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看了眼100年前小学课本 土匪竟成当今中国侠客

小狐图仙2017-09-14 17:50:59
1/12

他曾自认是个“土匪”,机缘巧合,因为看了一眼,中国100年前的小学课本,竟成了当今中国的侠客,走在了正义的路上,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就是邓康延。1958年,邓康延生于西安,父母都是支援大西北的知识分子,儿时他是在北京长大的, 6岁半才回到西安上学。他说自己是个“土匪”,因为满口京腔, 其他孩子都欺负他,他也不示弱,人家把他按在地上,他就恶狠狠地掐对方脖子。(文章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后, 他考上了西安矿院学院地质系,毕业后被分配到煤科院西安分院, 就这样当了十年的地质工程师,可他喜欢舞文弄墨,1982年,他开始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文章, 其中多篇获奖,他也随之被媒体誉为“岭南才子”。1992年,他南下深圳, 曾任职《深圳青年》策划总监、 香港《凤凰周刊》主编, 出版过各类著作及电视作品。

然而在媒体工作中,随着对中国文字的深入挖掘,他越发感到复原历史真相责任的重大和艰难。他曾接触过一拨, 热爱田野调查的朋友, 席间听到中国远征军的壮烈故事, 他悲从中来,当即拍桌发誓:对于逝去的历史,最好的纪录是影像,我以后一定要拍个纪录片,还原真相还远征军的尊严。在他看来,一段鲜活的影像, 胜过万千白纸黑字,毅然决然地辞去《凤凰周刊》主编的高薪职位,投身于中国真实纪录片的制作。

众所周知,拍纪录片周期长,回报低,是个极有可能赔本的买卖,可他却乐于去做,去挑战。他说:如果我不去拍, 很多老人和事件, 就会被岁月湮没。2007年,为了拍摄《远征军》,寻找活着的老兵,他去了云南。闲暇时,他还四处在街头,搜寻当年的书籍报刊。而当他在一个旧货市场淘书时,发现了几册民国年间的小学课本。

再仔细一看,他大吃一惊,课本的编者,竟然是蔡元培、叶圣陶等大家。他忍不住捧起老课本,细细品读。他突然发现了这片土地上,遗存的童年美好,同行一位做纪检工作的大哥,也被他津津有味的样子吸引过来。他俩不由自主地,一课一课地朗诵起来,读后,那大哥感叹道:范本啊!民国教育,真是育人的教育。

这一篇,叶圣陶编文,丰子恺插图:“三只牛吃草,一只羊也吃草, 一只羊不吃草,它看着花。”最后一句,一个逆转,末一只羊突然,就像一位哲学家、艺术家,淌着民国的审美和情趣。

这一篇里,老先生穿着长袍,拉着二胡,悠然自得,孩子们唱歌是见嘴不见眼,窗外的柳树已经发芽了。再看标题是“乡村音乐课”, 这就是民国具有的乡村气。

“竹几上,有针、有线、有尺、有剪刀,我母亲,坐几前,取针穿线,为我缝衣。”寥寥数语,全是白描,但慈母手中线的唐诗意境,却翩然跃于纸上。

“小弟弟,在母怀,见姊来,伸手向姊,姊抱弟弟,窗前徐步”手足之间的情谊简单而质朴,民国老课本总是这么温暖,其实原本也不需太多的说教。

民国年间,兵荒马乱,但教育未废止,上有信念,下有常识,小学课本者,二者于一身。于沧桑百年后愈见纯真。

看了这些民国老课本,你就能感觉到,为什么在那个年代,教育虽然没有现在这般普及,很多人可能只上过几年小学,但他们所受的这种人伦、三观的教育,一辈子都够用了。

用最简洁的语言,展现了最有画面感的童真之美,穿越百年岁月,品读这些充满生命力的老课文, 让人觉得感动而温馨。 而更让他感到震撼的是, 这些民国老课本, 都是在最刻苦的环境下完成的。当时,一二八事变, 日军轰炸商务印书馆, 包括宝山路的总管理处、编译所、印刷厂全中弹起火,在这样危急的情势下, 商务印书馆仍坚持将课本赶印出来,他觉得这些课本, 是史上最简朴,却又最悲壮的课本。

一次偶然的相遇, 让他就此跟民国老课本,结下了一生的牵绊,他毫不犹豫地走上了,收藏中国老课本的之路。北京潘家园、西安朱雀路, 深圳新秀村、广州珠海中路, 纽约的唐人街、巴黎的旧书市场,都成了他流连淘书的宝地。为了搜集民国老课本, 他甚至专门几次去台湾, 几年下来,他收获颇丰, 一共收集了千余册民国老课本。

