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三:旅游研究与智库建设

原标题:圆桌论坛三:旅游研究与智库建设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以下为圆桌论坛“旅游研究与智库建设”部分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中国旅游研究院政策所所长宋子千研究员

研讨嘉宾:

华侨大学旅游学院郑向敏教授

北京工商大学王敬武博士

新浪智库总监张翔

浙江外国语学院蒋艳博士

中国旅游研究院韩元军博士

主持人:中国旅游研究从改革开放开始到现在有30多年了,以前也有一些不同的研究机构,请问郑教授,您觉得传统的研究机构和现在提出的智库有什么样的不同,有什么样的一致?

郑向敏:谢谢主持人给我这次机会,传统的旅游研究机构从学校就有这个研究机构,以前我们的传统研究机构可能也有承担到一些智库的决策建立等等一些功能。如果说跟现在谈到的智库有哪些一致性,可能在某些专利方面有所聚焦,通过聚焦或者专业性的研究或者系统性地研究,会在有意无意当中为政府还有相应机构提供一些决策。不一致应该说现在我们的智库要求可能更广泛一点,可能从需求的角度上面来讲有政府上面的一些要求,有企业上面的一些要求还有院校要求,来自各方面的一些要求可能要求我们现在的研究单位或者现在的智库能够提供符合需求方的一些智力支持跟决策的方法。在这个方面有不一致,从研究的性质角度来讲,通过专业性的聚焦系统研究,给各方面提供智力支持决策支持。

主持人:我们在座是高校的学者,高校在智库建设当中有什么优势或者有什么样的条件?

郑向敏:高校在这方面属于专业性、聚焦性、系统性的研究,这些研究有时候可能比政府方面的智库或者说研究机构更能提供针对性或者聚焦性的智力支持。厦门大学的台湾研究所,国家政府在对台政策上也有很多在国家层面上对台的相关研究,但是在判断台湾的政治措施时,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的研究比国家对台的研究提供的决策就会更专业、更有效、更针对。中国旅游研究院更侧重在旅游安全方面的研究,我们对旅游安全的研究可能跟国家公共安全方面的研究一比,我们更专一点,更聚焦在公共安全方面,每个高校依托自己的专业特点成立相关的有专业权威性或者有专业系统研究性的研究所或者研究院,这些研究所、研究院提供的智力支持面向广泛,这个是学校里面一些研究所应该发挥的,学校研究院研究所的智库功能很重要的一环。

主持人:王教授,在你看来旅游学科建设和旅游智库建设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王敬武:感谢宋博士给我这次机会,今天我来这里抱着向大家学习的心态,听了很多的发言,收获很大。刚才宋博士把智库是什么的含义说了,其中举了一个例子说美国的两大智库为什么那么出名,一个是时间,再一个预测非常准,我想从这件事上为什么这两个公司能够把事情看得那么准,它一定是抓到了现实的本质,从现实和事实当中来说这件事情,因为我们平时看到的都是事实,因为事实我们是可以感觉到的,可以触摸到的,但是现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许我们根本看不到现实,这个时候是需要思想的,那么怎么样才能抓住这个事情的本质或者说这个现实的本质呢?首先要把握一点。现实它有它的必然性,而它在展开过程中这个必然性一定是由它的本质所决定的,所以我们现在研究一定要抓住旅游的本质,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所关注的正是这个方面,由于关注这个方面,所以感觉到我们现在的研究从智库和旅游建设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我们现在对旅游的认识依然是经验性的,如果今天说什么是旅游,我估计可能回答都差不多,而我们现在回答什么是旅游,可能不是真正的旅游。因为在我们的旅游概念当中,包含了有经验的东西,因为我们有经验的东西来看待我们现在的旅游现象一定是旅游的事实,而不是旅游的现实。比方说在我们的旅游概念当中一定包含了时间的概念,一定包含了距离的概念,像十公里、异地、在时,这两个内容一定是经验的,因为时间是科学的时间,我们现在碰到的时间是科学的时间,是物理的时间,是经验的时间,它不是时间的本质。所以我们现在说的时间不是我们手表上看到的滴滴答答作响的时间,不是今天下午从2点到现在的6点,而通过什么办法才能知道时间的本质,这是需要思想的。而这个思想恰恰是现象学所研究的内容,我们的旅游智库,我个人的理解可能更多的是智慧之库,而智慧之库一定呈现思想,而这个思想恰恰是我们现在欠缺的。

