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浠世好文]非名流:团陂四韵

原标题:[浠世好文]非名流:团陂四韵

TUANPISIYUN

团陂四韵

不敢妄称自己是半个团陂人,但是在团陂高中度过的那几年,活生生把团陂这个地方烙成了我记忆的底色,梦中的老家。

团陂山水团陂多山,自不必说。

小时候,觉得我家背后的寅卯山须仰头才能望见它的山尖,以为它可以算是一座高山了,到团陂读高中才真正明白山外有山。第一次去高中报到时,车过了黄泥咀,属于团陂的群山就热情洋溢地扑面而来。山多,层层叠叠;山高,云蒸霞蔚;山远,逶迤蜿蜒。

洪家大湾是浠团公路出团陂街之后的第一个村落,在公路东侧,坐东朝西。洪家大湾正对面那座山叫做黑山垴,是离团高最近的高山,也是团高学生星期天出游的首选地之一。我去过黑山垴几次,在不同高度依次回望山脚的杉林、河流、田畈、团高校园、老镇街道,移步换景之感油然而生。快接近山顶时,爬上那块巨大而突出的青石板,躺在上面吹风,听松涛阵阵,看白云悠悠,这可能是高中生涯里最惬意的享受吧!山上有泉,即取即饮;林间有花,可采可闻。最后一次到黑山垴爬山是毕业考试前一天,学校给我们放假休整,我和最好的朋友相约登山,却一路无语,大家心里隐约有知,这一场考试也许就是人生的第一场分别的开始。

团陂境内有座名山,叫做华桂山,与唐朝玄宗皇帝、明朝崇祯的太子有很深的渊源,只可惜我没有去过。

团陂多水,更无须说。

从家里赶往团陂上学的路途上经过的汤汤河流历历在目。从高家畈往杨祠需趟一条没桥的河,过杨祠后从一架宽平的公路桥上过了一条河就往蔡井方向去了;过松山上黄泥咀之前先过一条浅水河,从黄泥咀下来后一顶高高的石拱桥送我过河再上洪家湾;在洪家大湾和团陂镇之间还有一条河......这许多河流,我都没记住它们的名字。它们的共性就是,曲曲折折向西流去,最后汇入同一条河:巴水河。巴水河上游的一段,流经团陂,本地人亲切地叫它“大河”。

大河在团高校园后边两里地开外,走团陂高中和团陂初中之间那个弄堂进去,出村下畈,穿过菜地麦田,穿过高高的芦苇丛,当一大片白沙滩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大河就到了。大河天生就是团陂人的大河,它把深水区留给对岸,留给团陂人的却是浅浅的水湾、漫漫的沙滩和成片的芦苇;记忆中的大河又仿佛是团高的大河,它是团高师生的天然乐园。团陂高中远离县城,星期天没地方可去,就有成群结队的团高学生到这里远足、野炊、郊游,年轻的实习老师常常带着班级来这里组织活动。

散散步、打打球、玩玩沙、戏戏水,谁都可以在此尽情嬉戏。即使不贪玩,芦苇早把近河岸的沙滩分割成不同的区域,勤奋的人也可以在此安心复习。当然,芦苇丛中或许还有热恋的年轻人。好在他们各得其所,互不干扰。

团陂老街前年年底匆匆路过团陂,老街的样子还在,但是格局完全不似当年。

我所记得的团陂老街是这样子的:

从团高大门出去后左转,经过团陂初中继续走二百余步再左转,从一个弄堂入就进了团陂老街。进得老街,右转,向东北走数十步是团陂电影院;继续向东北走几百步的光景,在一个微微下坡的尽头,就是团陂文化站;过文化站就是三岔路口,向左走可拐进团陂医院,向右走可上坡到当年的团陂商场,直走经过一方小水塘就是往团陂车站和车站旅社方向走了。

这一段老街全是石板路,两旁的民房拥挤而错落。街上的电影院很小,一有新电影上映总是客满,有几个星期天我与同学们去看电影常常买不到票。那个立在下坡尽头的文化站更小,也经常被团高的学生挤得水泄不通。当年的团高没有图书馆,图书室里有限的藏书也只是教辅资料和期刊杂志。当年我们相约团陂老街文化站,有幸在此邂逅了金庸、琼瑶、汪国真等至今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文化大咖。文化站隔壁,有个小小的理发铺,文化站挤到坐不下人的时候,我们就去理发铺里借坐一下。一来二去,理发铺女老板也跟我们熟了,还跟我们的一个同学认了姐弟亲。

团陂商场和车站所在的街道不是团陂老街,而是商业气息渐浓的团陂大街,粮站、商场、车站和集贸市场都在这条街上。团陂大街的南门起点上有个照相馆,幽默风趣的老板有个更幽默的名号:“瓢儿”。瓢儿老板精明得很,明明比我们大出二十多岁,却跟我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于是兄弟们都屁颠屁颠地到他家楼上拍照留念了。

团陂车站边上紧挨着开了好几家录像厅,不间断地放录像。月底坐汽车回家,等车的时候,有时候时间充裕,忍不住跑进最近的一家录像厅瞥几眼。那时候以李小龙的武打片为主,也是在李小龙的片子里,认识了还在跑龙套的成龙。

关于团陂街,有一首著名的方言歌谣《一进团陂街》,它用十二个时辰串起一段故事,讲的是团陂街的古老婚俗;我觉得更像浠水大部分地区的婚嫁习俗,它是这样开头的:

一进团陂街,大门朝南开。街上走来个女裙钗,赛过祝英台。......

