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书画大家 全是资深吃货!

一个普通的号2017-11-15 08:00:12
1/12

怀素,为了酒肉,不做僧人。怀素年少出家, 后来却被寺庙赶走了。 都是因为掩盖不了吃货的本质啊!

《食鱼帖》 释文: 老僧在长沙食鱼,及来长安城中, 多食肉,又为常流所笑,深为不便。 要喝酒,要吃肉,还不知收敛, 还特意写下流传千古的《食鱼帖》, 抱怨吃鱼惹人非议,不方便。

杨凝式, 疯了也还是要吃的。杨凝式装疯半辈子, 却没有掩饰对食物的喜爱, 午睡起来,饥肠辘辘, 赶紧用韭花做菜,三两下就吃光了。

《韭花帖》 释文: 昼寝乍兴,輖饥正甚,忽蒙简翰,猥赐盘飧, 当一叶报秋之初。 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实谓珍羞, 充腹之馀,铭肌载切,谨修状陈谢,伏惟鉴察。 谨状,七月十一日。状 真是人间美味啊,于是提笔 给送韭花的友人写了这个著名的感谢帖, 真是容易满足的吃货。

苏轼, 牢饭也是挺好吃的。东坡肉、东坡豆腐、东坡糁…… 凭借这些自创美食, 苏东坡一举成为中国史上第一号大吃货。 苏轼复官后,曾跟黄庭坚乱侃: “我在牢里时, 每天吃的是三白饭,照样很香甜, 世间美味不过如此!”

苏东坡 《次韵秦太虚诗》行书,诗一首 黄庭坚好奇问什么叫三白饭? 苏轼答道: “一撮盐,一碟生萝卜,一碗米饭, 这就是‘三白’。” 哪怕是吃牢饭,苏轼也扒在牢门上满心期待, 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吃货精神!

黄庭坚, 送点好吃的就是最大的诚意。黄庭坚也是个大吃货, “三白饭”的事,苏轼说过就忘了, 可他却记在心里。 一日,黄庭坚请苏轼来吃皛(jiǎo)饭, 吃货苏轼欣然应约,以为皛饭是稀珍之物, 到了才发现就是盐、萝卜、米饭, 被黄庭坚戏弄了。 也就吃货,才会这样开玩笑吧!

黄庭坚《糟姜帖》 释文: 庭坚顿首,承惠糟姜银杏,极感远意, 雍酥二斤,青州枣一蔀, 漫将怀向之勤,轻渎不罪, 庭坚顿首。 收到好友送的糟姜、银杏, 黄庭坚大喜,写了个小帖子, 笔法飞舞,说: 你送的我爱吃,那我也送些好吃的给你吧! 雍酥二斤、青州枣一篓,你尝尝 看着他的《糟姜帖》,都忍不住咽口水。

吴昌硕, 用生命在吃。吴昌硕非常爱吃, 晚年时,如果有人请吃酒席, 必到,到了就大吃不已, 回家就胃痛, 他声称耳聋,来客说话,一概不答, 但家人低声说到他贪吃,他却一定要声辩。

吴昌硕篆书四条屏 84岁时,有人送他十包家乡的麻酥糖, 子女们担心甜食对他身体不好, 只给一包,剩余的藏起来。 不料被他看到,半夜偷偷多吃二包, 梗在胃中,无法消化,一病不起。 为了吃,吴昌硕也是拼了!

溥心畲, 吃蟹30个还不饱。与张大千并称“南张北溥”的溥心畲, 热爱吃蟹。 溥心畲的画干干净净、充满文人的清简之气, 但据《安持人物琐忆》作者陈巨来回忆, 溥心畲食量之大令人惊讶, 吃蟹30个还不饱, 吃完油条之后不洗手, 马上画画,往往油渍满纸。

溥心畲《双蟹图》 于是,陈巨来每次求画求书之前, 都以脸盆、肥皂、手巾奉之, 求溥心畲先洗手。 溥心畲以为这是对他恭敬, 每次都下作拱手以谢, 说“不客气,不客气”, 但其实陈巨来是怕他手上的油弄脏宣纸。

