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韩国围棋界的“蟠螭” 未能定段的院生世界

原标题:韩国围棋界的“蟠螭” 未能定段的院生世界

河成奉7段,2008年世界业余世锦赛冠军

新浪体育讯 年满19岁,按韩国棋院规定不得不“毕业”的院生们,在围棋界被叫做是“蟠螭”(pán chī),意思是未能升天为“龙”(职业棋手)的蛇怪。电视剧《未生》讲的是未能实现职业棋手之梦的院生,在社会打拼的故事。但是,这部电视剧只是简单触及了围棋“蟠螭”们的一小部分生活。或者离开围棋后,在陌生的世界逐渐找到自己的位子,《未生》的主人公张格莱还算是幸运的人。胜负世界是弱肉强食的残酷丛林,既然落第院生们未能在生存竞争中存活下来,他们难免被看做是“失败者”,或者自己也是如此看待自己。因周边的视线和失败带来的挫折感,围棋蟠螭们很长一段时间,或平生抱憾走不出阴影。

有一位业余高手叫做河成奉(译注:2008年世界业余世锦赛冠军),他也是点额而返的围棋蟠螭,今年满34岁。1997年的定段大赛他因两个半目倒在职业的门槛,他的背运的围棋故事,至今让人为之心酸。河成奉倒下的那一年,崔哲翰入段,人的命运就这么分出了两重天。河成奉定段失败后,火气全部发泄在业余围棋界,一口气获得了28个业余赛冠军。但是业余冠军难填他不得志的缺憾,河成奉试图到日本谋求职业之路,仍未能如愿。2011年河成奉出战第18期阿含桐山杯全日本围棋快棋公开赛,并一路砍翻日本一流棋手打至本赛八强(止于山下敬吾), 一时成为了日本棋坛的热门话题。现在河成奉回国,在全州做围棋道场教师。

“围棋蟠螭”这个词汇里,凝结着太多的悔恨和遗憾。在过去的岁月里,无数的“围棋蟠螭”悄悄消失在胜负世界的幕后,河成奉是其中最令人扼腕的名字,虽然他经过彷徨,已找到了人生重心。每次职业围棋界闹出“李世石退会风波”这类大动静,“围棋蟠螭”们的心境自然会迥异于普通的围棋爱好者。当围棋界的所有目光投向AlphaGo、李世石、职业棋士会和韩国棋院之时,几乎成为“围棋蟠螭”代名词的河成奉在自己的脸书留下日记,在围棋界荡起了粼粼的波纹。

当下韩国围棋界已卷入巨大的是非漩涡里,无论是职业棋手还是其他什么人都不敢于(或者被不敢于)发声,这时河成奉像写《安妮日记》般自言自语留下了他的心境。河成奉既不站队持立场,也不大声疾呼斥责什么,只是字里行间流露着“该照顾未能变成天鹅的丑小鸭们”的呼吁。而围棋界此番敲响的警钟,究竟该为谁而鸣,借河成奉的日记,应该深思、反思。

河成奉未能定段后,横扫业余围棋界,一度被称之为“比职业赚钱更多的业余棋手”。2001年他在围棋文化颁奖仪式获得“业余棋手奖”。

河成奉日记 5月30

我认为那些成为职业棋手的人,他们的人生其实远比未能跃过龙门的,院生出身业余棋手们有保障。(除了少数和我有交情的棋手之外)职业围棋界几乎无人担忧未能成为职业的业余棋手们的未来,也不讨论是否该引进某种制度,保障业余棋手们得以继续围棋人生。

在胜负世界,只有胜者是强者,只有赢的人才有好待遇。现在韩国棋院院生数有130人,其中最终能成为职业棋手的,恐怕不会超过30人。我希望职业围棋界有人站出来,真心为这百多名围棋界的人才担忧,明示一个可行的方向。

我迄今只走了围棋这一条道路,而且还会继续走下去。我选择围棋无悔无憾。但是,我目睹着和我处境仿佛的后辈院生,痛到了心里。在职业棋手面前抬不起头,人生也得不到保障的我们的眼里,职业棋士会闹内讧实在是很可笑。职业棋士们还有实力派棋手赚取的收入(缴纳3~5%收入)可依赖,而我们是一无所有。希望以这次风波为契机,眷顾远比职业棋手人数众多的,理想未竟,前途不透明的院生出身业余棋手们,为他们打造出好的制度。

如何成为院生,又作为“蟠螭”被淘汰的

1、围棋入门

小时候,都说下围棋人会变聪明,就通过各种途径,或者作为兴趣学习围棋。

2、怀抱职业棋手之梦

在围棋上表现出才气,地区比赛获得了奖项,职业棋手就会成为孩子的目标和梦想。

3、家长下决心

为孩子劳心的父母,终于决定让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其实大部分家长都不太懂围棋,他们是通过围棋教室的老师以及因特网逐渐了解走何途径可以让孩子成为职业棋手。即想让孩子成为职业棋手,首先要成为韩国棋院院生。

