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刊:一列有故事的“慢性子”快车

一个普通的号2017-11-15 15:33:37
1/12

近日热映的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始于英国“侦探女王”阿加莎的笔下,昔日老版本也被影迷奉为经典。然而现实生活中曾确有这样一辆列车从巴黎驶出,它带着王亲贵族达官贵人甚至是间谍罪犯横穿亚欧大陆,它的车厢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历史变迁。有作家和作曲家以它为素材,创作了6部电影,19本小说,和一首歌曲。

1883年10月4日,一辆名为Express d’Orient(法语,东方快车)的火车从巴黎出发,经过了3天9小时40分钟之后,顺利抵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这是世界上首班横跨大洲的火车,穿越了远比现在更为分裂的欧洲和亚洲。图为1977年5月19日,东方快车上的侍者为乘客送上香槟。

火车爱好者乔治·纳吉麦克是这场旅行的幕后推手,他周旋在各国的国王、行政官员和官僚机构之间,得以让乘客不受任何干扰地穿越七个不同的国度。他还培训了一大群以上流社会为对象的乘务人员,将平民车厢里乘务员形象进行180度扭转。图为1985年6月18日,德国西部纽伦堡,一名音乐家坐在东方快车酒吧内演奏钢琴。

与此同时,乔治·纳吉麦克一改往日普通车厢中座位密密麻麻的情况,将有限的空间改装成小巧精致的会客室、洗手间、化妆间甚至图书室、设立双人床以及家庭套间。 每对情侣都可以拥有一个单独的车厢,坐在咯噔咯噔的车厢里尽享其中的浪漫。当然,浪漫的代价就是要支付昂贵的单程车票。图为东方快车上的餐厅。

东方快车行驶的94年间,两次世界大战虽然都曾影响了它的行驶路线,但战后它依然飞驰在轨道上。1918年德国战败,法德经协商后决定在“结合两国技术特色”的东方快车上签署停战协议,编号为2419的豪华车厢被临时改装成法方代表福煦将军的办公室,并因此成为历史的见证。图为英国伦敦的东方快车主题餐厅,还原当时奢华的场景。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没有摧毁东方快车的光环,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东方快车没有逃脱被“毁容”的命运。昔日豪华列车变成了铁皮箱甚至防弹墙,洁白的床单变成战地医院的抢手货,手编挂毯和刺绣窗帘变成军毯和包扎纱布。图为东方快车其中一节车厢被日本商人买走,并作为酒店营业。

20世纪60年代,火车车厢分级制普及,所有列车都挂上了头等厢和二等厢,东方快车最豪华的几个部分也被拆散挂靠在其它线路上。 1977年5月20日,东方快车停运,停留在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图为1977年5月20日,东方列车从法国巴黎里昂车站出发。

1982年,东方快车再度行驶于伦敦与威尼斯之间,这趟复活的东方快车属于威尼斯—辛普伦东方快车的老板詹姆斯·舍伍德。1977年秋天,舍伍德在一场拍卖会上拍得了两节东方快车车厢,从此开始了他野心勃勃的“复活”计划。事实上这两节车厢也是大有来历,1974年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就是在这两节车厢里拍摄的。图为舍伍德和他“复活”的东方列车。

舍伍德在世界各地、轮船码头上、仓库的角落不断寻觅退役的旧车厢。经过谨慎地进行修复工作,他恢复了东方快车原来漂亮的外观;与八个不同的国家进行商谈,讨论穿越各国的事宜;重生的东方快车有12节卧铺车厢,2节工作人员车厢,3节餐车以及1节酒吧车厢,被誉为长达1.5公里的“移动古董”。

在舍伍德为了情怀四处奔波的时候,高速列车和飞机悄然插足历史长河,3个日夜的颠簸与3、4小时的空中旅程相比太过漫长。2005年,法国铁路总公司签署环境改善备忘录,所有厢卡式燃煤列车都因碳排放不达标准,必须退出历史舞台,拥有传奇故事的东方快车也不例外。

2009年12月12日,法国斯特拉斯堡车站人流如织,由5节红底灰色车厢组成的老式列车即将出发,旅客们的车票上显示着班车的名字——卧车469号,这趟是东方快车史上的最后一班,20:37过后,百年东方快车将正式画上句号。图为英国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孙子在参观东方快车餐车的模型。

东方快车对于很多欧洲人来说,不仅仅是一趟奔跑于7国之间的老古董,搭乘它更多的是享受往日奢华的慢节奏生活,追忆一种在当下显得尤为珍贵的复古情怀。对于那些选择搭乘东方列车的乘客而言,旅途最重要的是打扮漂亮享受路上的时光。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图刊:一列有故事的“慢性子”快车

