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世相】她是昆明豪门千金,家族见证政坛风云,最终艳冠香港影坛...朱虹,大写的传奇!

原标题:【世相】她是昆明豪门千金,家族见证政坛风云,最终艳冠香港影坛...朱虹,大写的传奇!

“人生就像一个舞台,只是从一个角色向另一个角色的转换而已,既然你的上一个角色演完了,就要把现在这个角色演好,我想我人生的最后一个角色,是做一个专注吃喝玩乐纵情看花赏月的老人家。”

——朱虹

在朱虹等香港女明星的电影初传入大陆之前,大陆处于一个长达十年的萧索期,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无法支持人们追求艺术文明。

当香港左派电影届的“四大美女”在香江和东南亚地区红极一时的时候,大陆人只能通过少量的信息去窥视那个不敢想象的世界。

后来大陆文艺开始复苏,人们荒芜的精神家园求知若渴,对一切都感到新鲜无比。香港人嗅到了大陆的商机,毅然放弃了台湾和东南亚的市场,带着影片纷纷抢占大陆的观众群。

那时,香港大的电影公司有长城和凤凰,对于钟爱香港旧电影的人们来说,这两个名字很熟悉。

长城和凤凰各自有当家花旦,在银屏上争奇斗艳,她们的打扮、眼神和化妆,她们在剧中的故事,都让大陆的观众感到新鲜又惊讶。

这其中,最受大陆人关注的必须是朱虹,因这个出生在昆明大户人家的姑娘,是当时香港左派电影届的“四大美女”中唯一的大陆人。

出生|昆明的豪门千金

朱虹原名朱圆圆,生于1941年10月21日,长于风光旖旎、四季如春的昆明。

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家在昆明市设有银行、金铺,在市郊还拥有广阔的田地。

其舅公缪云台是云南省第一批留美学生,回国后任云南省财政部长,曾参加过闻名世界的“重庆谈判”。

▲缪云台

其父朱希贤曾就读于孙中山亲自创办的黄埔军校,回到家乡在云南省主席龙云直属的省政府护卫营任营长。云南白药的历史中曾有关于他的点滴记载:曾经给云南省主席龙云担任过侍卫长的朱希贤,当年在台儿庄战役中,对白药有了亲身的体验:伤口负得太重,拿出自己的白药洒上一点。白药洒上去以后,包扎起来,两天伤口就愈合了……

母亲杨美云也是少有的美人,曾是昆明市“昆华女子中学”的校花,年轻时名誉昆明,追求者云集。据说当初为了从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朱希贤别出心裁,拿着一支手枪,开着军车去追求她。最终这种浪漫加威风的方式打动了她。

▲朱虹和母亲

朱虹天使般的面孔得益于好的遗传,她取了父亲和母亲两方的优点,明亮而透明的大眼睛像母亲,女孩少有的高鼻梁遗传自父亲。

曾有文章这样描述朱虹的美:”也许是五彩云之南滴风花雪月和钟灵毓秀孕育了她沐雪山茶花般滴明艳:两道弯眉似苍山新月,一双鳯目似洱海碧波;高挺如笋的鼻梁下,被秋枫染红了滴丹唇靥涡永远挂满了蜜糖般滴明朗笑意。上关风亲吻、梳扬着她如云滴秀发,下关花则羞惭于她娇美艳丽滴绝世容颜。这是一张专为银幕而生滴photogenic(上镜)之脸,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都很美, 特别是近景和大特写更似美得令人心醉与窒息,恍惶然不敢逼视......“

这样家庭出生的女孩,本该读书、出国留学、嫁入豪门做少奶奶才对。可是十几岁(1955年)的她随着家人一起迁移到香港,在那里读书生活,她的命运也因此发生了转折。

转折|凤凰落难逃往香港

朱希贤是颇富传奇色彩的人物,1989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历史故事片《龙云与蒋介石》讲的就是朱希贤“智救龙云脱险”的真实故事。

朱希贤和当时的云南省主席龙云以及美国“飞虎队”将军陈纳德的关系非常好,朱虹小时候,家里经常出入这些达官贵人。

1945年,龙云被蒋介石软禁在南京,蒋介石为了分散龙云的势力,任命朱希贤为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少将参谋,可朱希贤不为所动。为了搭救龙云,与陈纳德共同想方设法,最终冒险救出龙云,并协助其从南京飞往香港。

后来,朱希贤和龙云一起来到香港,成了龙云的左膀右臂。那时,朱虹和母亲以及弟弟妹妹还住在昆明。

▲朱虹小学毕业时(前排左一)

父亲离开昆明后,朱虹一家仍过着丰厚的日子。

那时朱虹住在五华山的一条巷子里,朱虹就读当时的贵族小学——南菁小学。

解放后,一次次的运动找上门来,按照当时流行的说法,朱虹家的出身很不好。为了有安定的生活,朱虹的妈妈先带着她的弟弟和一个妹妹以移民身份前往香港。朱虹和另一个妹妹则继续留在了昆明,这时候生活开始变得困难了。

