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美博士“涉恐入狱”被营救 曝当年入狱真相

小狐图仙2017-09-13 18:18:45
1/12

不少人可能对2010年的这则新闻还有印象:中国留美博士涉恐入狱,在异国他乡经历4个月的牢狱之灾后终于无罪释放,顺利回国。

2017年9月13日播出的《演说家》中,这位名叫翟田田的留学生发表了演讲。如今再看那段蒙冤入狱经历,他感叹:无罪释放是因外交部和驻纽约使馆以及在美每一位华人的支持,身在他乡,蒙冤入狱,国家是唯一的依靠。而过了这么多年,他也终于想明白了,原来当年莫名其妙被抓进监狱,竟然是这个原因……

演讲一开始,翟田田晒出了一张自己18岁时候的照片,如今身材发福的他自嘲说:之所以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与七年前在美国坐的那次牢有很大的关系。翟田田在美国从高中读到博士,自认为虽然经常犯些上课睡觉的小错误,但总的来说也算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

没想到,在2010年的一天,校警忽然就将他抓进了学校的警局,拿走了他的钱包、手机、护照和所有证件,还给安了一个很大的罪名:“恐怖威胁”。他说,他一直以为“美国是一个以自由和民主为样板的灯塔国”,任何一个犯人进了监狱,也该有权利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甚至连“恐怖威胁”这个罪名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明白。

而且,监狱拒绝了他任何联系家人朋友的要求。两个月之后,他等到了自己的庭审,然而这个庭审没到两分钟就结束了,法官和他的对话是这样的:“你认不认罪?”“我认什么罪?我错在哪里?”“不认?你走吧。”于是,他又被送回了监狱,直到托一个出狱的狱友带出了一封信,事情才出现了转机。如果没有这封信,他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正被关在美国的监狱里。

也正是从这封信开始,国内出现了“留美博士涉恐入狱”的消息,中国政府开始介入:外交部与翟田田的父亲保持联系,关注事态发展;驻纽约大使馆的领事也去监狱看望了翟田田。翟田田说,迫于舆论的压力,美国检方开始想办法赶快把他送出监狱。他们先是将翟田田的罪名从最开始的刑事犯罪、恐怖威胁,连降三次,降到最后等同于过马路闯红灯的“小型行为不当”。

但是翟田田拒绝签字出狱,因为“只要我落笔,我就认错了,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耻辱,这个锅我表示坚决不背!”于是美国人又想出了第二个办法:说翟田田的学生签证到期了,要将他遣送回国,“他们把我护照的每一页都用红笔打上X,甚至把我放在了他们的黑名单上,以致于我无罪释放、反诉他们的时候,连去美国出庭的签证都不敢给我”。

从博士生到阶下囚到回到国内,翟田田说,生活中最暗淡的那一页似乎已经翻过去了,但是,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进监狱。当时的新闻报道说,因为他在课堂上和教授吵架,扬言要拿燃烧弹炸了学校,因此被以“恐怖威胁”的罪名抓捕。美国检方还声称掌握了这段录音,还有他要制造燃烧弹的证据。翟田田表示这个罪名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我连律师都没有找就赢了官司,你觉得他们有证据吗?”

直到后来,他才终于想起来,在入狱的17天前,他曾参加过美国的一个听证会,而这个听证会,可能是他入狱的根本原因。翟田田当时参加的听证会内容是:新泽西的交通总署公开讨论公共交通是否应该涨价。他发言说,奥巴马当局许诺的400万美金,新泽西的交通总署没有拿到。但这不能成为交通总署“把手放到老百姓的口袋里去要钱的理由”。

这一发言赢得了在场老百姓的热烈掌声,他下台之后,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翟田田表示,他当时有些“口无遮拦”,甚至对“美联储在全球剪羊毛的金融奴役的本质”进行了抨击。第二天,这些内容就被登在了新泽西的独立日报上,两个礼拜之后,校警就出现在他的公寓门口。翟田田说,在外面的留学生都有一个普遍的共识:在国外待的时间越久,越爱国。

他表示,留学生在国外受到歧视和欺负是普遍现象,但如果和他同样的遭遇发生在其他国家的留学生身上,可能就不会那么走运。“我之所以能够以无罪的身份从监狱里走出来,不是因为我个人,而是因为,美国受不了天下的舆论,而且它受不了我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支持着我。(来源:观察者网)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中国留美博士“涉恐入狱”被营救 曝当年入狱真相

