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终还这9.6万中国人公道:必须铭记的一战英雄

一个普通的号2017-11-15 16:15:51
1/12

英国人终于开始还这9.6万中国人一个公道。他们远赴重洋、出生入死、甚至客死他乡,对一战胜利作出重要贡献,但却被从历史上抹去了100年!!(来源:英国大家谈)

每年的11月,英国人都会在胸前配戴一朵红色罂粟花以缅怀一战阵亡将士。

但是,从未纪念过一支9.6万人的秘密队伍——中国劳工旅。

他们同样为了今日的和平、自由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他们远赴重洋,冒着生命危险,做着最疲累、最肮脏的活。

然而他们的存在却一直被隐藏、抹去,从未被人提及、赞扬。

英国建立了6万多座纪念碑,有的甚至是战马、军犬、鸽子的纪念碑,却没有一个是为纪念中国劳工旅而立。

今天,被遗忘百年之后,他们终于被为之牺牲的英国人记起。英国主流媒体Channel 4近日播出了关于中国劳工旅的纪录片——《被英国遗忘的军队(Britain’s Forgotten Army)》。

这是英国主流媒体首次制作纪录片回顾这段历史,肯定华工对一战胜利作出的重大贡献。纪录片在简介中也承认,这些华工的存在和“重要贡献被从历史中抹去了”。

英媒也纷纷致敬,《卫报》:被遗忘的中国劳工旅终于被记起。《每日快报》称这部纪录片改写掉历史的谎言。《电讯报》更是直言华工是一战中被遗忘的英雄,我们必须铭记他们。

纪录片全长48分钟,带我们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乱世:1916年10月,英法两国战事紧张,兵力严重不足,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处于半殖民地状态的中国。“招工局”在东北、广东等地开张,招募年轻力壮、身材高大的劳工。

“出国打工”一天一法郎的薪酬,给了这些年轻人极大的诱惑。这对他们来说,能比捕鱼和耕田赚多10倍。可是这些人大多数是文盲,他们只知道有钱赚,却看不懂合同内容,对战争一无所知。

在这种茫然的情况下,14万中国人自愿在“卖身契”上按下了手印,和英方签订了3年合同。备注:一战期间,英法两国先后招募中国劳工约14万人,其中9.6万人隶属英军中国劳工旅,约4万人归法军指挥,这些中国劳工主要来自山东省。

因为中文名字会让英国人困惑,他们被英法当局一一采集指纹,编了号。

编号刻在冰冷的铜片上做成手环戴在手腕上。只有用机器才能解开手环。从此以后,没有人会在乎他们姓甚名谁。

原本以为地球的另一端,是美梦开始的地方,可以赚很多钱,只要3年,3年后就可以衣锦还乡过好日子。

但他们谁都没能想到,这趟旅途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噩梦”。他们背井离乡,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代表着一个民族参加了这次世界大战,肩负了整个中国的命运。

1917年2月24日,一艘搭载着900多名华工的船只被德国舰艇击沉,543名华工丧生。同年8月14日,中国对德国宣战。

后来他们被英国政府用货船秘密搭载,改道太平洋,穿过加拿大时,还在密封火车里待了6天,耗时4个月才到达英国。

而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没能撑到大洋彼岸的欧洲。

货船不比豪华游轮,海上颠簸,生活条件极差,华工中有700名在船上因为生病死亡。

到达欧洲后,按照合同规定,他们需要每周工作7天,一天工作10小时。每年只有3天假期——中国农历新年、端午节和中秋节。

为了减轻英国士兵的负担,中国华工从挖战壕、修坦克、建公路、铺铁路到装卸货物,为前线补充物资,几乎什么东西都要做。

只有在庆祝三个节日时,他们才能卸下一身重担,放风筝,搭台唱戏。

他们需要克制思乡、思亲之情,在遥远的西方被当成牲口一样使用。他们原本不需要在离前线少于10英里的地方工作,但是德国炮轰了盟军,于是他们不断地往前线移,最近时离前线只有1英里。更让人吃惊的是,华工中有些人,真真正正地在前线浴血奋战过。

1917年法国皮卡第的一场战斗中,因为英方士兵全员负伤,那些本来职责只是修战壕的华工抄起手中的工具奋起反击,与德军展开了生死搏斗。当援军赶到时,他们大部分已经失去了生命......