但他绝不是为了自己的爱好才如此拼命般收藏的,他说:我是想让现在的孩子们,也能感受到母语的温润,那些老课本就像一面镜子,照着我们现在的不足和不甘。而越对民国老课本了解, 他就越是对之着迷。他发现,编写这些小学课本的,竟然都是蔡元培、张元济、 陶行知、沈颐等一流大家,他们怀抱着为民族未来谋福祉的愿景,专心致志为小学生们编撰了这些课本。

辛亥革命后很多学者志士,就已重视到中华复兴一定要从教育,而且是最基础的小学教育着手。晏阳初、陶行知、梁漱溟等大家,尽心竭力用方块汉字,传达着这世上最美好的人文情感,既有东方的传统内容,又有西方的先进理念。

为了让课本既有工具性又兼具人文性、文学性,既承袭传统文化的风骨又带有面向世界的开明,大学者们可谓绞尽了脑汁,常为一字费事恒至一二日。有次大学者们在编撰一课时,为用“来来来,来上学”, 还是用“去去去,去上学”而争论不休。有学者认为“来”字笔划多, 小孩不易学应改成“去”。但又有人反驳说“去字太俚”,不庄重,几天争执,最后出现在, 课本上的还是“来来来,来上学”。每本书,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抠出来的。

大学者编小课本,平实简洁敦厚的文字,如同蹲下来,看着孩子们的眼睛去说话的先生,这样的课本,怎能不叫孩子们喜爱?他将这段历史称为“最近的春秋”。可以和两千多年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相提并论。

研究这些民国老课本后,他开始给报刊撰写一些阅读体会,没想到这一写,竟炸锅了。《读者》、《读库》等报刊,纷纷为他开辟了专栏。

而后他更是将, 自己收藏的课本集结成书。这一页书的字缺了几个,就从别处挖过来。这一页书的图比较模糊,就使用电脑来修复。花了半年多的时间,他杂取各种民国老课本之精华,终于汇编成一本书。

他掀起了一股重读老课本的阅读热潮。“民国的课本好善良啊!”这样给他反馈的读者不计其数。台湾作家张晓风与席慕容,过去与他素不相识,可张晓风在大陆书市,一口气买了10多本,回台送给文化界的友人,席慕容也特别为此书发表,〈民国初年的奇书〉一文。

随着对老课本和民国文化书报刊的深入挖掘,他又从这背后选择了,蔡元培、胡适、马相伯、 张伯苓、梅贻琦、竺可桢、 晏阳初、陶行知、梁漱溟、 陈寅恪十位大家,打算拍成十集纪录片《先生》。

但重走先生之路, 不乏失落与伤感。经常当他刚采访完时,他就收到噩耗,又有几位知悉民国先生的老人去世了。这更让他感觉到,留下先生的背影,必须争分夺秒。

终于,他的纪录片成功问世,他让这些大家先生们走进了当下人的视线,为当今的中国教育, 立镜一面呼喊十声。揭示中国教育的宏观走向和个性榜样,余音袅袅里是千年前,范仲淹先生的长叹: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同时他还出版了同名书,并延伸扩展出多个城市的,《先生回来》巡回展,巡回展览所到之处,人潮涌动反响强烈。

陈丹青曾高呼: 先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他却坚定地相信:先生就是总会回来,哪怕是蹒跚地回来,踉跄着回来。

2013年9月,他又作为制片人拍摄了纪录片,《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盗火者》的制作团队,走访了中国30多所大中小学,采访了50多位一线教师,访问了20多名教育学者,以影像介入中国教育的现实。 他说: 制作这部纪录片及其衍生的这本书, 都不是喜悦的过程, 今日中国教育之疮痍,前所未见, 以纪录片的形式, 把当下教育之现状呈现于人, 只求唤醒人心。

如今的他仍然走在,抢救中华教育文化的路上,他说自己是双重性格,在两条道上游走。他是“土匪”, 但他不像匪,更像个“侠”: 好打抱不平,又极为性情。他的泪点极低,自己做的纪录片,全部都烂熟于心了,但每次重看,还会在屏幕前稀里哗啦地掉眼泪。

所以,尽管自己越来越穷,他却仍然伏案疾笔,依然背负着文字的行囊,在还原真实的征途上踏实地行走着。稍得闲暇,他一定会去, 旧书市场四下搜寻民国老课本。那些搜集来的老课本, 几乎堆满了他书房的每个角落。他的理想只有一个:重回民国,因放不下良善美育,重编旧书只为了让先生归来!

