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身名门却被抛弃 身后把全部遗产捐给中国

小狐图仙2017-09-12 15:14:34
1/12

1912年农历正月十五,在四川乐山沙湾镇,20岁的郭沫若遵循父母之命,与比自己大2岁的张琼华结婚。因为不满父母对婚姻的包办,结婚只有五天的郭沫若就丢下刚刚过门的妻子,离家出走。1914年,郭沫若东渡日本留学。初到异国他乡,迎接他的“新”生活却是各种苦痛交集:难以为继的经济窘境,不断遭受的民族歧视、以及读书时因过于用功而患上的“极度的神经衰弱症”。

1916年8月初,郭沫若因为看望一位住院的朋友,来到东京圣路加教会医院,在这里遇到了做护理工作的佐藤富子。出身日本名门望族的佐藤富子虽非天人仙姿,但温婉贞静,剪水双瞳,令郭沫若一见钟情。后来因为料理朋友的后事让他们再度重逢,彼年,郭沫若24岁,佐藤富子22岁。

短短几个月中,在千里之遥的东京与冈山之间,两人鸿雁传情,最多的时候一周写信高达五封。随后,两人同居。由于佐藤生于贵族门第,且是基督教之家,所以,他们的恋情遭到了佐藤父母的强烈阻挠。佐藤富子为了能与郭沫若在一起,忍痛断绝了与父母的联系。她与郭沫若的结合让父母至死都没有原谅她。图为郭沫若留学日本时合影(前排中)

她在给郭沫若的信中写道:“我把父亲丢了,母亲丢了,国家也丢了……这是怎样悲惨的恋爱,怎样悲惨的缘分哟!”但为了爱他,她宁愿做一只奋不顾身,自断后路的飞蛾。郭沫若为她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安娜,她欣然接受。自此,她一直沿用这个名字,终生未改。

1918年,郭沫若升入九州帝国大学,安娜为使丈夫学业有成,独自承担全部家务,他们几经搬家,房租昂贵。为了生计,郭沫若拼命写作译书,家徒四壁,便以皮箱代替桌椅,以磨平的砖头充当砚台……这样一贫如洗的日子,安娜含辛茹苦,勤力操持,毫无怨尤。

1921年,郭沫若出版了第一部诗集《女神》。在诗集中,他把安娜比做维纳斯,《女神》中所收的《新月与白云》、《死的诱惑》、《别离》等,都是为安娜所做。数年后,郭沫若译作巨著《浮士德》出版,郭沫若在扉页写道:Anna:此书费了十年的光阴才译成了。这是我们十年来生活的纪念。第二页上则用德语写着:献给我永远的恋人安娜。

1924年11月中旬,郭沫若携家眷回到上海。期间,郭沫若参加北伐,后北伐失败。1928年2月24日,郭沫若因受国民党政府的通缉,又举家逃回日本。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陷入了抗战。远在日本的郭沫若也想回到祖国,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后,郭沫若抛妇别雏,悄然离开了陪伴在他身边20余年的妻子。

郭沫若秘密归国抗战的消息,很快被日方获知,警方随即将安娜逮捕,将她在牢房里囚禁了20多天。被囚期间,安娜受到非人的折磨。安娜后来回忆说:“他们紧紧地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掀翻在地,又狠命地把头触地,发出嘭嘭的沉闷的声响,我的头疼得像要炸裂开来了,继而又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时日本军部强令安娜让几个孩子都加入日本国籍,声称只有如此才能得到政府的保护。安娜以孩子是中国血统为由严词拒绝。终得释放后,为了养活孩子们,她独自挑起生活重担:租田开荒,躬耕陇亩。为了贴补家用,她还替人洗衣裳,到襁糊工厂做工,在闷热的作坊里熬制襁糊……只要能让她的孩子们活下去,她哪怕当牛做马。

