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守寡打拼成女首富 慈禧义女的彪悍人生

小狐图仙2017-09-14 16:46:58
1/12

最近,大家有没有追娘娘孙俪主演的 《那年花开月正圆》?该剧讲述的是女主周莹(孙俪饰演),由普通的民间女子,成长为一代女首富的传奇故事。历史上周莹确有其人,而且她的真实经历,比电视剧演的还要传奇!

从天资聪颖的「闺房妇人」到富甲一方的「陕西首富」,她在男人主导的商业圈中,几度浮沉起伏。慈禧收她为义女,当地人奉她为「女商圣」。她不仅是中国商业史上唯一有不俗建树的商业才女,而且是唯一在中国商业史上为国家民族创立过不朽功绩的女企业家。

周莹 17 岁嫁入泾阳县安吴镇安吴堡,婚后仅一年,公公遇难,丈夫病逝。她临危受命掌家。面对掌柜们侵吞资产以及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她以过人的智慧成功地化解了家族商业危机,将一个行将倒塌的商业大厦建设成为商业帝国,创造了一部荡气回肠的秦商神话。

秦商也称陕商,被认为是中国按地域亲缘关系最早出现的商帮,历史上「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走西口」这些家喻户晓的词都是因秦商而来,可以说秦商是中国传统商业文化的一块「活化石」。

周莹就是一代秦商中的传奇女子。她出生于 1869 年,时为同治九年,经过两次鸦片战争的清朝政府,已经显露出末世的破败和荒凉。时局的动乱,也带来了思想的变革,以前「重农抑商」的传统受到挑战,商人成为社会上活跃的群体。

周莹的父亲名为周海潮,周家在当地也是富商之家。17 岁时,周莹嫁给泾阳县首富吴蔚文的独生子吴聘,二人可谓是门当户对。吴蔚文既在朝为官,也是著名盐商,承办江苏、安徽、江西的盐业专卖,是与胡雪岩同代的红顶商人。

嫁入吴家本是万人艳羡的事情,可周莹并不知情自己的丈夫身患重病。吴蔚文有意隐瞒了儿子的病情,想通过婚庆「红鸾照命」来冲散「白虎凶星」。大婚当日,吴聘向她坦白了病情:「我活在世上 18 年,喝了 15 年苦汤。我自知命在踏薄冰踩浮萍,若小姐不愿与吴聘结为秦晋,我愿打开后花园门送小姐回孟店村逃婚。」

尽管周莹既惊又怒,多年的家庭教养,令她很快冷静下来:「我今日既和相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周莹就是你吴聘的结发妻。今日大喜,望相公能以万利之语戒心猿意马,与我周莹同挽命运之车……」

谁知命运喜欢捉弄人,婚后的幸福很快就被打破。不久后,公公遇难,丈夫遭受打击病逝,吴家也逐渐家道中落。因吴家无男丁子嗣,吴周氏成为吴家唯一继承人。

在清末那个动乱的社会里,女人要抛头露面立足商场需要很大的勇气。她却毅然决然地承担起这份责任。当时吴家仍有不少商号、店铺和资本。有原始资本做支撑,她身边围绕着几十个能人谋事,其中尤以扬州总管罗天增与杨茂亭、王子绪、王幼农等人著称,他们个个多谋善断,经营有方。

她临危掌家后,为了维持吴氏家族的商号、店铺、土地、房产等商业资本的运作,她展现了惊人的商业天赋,她的阔斧改革可谓前无古人,很多商业规律至今仍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

她首先开始在全国去巡视自家的商业版图。当时支撑吴氏商业半壁江山的成都山货药材店「川花总号」主管和扬州「裕隆全」盐务总号主管想趁老东家去世将商号据为己有,她知道后,对此暗中展开调查,掌握了大量证据,在与两位总管交锋的过程中,如山的铁证和对仁义礼智信的义正词严让两位主管败北。

在与成都「川花总号」总管厉宏图的斗争中,周莹展现了应对危机的公关能力。首先她击破了厉宏图「吴蔚文赠予他川花总号」的谣言;其次,打点了四川成都府各有关官吏衙门;在道德和法律的立场上彻底打败厉宏图,使他失去人心。随后,诚实守信的伙计被她提拔为商号管理层。

古代的经营管理也是一样,周莹深谙管人的方法。为了稳定人心,她实行「阳俸阴俸」,提高伙计薪酬两成,增加年终奖。当「裕隆全」全体店员薪俸提高了两成后,他们的薪酬高出扬州商界最低年薪三成,加上每年分红,「裕隆全」的员工薪俸在江南同行中算是超群。

这一决定将员工收入与商店利益挂钩,如今大部分企业白领的收入分配也与之很相似。这种近于现代企业经营中的股权激励制度极大调动了店员的积极性,这样一来,「裕隆全」的生意没有因掌柜易主而受损,反而蒸蒸日上。

