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周星驰御用“花魁” 一生未婚 77岁真女神

隐秘的大号2017-10-03 10:10:20
1/12

“人设”像一张美丽的皮囊 看不清内里的模样

余慕莲77岁了,听到名字我们可能不会想起她的面容; 余慕莲77岁了,她仍然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做一个演员; 余慕莲77岁了,10年前从TVB退休时,工作了30年只拿到了28万港元的长期服务金。余慕莲在《整蛊专家》中饰演朱太太。

看到照片,你们会恍然大悟,原来是她?! 余慕莲的名字很美,可本人饰演的角色却基本上都是毒妇、垃圾婆等丑婆小人物,曾经“霸屏”三十年的她却很少再在屏幕上看到她的身影了。没想到,她把时间都花在了这里:她却拿出了毕生积蓄,默默捐给她不曾去过的贵州山区,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至于她的人生经历,除了“伟大”,更离不开这两个词:“丑陋”和“可怜”。在香港配角里,提到丑角,有这样一句名言:“男有八两金,女有余慕莲。”这也算是用来形容余慕莲的“成就”了。然而并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一开始就接拍丑角。

1940年在广州出生的余慕莲,5岁时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香港。 长大后的余慕莲被亲生母亲嫌弃,为了能够养活自己,一开始她能做的就是电影院带位员的工作,后来转做售货员的时候,为了应付洋人客户,她便找了个补习班开始上课。 29岁之前的她并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演戏。

有一次余慕莲并不知道老师请假, 到了补习班没人只好看看别人上什么课, 没有想到的是教课老师 看中了她,递给了她《驯悍记》的剧本。 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加演出, 虽然这是一部搞笑的莎士比亚剧, 但她表现很好,最后竟然得了女主角亚军。

1973年,她在《七十三》中扮演卖鱼胜妹妹,没想到扮丑的形象深入人心,从此只要是邀约,都是丑角,她没有办法只好全接了。 自1976年签约TVB直到退休,她演了30年的清洁工、垃圾婆、丑妇等角色。余慕莲在《七十三》中扮演卖鱼胜妹妹。

最经典的片段, 就是作为周星驰的御用女配角, 在《整蛊专家》里的一幕。 想要整蛊丈夫的朱太太,却向周星驰索吻, 表情动作眼神都十分到位,令人捧腹大笑。

由于常年扮演这类形象, 余慕莲的名字基本和丑女画上了等号。 香港人骂别人丑,都会加上一句, “你真是丑得上余慕莲了。” 余慕莲虽然算不上美,但不至于那么丑, 年轻时在欢乐今宵做节目,她也是台柱之一。余慕莲在节目中扮演梅艳芳的造型。

有人问她,“其实你并没有那么丑,干嘛做丑女啊?” 她倒是非常坦白:“年轻时当然想演美女,可是入行越久,越发现不能改变初心,美女每年都会被替代,我只想好好有份工作,倒不如全心全意演丑角咯。”97版《天龙八部》饰演瑞婆婆。

然而就是这样倾心倾力多年的演出, 她得到的角色台词越来越少甚至没有, 在TVB工作的底薪也是极其低, 所以在辛苦工作30年之后,退休时, 只拿到了28万港元的服务金(退休金)。67岁的余慕莲坐在那里,回想作为演员的38年时间,基本上全部奉献给了丑角,余慕莲不无遗憾的说,“可是除了我之外,没有演员愿意做那些角色的,为了谋生,我唯有做。”

演了一辈子丑妇的余慕莲,也过了一辈子孤苦可怜的生活。她的母亲是不知名的二线明星,后来父亲家道中落,母亲一心想做名女人,便抛弃她的父亲跑去了香港。余慕莲母亲邓美美。

童年对她来说完全就是噩梦, 母亲重男轻女不说,还嗜赌如命, 把她当作出气袋,经常打她, 虽然家中有女佣,但她还要做尽家务。 余慕莲对风流母亲毫无感情。即使这样,余慕莲也从来没有忘记当初的想法——要养活家人。 她一直照顾留在广州的父亲和妹妹,即使这个妹妹是继母所生,她也一样当家人看待。