今天说的都是大数据,大数据到底是可信还是不可信,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去理解?一说大数据其中有一位专家学者说,大数据是中性的,好像是客观的,我现在要问大家,我们的数据是客观的吗?可能不是,我们的数据是主观的吗?可能也不是。我们在采集大数据的时候是人来采集,是我们人用我们已有的观念来看待这件事情。当我们已有的观念还没有触摸到旅游本质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仅仅是旅游的事实,比方说现在研究旅游体验的非常非常多,如果我要问大家,什么是体验?我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说出来,虽然这个旅游的体验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好像是不用解释,其实体验有着非常深刻的思想,我们没有把握住这个思想,仅仅用它来说明一个过程,这样我们在研究体验的时候必然一下子就回归到心理学。但是我们要知道,我们的旅游科学绝对不能建立在心理学上,如果建立在心理学上的话,我们的旅游科学可是不同意的,一定是心理学的应用,我们现在又没有这样的认同感,还是觉得是独立的。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重新在大师思想的感悟中去感悟体验到底是什么。当我们知道体验是什么的时候,我们才可以去分析旅游体验,而分析旅游体验我们碰到的又一个概念就是旅游,什么是旅游。旅游的核心不是旅游体验,旅游是经历、体验的过程。我们说的旅游体验到底是体验什么东西?由谁来规划?由旅游来规划。所以我现在又想起了海德格尔、黑格尔说的离我们最近的东西实际离我们最远,我们最熟悉的东西可能我们最不熟悉,旅游是我们最熟悉的东西也可能我们是最不熟悉的。摆在我们旅游研究者学者面前的这些艰巨的任务可能需要在座的大家不断去努力,我个人认为研究旅游可能是一个相对于其它的社会科学来讲是更难的话题。在我个人理解智库这块,在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对智库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作为企业他们所要的一定是反映企业的性质,企业的本质就是资本的增值,大数据本身的产生就是资本现代化的具体体现,因为资本的现代化要求我们出现的东西,出现这个东西以后对我们的旅游企业就可以寻找出更多的商机,使我们的资本快速增长。而我们希望在我们的企业或者旅游行业,能够通过抓住旅游的本质使旅游的现实在发展、展开的过程呈现必然性的东西,这个必然性的东西必然由本质决定。

主持人:现在请浙江外国语学院蒋艳博士分享一下关于国外旅游智库建设的一些经验和启示。

蒋艳:澳洲旅游业的时间和理论在全世界都是在先列的,做得非常好,我在这里重点以澳洲为例介绍一下他们智库的发展,先介绍三个部门,TRA、ABS、TI。TRA是澳大利亚的旅游研究院,有点类似我们的国家旅游研究院,澳洲很多旅游的报告大部分都是由它们做的,在行政上隶属于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旅游部门。ABS是澳大利亚数据统计局,是澳大利亚的全国性数据机构,对澳大利亚的经济、社会、人口等重要问题提供数据,帮助政府做决策,会跟政府部门合作对数据进行搜集、编辑、分析跟发布,这个机构是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所以它的数据是不会受到政府部门的影响。澳大利亚旅游局分成三个级别,一个是国家旅游局,每个洲都有自己独立的旅游局,既是政府机构也是一个研究机构,昆士兰州旅游局、新南威尔士旅游局,这些都是在澳大利亚旅游局之下的旅游局,不单纯做研究。

澳大利亚智库的经验,首先澳大利亚旅游研究院虽然在行政上是隶属于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旅游部门,但是具有专业独立性的,既不受政策的影响,也不受利益相关者的影响,而是在理论和实践的分析基础上得出一些结论,招聘经济统计学等相关领域的专家为之研究提供强大的分析基础,他的研究和分析建立在非常严谨的研究过程基础上。

