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男孩把6吨剩菜变成旗袍,轰动了整个香港

一个普通的号2017-11-14 17:04:18
1/12

极致匠心,垃圾也能变宝贝。可以“穿”的剩菜 “你堂堂一个大学生,竟然喜欢捡垃圾?” 26岁的Eric蹲在垃圾桶旁边,仔细地翻找着快要腐烂的蔬菜瓜果。身后传来收摊的大爷,有些痛惜的责问。(来源:匠心之城)

Eric转过头笑了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质疑了。 毕业于香港公开大学环境学理系的他, 放着香港高新稳定的公务员不当, 非要“沦落”到菜市场, 翻捡着世人眼里的垃圾。

品相不好的紫椰菜, 有些腐烂的白菜叶, 脏兮兮的洋葱皮……

这些又臭又烂的蔬菜瓜果, 在我们看来唯恐避之不及, 可在Eric的工作室里, 全都变成了宝贝!

茄子的紫,菠菜的绿, 胡萝卜的桔红…… 五颜六色的蔬菜瓜果, 在Eric的设计下, 竟然变成了彩色的天然染料。

紫薯染出的紫

红菜头浸出的红

橙皮和西柚皮混搭出的粉橙色。 然后用这些颜料染布, 最终变成独特美丽的衣服。

如此大胆, 如此异想天开的做法, 简直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7年来,Eric和他的伙伴们 总共把6吨厨房垃圾, 变身成美丽的天然染料, 轰动了整个香港。

放弃公务员不做, 非要和烂菜叶打交道, Eric说自己不为挣钱。 粮食的大量浪费, 才是他决定投身于此的原因。

据有关数据显示,中国有2/3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1/4的城市已经没有了合适的场所堆放垃圾。 在这其中,食物占了很大的比例。 在香港,每年有超过3600吨食物被丢弃,而到2018年,香港的三个垃圾堆填区将相继爆满。

想一想那3600吨食物垃圾, 真的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吗? 难道这些废品, 只有这个宿命?

2010年的某一天, Eric参加一个回收婚宴剩余食物的活动, 跟着小伙伴儿们回收食物, 他突然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过, 厨房垃圾能变成染料, 立马来了灵感。 “假如我把厨余变成染料, 不仅避免了浪费和环境污染, 还能让它们物尽其用, 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于是,Eric和小伙伴儿只要一有空,就跑到菜市场去蹲点。为的是捡一堆烂菜叶子,一堆卖不出去快要腐烂的水果。 有时候看见垃圾堆里有被人扔掉的瓜果皮屑,Eric和小伙伴儿总是不顾腐臭,用钳子从垃圾箱里把瓜果翻出来。

烂菜叶子能当染料?对于很多人来讲,这简直是开玩笑。 菜市场的大叔大婶都认识Eric,他们问Eric:“都是念大学的人了,还相信烂菜叶子能当染料,这谁告诉你们的,你们怕是是疯了哦。”

想法很美好, 现实很骨感。 虽然Eric面对质疑十分坚持, 但也着实碰了不少壁。 将这些从垃圾堆扫荡来的厨余, 好好清洗消毒之后, 该怎样变成能染料, 绝不是把他们碾碎榨汁这么简单。 在Eric所能接触的环境里, 从没有人做过厨余变染料的研究。 一切对于他都是空白的。

 加点醋和盐, 倒点水和酒, 开起温火锅里煮一煮, Eric没有太多参考的资料, 只能自个儿捣鼓。

“失败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因为香港关于厨余染的资讯特别少, 外国的相关资料也不能尽信。”

这些食物之所以能变成染料,就是因为它们含有天然的色素。可是如何将天然色素提炼出来,却是一个难题。 有时候,气候和食物的微小区别,制作的时间把握不当,制作程序的一点点遗漏,都会导致失败。 轻则串色,重则发臭,这都是常常会遇见的事情。

但千余次的失败, 并不能阻止Eric的脚步, 在反反复复的实验中, Eric终于琢磨出了方法。

比如想要蓝色, 先把紫椰菜切碎晒干, 加入葡萄糖,用搅拌机打碎。 真空保存180天, 等“厌氧发酵”让紫椰菜变成糊状, 使用时兑上水, 就变成了蓝色染料。

想要黄色, Eric从法国料理中获得了灵感。 法国有一道菜叫洋葱汤, 洋葱汤会呈现暗黄。 Eric便在洋葱主料之外, 加入咖喱、姜皮、金盏花, 这些颜色较为明亮的食材。

而每一样东西, 都是从“垃圾”里淘来的。 姜皮、金盏花、洋葱皮来自垃圾堆, 咖喱则是茶餐厅用剩的。Eric坚持原料一定要是垃圾。 他说,曾经发现一些坊间,声称自己用厨余来染布,可他们使用的却是新鲜的食材。 “这样怎样能叫做厨余,怎么能叫做废物利用呢?这样本末倒置的做法,是令我最生气的。”