他始终相信:教育是一项很美很温暖的大业,它朝向人生命的内里,成为知冷暖的皮肤,识明暗的眼睛,辨善恶的心灵。心之悲悯,情之热烈,他这位中国教育的真正侠客,值得我们所有人的致敬点赞!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只因看了眼100年前小学课本 土匪竟成当今中国侠客

他曾自认是个“土匪”,机缘巧合,因为看了一眼,中国100年前的小学课本,竟成了当今中国的侠客,走在了正义的路上,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就是邓康延。1958年,邓康延生于西安,父母都是支援大西北的知识分子,儿时他是在北京长大的, 6岁半才回到西安上学。他说自己是个“土匪”,因为满口京腔, 其他孩子都欺负他,他也不示弱,人家把他按在地上,他就恶狠狠地掐对方脖子。(文章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后, 他考上了西安矿院学院地质系,毕业后被分配到煤科院西安分院, 就这样当了十年的地质工程师,可他喜欢舞文弄墨,1982年,他开始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文章, 其中多篇获奖,他也随之被媒体誉为“岭南才子”。1992年,他南下深圳, 曾任职《深圳青年》策划总监、 香港《凤凰周刊》主编, 出版过各类著作及电视作品。

然而在媒体工作中,随着对中国文字的深入挖掘,他越发感到复原历史真相责任的重大和艰难。他曾接触过一拨, 热爱田野调查的朋友, 席间听到中国远征军的壮烈故事, 他悲从中来,当即拍桌发誓:对于逝去的历史,最好的纪录是影像,我以后一定要拍个纪录片,还原真相还远征军的尊严。在他看来,一段鲜活的影像, 胜过万千白纸黑字,毅然决然地辞去《凤凰周刊》主编的高薪职位,投身于中国真实纪录片的制作。

众所周知,拍纪录片周期长,回报低,是个极有可能赔本的买卖,可他却乐于去做,去挑战。他说:如果我不去拍, 很多老人和事件, 就会被岁月湮没。2007年,为了拍摄《远征军》,寻找活着的老兵,他去了云南。闲暇时,他还四处在街头,搜寻当年的书籍报刊。而当他在一个旧货市场淘书时,发现了几册民国年间的小学课本。

再仔细一看,他大吃一惊,课本的编者,竟然是蔡元培、叶圣陶等大家。他忍不住捧起老课本,细细品读。他突然发现了这片土地上,遗存的童年美好,同行一位做纪检工作的大哥,也被他津津有味的样子吸引过来。他俩不由自主地,一课一课地朗诵起来,读后,那大哥感叹道:范本啊!民国教育,真是育人的教育。

这一篇,叶圣陶编文,丰子恺插图:“三只牛吃草,一只羊也吃草, 一只羊不吃草,它看着花。”最后一句,一个逆转,末一只羊突然,就像一位哲学家、艺术家,淌着民国的审美和情趣。

这一篇里,老先生穿着长袍,拉着二胡,悠然自得,孩子们唱歌是见嘴不见眼,窗外的柳树已经发芽了。再看标题是“乡村音乐课”, 这就是民国具有的乡村气。

“竹几上,有针、有线、有尺、有剪刀,我母亲,坐几前,取针穿线,为我缝衣。”寥寥数语,全是白描,但慈母手中线的唐诗意境,却翩然跃于纸上。

“小弟弟,在母怀,见姊来,伸手向姊,姊抱弟弟,窗前徐步”手足之间的情谊简单而质朴,民国老课本总是这么温暖,其实原本也不需太多的说教。

民国年间,兵荒马乱,但教育未废止,上有信念,下有常识,小学课本者,二者于一身。于沧桑百年后愈见纯真。

看了这些民国老课本,你就能感觉到,为什么在那个年代,教育虽然没有现在这般普及,很多人可能只上过几年小学,但他们所受的这种人伦、三观的教育,一辈子都够用了。

用最简洁的语言,展现了最有画面感的童真之美,穿越百年岁月,品读这些充满生命力的老课文, 让人觉得感动而温馨。 而更让他感到震撼的是, 这些民国老课本, 都是在最刻苦的环境下完成的。当时,一二八事变, 日军轰炸商务印书馆, 包括宝山路的总管理处、编译所、印刷厂全中弹起火,在这样危急的情势下, 商务印书馆仍坚持将课本赶印出来,他觉得这些课本, 是史上最简朴,却又最悲壮的课本。

一次偶然的相遇, 让他就此跟民国老课本,结下了一生的牵绊,他毫不犹豫地走上了,收藏中国老课本的之路。北京潘家园、西安朱雀路, 深圳新秀村、广州珠海中路, 纽约的唐人街、巴黎的旧书市场,都成了他流连淘书的宝地。为了搜集民国老课本, 他甚至专门几次去台湾, 几年下来,他收获颇丰, 一共收集了千余册民国老课本。