咋样?美吧?!反正听过《一进团陂街》的浠水人都觉得好听。

团陂美食高中大食堂,吃的是大木甑蒸饭,大铁锅煮菜。木甑饭很烂,水煮菜寡淡,于是每年的元旦前后,学校会组织一次全校师生的加餐活动,八人为一个单元,有鱼有肉满满一脸盆,可以敞开肚皮吃。

但是杯水车薪,依然无法满足学生对伙食的需求。好在学校开放了校门,允许周边村镇的大嫂大婶大妈们就用大盆装了自家的炒菜来学校食堂兜售。一分钱两分钱地跟她们讨价还价,为的是给自家饭碗里添盐加醋;那些大嫂大婶大妈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做足色香味形的功夫,吸引饥肠辘辘的“食客”们解囊。最成功的要数团陂粮站的那位大嫂了,别人捧一盆菜来学校还卖不完,她却用铁皮桶挑一担来卖,却回回脱销。早餐,她卖新炸的油条和麻球,在只有稀饭和馒头的学生食堂,这些都是抢手货;午餐和晚餐,她挑来的是面条或者素饺子,清汤面上飘着几颗葱花、一星猪油、半片蛋花,因为是小锅小灶上做出来的,立刻一抢而空。其他人还在叫卖自己炒的青菜萝卜丝瓜葫芦的时候,粮站大嫂守着空桶在数钱了。

校园里是吃不到团陂美食的。要吃美食,得上街,在团陂车站那个街面上,紧挨着录像厅开着一溜小吃店,除了给来往的顾客炒菜煮面和供应快餐外,他们还卖剁馍!这几家的店门口,都支了一个土制的炉子,炉膛里的煤火或者炭火总是保持着热度。做剁馍的时候,师傅会在炉子上架一个平底锅,锅底抹油,再把发酵好的面团置于锅内,压平压实(有的师傅会在正中适当留空),沿着锅边加适量清水,加上锅盖,大火加热,听到锅内水咕咚响即改文火加热煎烤,一旦水的响声消失,只听得到热气嘶嘶声时,师傅就会开盖翻面病继续文火烤几分钟。就这样,一饼泛着焦香的剁馍出炉了。放在案板上,店家会给剁馍盖一块薄纱布或者白毛巾,有人来买,根据需要,店家手起刀落,一块剁馍就出手了。

剁馍既有发糕的柔软,又有烧饼的香脆,来一块刚出炉的剁馍,又烫手又烫舌头,却经不住馋虫的诱惑,手上捣着,舌头弹着,口中叫着,胃里挠着,那画面真美!

吃过不少地方的剁馍,还是当年团陂剁馍最落胃!

团陂恩师如果说今天的我还算是一个健康成长的人,那么一定是得益于团陂高中不少老师的教诲。

我在团高经历过两任校长。第一次听到徐子秋校长批评一个同学音犹在耳:“你是哪个班的,你叫什么名字?你看你在搞么鬼名堂?”声音洪亮,极具威慑力。有这样的校长在,校园里谁敢违纪?何旺村校长却是一个极不张扬的人,他喜欢穿一双老布鞋,走路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你都不知道校长什么时候会出现在身旁。两个教导主任也各具特色:夏学矩主任不苟言笑,王国安主任像个弥勒。三位班主任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萧诗银老师低调沉稳,徐世元老师热情洋溢,王佑勤老师苦口婆心。教我们几何的陈惊涛老师人长得帅,球打得好,课上得棒,我最喜欢听他讲立体几何;教我们代数的陈火艳老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女生多看他一眼都会脸红,却是班里数学尖子们膜拜的解题高手;教我们地理的汪辉老师是个活地图,他常常把地理课上成旅游课,带给学生满满的收获;教我高三语文的徐维书老师,不搞题海战术,只抓写作能力,注重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习惯......有这样一群恩师的教诲,一个人想不成长都难。

其实,还有三位老师给了我各不相同的人生影响,他们是皮钧峰老师,何迎春老师,徐钰老师。

皮钧峰老师是我们的劳技课老师。他长相粗朴,个子矮小,活脱脱一个农民。轮到他的课,他把我们带到劳动现场,甩掉自己的外套,抡起镐头就干,却舍不得让我们干粗重的活儿。用他的话说:“你们将来是要为社会干大事的,这些挖石头运沙土的活儿是我们的本分。”团高学生都是农家孩子,老师如此带头,谁都不好意思做懒汉。其实皮老师家有海外关系,他哥哥要给他办移民,他觉得在团高当个老师挺好。

何迎春老师没有给我上过一堂课。进高中之前,父亲就告诉我,何迎春老师才华横溢,年轻时受家庭出身困扰没能上大学,被高中母校留校任代课教师。虽然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虽然只是一名代课老师,但是他在诗书画方面的才气是无法掩抑的,也给他的教学工作带来了便利。团高是个文化气息浓厚的地方,我在团高期间,老师们经常出墙报,几乎所有的墙报都是何老师插画的。在何老师身上我看到了“是金子,就应当发光”的秉性。

徐钰老师是我读高二文科班时的语文老师。作为退休返聘的老教师,徐老师总是腰板笔挺,精神饱满,从不马虎。徐老师授课的语速是舒缓的,他想让每个学生都能听明白他讲的内容;他的板书一笔不苟,坚持以工楷的字体示人;在并未推普的团高,他积极提倡普通话朗读,为即将走四方的团高学子铺下一块垫脚石。徐老师极力主张学校师生要跟驻地群众和睦相处,他说过,政府把学校建在这里,不是让学校跟地方群众对立的,而是为当地教育服务的。徐老师用自己的言行教育我们做一个正直的人。

......

几回回梦里,我就是个团陂人。

秀美浠水

图文:非名流 设计:陶政

微信号:xishui438200

主办:浠水文联 承办:浠水县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抄袭必究。

联系电话:0713--4221416

投稿方式:加入天南地北浠水人QQ群 455018341,共享群文件。

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阅读

加载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