1945年8月15日,广播里传来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安娜激动不已。1946年,一个日本朋友从中国返回日本,带给安娜郭沫若的一封信和数百美元。在信中,郭沫若介绍了自己在中国的境况,包括新组建的家庭和几个孩子。这对安娜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9年苦等,竟是黄粱一梦!1948年8月初,心犹不甘的安娜以探访妹妹为由,带着子女先到台湾,后辗转来到香港。这时郭沫若也正在香港。

漫长的11年,她望穿秋水,日思夜盼,她无数次幻想过与他的重逢。在生不如死的拷打下,在啼饥号寒的挣扎中,在遥遥无期的守望里,支撑她活下去的最大动力,就是他。然而面对着他的新妻和大大小小五个孩子,她将所有冲到嘴边的话都一并咽下。图为郭沫若与于立群及子女

无奈之下,安娜黯然离开。她只得回到日本,继续独自抚养五个孩子。从此山水不相逢,不问旧人长与短。但新中国成立后,安娜对郭沫若仍然无法释怀,她带着五个孩子再次来到中国,陆续成才的孩子们都加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中。安娜入了中国国籍,和长子生活在大连。1975年夏天,郭沫若生病住在北京医院,安娜在女儿的陪同下前去看望。

1978年春,郭沫若病危,安娜得知后,以85岁高龄,从大连来到北京探望郭沫若,但她只在医院停留片刻即离开。成仿吾夫人问她为何不多呆会儿。安娜说“他不愿意谈。”1983年,她首次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开会期间,正值她九旬寿诞,统战部和全国政协都为她祝寿,但她谢绝任何记者的访问。图为1962年,文怀沙先生与郭沫若,于立群夫妇合影。

安娜几乎每年都要到日本探亲一次,不过每次回日本只住数日即返,面对亲人的挽留,她再三申明要死在中国,葬在中国。否则,她会感觉魂无所依。1995年,安娜走完了漫长而又多舛的一生,享年101岁。她意态安详地离开,枕边放着郭沫若写给她的一百多封情书。在去世前,她将自己仅有的500万日元悉数捐给了中国——这个因为郭沫若与她一生结缘的国度。(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她出身名门却被抛弃 身后把全部遗产捐给中国

1912年农历正月十五,在四川乐山沙湾镇,20岁的郭沫若遵循父母之命,与比自己大2岁的张琼华结婚。因为不满父母对婚姻的包办,结婚只有五天的郭沫若就丢下刚刚过门的妻子,离家出走。1914年,郭沫若东渡日本留学。初到异国他乡,迎接他的“新”生活却是各种苦痛交集:难以为继的经济窘境,不断遭受的民族歧视、以及读书时因过于用功而患上的“极度的神经衰弱症”。

1916年8月初,郭沫若因为看望一位住院的朋友,来到东京圣路加教会医院,在这里遇到了做护理工作的佐藤富子。出身日本名门望族的佐藤富子虽非天人仙姿,但温婉贞静,剪水双瞳,令郭沫若一见钟情。后来因为料理朋友的后事让他们再度重逢,彼年,郭沫若24岁,佐藤富子22岁。

短短几个月中,在千里之遥的东京与冈山之间,两人鸿雁传情,最多的时候一周写信高达五封。随后,两人同居。由于佐藤生于贵族门第,且是基督教之家,所以,他们的恋情遭到了佐藤父母的强烈阻挠。佐藤富子为了能与郭沫若在一起,忍痛断绝了与父母的联系。她与郭沫若的结合让父母至死都没有原谅她。图为郭沫若留学日本时合影(前排中)

她在给郭沫若的信中写道:“我把父亲丢了,母亲丢了,国家也丢了……这是怎样悲惨的恋爱,怎样悲惨的缘分哟!”但为了爱他,她宁愿做一只奋不顾身,自断后路的飞蛾。郭沫若为她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安娜,她欣然接受。自此,她一直沿用这个名字,终生未改。

