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搜天下】医生恶性事件 谁背黑锅?

原标题:【搜天下】医生恶性事件 谁背黑锅?

2016年5月9日搜狐搜天下视频节目内容介绍:

狐厂这周派代班小狐和您约会啦。小狐最近研读新闻,想起个歇后语,补锅匠的脊梁——背黑锅。人世间熙熙攘攘,有一种新闻叫做背黑锅。

60岁的陈仲伟医生前不久被一名精神病患者砍死。有医科学生在其追悼会上,痛斥媒体是用笔陷害医生。有人称,陈仲伟死于无休无止诽谤抹黑医务人员的无良媒体!还有人联系江苏徐州肾萎缩事件,称“谁摘除了中国媒体的良知?” 医患成了血色病患?究竟是谁背了谁的黑锅呢?谁的良知又被谁的良知混淆了?

海口强拆事件之血色暴力,难道让视频拍摄者背黑锅吗?谁派人在暗自追查视频偷拍者?谁蹂躏了公权力?谁丢失了节操?

狐友们,看门道,不忽悠,还有小狐更多关注的新闻。1元广告1元利润,如此民营医院?解决城市内涝 靠补贴行吗?草原天路,靠收费保环境?

一起来燃脑一下,请点击上方视频吧。今晚20点30分上线,敬请点击!

搜狐出品搜天下《明说吧》:周一到周五每晚八点半,在搜狐网,搜狐视频,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四端同时上线。点击搜天下,我们与您一起纵论天下事。

搜天下《明说吧》微信公众号:明说吧栏目

搜天下《明说吧》公众平台地址:http://mp.i.sohu.com/s40000233710315/profile

搜天下《明说吧》视频主页地址:http://tv.sohu.com/s2015/stx/

【上期节目回顾】书记“闯王”百姓遭殃

今天,我们节目的关键字是闯。今天深度,说说闯王李自成。有人何能问了,“明说吧”是不是要改版,改说“明朝那些事儿”了?各位稍安勿躁,今天我们要说的闯王,可不是那个明末流寇首领的闯王,而是今天也有这么一号人物。

这个人,曾经官居湖南省怀化市副市长,与李自成同名同姓,又因为他敢闯敢干,“没有不敢干的事,没有干不成的事”,所以人送外号“李闯王”。

敢闯敢干,按说是好事啊,作为领导干部,就应该放开手脚、敢闯敢干嘛!但干事,也要论干什么事,违法乱纪的事你能干吗?法律重地你能乱闯吗?

你看,结果,这位敢闯敢干的李闯王,去年5月被双规,去年12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今年4月19日,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李自成、李文楚受贿一案。其中的李文楚又是谁呢?是李闯王的女儿。闯王这个广州美院毕业的女儿,创业基金原来是老板们扶持的,你懂的。

父女同庭受审,也是奇观!在这之前,李闯王写过一封“忏悔书”,我给您念念:“妻子和女儿是我连累和加害的,请求组织对她们从轻从宽,使家庭免遭灭顶之灾。请求给家人家庭留一条出路,留下简单的生活安排,有栖身之所、不流浪街头,让我今后在牢里改造也求得一点心安。”

贪官可恨,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李闯王这一番话,听上去也真是楚楚可怜的。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李闯王痛悔害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不知他的宝贝女儿是不是也能反躬自问:作为一个县委书记的女儿、副市长的女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不风光!自己要创业开公司,有人送钱;结婚,有人送钱;生孩子,还有人送钱。但收了钱,都是要还的?谁来还?你亲爹还!拿什么还?拿手中的权力还。最后是,你不单害了自己也害了亲爹。可怜你那亲爹,身系牢狱,面临十年以上的重刑,还是没有忘记为自己的女儿着想,担心你会流浪街头。

闲话少叙,这位李闯王因为与李自成同名同姓,同时又敢闯敢干,才有了“李闯王”这么一个外号。其实我们盘点一下,把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贪官梳理一遍,他们还有哪一个不是“闯王”的吗?都够能“闯”的,都够敢干的。

启明向来有一个观点,骂贪官,意义不大。最该骂的是制度的漏洞。权力不受约束,不受监督,一把手说了算,民主决策形同虚设,权大于法,凌架于法律之上,在这样的制度环境中,领导干部又怎么可能不变成“闯王”?名字可以举出一大串:仇和,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独断专行,说一不二,是不是一个“闯王”?季建业,南京市原市长,最喜欢搞大拆大建,是不是一个“闯王”?有多少权力不受约束的官员,就有多少敢闯敢干的闯王。

有大闯王有小闯王,有大犯罪也有小违纪。就在近日,中纪委就点名道姓,通报了115起违反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有违规用车,有违规发放津补贴,有违规收受礼金。其中专门提到天津重拳出击专项清理“国内异地和出国境四风问题”所取得的成绩,例如,天津市纪委组织筛查60万条出国境信息,核查比对十八大以来近4万名党员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出的入境记录,发现236名党员干部存在“个人游玩花公款”、“私自出境不报告”、“擅作主张改行程”等6类违纪问题。

最引人关注的一起,是天津食品集团副总经理高斌、天津市粮食局副局长李久彦,出访瑞士、意大利、荷兰,10天的行程,其中有8天半是游山玩水,甚至还到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观光。这些行为,与怀化市原副市长李闯王的那种敢闯敢干,当然是小巫见大巫,但小巫也是巫,小闯也是闯,闯的都是法律的红线。

提到闯王,提到明末那场农民大起义,大家都知道,李自成之所以能够一呼百应,那是因为老百姓太穷了,民不聊生,官逼民反。贫穷,是产生“闯王”的土壤。那么当下,也有一个有趣的现实。说“有趣”,可能不恰当,显得我太没人性,我不应该感到有趣,而应该感到沉重。什么现实呢?“穷县巨贪”。换个说法,那就是“穷县出闯王”。

目前,我国仍有5000多万贫困人口、12.8万个贫困村、832个扶贫重点县、特困县。其中在一小部分国家级贫困县中,就存在着“穷县巨贪”现象。这些贫困县官员,滥用职权进行权钱交易,染指工程项目,动辄受贿上百万、上千万,甚至贪腐上亿元。最为著名的是“连城七兄弟”,福建省连城县的政协主席林家龙与县公安局政委林负功,还有其他县领导、官员,结成七兄弟,葫芦娃组合,首尾相应,形成相互包庇的腐败共同体。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敢闯敢干的大小闯王一大堆,该县四套班子中,有三套班子的一把手在十八大之后落马,涉案人员16人,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

还有,河北省大名县,原书记边飞,可说是一个大个的闯王。边飞历任过两个国家级贫困的县委书记,8年之间贪了一个亿!够敢闯的!

来,上图!这是广西自治区凤山县的入城口,山壁上的“凤凰壁画”。别小瞧这幅壁画,那可是用掉了凤山县半年的财政收入,5000万元!而实际成本多少呢?报道说200万,要我看,就这么一个破玩艺,20万都是高的。就算是200万吧,那中间4800万去哪了呢?这事,得去问凤山县的闯王:原县委书记黄德意。黄德意,这名字起的!你得意了,老百姓可就惨了!

有歌为证: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存活。早早开门拜闯王,莫将国帑饱私囊。

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送闯王,闯王走了才安详。

明说吧,闯王这是个霸气的名气,对于官员来说,心中无畏惧,遭殃是老百姓,再霸气的闯王,迎来的也是穷途末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