经过漫长的时间,战争终于迎来的结束,各国军队欢呼游行。但这却不是这些华工的黎明。因为签订了3年合同,这些华工仍然不能回家。他们需要充当“清道夫”的角色,收拾战争的残局。

他们需要在尸横遍野、恶臭难闻的法国战场上清理炸弹残骸,冒着被炸死的风险收集死去士兵的尸骸到战争公墓埋葬。

尽管华工在战争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却没有获得任何荣誉、表彰。

中国劳工旅的存在甚至从一开始就不能被公开,他们只能是一支秘密团队。他们休息时只能呆在营地里,即使营地被德国人炮轰,他们也不能离开。

更过分的是,他们被从历史画作中直接抹去。在一副名叫Panthéon dela Guerre的巨画中,23个同盟国的军队簇拥着法国军队庆祝胜利,他们都身穿着各自国家的军服,扛着国旗。但是在这里面,却唯独没有中国人的身影。艺术历史家Mark Levitch坚信,在画作即将完成的1917年,因为美国参战,为了给美国军队腾出位置,画中的中国劳工就被抹去了痕迹。

纪录片提及一战死亡的中国劳工数目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战争墓地中被埋葬和纪念的中国人大约有2,000人。一些中国资料中的数字为20,000人。

但除了前线死亡的,还有的死于肆虐欧洲的西班牙流感,有的在清理弹骸时被炸死,有的死在路上,有的死于镇压暴动。因为年代久远难以统计,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事实到底是多少。

在路上殒命的中国劳工,在 Folkeston设立了墓碑。

还有841名,战后在法国北部Noyelles被立碑埋葬。

一战结束后,英国全国各地建立了6万多座纪念一战的纪念碑,其中包括纪念动物和德国人的纪念碑。

但却没有一座是纪念一战华工的,仿佛世界上从未出现过这么一群人。至今,许多华工在英国的墓地上只立有一块木牌,而且常常没写他们的名字,只标着一串数字——他们的工号。

中国劳工旅被英媒公开后,英国网友也是很激动。但是当铁路开通时,官方却在确保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的面孔出现在任何公共照片上。美国宪法里面不是有些东西提到了公平吗。”

为恢复历史原来的面目,英国华侨华人发起了一场名为“确保我们铭记计划”的全国性运动。他们要在英国为一战华工竖立一座纪念碑,还他们一个公道。这场立碑运动的发起人之一、英国首位华人市长、女王在大伦敦红桥区的副官陈德樑说,他们为“立碑运动”设立了官方网站,还制作了20多种语言的视频,在英国各地举行宣传和研讨活动。

种种努力终于开始得到回报,已得到英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一些积极表态和支持。目前,正在筹资修建的纪念碑将建在伦敦东部,设计成一座高9.6米、重29吨的汉白玉大理石华表。每一米代表1000名一战期间来到英国的中国劳工,基座四面刻有浮雕,分别是招募、运输、工作和回国四个场景。华表将面向中国山东省,因为这是华工登船离开故乡的地方。

明年是一战结束100周年,陈德樑先生表示,目标是在明年11月前使纪念碑落成,以使人们永记华工为一战胜利作出的贡献。他还说,修建纪念碑并不是哪几个人、哪几个企业的事情,而是全体华人华侨的事情,是每一个华人参与其中的心意。目前,“立碑运动”期待接受来自全体华人华侨的支持信,不在乎篇幅长短,哪怕寥寥几句,都是对这一运动的最有力支持。从今天起,这9.6万中国人将会被永远铭记,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英国。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英国终还这9.6万中国人公道:必须铭记的一战英雄

英国人终于开始还这9.6万中国人一个公道。他们远赴重洋、出生入死、甚至客死他乡,对一战胜利作出重要贡献,但却被从历史上抹去了100年!!(来源:英国大家谈)