齐白石, 心心念念爱白菜。翻开齐白石的美食私家史, 密密麻麻都是两个字“白菜”。 当年齐白石老先生有一幅写意的大白菜图, 画面上点缀着鲜红的辣椒, 题句“牡丹为花中之王,荔枝为果之先, 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何也?” 于是“菜中之王”的美称不胫而走。

客人带了卤肉来, 卤肉外面包着大白菜的叶子。 齐先生仔细把白菜叶子抖干净, 不舍得扔。 吩咐家里人把这片菜叶子切切, 用盐“码”上,大不了加点秋油, 中午就粥吃。

刘海粟, 每天能吃10个茶叶蛋。画家们普遍性情随意, 在饮食上很少给自己规定清规戒律。 比如刘海粟对饮食从不忌口, 除了蔬菜外,对糟猪脚爪、 走油蹄膀和茶叶蛋也情有独钟。 当年他十上黄山, 每天共计要吃上10只茶叶蛋。

刘海粟花鸟 刘海粟说: “人家能吃,我也能吃,并无什么戒忌。” 对于烧猪肉、凤尾、生鱼、 生虾甚至生牛肉都极为喜爱,全无禁忌。 有人把刘海粟的“吃经”归纳为十六个字: 宽宏达观,宠辱不惊; 美食当前,照吃可也。

林风眠, 一碗阳春面的素朴与孤独。香港著名的素菜馆“上海功德林”, 酱油拌面赫赫有名。 很少有人知道, 功德林家的酱油是特制的, 其独家秘方, 来自功德林老板柳和清的至交好友 画家林风眠。 柳和清回忆, 林风眠擅做家乡拿手菜:菜干烧肉, 浓郁的味道 源自他亲手加工制作的独家酱油: 将买回的酱油加上白糖、生姜,煮沸后冷却。 柳和清记住了这个味道, 到香港开功德林时, 也用这样的酱油进行调味。

林风眠画鸟 而对于林风眠来说, 吃饭似乎只是为了果腹。 他在吃上并不讲究, 午餐常在家对面的米店买五分钱的面条煮煮, 晚餐就是稀饭充饥。 他告诉柳和清, 自己“每个月都会煮一两次菜干烧肉, 一天吃不完就隔天再吃,后天再吃, 一直吃到菜干发黑为止。”

林风眠仕女 苦行僧一般的林风眠却也不乏生活情调。 柳和清回忆,林风眠喜欢煮咖啡, 在咖啡中加上少许白兰地, 浓郁的咖啡香因此 传递出别样的异国风味。

林风眠荷塘 林风眠还有一套与众不同的吃西瓜方法: 先在西瓜中挖一个洞,再倒入少许白兰地, 吃起来就会特外清爽甜美。 林风眠说,这些都是从法国读书时学来的, 还戏称“西瓜性凉、洋酒性热, 中和一下,很符合中医养生的原理”。 晚年的林风眠在香港深居简出, 每次到“功德林”,只是点一碗素面。

黄永玉, 自传小说里谈美食。少小离家、四方奔走, 漂泊动荡、坎坷起伏,沧桑阅历, 塑造了黄永玉独特的幽默和深情。 他热爱生活、热爱美食, 在长篇自传体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 以多回合描述了“吃”的魅力。

黄永玉人物画 小屋三间,坐也由我,睡也由我,老婆一个,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比如下面这一段, “这一边疏疏落落几间临河吊脚楼, 门面上摆着三两张小饭桌, 桌上筷子筒、盐辣罐和另一张庄重的桌子上 陈列的辣子炒酸菜干、干辣子豆豉油烹小鱼干、 辣子炒酸萝卜丝、青辣子炒牛肉丝、 腌萝卜、腌辣子, 这些大盘子盛着的东西都盖着纱布, 跟两口青花瓷酒坛,路过的人都要瞥上两眼。”

今时今日, 当我们在这些民国画家的作品前驻足观望时, 不免会想起隐没在画布背后, 那些有血有肉的面孔和自由烂漫的性情。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食欲又何尝不是驱动人类前进的原动力?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这些书画大家 全是资深吃货!