第二个,为了保证研究的完整性跟质量,澳大利亚旅游研究院会对所有的成果进行严格的审查,这个审查过程包括几个方面的专业检查,包括请首席经济学家进行正式审查,并且会请教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旅游部门领导的意见,最后向媒体公布研究成果的时候是不需要征求旅游部长的认可。通过各种会议和媒体等途径对它的研究成果进行发布,让更多的公众来获益于研究的成果。我们的智库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第三,在数据服务上面的做法,首先调研数据的市场化,进行收费性的开放,不仅限于内部使用,在数据服务方面主要是三方面值得我们学习。数据进行及时的更新,有一个专门的国家调研团队,这个团队管理着澳大利亚旅游研究院的数据订阅服务,还有为学生提供在线数据,每个季度都会更新相关数据。数据的及时更新可以确保数据的价值,也可以促使更多的用户来愿意购买,还有提供便捷的数据服务,通过APP等下载的渠道为用户来提供,24小时×7天全时候的数据更新,每次数据更新都会在平台上让用户第一时间获得,这个是收费的,也会对学生进行免费开放。当然中间会有一些限制,还有提供定制化的数据服务,提供面对面的培训服务,包括提供在线的电子手册等等,帮助用户可以更全面深入来使用这些数据。还有一个专门的数据搜集团队,由国家旅游局领导来把关,对我们来讲如何来在领导把关跟团队的专业独立性之间实现平衡是需要考虑的。

有一个专门的团队跟一些利益相关者进行沟通,利用这些数据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一个帮助,这个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去借鉴的途径,为企业提供一些数据跟技术的支持。

主持人:张翔先生来自新浪智库,是新浪智库的总监,请张翔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新浪智库的定位,和我们的专业智库和旅游智库是什么样的关系?

张翔:谢谢主办方谢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机会,跟诸位专家学者坐在一起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之前是大学老师,也服务于智库,服务于军方智库,做过五年的科研工作。刚才第一位老实说研究台湾,我刚好也是研究台湾的。

讲到新浪智库,叫新浪智库,但是和其它的智库有所区别,我们是一个智库平台。我刚才想一个比较好的比喻,如何比喻?新浪智库相当于中国智库的淘宝店或者是中国智库的天猫店,各家智库都是专业的,你们开的都是官方旗舰店而不是各种山寨的店,我们相当于是中国智库的天猫店,各家智库,中国旅游研究院就在我们那儿入住到我们的平台上相当于在我们那儿开了天猫店,客户分两类,首先是中国的地方政府,还有就是中国的企业,地方政府是我们很大一块客户,他们的需求非常大,之前地方政府的想法,我认识一个什么人,北京认不认识什么人,很随机,现在到了互联网时代,他们在网上找,新浪在所有的商业网站中和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合作最良好,新浪相当于网上的央视,说明我们的品牌调性比较正,在地方政府中有很高的公信力和号召力,这样就比较信赖,愿意到我们的平台上寻找智库服务,一方面连接地方政府需求,另外一方面连接智库的需求。智库的需求第一出名,第二挣钱,把你的科研成果,你的专家学者最擅长的领域向你的主管部门去宣传,向公众宣传也好,向客户宣传也好。还有一个任务挣钱,我们做过智库做过高校,做智库科研有纵向课题的需求,虽然是国家拨下来,往往没什么钱挣,大家做得很辛苦,但是提升我们的品牌,说明我们有优势被国家所认可,广大年轻的科研工作者还是想接横向课题,包括各种智库的领导们希望给智库接纳很多横向的连接,让智力成果转化科技利益,这样大家更有劲,我们帮助大家寻找横向课题,而且寻找大家收益效果比较好又大家比较擅长的课题。

去年成立以来主要找了四个领域,电商跟清华大学国家电商实验室是战略合作关系,帮助很多地方政府做电商产业的升级,另外跟旅游产业,媒体的调性决定了很多客户是旅游地市、景区,最早的需求是删负面、发公关稿,现在能不能做一个规划产业升级,这种事情我们做不了,要找类似于中国旅游研究院这样的专业组织帮我们做。第三,区域经济,区域经济GDP增长和量身订作经济发展规划的需求很高,林毅夫北大发展研究院入驻搞区域经济。还有中小企业IPO,创业板、新三板很多,门槛降低。现在跟民生银行的民生研究院战略合作,做中小企业IPO上市,从辅导一直到最后帮你路演到帮你上市全方位的活动,相当于智库平台有线上有线下的咨询公司,在线上我们是所有智库的天猫店,线下我们是连接智库和地方政府以及企业需求的中介,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这些。

主持人:旅游智库固然为政府企业的决策服务,但是背后离不开理论的研究。我想问一下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韩元军博士,在你认为中国旅游业发展到现在最需要的理论研究是什么?