余慕莲一直给他们邮递物资。“寄油的时候还特意用毛巾包着,那他们就可以多一条毛巾用了。”竭尽全力用自己的一点点行动,尝试改变他们的生活。

然而,照顾了家人那么多年, 但那个家似乎永远不属于她, 每每谈到这个地方,余慕莲忍不住哽咽, “妹妹总以父亲为借口要这要那, 电视机买了黑白的马上又要彩色的, 但从来不会叫我一声大姐。”

在家里找不到归属感的余慕莲, 因为自小父母离异带来的恐惧, 77岁了,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她在电视采访时,强忍泪水, 苦笑一声,“我输不起, 我是一个怕受伤的女人。”唯一的亲妹妹去世之后, 77岁的她显得有些孤零零。 

面对死亡的问题,坐在镜头前的她, 调整下坐姿,回答刻意装的不在意, “他日我死了,请把我烧成灰撒进维多利亚港, 让我魂游四海多好啊, 反正没有后人拜祭,是不是。”这样的回答,似乎早已心灰意冷。事业和家庭都让自己心灰意冷, 余慕莲像是从此没了任何希望。

但她并没有忘记打义工时的舒坦, 她知道即便自己没了亲人, 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她把这份“心灰意冷” 转化成对世间的爱。2006年,余慕莲在领到退休金之后, 刚好听朋友说到贫瘠的贵州山区, 里面300多个贫困孩子缺一所学校, 余慕莲想都没想,马上捐出八万块, 在那里建立了一间“余慕莲希望小学”。

余慕莲11岁才有机会念小学, 17岁时才算小学毕业, 读书少是余慕莲人生中的最大遗憾, 但她从来没有忘记想要读书的希望, 她将自己的遗憾, 变成了300多个小朋友的读书之梦, 用自己的一点身体力行, 去改变这世界上存在的苦难。

不过余慕莲从未主动向媒体提起捐助的事情,直到两年以后,TVB知道了这件事,便选择她担任一辑《向世界出发》的嘉宾。 余慕莲终于有机会亲眼看到自己的希望小学,她和节目组从香港搭2个小时的飞机到达贵阳,然后换乘6个小时的汽车到了毕节市,再接着开4小时的山路,才到达村口。

一路上被颠的腰酸骨痛的老人余慕莲并不抱怨,却显得非常忐忑,“那座学校还在吗?”当她到达村口的那一刻, 余慕莲看到了什么,连忙小跑几步, 她已经忘记了所有的难受, “我没想到全校学生会在村口欢迎我。 刚才一直在下雨他们都站在门口等, 好心疼,真的好感动……” 她开心得跟大家介绍, “这是我的学校,漂不漂亮?”

学校当然还在,孩子们也认真的朗读课本, 本来几十个学生需要挤在不足20㎡的黑屋子里, 靠着门口的那么几束光看清书本上的字, 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的两层教学楼, 这,都是因为拿出了毕生积蓄的余慕莲。

原来的教室 节目组说,你这样真的很“伟大”, 坐在教学楼门口石台上的余慕莲, 回头看了一眼面前的100多位小朋友, 憨厚地说,“我没有钱, 但我舍得捐,说不上是伟大, 付出了自己的真心吧。”

有余慕莲的那一辑《向世界出发》,收视率是最高的,很多观众也重新认识了这个“丑婆”。 也有更多的人因为她的事情,想要用自己的一点一滴行动,更多地关注起来公益。 后来有人问她如何靠二十万,在香港度过剩下的几十年时间呢?她毫不在乎地说:“我不是很爱钱,我也很节俭的,一个面包一碗即食粉也可以是一餐。”

余慕莲已经是77岁的老人了,但她依然选择活跃在影坛,依然演着我们不记得的小人物,依然拿着并不丰厚的薪水。 而她没有退隐江湖的理由和古天乐一样,“我想再多赚一点,就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虽然她只资助了一所学校,比起古天乐的几百所来说似乎不值一提,但这已经是她能够拿出的所有积蓄,我们看到的余慕莲,真正在用自己的努力,慢慢得改变山区儿童的命运。她的表演形象确实丑陋, 但她只是为了生存, 她的身世经历虽然可怜, 但不妨碍她拥有无私的爱。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她是周星驰御用“花魁” 一生未婚 77岁真女神