周莹因个性重情重义,所以身边愿意追随她的能人不少,这也是她能集思广益,迅速掌握市场运作的前提。她把他们视为兄弟姐妹,把管事伙计们视为手足,对跟随她始终的丫环书童,更是知恩以报,不但为他们成家立业,而且为他们教育子女。

让她真正成为「首富」的秘诀,是对市场经济的规律的应用。在市场经济的理念还没有出现在中国时,她便知道要按市场规律出牌。当时吴氏家族的产业涉及棉花、油坊、烧酒坊、粮店、米店、布匹……很多产品的价格会根据市场的规律上下浮动,一年秋天,棉花喜获丰收。但是关中的棉花行想趁机杀价,引起棉农不满,有的棉农干脆不卖。

她的身上有太多商人不具备的优点:重诚信、善用人、善于审时度势、求新求变、甚至跨国意识。她通过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购买更先进的机械设备与国内没有的纺织布料。之后还通过一艘艘邮轮远销欧美,吴家的商业版图在她的运营下延伸至海外!

在周莹的一生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她与慈禧的关系。1900 年,慈禧在西安避难时,周莹向慈禧提供了 10 万两白银,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清政府进贡白银,同赴国难,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慈禧和她一见如故不仅是因为她捐了钱,也是因为她们同是寡妇,却同样在男人权力圈中立足。其实向当时的政府交银子,家里是有不同意见的,但周莹的家国观很朴素:「这个朝廷不在了,国家不在了,家也就不在了。」

在离世之前,她将挣来的财产分完后,还留了些日后重修郑白渠所用资金。只是,后来漫长的战争岁月和荒诞的政治斗争,重修郑白渠成了她的未竟之愿,那些用于修渠的金银财宝也随着她的死不知所终。

1910年,周莹因病去世,被后人称为“女商圣”。但是,当时吴氏陵园占地50亩,石马、石碑、石坊尽显庄严和气势,却因为周莹是个没有子嗣的寡妇,不准葬入陵园。据说,她最后被葬在吴家祖坟200米处东北方向的地下,但现在她的坟墓已经不见踪迹。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一个柔弱女子能抛头露面,在商海中脱颖而出,对周莹而言是何等的不易!更重要的是,即便成为了首富,她始终没有忘记对国家、对百姓的责任,以自己的商业智慧,为自己也为商人群体赢得了无与伦比的殊荣。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18岁守寡打拼成女首富 慈禧义女的彪悍人生

最近,大家有没有追娘娘孙俪主演的 《那年花开月正圆》?该剧讲述的是女主周莹(孙俪饰演),由普通的民间女子,成长为一代女首富的传奇故事。历史上周莹确有其人,而且她的真实经历,比电视剧演的还要传奇!

从天资聪颖的「闺房妇人」到富甲一方的「陕西首富」,她在男人主导的商业圈中,几度浮沉起伏。慈禧收她为义女,当地人奉她为「女商圣」。她不仅是中国商业史上唯一有不俗建树的商业才女,而且是唯一在中国商业史上为国家民族创立过不朽功绩的女企业家。

周莹 17 岁嫁入泾阳县安吴镇安吴堡,婚后仅一年,公公遇难,丈夫病逝。她临危受命掌家。面对掌柜们侵吞资产以及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她以过人的智慧成功地化解了家族商业危机,将一个行将倒塌的商业大厦建设成为商业帝国,创造了一部荡气回肠的秦商神话。

秦商也称陕商,被认为是中国按地域亲缘关系最早出现的商帮,历史上「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走西口」这些家喻户晓的词都是因秦商而来,可以说秦商是中国传统商业文化的一块「活化石」。

周莹就是一代秦商中的传奇女子。她出生于 1869 年,时为同治九年,经过两次鸦片战争的清朝政府,已经显露出末世的破败和荒凉。时局的动乱,也带来了思想的变革,以前「重农抑商」的传统受到挑战,商人成为社会上活跃的群体。

周莹的父亲名为周海潮,周家在当地也是富商之家。17 岁时,周莹嫁给泾阳县首富吴蔚文的独生子吴聘,二人可谓是门当户对。吴蔚文既在朝为官,也是著名盐商,承办江苏、安徽、江西的盐业专卖,是与胡雪岩同代的红顶商人。

嫁入吴家本是万人艳羡的事情,可周莹并不知情自己的丈夫身患重病。吴蔚文有意隐瞒了儿子的病情,想通过婚庆「红鸾照命」来冲散「白虎凶星」。大婚当日,吴聘向她坦白了病情:「我活在世上 18 年,喝了 15 年苦汤。我自知命在踏薄冰踩浮萍,若小姐不愿与吴聘结为秦晋,我愿打开后花园门送小姐回孟店村逃婚。」

