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是“应急+VR”,不是“VR+应急”

原标题:是“应急+VR”,不是“VR+应急”

军事模拟

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此前一篇文章中曾写过《当民用VR开始赶上军用VR,后者会被取代吗?》,这篇文章讲的是消费级VR产品快速发展是否会对存在多年的军事领域VR应用带来冲击。

那么,如果换个角度来看呢?军事领域的VR应用数十年来一直是一种小众的存在,当消费级VR产品开始触及大众的时候,曾经一直从政府那儿获得订单的军用VR企业对突如其来的新市场会有什么反应?

实际情况是,反应并不大。不只是军事领域,雷锋网了解的两家从事专业VR应用领域的公司虽然都开始将消费级VR设备加入到自己的产品中,但并没有带来全面的影响。

VR+应急

两家公司中,华如科技一直从事军事仿真领域,在“VR”的概念火之前“仿真”才是其主要标签;而曼恒数字在此之前的标签是“3D”。

两家公司都不约而同地开始进军VR,其中华如科技做的是“VR+应急”,属于军事转民用,但还是2B的;曼恒数字从专业领域开始涉足娱乐领域,但只是提供解决方案,也还是2B的。

他们目前的产品是如何结合消费级VR设备的呢?小编在华如科技公司参观时,体验了该公司为HTC Vive开发的火灾应急演练Demo,其实就是戴着头盔身处一间虚拟的办公室,垃圾桶着火了,你用灭火器将其扑灭;而曼恒数字主要是将其DVS3D开发引擎的内容开始支持Oculus Rift、HTC Vive这些头盔,该公司的产品主要面向行业应用,其中也包括应急模拟演练。

华如科技消防应急模拟

实际上,他们的业务可以完全与目前的VR头盔无关。华如主推的产品是一个名为EDS的应急模拟演练平台,在一份介绍该产品的文件中,只有关键技术这块提到了虚拟现实,而且只是6项技术中的一项,另外5项是:EDS仿真引擎、地理信息技术、基于发布订阅的分布式通信、基于SOA的远程监控和多源异构数据集成技术。

EDS包括5个层面:仿真层、虚拟层、资源层、交互层和用户层,VR头盔只在交互层用得比较多。

曼恒这边,小编也体验了用VR头盔做的展示,说实话和大屏幕感觉没有差太多,只是一个遮住了你的全部视野一个并没有。

所以,近两年使得消费级VR变得十分火爆的一些VR技术,对上述这些可能原本就身处这个领域的公司,并不会带来太多产品上的实际变化。

应急+VR

之所以与其说是“VR+应急”不如说是“应急+VR”,在于应急所包含的东西大得多。在“民用VR赶上军用VR”这篇文章中,从事军事仿真技术的华如科技陈敏杰认为,说民用VR赶上了军事水平是不对的,只能说是低端的赶上了。

“对军事来说是仿真,对民用来说大家更多接触的是VR,而VR只是仿真的一小部分,”他说。“两者相差太大了,比如说导弹的弹道仿真,对蓝方的兵力模拟,CGF等就不是VR。”

正如陈敏杰所说,军事领域的VR更强调仿真,应急模拟也是如此。仿真要求虚拟世界的运行要遵循物理规律,例如在VR游戏中(非VR游戏也一样),角色中了一枪只会掉血条,而仿真可能会需要将子弹穿过的路径以及身体实际所受的损伤模拟出来。

在应急模拟中,以火灾模拟为例,更重要的不是用具有沉浸感的方式将火灾现场展示出来,而是将火势会如何蔓延,人员如何疏散按可能发生的真实情况模拟出来。

但是VR未来的发展或许可以让应急演练变成全新的样子。想像一下,如果要针对一栋大楼做消防演练,又不可能真的把它点了,这里可以在另一个地方布满空间定位系统,在虚拟世界里将这栋楼模拟出来,用户演练疏散时戴着头盔在着火的虚拟大楼里逃生,甚至可以将灼热和窒息模拟出来。这与目前只是让大家以最快速度下楼相比,体验会是天壤之别。

但是这样的场景实现起来可能还需时日,最大的问题是成本而不是技术,华如负责民用业务的高骞表示如果有土豪愿意砸钱,也是可以做的(如果比真的烧一栋楼还贵,那谁还会做呢)。

至于用HTC Vive模拟灭火器灭火这样的演练,可能会很鸡肋,因为直接生一堆真火,拿真灭火器灭掉还更方便些,成本也低。

Nvidia CEO黄仁勋在台北电脑展上表示VR到成熟可能还要20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进入的这个虚拟现实并不是按照物理规则来运行。在这一点上,可能还需要让仿真技术变成消费级的产品才行。在此之前,应急模拟可能还会是之前的样子。

成本的大幅降低或许已经临近,生产光学追踪摄像头的曼恒表示如果规模够大成本就可以大幅降低,所以一切还是取决于消费级VR市场的规模到底能发展到多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