4、进入围棋道场

父母就带孩子进首都圈的各个有名道场(地区院生除外),并在各个道场少则几个月,多则数年从早到晚学棋。

5、通过选拔赛成为院生

孩子终于过关院生选拔赛,成为院生。韩国棋院院生人数为130多人,但竞争激烈,学棋稍晚的孩子不久就会落后。

6、院生的毕业后随即出现的前途问题

如果未能定段为职业棋手,就得院生毕业,随即出现关于前途的苦恼。是继续练棋呢,还是进大学的围棋专业学习?还有参军问题,不少院生为了延迟入伍选择进学校。

7、院生们严重匮乏社会经验

因为小时候只学围棋,适应社会生活有障碍。而且和同龄除了围棋几乎没有什么可谈,而且因未能成为职业棋手而深深自愧。当别人问你是做什么的,学什么的,就会感到无地自容。

8、院生毕业后的苦衷和苦痛

我院生毕业后,就觉得世界已经完蛋了,看不到任何前途。我为此彷徨,还离家出走多次。我认为现在院生们面临的处境,远比我当年残酷(入学问题、入伍问题)。

成为院生,是为了成为职业棋手。但未能成为职业棋手的院生,不应成为围棋界不必要的存在。或者,职业棋手们不能触及的领域,理应由院生出身的业余棋手来填补,如此形成良好的相生关系。我不知道现在院生们每月向韩国棋院交多少会费,但几年前是每月10万韩元(560元人民币)。院生一般是少则几个月,多则5年要作为韩国棋院院修生生活,我不希望韩国棋院是为了赚经费招这么多院生(我当然相信韩国棋院没有此意)。为了培养未来的围棋人才,需要可行的制度性装置和投资。

韩国棋院应该设想以下的院生培养制度

1、前途咨询室

当院生知道自己所限(意识到胜负不是自己的方向),通过前途咨询让院生了解围棋界的其他领域,并帮助院生找到自己的出路。

2、外语教育

韩国围棋若想走向世界,韩国棋院须向院生实施外语教育(尤其通过前途咨询,希望从事海外普及的院生)。建立这一制度后,就和其他国家的围棋协会达成协议,施行交换生制度。

3、专业的围棋讲师教育

能下好围棋和教好围棋是两个概念。应通过专业的讲师教育,让院生们将来能教好棋。中国是国家支持围棋,日本是只有约50名院生,而且比赛获奖,会给高考加分。即日本的院生另求出路时,原没有韩国院生这么窘迫。我想,韩国棋院只有建立了这些制度,家长们才能放心,让孩子们投入围棋界。

4、关于“相比没棋可下,也没有对局费的职业棋手,业余棋手下棋的机会反而更多”的说法

头脑聪明,机会多多的职业棋手们几乎不了解院生出身的业余棋手们的苦衷。更不会了解想挺起胸膛,但总是底气不足的那种心境。如果水平不够,业余棋手也没棋可下,这一点没什么不同。希望围棋界不分职业、业余,共同为后辈棋手们谋福利。

韩国棋院院生打定段赛的一幕 一位院生出身的业余棋手给河成奉日记的跟帖

我从小所学除了“胜负”无他,而且被教导除了无条件职业定段,别无其他出路(老师这么教,我自己也是这么想)。事实上,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入段,这个现实到场老师们心里清楚,但只能这么鞭策孩子,只有这样孩子们才更加专注学棋。

就是因院生教育所赐,那些远不到社会打拼年龄的孩子们,或者还应在父母襁褓之下撒娇的孩子们,因未能定段很早就蒙上了挫折感的阴影。这时孩子再转向学业年龄已经过晚,而“天杀的”围棋界居然没有资格证类的东西,如果想顶着“院生出身”这一笼统的帽子(始终需要加以解释)打拼,而现实又台残酷了(当然,业余棋手也有吃香喝辣的,但和职业棋手相比,待遇就是天壤之别)。

和我一起练棋十多年的朋友成为职业棋手,用和我不同的身份和其他职业棋手聊我听不懂的内容时,曾经最为亲近的朋友忽然生分,无法进一步拉近关系时,被孤立、被边缘化的滋味会全方位向我袭来,进而发酵为低人一等的挫败意识——

而职业毕竟是职业,在在无数的残酷竞争中存活下来,所以他们暂时陶醉于胜利感也是可理解的。只是,他们需要和其他的胜者继续竞争,而且只能求胜。在道场学棋的时节,我们被教导只要职业定段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职业的实情是温饱都没有保障。职业的环境,同样残酷如斯。

但是,在残酷的现实中,职业毕竟是职业,因为他们是公平竞争环境下的赢家。只是他们只顾自己的既得利益为所欲为时,众多的业余棋手只能“再死”一遍。

只有业余围棋存活,才有职业围棋的生路,这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其实大家都懂。但因囿于自己所处的职业阶层,多以不会他顾围棋界其他的领域(这一切和道场教育及环境有关联)。

总之,无论业余还是职业,现在吃喝都很困难。小时候是懵懂,为竞争而竞争。现在都成年了,有了独立思考,难道就不能携手打造共生共荣的环境吗?

(原载韩《乌鹭网》蓝烈编译)

4/4 首页 上一页 2 3 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