韩元军:我本身也是研究宏观旅游政策的,在研究过程中李金早局长提出很多命题,我们平时围绕旅游局做一些政策研究还有政策对策,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构建单个的理论而是一个体系,围绕国家产业的需要还有现代旅游业的发展还有当代旅游发展理论这样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包括市场层面的、产业层面的,我们平时提出一些针对性政策的时候找资料,从网上已有的研究成果当中很难找到结合产业发展的,比如最近大兼并式到来的紧跟产业实践的,还有国家增长的动力转换,从原来以工业为主,现在逐渐向以旅游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转换,一个动力转换,对旅游业提出一些要求。如何在一个地方的发展中以旅游业作为主导产业,全国31个省市作为支柱产业,20多个省市作为战略支柱产业,很多理论都没有突破,还有从国家层面来说旅游市场治理,我们的旅游市场治理原来说行政管理为主,新的形势下国家提出社会治理,旅游如何尽快从行政管理向社会治理转变,这是一个新的形势。还有一些理论,红色旅游,今年是第11年,从以前注重基础向提质增效转变,新形势下如何把红色旅游盘活,让老百姓自发地去学习参观旅游,通过什么方式?比如红色解说系统是不是转变,再一个红色旅游的市场化怎么引进,在中央的政策下很多问题都需要研究。还有旅游外交问题,旅游外交这样一个架构,一个新的架构,可能很多学者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些论断,还缺乏一些系统研究,未来当代旅游体系我们研究院在戴院长的领导下做了一些尝试,因为旅游问题很复杂,涉及到经济问题、文化问题、政治问题,方方面面,靠研究院的力量还不够,希望整个我们的学术界能够紧跟国家产业的实践,完善当代旅游发展理论。

主持人:旅游理论确确实实像韩博士说的,理论研究是非常丰富,一直在蓬勃发展,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可以研究的问题,我们研究院也希望全国各个地方各个不同类型的机构们一起为构建中国旅游发展体系做一些努力。下面请五位嘉宾为中国旅游智库建设提一些建议。

郑向敏:针对刚才主持人给我的问题,有几个建议,从现在的成果上面,从智库的角度上面大可以打到国家的智库,包括中国旅游研究院,小可以到大学里面甚至到个人,比如一个教授对某个产品建言也是智库,不管什么层面的智库,只要能够满足需求方对你智力的需求能够提供智力的帮助,这个是非常好的。可能从个人的角度上面,个人的智库要走向社会比较困难,如果有新浪说的淘宝,我的智库能够在新浪智库上淘到我,国家可以找到戴院长这边,不用到天猫里面去,自己就有门市,我们这种没门市的人,可以在那边开一个店。

王敬武:我用一句话来说的话,开启我们的思想。我经常上旅游研究院的网站,戴院长在旅游学刊发表文章我都看了,思想很深刻,也提到很多大师级人物思想性的作品,我们应该多读,读完以后感悟他的思想,感悟他的思想就可以使我们的旅游往前推进。因为旅游科学要想建立它一定是建立在思想的基础上,也就是西方的哲学来说形而上学的思想上。通过假设才能形成真正的科学,我们今天一再讲构建旅游科学,现在缺的就是我们要开启思想,只有把思想开启了,我们的旅游就会大踏步地往前走,我们的旅游企业在资本不断增值过程当中能够看到更远的方向,更高增值的空间。

蒋艳:我的建议基于澳大利亚旅游研究院的经验,有两点,希望我们未来的旅游智库尤其官方可以有一个专业上的独立性。第二,希望可以以收费的形式向更多的公众开放。

张翔:我就说一点,我之前也是做智库研究,每年做了大量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成果都去了哪儿?变成了文件放到文件柜里面落了很多灰,常年做各种科研,结果都是这样。现在我自己已经不在高校不在科研系统做,在商业公司做了互联网,希望我们智库的各位专家和各位年轻学者们研究的结果第一能让大家知道,第二能卖钱,这是我们希望的。谢谢!

韩元军:我也有一个希望,在未来希望能够构建一个和咱们国家旅游经济实力相仿的大国旅游智库群,这个智库群要有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能够把除了旅游之外的人也能够吸引进来,再一个能够留得住人。

主持人:刚才几位学者应该说发言都是充满了智慧,论坛可以说相当于智库的一种,在台上台下各位的一起努力,中国的旅游研究我们的智库会进行得越来越好,再次感谢五位专家的发言,感谢在座各位的认真聆听。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