但他绝不是为了自己的爱好才如此拼命般收藏的,他说:我是想让现在的孩子们,也能感受到母语的温润,那些老课本就像一面镜子,照着我们现在的不足和不甘。而越对民国老课本了解, 他就越是对之着迷。他发现,编写这些小学课本的,竟然都是蔡元培、张元济、 陶行知、沈颐等一流大家,他们怀抱着为民族未来谋福祉的愿景,专心致志为小学生们编撰了这些课本。

辛亥革命后很多学者志士,就已重视到中华复兴一定要从教育,而且是最基础的小学教育着手。晏阳初、陶行知、梁漱溟等大家,尽心竭力用方块汉字,传达着这世上最美好的人文情感,既有东方的传统内容,又有西方的先进理念。

为了让课本既有工具性又兼具人文性、文学性,既承袭传统文化的风骨又带有面向世界的开明,大学者们可谓绞尽了脑汁,常为一字费事恒至一二日。有次大学者们在编撰一课时,为用“来来来,来上学”, 还是用“去去去,去上学”而争论不休。有学者认为“来”字笔划多, 小孩不易学应改成“去”。但又有人反驳说“去字太俚”,不庄重,几天争执,最后出现在, 课本上的还是“来来来,来上学”。每本书,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抠出来的。

大学者编小课本,平实简洁敦厚的文字,如同蹲下来,看着孩子们的眼睛去说话的先生,这样的课本,怎能不叫孩子们喜爱?他将这段历史称为“最近的春秋”。可以和两千多年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相提并论。

研究这些民国老课本后,他开始给报刊撰写一些阅读体会,没想到这一写,竟炸锅了。《读者》、《读库》等报刊,纷纷为他开辟了专栏。

而后他更是将, 自己收藏的课本集结成书。这一页书的字缺了几个,就从别处挖过来。这一页书的图比较模糊,就使用电脑来修复。花了半年多的时间,他杂取各种民国老课本之精华,终于汇编成一本书。

他掀起了一股重读老课本的阅读热潮。“民国的课本好善良啊!”这样给他反馈的读者不计其数。台湾作家张晓风与席慕容,过去与他素不相识,可张晓风在大陆书市,一口气买了10多本,回台送给文化界的友人,席慕容也特别为此书发表,〈民国初年的奇书〉一文。

随着对老课本和民国文化书报刊的深入挖掘,他又从这背后选择了,蔡元培、胡适、马相伯、 张伯苓、梅贻琦、竺可桢、 晏阳初、陶行知、梁漱溟、 陈寅恪十位大家,打算拍成十集纪录片《先生》。

但重走先生之路, 不乏失落与伤感。经常当他刚采访完时,他就收到噩耗,又有几位知悉民国先生的老人去世了。这更让他感觉到,留下先生的背影,必须争分夺秒。

终于,他的纪录片成功问世,他让这些大家先生们走进了当下人的视线,为当今的中国教育, 立镜一面呼喊十声。揭示中国教育的宏观走向和个性榜样,余音袅袅里是千年前,范仲淹先生的长叹: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同时他还出版了同名书,并延伸扩展出多个城市的,《先生回来》巡回展,巡回展览所到之处,人潮涌动反响强烈。

陈丹青曾高呼: 先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他却坚定地相信:先生就是总会回来,哪怕是蹒跚地回来,踉跄着回来。

2013年9月,他又作为制片人拍摄了纪录片,《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盗火者》的制作团队,走访了中国30多所大中小学,采访了50多位一线教师,访问了20多名教育学者,以影像介入中国教育的现实。 他说: 制作这部纪录片及其衍生的这本书, 都不是喜悦的过程, 今日中国教育之疮痍,前所未见, 以纪录片的形式, 把当下教育之现状呈现于人, 只求唤醒人心。

如今的他仍然走在,抢救中华教育文化的路上,他说自己是双重性格,在两条道上游走。他是“土匪”, 但他不像匪,更像个“侠”: 好打抱不平,又极为性情。他的泪点极低,自己做的纪录片,全部都烂熟于心了,但每次重看,还会在屏幕前稀里哗啦地掉眼泪。

所以,尽管自己越来越穷,他却仍然伏案疾笔,依然背负着文字的行囊,在还原真实的征途上踏实地行走着。稍得闲暇,他一定会去, 旧书市场四下搜寻民国老课本。那些搜集来的老课本, 几乎堆满了他书房的每个角落。他的理想只有一个:重回民国,因放不下良善美育,重编旧书只为了让先生归来!

他始终相信:教育是一项很美很温暖的大业,它朝向人生命的内里,成为知冷暖的皮肤,识明暗的眼睛,辨善恶的心灵。心之悲悯,情之热烈,他这位中国教育的真正侠客,值得我们所有人的致敬点赞!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