近日热映的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始于英国“侦探女王”阿加莎的笔下,昔日老版本也被影迷奉为经典。然而现实生活中曾确有这样一辆列车从巴黎驶出,它带着王亲贵族达官贵人甚至是间谍罪犯横穿亚欧大陆,它的车厢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历史变迁。有作家和作曲家以它为素材,创作了6部电影,19本小说,和一首歌曲。

1883年10月4日,一辆名为Express d’Orient(法语,东方快车)的火车从巴黎出发,经过了3天9小时40分钟之后,顺利抵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这是世界上首班横跨大洲的火车,穿越了远比现在更为分裂的欧洲和亚洲。图为1977年5月19日,东方快车上的侍者为乘客送上香槟。

火车爱好者乔治·纳吉麦克是这场旅行的幕后推手,他周旋在各国的国王、行政官员和官僚机构之间,得以让乘客不受任何干扰地穿越七个不同的国度。他还培训了一大群以上流社会为对象的乘务人员,将平民车厢里乘务员形象进行180度扭转。图为1985年6月18日,德国西部纽伦堡,一名音乐家坐在东方快车酒吧内演奏钢琴。

与此同时,乔治·纳吉麦克一改往日普通车厢中座位密密麻麻的情况,将有限的空间改装成小巧精致的会客室、洗手间、化妆间甚至图书室、设立双人床以及家庭套间。 每对情侣都可以拥有一个单独的车厢,坐在咯噔咯噔的车厢里尽享其中的浪漫。当然,浪漫的代价就是要支付昂贵的单程车票。图为东方快车上的餐厅。

东方快车行驶的94年间,两次世界大战虽然都曾影响了它的行驶路线,但战后它依然飞驰在轨道上。1918年德国战败,法德经协商后决定在“结合两国技术特色”的东方快车上签署停战协议,编号为2419的豪华车厢被临时改装成法方代表福煦将军的办公室,并因此成为历史的见证。图为英国伦敦的东方快车主题餐厅,还原当时奢华的场景。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没有摧毁东方快车的光环,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东方快车没有逃脱被“毁容”的命运。昔日豪华列车变成了铁皮箱甚至防弹墙,洁白的床单变成战地医院的抢手货,手编挂毯和刺绣窗帘变成军毯和包扎纱布。图为东方快车其中一节车厢被日本商人买走,并作为酒店营业。

20世纪60年代,火车车厢分级制普及,所有列车都挂上了头等厢和二等厢,东方快车最豪华的几个部分也被拆散挂靠在其它线路上。 1977年5月20日,东方快车停运,停留在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图为1977年5月20日,东方列车从法国巴黎里昂车站出发。

1982年,东方快车再度行驶于伦敦与威尼斯之间,这趟复活的东方快车属于威尼斯—辛普伦东方快车的老板詹姆斯·舍伍德。1977年秋天,舍伍德在一场拍卖会上拍得了两节东方快车车厢,从此开始了他野心勃勃的“复活”计划。事实上这两节车厢也是大有来历,1974年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就是在这两节车厢里拍摄的。图为舍伍德和他“复活”的东方列车。

舍伍德在世界各地、轮船码头上、仓库的角落不断寻觅退役的旧车厢。经过谨慎地进行修复工作,他恢复了东方快车原来漂亮的外观;与八个不同的国家进行商谈,讨论穿越各国的事宜;重生的东方快车有12节卧铺车厢,2节工作人员车厢,3节餐车以及1节酒吧车厢,被誉为长达1.5公里的“移动古董”。

在舍伍德为了情怀四处奔波的时候,高速列车和飞机悄然插足历史长河,3个日夜的颠簸与3、4小时的空中旅程相比太过漫长。2005年,法国铁路总公司签署环境改善备忘录,所有厢卡式燃煤列车都因碳排放不达标准,必须退出历史舞台,拥有传奇故事的东方快车也不例外。

2009年12月12日,法国斯特拉斯堡车站人流如织,由5节红底灰色车厢组成的老式列车即将出发,旅客们的车票上显示着班车的名字——卧车469号,这趟是东方快车史上的最后一班,20:37过后,百年东方快车将正式画上句号。图为英国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孙子在参观东方快车餐车的模型。

东方快车对于很多欧洲人来说,不仅仅是一趟奔跑于7国之间的老古董,搭乘它更多的是享受往日奢华的慢节奏生活,追忆一种在当下显得尤为珍贵的复古情怀。对于那些选择搭乘东方列车的乘客而言,旅途最重要的是打扮漂亮享受路上的时光。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