架构,不至于今年做完明年再找数据的时候非常困难,根据索引的东西,在数据源头按需要进行整理,这是真正满足一个省级旅游管理部门数据中心工作平台最基础的东西。

主持人:我们很多的大数据在运营商手里,不然是没有数据,不然就是没有技术。我们中间有一道壁垒和屏障,请教一下高老师这边,对研究机构、高校、研究院等来说,进行相关研究应该如何突破这样的壁垒?

高峻:这个问题是很多地方都存在的,更多的数据掌握在政府手上,李克强总理讲大数据行动纲要,我们国家需要有一个大数据的法律,应该要规定哪些数据是可以公开,哪些数据不可以公开。但是目前做不到这一点。很多的统计数据可以给我们解决很多问题,这些统计数据,政府方面包括现在整个国家做地理国情普查,做得非常详尽,包括道路、建筑、宽度应有尽有。但是数据没有公开过,这些数据拿不到,逼迫了学者去做大数据。但是在另一方面,随着深入,学者不能永远只是把这个数据做研究,做研究很微观。马博士做神经心理学,大范围地去做没有大数据不行,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还有海航给政府管理部门提供了很多的决策支持。大数据做研究的话还是需要和政府、企业更好地合作,这是相辅相成的。

从电信公司、移动公司来说,当然你们的数据很好,但是如果有学者帮你们做研究可能你们的数据也能够增值。从学者的角度来说有了数据能够出更好的成果,大家从国家的发展、社会的发展来讲更好地相互合作,这也是最关键的。

主持人:谢谢五位嘉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