▲朱虹中学时代在昆明

旧日的贵族被打倒,朱虹不能继续在南菁小学读书,转入了华山南路的双塔小学。随着她祖母的故去,在失去生活依靠和资助的无奈之时,朱虹只能背井离乡,前往香港去投奔父母。

建国初,龙云重返大陆,想让朱希贤一家一同回去,朱希贤在云南还有大笔家产舍不得放弃,可听闻朱虹的伯父被镇压,担心自己的前程,宁可身在异乡。就这样朱虹一家留在了香港。

命运|豪门千金踏入演艺之路

那时朱虹年仅十七岁,是个活泼、文静而又聪明的中学生。她能讲一口清脆而又柔和的普通话,但是不会讲粤语,所以除上学外,平日很少外出,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看书,她母亲和同学都称她为“书虫”。

那时他们家住在九龙城联合道的万里片场附近,经常有电影在那里拍摄,可朱虹并不十分感兴趣。有一天因为妹妹的要求,她们利用送东西的机会溜进了片场……

那是1956年初夏普通的一天,却彻底改变了朱虹的人生轨迹。

几个女孩在片场东瞅西瞧,引起了一位女士的注意,她就是影届名人鲍方的夫人刘甦。

▲刘甦

▲鲍方

刘甦一眼看中美丽的朱虹,主动与她攀谈,并将她引荐给著名导演朱石麟。

▲朱石麟

几天后,朱虹被导演叫来片场看拍下雨的戏,之前就在朱石麟身边见过朱虹的女导演任意之看到她再次眼睛一亮,她问朱虹:“你说下雨的戏好看吗?”朱虹说:“不好看。”她又问:“你喜欢拍戏吗?”朱虹不加遮拦地说:“不喜欢,我要把在昆明没有念完的书重新念完。”

▲任意之

可执着的任意之不久后找到朱虹的父母直抒来意:“我可以让你们的女儿边拍戏边读书。”就这样,朱虹开始了她初次的电影尝试。

任意之让朱虹化了妆,试了几个镜头,大家一致认为,镜头里的朱虹比镜头外更漂亮,是个天生演电影的材料。

1957年她正式主演陈召编剧、罗君雄和陈静波联合导演的《男大当婚》,而担任这部影片总导演的,就是朱虹第一次进片场见到的朱石麟。

▲《男大当婚》剧照

走红|初入银海的“小月亮”

朱虹加入凤凰公司前,公司面临着演员普遍老龄化的问题,朱虹的到来缓解了这个燃眉之急。为了能让朱虹一炮而红,朱石麟为其冥思苦想一个好艺名,最终将自己儿子的名字“朱虹”送给了当时还叫做“朱圆圆”的朱虹,希望她能在银海中像彩虹般灿烂。于是“朱虹”这个名字就出现在《男大当婚》的片头字幕上。

第一次演电影,她的第一个角色正好是本色出演,其中还有一场那男女亲热的场面,从没谈过恋爱的朱虹简直不想再演下去了,可歪打正着,她的紧张和忐忑正好表现出少女怀春那种羞答答的样子。

同年,朱虹又和傅奇联袂主演滴轻喜剧《情窦初开》,由于故事情节清新风趣,男女主角表演生动自然,影片拍竣后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在香港、九龙连续热映四十多天,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也打破了当时票房卖座的最高纪录。

只是人生第二部电影而已,朱虹已经取得了许多人努力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成功。她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香江,影迷们热情地称她为“糖美人”、“甜姐儿”。

之后,一部片约接着一部片约。

1958年,她在朱石麟编剧并导演的影片《夜夜盼郎归》中,出任主角。

http://v.qq.com/cover/j/jthoi31knjw4syu.html?vid=g0015lsqcxb

这时期,值得一提的是电影《小月亮》。在此片中,朱虹扮演了一个学习成绩好、喜欢打篮球的中学生。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每天回到学校苦练篮球,最后甚至因此成了“影联”女子篮球队的中锋。

那个年代,虽然大陆没有大规模放映朱虹的影片,但是这些电影作为内部片普遍流传。观众们叫不出这些演员的名字,就用剧中角色的名字来称呼他们,而朱虹就被叫做“小月亮”。这个称呼传到香港,渐渐就成了朱虹的外号。

巅峰|无法忘记的《画皮》

虽然长相绝色,甜美可人,可朱虹以扮相多变而闻名。她一次次挑战观众对美的定义,或妖或庄,似嗔似喜,亦正亦邪,风格妖娆变幻。其许多扮相堪比外国影星,如今看来也风味犹存……

在《三凤求凰》中,她反串男角

《风雪一枝梅》中,扮演了为偿负债下嫁暴发户,最后一改当初,报复恶人的“狠角色”。

《金鹰》中,扮演了权贵家的顾念珊丹,通过与坏人的生死搏斗,最后与爱人重返自由。这部电影在香港公演后,成为当年第一个票房突破百万的影片,也让朱虹有了“朱百万”的外号。

