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住在“古董”理发店里的三位老人

原标题:住在“古董”理发店里的三位老人

“我从未想过这家店能够坚持这么多年,我们三个在这坚守了近60年了,跟其他的理发店相比,它的确算得上是古董了”,彭左明笑呵呵的说道。我们放眼环顾这家理发店,觉得好像走错了地方,没有光鲜靓丽的装饰,也没有年轻的迎宾招呼,有的只是老式的座椅跟让年轻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剪发工具。

破旧的房屋,简陋的陈设和三位与这里一切都不违和的老人,形成了重庆市北碚区三圣镇理发店极致单调却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我们被这里的场景所震慑,但是理发店的老人依旧拿着手里的行当在有条不紊的给客人洗发,理发,刮胡,修面。

理发店里满是灰尘的墙上挂着各种老式的剃头剪,刮胡刀,木质的发梳,墙上手写的价目表格外引人注意,针对男宾,单修胡子2元,单洗头2元,针对女宾单洗吹5元,单理发5元,落款是2014110日,一块简单的手写价目牌用图钉挂在墙上。相比现在社会上的其它理发店,这里的价格低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曾经竟然还是“国企”

“三圣理发店”的名字取于1958年,有人说,这个店在解放前就有了,解放后成了供销社的下属机构,而当时的理发店还是属于集体所有。当理发店被解体时,彭左明不忍工作了那么久的理发店就此消失,就和另外的两兄弟周承富及周承良将理发店揽了下来。彭左明是现在店里年龄最大的老人,如今已经72岁的高龄,而另外两兄弟也到了人生六十耳顺、七十古来稀的年龄段。

“我也不知道这家理发店到底是哪一年开的已经不记得了,从我开始在这里当学徒这家店就存在”,随着他的讲述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个贫困但不屈服的年代。“那时候我才12岁,读书读不下去了,家里想要找个糊口的工作让我能够养活自己,就把我送到了理发店。”在旧时,坊间有传闻,游街串巷的剃头师傅是不会失业的,彭左明师傅便在家里的安排下去学习这门不会失业的手艺。“当时学理发也不难,没学多久就会了”。不过,几十年下来,他还是只会剪男士短发。

诚信经营金牌老店

“我在这儿理发都理了20多年了,都习惯了。如果让我去其它装饰很好的理发店,我反倒是会有点不习惯。”一位来理发的老人说道。

周师傅先是领老人在水龙头那里进行简单的冲洗,拿毛巾擦好,让老人倾斜145度躺在椅子上,用刷子在老人脸上抹了白白的一层泡沫,拿出锋利的刮胡刀,动作轻巧而快捷的完成了一系列工作。

周师傅介绍说,这些客人都是他们的老主顾,在他们这里理了一辈子发,便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对他们的手艺也是信得过,虽然他们这里只是简单的进行一些洗剪吹,没有现在发廊里那些烫烫染染的东西。

盼延续为百年老店

“我们三个人年纪都大了,最大的愿望是收几个踏实本分徒弟。我们把店交给他们打理,再把这个店经营50年。到那时,真的就是百年老店了。”

三圣理发店经营了58年,服务内容还是老一套:洗头、理发、修面。而这几样也正是剃头匠最初的最基本的服务内容。

“我们只剪一种发型,不会多的花样,来理发的年轻人少。”彭左明师傅说,“理发店很多年没收徒弟了,使用传统理发剪的手艺就快要失传。

我已经70多岁了,之前周承良生病到医院做过手术,我们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不晓得这个店还能坚持多久。”社会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高档理发店,但像这样的古董理发店,几乎是消失殆尽了。虽然他们说并不奢求年轻人能来这个理发店,但也希望大家不要遗忘了这门手艺。

现在的理发店里名目繁多,收费太贵,老人、小孩也比较受排斥,远不如老理发店自在。但也正是这种高技能、低收入让这种传统手艺日渐没落,这种没落就像夕阳徐落,让人唏嘘,让人遗憾。

记者:马秀芳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