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以设计之名——影响中国的汽车设计师(七)

原标题:以设计之名——影响中国的汽车设计师(七)

关注我,你身边的汽车专家 ☞

国内顶尖的汽车设计师在汽车之友的邀请下齐聚一堂

半世红旗情缘,一生设计求索——常冰

红旗检阅车进入镜头的那一瞬间,自己这一生所有关于汽车的记忆和经历都飞速闪过,每条线、每款面和每道光在我眼里都演绎着独特的故事和场景

前一汽红旗品牌首席设计师、现北汽新能源公司未来设计中心副总监

“一切都还要从红旗说起”,谈到自己十五年的汽车设计师经历,常冰是这样开场的。早在吉林工大学习期间,常冰便接触到了中国汽车设计元老——大红旗设计师程正先生,更深受长春这座与红旗品牌紧紧相连的城市文化熏陶,因此毕业时选择一汽几乎是水到渠成的自然决定,“这样才能有机会设计国车红旗嘛!”常冰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想法。

这种源于内心的热爱成为常冰最强大的设计原动力,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他便以优异的方案赢得了红旗明仕换代开发的主设计权,这对汽车设计师来说是极为难得的荣耀——25岁便拥有了量产设计作品,而且是车头飘扬着红旗的历史名牌!

如果说小红旗的换代改款只是常冰初露锋芒,那么他在2005年4月上海国际车展上推出的全新大红旗HQD概念车则堪称自主品牌设计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式大作!前辈程正老先生不顾年迈之躯,激动地从长春飞往上海展场,颤抖着与常冰在全新大红旗旁握手相聚的一刻,更定格了红旗设计跨越世纪的更迭。随后蜂拥而来的鲜花和荣誉让常冰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欣喜自豪。“但这并不是太好的事,当时太年轻,承受不起。”常冰说起当时的感受,总觉得不大对劲,有种类似德不配位的害怕。

全国上下对这款概念作品的高度关注,也让一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直接结果就是量产项目迟迟难以启动。但这个短暂的停滞空档恰好给了常冰冷静和正视自我的机会,他选择了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深造,“作为工科出身的设计师,一直仰慕和渴望纯艺术院校的学习氛围。”原来常冰一直有着关于Fine Art的情怀。在中国艺术领域最高学府长达两年的半脱产深造,有力提升了常冰的职业素养和意识。历史的安排总是紧凑而及时。在常冰的美院进修即将结束时,一汽集团正好决定以HQD概念车为基础启动大红旗量产开发。常冰自然当仁不让的成为这一项目的主设计师,他带领自己精干的团队全程负责了2009年国庆大红旗检阅车CA7600J的设计开发。

最终的结果是大家都知道的——2009年国庆阅兵,红旗检阅车陪同胡锦涛主席检阅三军,以恢弘稳重的气势震撼世人!同时也宣告了在中国自主设计在新世纪的辉煌成就。而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习近平主席再次选择六年前定型的大红旗CA7600J作为阅兵车,彻底奠定了这款设计在红旗发展史上无与伦比的崇高地位。

“虽然没能亲身体验天安门观礼台的盛况,但两次都激动的流泪了。红旗检阅车进入镜头的那一瞬间,自己这一生所有关于汽车的记忆和经历都飞速闪过,而所有这一切的总和又放佛全都集中在了红旗车上,每条线、每款面和每道光在我眼里都演绎着独特的故事和场景。”说起检阅车,常冰仍然很动情。“不止是这些,还有好几款全新的红旗、奔腾和夏利车型,设计都已完成,过两年就会推出面世。”常冰聊起新作品时显得很轻松,有种鏖战拼搏之后的释然。

从E级的大红旗检阅车和D+级的红旗L5,到C级的红旗H7,再到A级的奔腾B30,常冰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全尺寸系列车型开发经验的设计师。但也正是这种“过于”完整的职业经历,让常冰萌生了离开传统汽车设计领域的念头。而历史发展的巧合机缘再次及时出现——朝气蓬勃的北汽新能源公司在今年3月向常冰抛出了橄榄枝。“这家公司的领导人对设计有着非同寻常的深刻理解和高水平定位,对人才和团队的发展理念也非常开放,同时还有北汽集团作为后盾和基础,比一般新能源和互联网公司造车靠谱得多,所以这个机会的确非常吸引我。”

就在常冰在接受《汽车之友》采访的时候,他已经正式入职北汽新能源BJEV未来设计中心副总监。虽然换了新的工作岗位,但是源于对设计的坚持,对自主品牌的情怀,他在这条路上将会越走越远,红旗只是开始,好戏还在后面。

还记得三十年前,我们还不知设计为何物,

拿着国外厂家淘汰的产品奉若珍宝,

被别人称为廉价工厂。

三十年后,我们见证了能够影响中国汽车的一群人,

不同的成长历程恰恰说明了市场带给设计师的多种可能性。

以设计之名,他们改变了中国本土设计的现状,

以设计之名,他们也将影响未来设计之路。

汽车之友 AutoFan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

fanfan会在每月底从 当月新关注的粉丝中抽取 10位幸运粉丝,赠送 精美礼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