最让大陆人熟知的作品,应该是《画皮》。当时这部电影在香港和东南亚刮起了一股恐怖片的旋风,并于1979年引入中国大陆,造成了万人空巷的观看奇迹,甚至还有吓死心脏病患者、老人的新闻流传。

朱虹的名字与这部电影紧紧联系在一起,一时间,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以“画皮”代称。

虽然故事是根据大家所熟知的《聊斋》改变,但是导演用特技化妆,将恐怖的任务造型呈现在观众眼前,比如一阵风刮过,梅娘那张美丽的脸突地变成了青绿色,着实恐怖。

那是,朱虹与长城电影公司的“三公主”——夏梦、石慧、陈思思一起,被影迷合封为香港“左派”电影界的“四大美女”。

▲夏梦

▲石慧

▲陈思思

爱情|遇上导演陈静波的幸运

十年文革期间,朱虹在电影事业上没有太大收获,但对个人而言,却发生了一件大事——1970年,她与合作了12部电影,大她13岁的导演陈静波结婚了。

据说两人是在荒凉艰苦的蒙古草原拍摄《金鹰》时,相互扶持着度过难关而培养出的感情。

在此之前,朱虹有过一个男朋友,因对方执意去外国发展而分手。陈静波也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

▲两人旅行结婚

有人曾质疑朱虹的选择,但朱虹说:“他是一个对待家庭有绝对责任感的男人……我更流连他在精神上对我的鼓舞和感召力,他的才华、为人处事,品德和人格魅力,都是我一辈子最崇拜的良师益友。”

曾有传言,朱虹的初恋,据说是小生的江汉。当年,她和白茵两人,几乎同时间喜欢上这个俊俏的新晋小生。

▲江汉

影迷们则更愿意把她和鲍方联系在一起,因为他和朱虹在银幕情侣的形象深入人心,公开露面的机会也比较多,这样的花边新闻描绘得有鼻子有眼,甚至传到了内地,朱虹每到一处都有记者和影迷追求她和鲍方的关系。

▲鲍方

无论绯闻如何,朱虹与陈静波生活得很幸福,两人生育了一个儿子,生活更加美满了。

陈静波1978年荣升为“凤凰影业公司”经理。1982年,长城、凤凰、新联三家电影公司合作,改组为“香港银都机构有限公司”,陈静波又出任该公司副总经理。直到1995年因病去世。

息影|40岁即退出影坛

1981年,正好40岁的朱虹演了人生最后一部电影《父子情》。在这个讲述公司小职员望子成龙的故事里,朱虹塑造了一个朴实无华、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形象。

这部电影获得了1982年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奖,是朱虹辉煌的“封箱之作”。

1985年,朱虹出任“银都机构”行政执行监制,担任了《黑太阳731》、《百老汇100号》的监制。再后来,她摇身一变出任香港华南影业工作联合会的理事长,担当起了中国电影文化大使的重任,全程组织策划了《情系香江50年》等记录香港左派电影史的书籍。

整整24年,朱虹出演了28部电影,与其说她是个影星,不如说她是一个时代的符号。

当年领略过朱虹银幕风采的人会同意这个观点,那时刚刚从文革时期走过,百废待兴,有谁见过这样的美人?

可是聊起以前主演的影片,朱虹却说:“别人常问我最喜欢自己拍摄过的哪一部影片,其实我哪一部都不喜欢,时代不同了,现在来看这些影片艺术水平并不是很高,那时候我对化妆、造型这些东西考虑得太多,忽略了对人物内心的表达,这是我从影最大的遗憾。”

不过朱虹的演艺支路却始终没有得到父亲支持。她的弟弟是博士,妹妹们出国留学,只有她才读到高中,对于她的家庭而言是不可原谅的。因此,她和父亲的关系落入冰点,这是朱虹一辈子的伤痛,她一直没有得到父亲的原谅。

息影后她还会念叨:“父亲从来没有看过我出演的任何一部戏。”

朱虹唯一的儿子现在在美国从事电脑工作。现在,除了做一个专业“吃喝玩乐”的老太太,她最多的就是与儿子相伴。

本期世相的主角相比起之前几期而言,似乎在命运上没有那么多波折,却是一生都锦衣玉食,从出生到现在无不风风光光。

像一个真正的公主,无论从出生还是样貌,无不万分美好。

而其随后的影星之路,也走得顺风顺水,始终是香港电影中的头牌角色。

但如此一帆风顺的人生境遇不曾让这位美人自骄自傲或者自甘堕落。

“人生就像一个舞台,只是从一个角色向另一个角色的转换而已,既然你的上一个角色演完了,就要把现在这个角色演好,我想我人生的最后一个角色,是做一个专注吃喝玩乐纵情看花赏月的老人家。”

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表明了朱虹成熟的思想和淡泊的人生观,正因为此,才有了其一生的幸福。

淡泊才能得到幸福,不因美貌而淫,不因富贵而奢,不因顺遂而忘形,这就是朱虹用一生践行,告诉我们的人生真谛。

文:安小爷

图:朱虹传记

转载需获授权未经许可转载将追究其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