“人设”像一张美丽的皮囊 看不清内里的模样

余慕莲77岁了,听到名字我们可能不会想起她的面容; 余慕莲77岁了,她仍然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做一个演员; 余慕莲77岁了,10年前从TVB退休时,工作了30年只拿到了28万港元的长期服务金。余慕莲在《整蛊专家》中饰演朱太太。

看到照片,你们会恍然大悟,原来是她?! 余慕莲的名字很美,可本人饰演的角色却基本上都是毒妇、垃圾婆等丑婆小人物,曾经“霸屏”三十年的她却很少再在屏幕上看到她的身影了。没想到,她把时间都花在了这里:她却拿出了毕生积蓄,默默捐给她不曾去过的贵州山区,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至于她的人生经历,除了“伟大”,更离不开这两个词:“丑陋”和“可怜”。在香港配角里,提到丑角,有这样一句名言:“男有八两金,女有余慕莲。”这也算是用来形容余慕莲的“成就”了。然而并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一开始就接拍丑角。

1940年在广州出生的余慕莲,5岁时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香港。 长大后的余慕莲被亲生母亲嫌弃,为了能够养活自己,一开始她能做的就是电影院带位员的工作,后来转做售货员的时候,为了应付洋人客户,她便找了个补习班开始上课。 29岁之前的她并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演戏。

有一次余慕莲并不知道老师请假, 到了补习班没人只好看看别人上什么课, 没有想到的是教课老师 看中了她,递给了她《驯悍记》的剧本。 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加演出, 虽然这是一部搞笑的莎士比亚剧, 但她表现很好,最后竟然得了女主角亚军。

1973年,她在《七十三》中扮演卖鱼胜妹妹,没想到扮丑的形象深入人心,从此只要是邀约,都是丑角,她没有办法只好全接了。 自1976年签约TVB直到退休,她演了30年的清洁工、垃圾婆、丑妇等角色。余慕莲在《七十三》中扮演卖鱼胜妹妹。

最经典的片段, 就是作为周星驰的御用女配角, 在《整蛊专家》里的一幕。 想要整蛊丈夫的朱太太,却向周星驰索吻, 表情动作眼神都十分到位,令人捧腹大笑。

由于常年扮演这类形象, 余慕莲的名字基本和丑女画上了等号。 香港人骂别人丑,都会加上一句, “你真是丑得上余慕莲了。” 余慕莲虽然算不上美,但不至于那么丑, 年轻时在欢乐今宵做节目,她也是台柱之一。余慕莲在节目中扮演梅艳芳的造型。

有人问她,“其实你并没有那么丑,干嘛做丑女啊?” 她倒是非常坦白:“年轻时当然想演美女,可是入行越久,越发现不能改变初心,美女每年都会被替代,我只想好好有份工作,倒不如全心全意演丑角咯。”97版《天龙八部》饰演瑞婆婆。

然而就是这样倾心倾力多年的演出, 她得到的角色台词越来越少甚至没有, 在TVB工作的底薪也是极其低, 所以在辛苦工作30年之后,退休时, 只拿到了28万港元的服务金(退休金)。67岁的余慕莲坐在那里,回想作为演员的38年时间,基本上全部奉献给了丑角,余慕莲不无遗憾的说,“可是除了我之外,没有演员愿意做那些角色的,为了谋生,我唯有做。”

演了一辈子丑妇的余慕莲,也过了一辈子孤苦可怜的生活。她的母亲是不知名的二线明星,后来父亲家道中落,母亲一心想做名女人,便抛弃她的父亲跑去了香港。余慕莲母亲邓美美。

童年对她来说完全就是噩梦, 母亲重男轻女不说,还嗜赌如命, 把她当作出气袋,经常打她, 虽然家中有女佣,但她还要做尽家务。 余慕莲对风流母亲毫无感情。即使这样,余慕莲也从来没有忘记当初的想法——要养活家人。 她一直照顾留在广州的父亲和妹妹,即使这个妹妹是继母所生,她也一样当家人看待。