反反复复,不改初心, 坚持垃圾变染料的Eric, 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才把各种各样的颜色调制出来。 实现了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 而为了染出好的作品。 Eric专门飞到日本奈良的染布坊学习。

比如这一日, Eric学习用“板染法”, 用紫薯片染制日本服饰“甚平”。 在浸透的衣服上放上圆木板, 用夹子紧紧夹住。

把衣服放在染液和温水里, 细细地揉搓, 直到染液均匀地渗透布料。

当圆木板被取下来的时候, 没被染料浸染的部分, 就变成了白色圆圈。 清水冲洗、晾晒风干, 一件紫色的“甚平”, 就在晾衣架上飘扬啦。

有时候, 也会是水磨石地砖, 通花铁闸的花纹。

有时候, 则会将就菜头菜尾, 蘸上染料直接往布上一压, 一朵鲜花便在Eric的手中绽放。

虽然有时候染一件衣服, 要花上整整一天的时间, 但看到垃圾堆里带回来的废物, 能让衣物呈现出这么美丽的颜色, Eric感觉到了从未有的幸福。

7年里, Eric坚持研究着厨余染料, 还将染料带到了德国、英国、日本, 台湾、新加坡、意大利…… 当然还有重视环保的大陆。

“当你走在菜市场,让大叔大婶看见厨余真的可以作为染料,染出美丽的衣服来,当一个个身边人说,‘你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这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Eric说,希望透过染之工艺,把食物的故事、染艺的乐趣带给每一个与之有缘的人。

最重要的是物尽其用, 让看似是垃圾的厨余, 也能拥有美丽的灵魂。

垃圾变宝贝, 剩菜变染料, Eric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食物设计师。

他称自己的工作室为: 染乐工坊Dyelicious, 而工作室干的, 就是把人们想要丢弃的食材, 变成纯天然的色彩, 废物利用,变成艺术品。

最近, Eric和90后的小伙伴儿们, 推出了“歪果计划”。 他们要为长着两条腿的小萝卜正名,卖相丑陋得畸形蔬果, 并不是转基因食品, 他们有着和标准版萝卜, 相同的营养价值。 不仅可以吃, 还可以作为染料, 找到自己的价值。

想别人不敢想, 做别人不敢做。 垃圾和宝贝, 区别在它们的位置, 更在于我们有没有用心。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90后男孩把6吨剩菜变成旗袍,轰动了整个香港

极致匠心,垃圾也能变宝贝。可以“穿”的剩菜 “你堂堂一个大学生,竟然喜欢捡垃圾?” 26岁的Eric蹲在垃圾桶旁边,仔细地翻找着快要腐烂的蔬菜瓜果。身后传来收摊的大爷,有些痛惜的责问。(来源:匠心之城)

Eric转过头笑了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质疑了。 毕业于香港公开大学环境学理系的他, 放着香港高新稳定的公务员不当, 非要“沦落”到菜市场, 翻捡着世人眼里的垃圾。

品相不好的紫椰菜, 有些腐烂的白菜叶, 脏兮兮的洋葱皮……

这些又臭又烂的蔬菜瓜果, 在我们看来唯恐避之不及, 可在Eric的工作室里, 全都变成了宝贝!

茄子的紫,菠菜的绿, 胡萝卜的桔红…… 五颜六色的蔬菜瓜果, 在Eric的设计下, 竟然变成了彩色的天然染料。

紫薯染出的紫

红菜头浸出的红

橙皮和西柚皮混搭出的粉橙色。 然后用这些颜料染布, 最终变成独特美丽的衣服。

如此大胆, 如此异想天开的做法, 简直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7年来,Eric和他的伙伴们 总共把6吨厨房垃圾, 变身成美丽的天然染料, 轰动了整个香港。

放弃公务员不做, 非要和烂菜叶打交道, Eric说自己不为挣钱。 粮食的大量浪费, 才是他决定投身于此的原因。

据有关数据显示,中国有2/3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1/4的城市已经没有了合适的场所堆放垃圾。 在这其中,食物占了很大的比例。 在香港,每年有超过3600吨食物被丢弃,而到2018年,香港的三个垃圾堆填区将相继爆满。

想一想那3600吨食物垃圾, 真的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吗? 难道这些废品, 只有这个宿命?