尽管周莹既惊又怒,多年的家庭教养,令她很快冷静下来:「我今日既和相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周莹就是你吴聘的结发妻。今日大喜,望相公能以万利之语戒心猿意马,与我周莹同挽命运之车……」

谁知命运喜欢捉弄人,婚后的幸福很快就被打破。不久后,公公遇难,丈夫遭受打击病逝,吴家也逐渐家道中落。因吴家无男丁子嗣,吴周氏成为吴家唯一继承人。

在清末那个动乱的社会里,女人要抛头露面立足商场需要很大的勇气。她却毅然决然地承担起这份责任。当时吴家仍有不少商号、店铺和资本。有原始资本做支撑,她身边围绕着几十个能人谋事,其中尤以扬州总管罗天增与杨茂亭、王子绪、王幼农等人著称,他们个个多谋善断,经营有方。

她临危掌家后,为了维持吴氏家族的商号、店铺、土地、房产等商业资本的运作,她展现了惊人的商业天赋,她的阔斧改革可谓前无古人,很多商业规律至今仍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

她首先开始在全国去巡视自家的商业版图。当时支撑吴氏商业半壁江山的成都山货药材店「川花总号」主管和扬州「裕隆全」盐务总号主管想趁老东家去世将商号据为己有,她知道后,对此暗中展开调查,掌握了大量证据,在与两位总管交锋的过程中,如山的铁证和对仁义礼智信的义正词严让两位主管败北。

在与成都「川花总号」总管厉宏图的斗争中,周莹展现了应对危机的公关能力。首先她击破了厉宏图「吴蔚文赠予他川花总号」的谣言;其次,打点了四川成都府各有关官吏衙门;在道德和法律的立场上彻底打败厉宏图,使他失去人心。随后,诚实守信的伙计被她提拔为商号管理层。

古代的经营管理也是一样,周莹深谙管人的方法。为了稳定人心,她实行「阳俸阴俸」,提高伙计薪酬两成,增加年终奖。当「裕隆全」全体店员薪俸提高了两成后,他们的薪酬高出扬州商界最低年薪三成,加上每年分红,「裕隆全」的员工薪俸在江南同行中算是超群。

这一决定将员工收入与商店利益挂钩,如今大部分企业白领的收入分配也与之很相似。这种近于现代企业经营中的股权激励制度极大调动了店员的积极性,这样一来,「裕隆全」的生意没有因掌柜易主而受损,反而蒸蒸日上。

周莹因个性重情重义,所以身边愿意追随她的能人不少,这也是她能集思广益,迅速掌握市场运作的前提。她把他们视为兄弟姐妹,把管事伙计们视为手足,对跟随她始终的丫环书童,更是知恩以报,不但为他们成家立业,而且为他们教育子女。

让她真正成为「首富」的秘诀,是对市场经济的规律的应用。在市场经济的理念还没有出现在中国时,她便知道要按市场规律出牌。当时吴氏家族的产业涉及棉花、油坊、烧酒坊、粮店、米店、布匹……很多产品的价格会根据市场的规律上下浮动,一年秋天,棉花喜获丰收。但是关中的棉花行想趁机杀价,引起棉农不满,有的棉农干脆不卖。

她的身上有太多商人不具备的优点:重诚信、善用人、善于审时度势、求新求变、甚至跨国意识。她通过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购买更先进的机械设备与国内没有的纺织布料。之后还通过一艘艘邮轮远销欧美,吴家的商业版图在她的运营下延伸至海外!

在周莹的一生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她与慈禧的关系。1900 年,慈禧在西安避难时,周莹向慈禧提供了 10 万两白银,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清政府进贡白银,同赴国难,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慈禧和她一见如故不仅是因为她捐了钱,也是因为她们同是寡妇,却同样在男人权力圈中立足。其实向当时的政府交银子,家里是有不同意见的,但周莹的家国观很朴素:「这个朝廷不在了,国家不在了,家也就不在了。」

在离世之前,她将挣来的财产分完后,还留了些日后重修郑白渠所用资金。只是,后来漫长的战争岁月和荒诞的政治斗争,重修郑白渠成了她的未竟之愿,那些用于修渠的金银财宝也随着她的死不知所终。

1910年,周莹因病去世,被后人称为“女商圣”。但是,当时吴氏陵园占地50亩,石马、石碑、石坊尽显庄严和气势,却因为周莹是个没有子嗣的寡妇,不准葬入陵园。据说,她最后被葬在吴家祖坟200米处东北方向的地下,但现在她的坟墓已经不见踪迹。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一个柔弱女子能抛头露面,在商海中脱颖而出,对周莹而言是何等的不易!更重要的是,即便成为了首富,她始终没有忘记对国家、对百姓的责任,以自己的商业智慧,为自己也为商人群体赢得了无与伦比的殊荣。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