余慕莲一直给他们邮递物资。“寄油的时候还特意用毛巾包着,那他们就可以多一条毛巾用了。”竭尽全力用自己的一点点行动,尝试改变他们的生活。

然而,照顾了家人那么多年, 但那个家似乎永远不属于她, 每每谈到这个地方,余慕莲忍不住哽咽, “妹妹总以父亲为借口要这要那, 电视机买了黑白的马上又要彩色的, 但从来不会叫我一声大姐。”

在家里找不到归属感的余慕莲, 因为自小父母离异带来的恐惧, 77岁了,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她在电视采访时,强忍泪水, 苦笑一声,“我输不起, 我是一个怕受伤的女人。”唯一的亲妹妹去世之后, 77岁的她显得有些孤零零。 

面对死亡的问题,坐在镜头前的她, 调整下坐姿,回答刻意装的不在意, “他日我死了,请把我烧成灰撒进维多利亚港, 让我魂游四海多好啊, 反正没有后人拜祭,是不是。”这样的回答,似乎早已心灰意冷。事业和家庭都让自己心灰意冷, 余慕莲像是从此没了任何希望。

但她并没有忘记打义工时的舒坦, 她知道即便自己没了亲人, 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她把这份“心灰意冷” 转化成对世间的爱。2006年,余慕莲在领到退休金之后, 刚好听朋友说到贫瘠的贵州山区, 里面300多个贫困孩子缺一所学校, 余慕莲想都没想,马上捐出八万块, 在那里建立了一间“余慕莲希望小学”。

余慕莲11岁才有机会念小学, 17岁时才算小学毕业, 读书少是余慕莲人生中的最大遗憾, 但她从来没有忘记想要读书的希望, 她将自己的遗憾, 变成了300多个小朋友的读书之梦, 用自己的一点身体力行, 去改变这世界上存在的苦难。

不过余慕莲从未主动向媒体提起捐助的事情,直到两年以后,TVB知道了这件事,便选择她担任一辑《向世界出发》的嘉宾。 余慕莲终于有机会亲眼看到自己的希望小学,她和节目组从香港搭2个小时的飞机到达贵阳,然后换乘6个小时的汽车到了毕节市,再接着开4小时的山路,才到达村口。

一路上被颠的腰酸骨痛的老人余慕莲并不抱怨,却显得非常忐忑,“那座学校还在吗?”当她到达村口的那一刻, 余慕莲看到了什么,连忙小跑几步, 她已经忘记了所有的难受, “我没想到全校学生会在村口欢迎我。 刚才一直在下雨他们都站在门口等, 好心疼,真的好感动……” 她开心得跟大家介绍, “这是我的学校,漂不漂亮?”

学校当然还在,孩子们也认真的朗读课本, 本来几十个学生需要挤在不足20㎡的黑屋子里, 靠着门口的那么几束光看清书本上的字, 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的两层教学楼, 这,都是因为拿出了毕生积蓄的余慕莲。

原来的教室 节目组说,你这样真的很“伟大”, 坐在教学楼门口石台上的余慕莲, 回头看了一眼面前的100多位小朋友, 憨厚地说,“我没有钱, 但我舍得捐,说不上是伟大, 付出了自己的真心吧。”

有余慕莲的那一辑《向世界出发》,收视率是最高的,很多观众也重新认识了这个“丑婆”。 也有更多的人因为她的事情,想要用自己的一点一滴行动,更多地关注起来公益。 后来有人问她如何靠二十万,在香港度过剩下的几十年时间呢?她毫不在乎地说:“我不是很爱钱,我也很节俭的,一个面包一碗即食粉也可以是一餐。”

余慕莲已经是77岁的老人了,但她依然选择活跃在影坛,依然演着我们不记得的小人物,依然拿着并不丰厚的薪水。 而她没有退隐江湖的理由和古天乐一样,“我想再多赚一点,就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虽然她只资助了一所学校,比起古天乐的几百所来说似乎不值一提,但这已经是她能够拿出的所有积蓄,我们看到的余慕莲,真正在用自己的努力,慢慢得改变山区儿童的命运。她的表演形象确实丑陋, 但她只是为了生存, 她的身世经历虽然可怜, 但不妨碍她拥有无私的爱。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