怀素,为了酒肉,不做僧人。怀素年少出家, 后来却被寺庙赶走了。 都是因为掩盖不了吃货的本质啊!

《食鱼帖》 释文: 老僧在长沙食鱼,及来长安城中, 多食肉,又为常流所笑,深为不便。 要喝酒,要吃肉,还不知收敛, 还特意写下流传千古的《食鱼帖》, 抱怨吃鱼惹人非议,不方便。

杨凝式, 疯了也还是要吃的。杨凝式装疯半辈子, 却没有掩饰对食物的喜爱, 午睡起来,饥肠辘辘, 赶紧用韭花做菜,三两下就吃光了。

《韭花帖》 释文: 昼寝乍兴,輖饥正甚,忽蒙简翰,猥赐盘飧, 当一叶报秋之初。 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实谓珍羞, 充腹之馀,铭肌载切,谨修状陈谢,伏惟鉴察。 谨状,七月十一日。状 真是人间美味啊,于是提笔 给送韭花的友人写了这个著名的感谢帖, 真是容易满足的吃货。

苏轼, 牢饭也是挺好吃的。东坡肉、东坡豆腐、东坡糁…… 凭借这些自创美食, 苏东坡一举成为中国史上第一号大吃货。 苏轼复官后,曾跟黄庭坚乱侃: “我在牢里时, 每天吃的是三白饭,照样很香甜, 世间美味不过如此!”

苏东坡 《次韵秦太虚诗》行书,诗一首 黄庭坚好奇问什么叫三白饭? 苏轼答道: “一撮盐,一碟生萝卜,一碗米饭, 这就是‘三白’。” 哪怕是吃牢饭,苏轼也扒在牢门上满心期待, 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吃货精神!

黄庭坚, 送点好吃的就是最大的诚意。黄庭坚也是个大吃货, “三白饭”的事,苏轼说过就忘了, 可他却记在心里。 一日,黄庭坚请苏轼来吃皛(jiǎo)饭, 吃货苏轼欣然应约,以为皛饭是稀珍之物, 到了才发现就是盐、萝卜、米饭, 被黄庭坚戏弄了。 也就吃货,才会这样开玩笑吧!

黄庭坚《糟姜帖》 释文: 庭坚顿首,承惠糟姜银杏,极感远意, 雍酥二斤,青州枣一蔀, 漫将怀向之勤,轻渎不罪, 庭坚顿首。 收到好友送的糟姜、银杏, 黄庭坚大喜,写了个小帖子, 笔法飞舞,说: 你送的我爱吃,那我也送些好吃的给你吧! 雍酥二斤、青州枣一篓,你尝尝 看着他的《糟姜帖》,都忍不住咽口水。

吴昌硕, 用生命在吃。吴昌硕非常爱吃, 晚年时,如果有人请吃酒席, 必到,到了就大吃不已, 回家就胃痛, 他声称耳聋,来客说话,一概不答, 但家人低声说到他贪吃,他却一定要声辩。

吴昌硕篆书四条屏 84岁时,有人送他十包家乡的麻酥糖, 子女们担心甜食对他身体不好, 只给一包,剩余的藏起来。 不料被他看到,半夜偷偷多吃二包, 梗在胃中,无法消化,一病不起。 为了吃,吴昌硕也是拼了!

溥心畲, 吃蟹30个还不饱。与张大千并称“南张北溥”的溥心畲, 热爱吃蟹。 溥心畲的画干干净净、充满文人的清简之气, 但据《安持人物琐忆》作者陈巨来回忆, 溥心畲食量之大令人惊讶, 吃蟹30个还不饱, 吃完油条之后不洗手, 马上画画,往往油渍满纸。

溥心畲《双蟹图》 于是,陈巨来每次求画求书之前, 都以脸盆、肥皂、手巾奉之, 求溥心畲先洗手。 溥心畲以为这是对他恭敬, 每次都下作拱手以谢, 说“不客气,不客气”, 但其实陈巨来是怕他手上的油弄脏宣纸。

