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李佳:连片特困民族地区旅游精准扶贫机制研究

原标题:云大李佳:连片特困民族地区旅游精准扶贫机制研究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云南大学博士后李佳发表主题演讲《连片特困民族地区旅游精准扶贫机制研究——以四川藏区为例》,以下为文字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仁,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当前我国扶贫工作进入以连片特困民族地区为主战场,实行精准扶贫的新阶段,在连片特困地区当中,民族贫困县的各处行政面积都占到一大半,可以说是重难点所在。尽管我国早就提出了旅游扶贫,由于精准扶贫在我国尚属新生事物,旅游精准扶贫的机制亟待研究。

接下来了解一下四川藏区的旅游发展情况,从图上可以看到四川藏区位于我国四川的西北部,青藏高原的东南缘,主要包括甘孜、阿坝两州全境和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一共涉及32个县,面积占到四川省的一半以上。少数民族人口比重达到78.8%,从旅游资源来看,四川省国家级、世界级一般以上旅游资源在该区域当中,但是其国家级旅游资源开发的到位率较低,从未开发国家级旅游资源来看,所设的三个州还有一大半未开发。2012年旅游的总收入占GDP高于四川省平均水平40个百分点,但是旅游经济总量不够大,2012年旅游收入占全省的收入6.47%,与资源地位严重不符。对四川藏区32县内陆的旅游空间进行了测度发现,首先以九寨、松潘为核心,从西向低梯度递减的格局,根据多因素的回归分析发现,最主要的因素就是旅游资源景区化进程密切相关。

从四川藏区选择了三种不同的旅游社区类型,第一种是生态景区带动型也就是被誉为香格里拉之魂的稻城亚丁景区及其周边两个国家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亚丁村和龙谷村还有景区依托两个重要旅游城镇呷拥村和茹布村。它的旅游扶贫模式主要是政府主导的,比如我们看到的上龙谷村,它的旅游扶贫结合当地的危房改造过程,政府倡导改造房屋,改造完成之后这个补贴拿到钱,改造完成之后政府就从中选择改造得比较好的家里又有人员能够参与接待的来接待游客去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

第二种社区民族文化村寨型社区,选择汶川的萝卜寨,被誉为现存最古老的黄黎乡寨,旅游扶贫模式是农户主导型。08年汶川地震时萝卜寨受到严重的损毁,现在家家户户都已经异地搬迁到新寨新区当中,发展旅游业,家家户户搞起羌家乐。同时大力引进经济作物来种植,比如像花椒,现在5月份是旅游最旺的时候,这时候的特产车厘子大樱桃成熟了,未来还要引进香水桃等等,羌族的文化生态保护区是国家历史文化名村,是汶川的羌绣基地,当地也贩售一些羌绣作品。

第三个灾后重建古镇型的水磨古镇,过去是由工业重镇转型而来,现在被誉为灾后重建的最佳案例,成为5A级景区,整个景区外包给四川中大集团来进行运营管理,是企业主导型。

数据来源于方法,在2014年9月份对上述三个案例地进行实地考察,入户向当地民众发放问卷调查,针对当地的旅游主管部门、政府以及重点旅游企业进行数据资料的搜集和深度访谈。

四川藏区旅游精准扶贫的机制,依据机制的概念构建包括启动机理、目标导向、参与共享和监测调控四大板块旅游精准扶贫的机制体系。启动激励机制,在旅游精准扶贫的时候至少包括政府、企业、科研院所、国内社会组织、国际援助与发展机构以及贫困户六大类旅游扶贫主体。目前调研来看,四川藏区由于当地贫困人口的政策落实不仅理想,民族地区有区域自治法和相关规定,有一些政策条款要求让当地的少数民族群众来受益。调研发现可操作性的条文明确的落实性比较好,可以实行减免税收,我们去调研的时候,当地居民自主经营基本减免税收。最突出的基础设施这块,比如去到萝卜寨村民反映冬天不通水,去水磨古镇通往景区的路坑坑洼洼,阿坝矿产的车把路给压坏了,影响他们的生意,他们认为2012年游客量最多生意最好,现在已经下坡路了,减租金。我们去稻城亚丁还在限行,经常停电。