1918年,郭沫若升入九州帝国大学,安娜为使丈夫学业有成,独自承担全部家务,他们几经搬家,房租昂贵。为了生计,郭沫若拼命写作译书,家徒四壁,便以皮箱代替桌椅,以磨平的砖头充当砚台……这样一贫如洗的日子,安娜含辛茹苦,勤力操持,毫无怨尤。

1921年,郭沫若出版了第一部诗集《女神》。在诗集中,他把安娜比做维纳斯,《女神》中所收的《新月与白云》、《死的诱惑》、《别离》等,都是为安娜所做。数年后,郭沫若译作巨著《浮士德》出版,郭沫若在扉页写道:Anna:此书费了十年的光阴才译成了。这是我们十年来生活的纪念。第二页上则用德语写着:献给我永远的恋人安娜。

1924年11月中旬,郭沫若携家眷回到上海。期间,郭沫若参加北伐,后北伐失败。1928年2月24日,郭沫若因受国民党政府的通缉,又举家逃回日本。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陷入了抗战。远在日本的郭沫若也想回到祖国,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后,郭沫若抛妇别雏,悄然离开了陪伴在他身边20余年的妻子。

郭沫若秘密归国抗战的消息,很快被日方获知,警方随即将安娜逮捕,将她在牢房里囚禁了20多天。被囚期间,安娜受到非人的折磨。安娜后来回忆说:“他们紧紧地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掀翻在地,又狠命地把头触地,发出嘭嘭的沉闷的声响,我的头疼得像要炸裂开来了,继而又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时日本军部强令安娜让几个孩子都加入日本国籍,声称只有如此才能得到政府的保护。安娜以孩子是中国血统为由严词拒绝。终得释放后,为了养活孩子们,她独自挑起生活重担:租田开荒,躬耕陇亩。为了贴补家用,她还替人洗衣裳,到襁糊工厂做工,在闷热的作坊里熬制襁糊……只要能让她的孩子们活下去,她哪怕当牛做马。

1945年8月15日,广播里传来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安娜激动不已。1946年,一个日本朋友从中国返回日本,带给安娜郭沫若的一封信和数百美元。在信中,郭沫若介绍了自己在中国的境况,包括新组建的家庭和几个孩子。这对安娜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9年苦等,竟是黄粱一梦!1948年8月初,心犹不甘的安娜以探访妹妹为由,带着子女先到台湾,后辗转来到香港。这时郭沫若也正在香港。

漫长的11年,她望穿秋水,日思夜盼,她无数次幻想过与他的重逢。在生不如死的拷打下,在啼饥号寒的挣扎中,在遥遥无期的守望里,支撑她活下去的最大动力,就是他。然而面对着他的新妻和大大小小五个孩子,她将所有冲到嘴边的话都一并咽下。图为郭沫若与于立群及子女

无奈之下,安娜黯然离开。她只得回到日本,继续独自抚养五个孩子。从此山水不相逢,不问旧人长与短。但新中国成立后,安娜对郭沫若仍然无法释怀,她带着五个孩子再次来到中国,陆续成才的孩子们都加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中。安娜入了中国国籍,和长子生活在大连。1975年夏天,郭沫若生病住在北京医院,安娜在女儿的陪同下前去看望。

1978年春,郭沫若病危,安娜得知后,以85岁高龄,从大连来到北京探望郭沫若,但她只在医院停留片刻即离开。成仿吾夫人问她为何不多呆会儿。安娜说“他不愿意谈。”1983年,她首次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开会期间,正值她九旬寿诞,统战部和全国政协都为她祝寿,但她谢绝任何记者的访问。图为1962年,文怀沙先生与郭沫若,于立群夫妇合影。

安娜几乎每年都要到日本探亲一次,不过每次回日本只住数日即返,面对亲人的挽留,她再三申明要死在中国,葬在中国。否则,她会感觉魂无所依。1995年,安娜走完了漫长而又多舛的一生,享年101岁。她意态安详地离开,枕边放着郭沫若写给她的一百多封情书。在去世前,她将自己仅有的500万日元悉数捐给了中国——这个因为郭沫若与她一生结缘的国度。(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