齐白石, 心心念念爱白菜。翻开齐白石的美食私家史, 密密麻麻都是两个字“白菜”。 当年齐白石老先生有一幅写意的大白菜图, 画面上点缀着鲜红的辣椒, 题句“牡丹为花中之王,荔枝为果之先, 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何也?” 于是“菜中之王”的美称不胫而走。

客人带了卤肉来, 卤肉外面包着大白菜的叶子。 齐先生仔细把白菜叶子抖干净, 不舍得扔。 吩咐家里人把这片菜叶子切切, 用盐“码”上,大不了加点秋油, 中午就粥吃。

刘海粟, 每天能吃10个茶叶蛋。画家们普遍性情随意, 在饮食上很少给自己规定清规戒律。 比如刘海粟对饮食从不忌口, 除了蔬菜外,对糟猪脚爪、 走油蹄膀和茶叶蛋也情有独钟。 当年他十上黄山, 每天共计要吃上10只茶叶蛋。

刘海粟花鸟 刘海粟说: “人家能吃,我也能吃,并无什么戒忌。” 对于烧猪肉、凤尾、生鱼、 生虾甚至生牛肉都极为喜爱,全无禁忌。 有人把刘海粟的“吃经”归纳为十六个字: 宽宏达观,宠辱不惊; 美食当前,照吃可也。

林风眠, 一碗阳春面的素朴与孤独。香港著名的素菜馆“上海功德林”, 酱油拌面赫赫有名。 很少有人知道, 功德林家的酱油是特制的, 其独家秘方, 来自功德林老板柳和清的至交好友 画家林风眠。 柳和清回忆, 林风眠擅做家乡拿手菜:菜干烧肉, 浓郁的味道 源自他亲手加工制作的独家酱油: 将买回的酱油加上白糖、生姜,煮沸后冷却。 柳和清记住了这个味道, 到香港开功德林时, 也用这样的酱油进行调味。

林风眠画鸟 而对于林风眠来说, 吃饭似乎只是为了果腹。 他在吃上并不讲究, 午餐常在家对面的米店买五分钱的面条煮煮, 晚餐就是稀饭充饥。 他告诉柳和清, 自己“每个月都会煮一两次菜干烧肉, 一天吃不完就隔天再吃,后天再吃, 一直吃到菜干发黑为止。”

林风眠仕女 苦行僧一般的林风眠却也不乏生活情调。 柳和清回忆,林风眠喜欢煮咖啡, 在咖啡中加上少许白兰地, 浓郁的咖啡香因此 传递出别样的异国风味。

林风眠荷塘 林风眠还有一套与众不同的吃西瓜方法: 先在西瓜中挖一个洞,再倒入少许白兰地, 吃起来就会特外清爽甜美。 林风眠说,这些都是从法国读书时学来的, 还戏称“西瓜性凉、洋酒性热, 中和一下,很符合中医养生的原理”。 晚年的林风眠在香港深居简出, 每次到“功德林”,只是点一碗素面。

黄永玉, 自传小说里谈美食。少小离家、四方奔走, 漂泊动荡、坎坷起伏,沧桑阅历, 塑造了黄永玉独特的幽默和深情。 他热爱生活、热爱美食, 在长篇自传体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 以多回合描述了“吃”的魅力。

黄永玉人物画 小屋三间,坐也由我,睡也由我,老婆一个,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比如下面这一段, “这一边疏疏落落几间临河吊脚楼, 门面上摆着三两张小饭桌, 桌上筷子筒、盐辣罐和另一张庄重的桌子上 陈列的辣子炒酸菜干、干辣子豆豉油烹小鱼干、 辣子炒酸萝卜丝、青辣子炒牛肉丝、 腌萝卜、腌辣子, 这些大盘子盛着的东西都盖着纱布, 跟两口青花瓷酒坛,路过的人都要瞥上两眼。”

今时今日, 当我们在这些民国画家的作品前驻足观望时, 不免会想起隐没在画布背后, 那些有血有肉的面孔和自由烂漫的性情。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食欲又何尝不是驱动人类前进的原动力?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