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院士回母校:我的人生,从交大出发

原标题:院士回母校:我的人生,从交大出发

院士学长,您好,欢迎回家!

5月18日下午,两位重量级校友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微波天线专家、西安交大1956级校友叶尚福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绝缘技术专家、西安交大双聘院士、1957级校友雷清泉院士回到母校西安交大, 作为“院士回母校”活动的特邀嘉宾,与交大学子畅谈人生理想,分享科研心得,探讨职业规划。

这是他们的人生态度

Q1:为什么选择交大?

叶尚福院士:

是父亲鼓励我报考交大的,当时交通大学赫赫有名,父亲说一流的学生都进交大! 父亲在电信局工作,很多同事都是交大毕业生,受父亲影响,我选择了交大并最终选择了兴趣专业——无线电技术。

雷清泉院士:

当时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所以想报考交大。我的家乡不通电,希望电能改变家乡落后的面貌,所以我选择了交大电气专业。

Q2:作为首批西迁学子,您如何看待交大西迁?

叶尚福院士:

对国家和西部来讲,交大西迁就像“播种机”,把先进科技、文化播撒在三秦大地上,我们一代一代的同学在此求知求学,艰苦奋斗,历练我们的人生。现种子已经生根发芽,结出果实了。

雷清泉院士:

“西迁精神”是现在时与将来时,使我们不怕困难,能吃苦,肯奉献,这让我们终身受益,新一代交大人要将西迁精神传承下去。

Q3: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叶尚福院士:

当时的草棚大礼堂是我们的标志性建筑,是交大人艰苦创业、自强不息精神的体现。当时条件虽然艰苦,但我们的心里充满希望,从来没有抱怨过。

雷清泉院士:

是啊,那时候 印象最深的是上千名学生挤在有点漏雨的草棚大礼堂听报告、看电影。冬天天气冷,大礼堂没有暖气,但我们却感觉很温暖,因为我们的心里有一团火

Q4:大学四年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叶尚福院士:

我有七个兄弟姐妹,每月五块钱的生活补助。最大的困难是上课没有教材,去图书馆借俄语教材,所以俄语的进步很快,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两套俄语教材。

雷清泉院士:

因为幼年丧父母,家境十分贫困,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一直享受全额助学金,每月17.5,其中4元是额外补助费,包括买衣服的钱。我能从穷山沟到西安交大念书,全靠国家资助,我立志发奋学习报效祖国。

Q5:对您影响最深的老师是谁?

叶尚福院士:

是我的物理老师陈锴。陈老师腿有残疾,每次上课几乎都是拄着拐杖“爬”上讲台的,看他吃力的样子,看他认真的态度,我心里非常敬佩。有一次物理考试,陈老师给了我100分,我觉得自己的试卷不值100分。因为最后一道题太难,我在卷子上反复做了三遍,但陈老师为了鼓励我这种不放弃的品质,给我打了100分。他身上的宽容、包容、对学生的关怀让我非常感动。 老师对学生的鼓励比斥责更有效,所以我自己带研究生也是以鼓励为主,以兴趣为导向,这是我从陈老师身上学的非常宝贵的经验,我很感谢他。

雷清泉院士:

是电介质物理学陈季丹教授,他 是我事业的奠基人,我现在还保留着当年抄写陈季丹教授的课堂笔记本,我的一切成就与他的谆谆教导息息相关。陈季丹老师讲课非常简练,复杂的内容在他那儿就变得很简单,板书也非常认真。我一辈子没变过研究领域,就是想沿着陈季丹教授开拓的事业继续前行,不辜负老师栽培。

Q6:从交大毕业投身工作岗位,遇到了哪些难题?

叶尚福院士:

从1963年毕业一直到1986年,我一直在青城山脚下工作, 在山沟里,就要自己管着自己,专心搞生产。我还自学了英语、德语、日语、法语,这些都是对工作很有帮助的。

雷清泉院士:

工作之初最困难的事情 ,是刚到单位报道的第一个月就开始工作,这也说明交大学生的基础打得很牢。1982年我首先开设了量子力学和半导体学两门课程,当时我们学校连物理学的老师都不敢开,但我有这个信心,一是我自学了半导体,二是在交大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Q7:科研路上,有哪些故事与我们年轻学子分享?

叶尚福院士:

1963年,刚从交大毕业3年的叶尚福走进了四川青城山脚下开展科研攻关,这一待就是23年,待白了头发,皱纹也爬上了脸庞。1989年,叶尚福因车祸住院静养,为不耽误项目进度,他就拿起了手边废弃的报告单开始手绘模型,这个项目后来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雷清泉院士:

毕业后的雷清泉从祖国西北到了东北,在哈尔滨电工学院(后与哈尔滨科学技术大学、哈尔滨工业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为哈尔滨理工大学)开始了电介质方向的研究工作。“搞科研贵在持之以恒”是雷清泉院士常挂在嘴边的话。实验失败了,就再来一次;课题经费少,他就带着课题组自制实验器材。

Q7:您对团队和学生的要求是什么?