同前面三组社区的扶贫模式可以看到,除了政府、企业、农户传统的三大主体之外,我们的国内社会力量和国际组织的参与程度比较低。农户组织地位不突出,自我发展能力不足。通过问卷回收统计系发现,像稻城亚丁和水磨古镇大部分的居民旅游受益渠道只是把房屋出租出去,所以自我能力提升不是特别大。像汶川萝卜寨虽然说村民大部分都是自主经营为主,但是由于当地民众受教育水平非常低下,我们看到前面的数据调研的照片,基本是以问答的方式填写的,当地民众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他们的经济效益家庭收入在三地当中是最低的。在旅游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集中在缺乏资金交通或者接待条件不足或者缺乏管理能力和参与技术,这些非外力扶持短期难以改变。国外在这一块有很多有益经验,比如澳大利亚倡导的贫困旅游发展局引导政府制订很多非常全面的系统的倾斜性的政策法规,澳大利亚当中很多项目只能当地居民特许经营,赋权给他们。

激励多主体参与,南非特别注重激励企业为贫困人口创造收益。未来四川藏区启动激励机制优化的时候,参照制订适合自己的旅游扶贫政策和制度,此外建设旅游扶贫的信息管理服务平台,这次年会主题大数据,现在是“互联网+”的背景之下,通过信息系统的管理建设或者APP的建设进一步更好地实现精准扶贫,同时也为我们的贫困户、社会爱心人士和帮扶人员搭建起帮扶平台。

台湾有一款APP好事地图,提供大众能够去查阅这个城市当中的弱势摊贩资讯的APP,标注出来,对每个摊贩为什么需要帮助,他的故事,他什么时间段在哪个地方售卖的摆摊点,你在附近办事,参考这个APP可以购买他的产品进行有针对性的帮扶。在旅游扶贫重点村是不是也可以尝试研发类似的APP,帮助游客力所能及做一些公益活动。

未来我国应进一步实施一系列针对不同旅游扶贫主体的激励行动和计划,如针对旅游企业的包容性商业计划、行业协会的旅游扶贫行动计划等等。

第二,目标导向机制。旅游精准扶贫要目标瞄准,进行到村到户的精准识别,同时战略导向可以走包容性可持续旅游的战略思路。本身的旅游经济效率要发挥出来才能实现它的效应,创造出尽可能多的旅游从业机会。在旅游发展过程当中同时要增强包容性,实现对贫困人口参与旅游的机会平等和收益共享。通过可持续旅游实现旅游的自然环境、经济、社会效应负效应最小化,从而来实现我们的资源环境代际传承。同时对旅游资源的监控使之向着可持续和效益双目标迈进。

贫困人口受益困难,贫富分化等幅面影响显现,除了旺季,大部分的时间游客量少,经营都存在困境,既然旅游成为一种替代的新生计,生计的可持续性也是有隐患的。

国外的经验首先非常注重减少漏损,当地利益最大化,特别重视贫困人口整合进旅游的供应链当中。南非甚至通过建立包容性商业模式推动大企业和村民自主经营的小微企业进行协作,整合贫困人口进产业链里面。同时在扶贫项目启动之后特别重视调研去明晰贫困人口参与的障碍。藏区的目标瞄准,旅游扶贫到村,国家旅游局做得不错,14年推出旅游扶贫重点村,藏区有145个进去了,甚至还有公益扶贫计划对试点村进行规划的帮扶。下一步旅游扶贫到户,可以开展贫困村建档立卡贫困,最主要的障碍是资金、设施还是技术,有没有可能进行结对帮扶,分类援助。

四川藏区的旅游开发滞后性,它的效率需要大幅提升。

第三参与共享机制。提升管理者对于贫困人口参与旅游收益共享的认识。在贫困人口参与旅游机会和障碍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应当积极引导贫困人口自主创业或者融入旅游产业链,这当中需要前面提到的几大类旅游主体的协作。萝卜寨经济作物的种植是不是植物科研院所做一些工作,生产出来后有没有电商企业、APP做工作,在老寨引进了四川藏家乐投资有限公司进行业态打造升级,甚至拍了一部电影,还邀请世界超模走进萝卜寨担任大使,通过维护贫困人口权益方面的合作,实现藏家乐小微企业的发展。

监测评估机制,我们设计了包括从旅游的包容性、从业机会、共享收益、自我发展能力与社区安全网四大板块,可持续性、社会环境甚至管理的可持续性三大管理的监测评估体系表,每个下面具体的评价因子,如果一个旅游扶贫重点村,可以对着这个表了解目前工作的短板在哪里,有针对性地把握调整方案。

今天就跟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