不少人可能对2010年的这则新闻还有印象:中国留美博士涉恐入狱,在异国他乡经历4个月的牢狱之灾后终于无罪释放,顺利回国。

2017年9月13日播出的《演说家》中,这位名叫翟田田的留学生发表了演讲。如今再看那段蒙冤入狱经历,他感叹:无罪释放是因外交部和驻纽约使馆以及在美每一位华人的支持,身在他乡,蒙冤入狱,国家是唯一的依靠。而过了这么多年,他也终于想明白了,原来当年莫名其妙被抓进监狱,竟然是这个原因……

演讲一开始,翟田田晒出了一张自己18岁时候的照片,如今身材发福的他自嘲说:之所以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与七年前在美国坐的那次牢有很大的关系。翟田田在美国从高中读到博士,自认为虽然经常犯些上课睡觉的小错误,但总的来说也算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

没想到,在2010年的一天,校警忽然就将他抓进了学校的警局,拿走了他的钱包、手机、护照和所有证件,还给安了一个很大的罪名:“恐怖威胁”。他说,他一直以为“美国是一个以自由和民主为样板的灯塔国”,任何一个犯人进了监狱,也该有权利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甚至连“恐怖威胁”这个罪名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明白。

而且,监狱拒绝了他任何联系家人朋友的要求。两个月之后,他等到了自己的庭审,然而这个庭审没到两分钟就结束了,法官和他的对话是这样的:“你认不认罪?”“我认什么罪?我错在哪里?”“不认?你走吧。”于是,他又被送回了监狱,直到托一个出狱的狱友带出了一封信,事情才出现了转机。如果没有这封信,他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正被关在美国的监狱里。

也正是从这封信开始,国内出现了“留美博士涉恐入狱”的消息,中国政府开始介入:外交部与翟田田的父亲保持联系,关注事态发展;驻纽约大使馆的领事也去监狱看望了翟田田。翟田田说,迫于舆论的压力,美国检方开始想办法赶快把他送出监狱。他们先是将翟田田的罪名从最开始的刑事犯罪、恐怖威胁,连降三次,降到最后等同于过马路闯红灯的“小型行为不当”。

但是翟田田拒绝签字出狱,因为“只要我落笔,我就认错了,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耻辱,这个锅我表示坚决不背!”于是美国人又想出了第二个办法:说翟田田的学生签证到期了,要将他遣送回国,“他们把我护照的每一页都用红笔打上X,甚至把我放在了他们的黑名单上,以致于我无罪释放、反诉他们的时候,连去美国出庭的签证都不敢给我”。

从博士生到阶下囚到回到国内,翟田田说,生活中最暗淡的那一页似乎已经翻过去了,但是,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进监狱。当时的新闻报道说,因为他在课堂上和教授吵架,扬言要拿燃烧弹炸了学校,因此被以“恐怖威胁”的罪名抓捕。美国检方还声称掌握了这段录音,还有他要制造燃烧弹的证据。翟田田表示这个罪名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我连律师都没有找就赢了官司,你觉得他们有证据吗?”

直到后来,他才终于想起来,在入狱的17天前,他曾参加过美国的一个听证会,而这个听证会,可能是他入狱的根本原因。翟田田当时参加的听证会内容是:新泽西的交通总署公开讨论公共交通是否应该涨价。他发言说,奥巴马当局许诺的400万美金,新泽西的交通总署没有拿到。但这不能成为交通总署“把手放到老百姓的口袋里去要钱的理由”。

这一发言赢得了在场老百姓的热烈掌声,他下台之后,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翟田田表示,他当时有些“口无遮拦”,甚至对“美联储在全球剪羊毛的金融奴役的本质”进行了抨击。第二天,这些内容就被登在了新泽西的独立日报上,两个礼拜之后,校警就出现在他的公寓门口。翟田田说,在外面的留学生都有一个普遍的共识:在国外待的时间越久,越爱国。

他表示,留学生在国外受到歧视和欺负是普遍现象,但如果和他同样的遭遇发生在其他国家的留学生身上,可能就不会那么走运。“我之所以能够以无罪的身份从监狱里走出来,不是因为我个人,而是因为,美国受不了天下的舆论,而且它受不了我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支持着我。(来源:观察者网)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