叶尚福院士:

要让年轻人在团队里找到自己的位置,获得学习的机会,实现理想,这样团队才能和谐稳定。我们要为国家争气,为国家做出贡献。

雷清泉院士:

我对学生的要求是动脑肯干、求真上进。我觉得, 讲好一门课和科研工作是相辅相成的,讲课是我人生的最大快乐和享受,我想即使科研一事无成,还有教学陪伴做舞,当一个好的教书匠也心满意足。

我和母校,说不完的故事

叶尚福院士:在远方,在心里,挂念母校发展

在叶尚福院士的记忆里,66003、61833这两个数字熟悉而亲切:66003是他四年的学号,61833是他使用交大校徽的号码,这两个专属的号码是叶尚福的交大坐标,记载着他与交大之间那段温暖故事。

1956年9月1日,叶尚福来到西安交大,开启他人生成长的第一站。

叶尚福就读于交大无线电技术专业,课堂上,在电磁场理论与技术专家、西安交大黄席椿教授等老师的谆谆教导中,他汲取着充沛的专业知识;在草棚大礼堂里,他聆听校长报告,坚定人生理想。

“他是一个学习刻苦,生活朴素的人。”叶尚福的同班同学、电气学院章锡元老师说,章锡元还珍藏着毕业离校时叶尚福写给自己的毕业祝语,“这是一份珍贵的同窗友情。”

叶尚福与同学们在兴庆公园劳动

作为交大西迁的第一批学生,叶尚福身上烙下了“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1960年,国家建设亟需人才,毕业时,在继续深造和投身祖国建设事业的抉择中,叶尚福毅然选择了后者。因为工作性质等因素,叶尚福回母校的机会并不多。但在远方,在心里,叶尚福一直挂念母校发展。

雷清泉院士:师生情,同窗情,为母校尽心尽力

“我忘不了草棚大礼堂彭康校长的谆谆教导,忘不了1200教室各位先生的诲人不倦。”雷清泉院士对母校有着款款深情。自幼父母双亡,与奶奶相依为命的雷清泉将西安交大视为自己第二个家,他感念学校给予的帮助,感动师长同窗的关怀。

几十年过去了,老师陈季丹教授在讲台前拿着粉笔严谨板书的身影在雷清泉心里还是那样的清晰。“可以说我一辈子都在继承着陈季丹教授开创的事业,我的一切成就与他的谆谆教导息息相关。”

雷清泉院士代表校友在西安交通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誓师动员大会上发言

“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们要团聚了。”毕业后,雷清泉主动组织参与了五次毕业聚会,常人看起来这是件浪费时间的“差事”,但雷清泉乐在其中。在大学时,担任课代表、学习委员的雷清泉就积极为同学付出,雷清泉的师姐刘辅宜老师回忆说,“他是一个非常谦和的人,对师长、同学非常尊重。”

雷清泉十分关注母校发展,支持学科建设,担任过两届西安交大电力设备电气绝缘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每次回母校,他都会认真听老师们做报告,对PPT、报告等逐一提出修改建议,对实验室的建设、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走近校友院士

叶尚福院士

雷清泉院士

人物:叶尚福

1961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工程专业。长期致力于卫星通信地面站天线及高效馈源技术的研究与实践,尤其在多种大口径、高精度卫星地面站天线系统研制方面取得重大成就。

主持研制的“自动跟踪卫星地面站天线系统”是国内最早的卫星地面站天线之一;“高精度卡塞格伦卫星地面站天线系统”的主要性能指标达到当时国际先进水平,在国防建设中产生重大效益。

撰写和发表的多篇论文及其取得的成就,为卫星地面站天线及高效馈源技术的发展作出了贡献。1987、2002年分别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人物:雷清泉

1962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气绝缘与电缆技术专业,长期从事工程电介质基础理论及其应用研究,特别是纳米电介质及其复合物的结构运动及性能研究。

1998年,高聚物的热激电流与导电性获国家机械工业局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1年,新型半导电聚省醌高分子粉末材料的制备及温度压力双参数传感器的应用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一项,该成果属国际首创,是半导电聚省醌粉末材料制备传感器的开拓者。

2001年获全国模范教师荣誉称号,2003年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链接

院士回母校

该活动由教育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中国工程院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联合发起,以“坚定理想信念,传承科学精神,感悟科技人生,规划职业生涯”为主题,旨在通过邀请院士回母校与在校学生交流,以自身治学做人、科技报国的经历和感悟,在树立职业理想、确定职业规划和激发学习动力等方面对学生有所帮助。

该活动将在全国8座城市的10所著名大学举行。西安交通大学站是本次活动的第六站,也是西北地区高校的唯一一站。

风云两甲子 弦歌三世纪

【文字】:张玥 朱环

【图片】:王毓安

【责任编辑】:古月

欢迎分享 期待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