2010年的某一天, Eric参加一个回收婚宴剩余食物的活动, 跟着小伙伴儿们回收食物, 他突然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过, 厨房垃圾能变成染料, 立马来了灵感。 “假如我把厨余变成染料, 不仅避免了浪费和环境污染, 还能让它们物尽其用, 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于是,Eric和小伙伴儿只要一有空,就跑到菜市场去蹲点。为的是捡一堆烂菜叶子,一堆卖不出去快要腐烂的水果。 有时候看见垃圾堆里有被人扔掉的瓜果皮屑,Eric和小伙伴儿总是不顾腐臭,用钳子从垃圾箱里把瓜果翻出来。

烂菜叶子能当染料?对于很多人来讲,这简直是开玩笑。 菜市场的大叔大婶都认识Eric,他们问Eric:“都是念大学的人了,还相信烂菜叶子能当染料,这谁告诉你们的,你们怕是是疯了哦。”

想法很美好, 现实很骨感。 虽然Eric面对质疑十分坚持, 但也着实碰了不少壁。 将这些从垃圾堆扫荡来的厨余, 好好清洗消毒之后, 该怎样变成能染料, 绝不是把他们碾碎榨汁这么简单。 在Eric所能接触的环境里, 从没有人做过厨余变染料的研究。 一切对于他都是空白的。

 加点醋和盐, 倒点水和酒, 开起温火锅里煮一煮, Eric没有太多参考的资料, 只能自个儿捣鼓。

“失败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因为香港关于厨余染的资讯特别少, 外国的相关资料也不能尽信。”

这些食物之所以能变成染料,就是因为它们含有天然的色素。可是如何将天然色素提炼出来,却是一个难题。 有时候,气候和食物的微小区别,制作的时间把握不当,制作程序的一点点遗漏,都会导致失败。 轻则串色,重则发臭,这都是常常会遇见的事情。

但千余次的失败, 并不能阻止Eric的脚步, 在反反复复的实验中, Eric终于琢磨出了方法。

比如想要蓝色, 先把紫椰菜切碎晒干, 加入葡萄糖,用搅拌机打碎。 真空保存180天, 等“厌氧发酵”让紫椰菜变成糊状, 使用时兑上水, 就变成了蓝色染料。

想要黄色, Eric从法国料理中获得了灵感。 法国有一道菜叫洋葱汤, 洋葱汤会呈现暗黄。 Eric便在洋葱主料之外, 加入咖喱、姜皮、金盏花, 这些颜色较为明亮的食材。

而每一样东西, 都是从“垃圾”里淘来的。 姜皮、金盏花、洋葱皮来自垃圾堆, 咖喱则是茶餐厅用剩的。Eric坚持原料一定要是垃圾。 他说,曾经发现一些坊间,声称自己用厨余来染布,可他们使用的却是新鲜的食材。 “这样怎样能叫做厨余,怎么能叫做废物利用呢?这样本末倒置的做法,是令我最生气的。”

反反复复,不改初心, 坚持垃圾变染料的Eric, 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才把各种各样的颜色调制出来。 实现了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 而为了染出好的作品。 Eric专门飞到日本奈良的染布坊学习。

比如这一日, Eric学习用“板染法”, 用紫薯片染制日本服饰“甚平”。 在浸透的衣服上放上圆木板, 用夹子紧紧夹住。

把衣服放在染液和温水里, 细细地揉搓, 直到染液均匀地渗透布料。

当圆木板被取下来的时候, 没被染料浸染的部分, 就变成了白色圆圈。 清水冲洗、晾晒风干, 一件紫色的“甚平”, 就在晾衣架上飘扬啦。

有时候, 也会是水磨石地砖, 通花铁闸的花纹。

有时候, 则会将就菜头菜尾, 蘸上染料直接往布上一压, 一朵鲜花便在Eric的手中绽放。

虽然有时候染一件衣服, 要花上整整一天的时间, 但看到垃圾堆里带回来的废物, 能让衣物呈现出这么美丽的颜色, Eric感觉到了从未有的幸福。

7年里, Eric坚持研究着厨余染料, 还将染料带到了德国、英国、日本, 台湾、新加坡、意大利…… 当然还有重视环保的大陆。

“当你走在菜市场,让大叔大婶看见厨余真的可以作为染料,染出美丽的衣服来,当一个个身边人说,‘你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这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Eric说,希望透过染之工艺,把食物的故事、染艺的乐趣带给每一个与之有缘的人。

最重要的是物尽其用, 让看似是垃圾的厨余, 也能拥有美丽的灵魂。

垃圾变宝贝, 剩菜变染料, Eric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食物设计师。

他称自己的工作室为: 染乐工坊Dyelicious, 而工作室干的, 就是把人们想要丢弃的食材, 变成纯天然的色彩, 废物利用,变成艺术品。

最近, Eric和90后的小伙伴儿们, 推出了“歪果计划”。 他们要为长着两条腿的小萝卜正名,卖相丑陋得畸形蔬果, 并不是转基因食品, 他们有着和标准版萝卜, 相同的营养价值。 不仅可以吃, 还可以作为染料, 找到自己的价值。

想别人不敢想, 做别人不敢做。 垃圾和宝贝, 区别在它们的位置, 更在于我们有没有用心。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