每年的11月,英国人都会在胸前配戴一朵红色罂粟花以缅怀一战阵亡将士。

但是,从未纪念过一支9.6万人的秘密队伍——中国劳工旅。

他们同样为了今日的和平、自由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他们远赴重洋,冒着生命危险,做着最疲累、最肮脏的活。

然而他们的存在却一直被隐藏、抹去,从未被人提及、赞扬。

英国建立了6万多座纪念碑,有的甚至是战马、军犬、鸽子的纪念碑,却没有一个是为纪念中国劳工旅而立。

今天,被遗忘百年之后,他们终于被为之牺牲的英国人记起。英国主流媒体Channel 4近日播出了关于中国劳工旅的纪录片——《被英国遗忘的军队(Britain’s Forgotten Army)》。

这是英国主流媒体首次制作纪录片回顾这段历史,肯定华工对一战胜利作出的重大贡献。纪录片在简介中也承认,这些华工的存在和“重要贡献被从历史中抹去了”。

英媒也纷纷致敬,《卫报》:被遗忘的中国劳工旅终于被记起。《每日快报》称这部纪录片改写掉历史的谎言。《电讯报》更是直言华工是一战中被遗忘的英雄,我们必须铭记他们。

纪录片全长48分钟,带我们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乱世:1916年10月,英法两国战事紧张,兵力严重不足,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处于半殖民地状态的中国。“招工局”在东北、广东等地开张,招募年轻力壮、身材高大的劳工。

“出国打工”一天一法郎的薪酬,给了这些年轻人极大的诱惑。这对他们来说,能比捕鱼和耕田赚多10倍。可是这些人大多数是文盲,他们只知道有钱赚,却看不懂合同内容,对战争一无所知。

在这种茫然的情况下,14万中国人自愿在“卖身契”上按下了手印,和英方签订了3年合同。备注:一战期间,英法两国先后招募中国劳工约14万人,其中9.6万人隶属英军中国劳工旅,约4万人归法军指挥,这些中国劳工主要来自山东省。

因为中文名字会让英国人困惑,他们被英法当局一一采集指纹,编了号。

编号刻在冰冷的铜片上做成手环戴在手腕上。只有用机器才能解开手环。从此以后,没有人会在乎他们姓甚名谁。

原本以为地球的另一端,是美梦开始的地方,可以赚很多钱,只要3年,3年后就可以衣锦还乡过好日子。

但他们谁都没能想到,这趟旅途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噩梦”。他们背井离乡,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代表着一个民族参加了这次世界大战,肩负了整个中国的命运。

1917年2月24日,一艘搭载着900多名华工的船只被德国舰艇击沉,543名华工丧生。同年8月14日,中国对德国宣战。

后来他们被英国政府用货船秘密搭载,改道太平洋,穿过加拿大时,还在密封火车里待了6天,耗时4个月才到达英国。

而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没能撑到大洋彼岸的欧洲。

货船不比豪华游轮,海上颠簸,生活条件极差,华工中有700名在船上因为生病死亡。

到达欧洲后,按照合同规定,他们需要每周工作7天,一天工作10小时。每年只有3天假期——中国农历新年、端午节和中秋节。

为了减轻英国士兵的负担,中国华工从挖战壕、修坦克、建公路、铺铁路到装卸货物,为前线补充物资,几乎什么东西都要做。

只有在庆祝三个节日时,他们才能卸下一身重担,放风筝,搭台唱戏。

他们需要克制思乡、思亲之情,在遥远的西方被当成牲口一样使用。他们原本不需要在离前线少于10英里的地方工作,但是德国炮轰了盟军,于是他们不断地往前线移,最近时离前线只有1英里。更让人吃惊的是,华工中有些人,真真正正地在前线浴血奋战过。

1917年法国皮卡第的一场战斗中,因为英方士兵全员负伤,那些本来职责只是修战壕的华工抄起手中的工具奋起反击,与德军展开了生死搏斗。当援军赶到时,他们大部分已经失去了生命......

经过漫长的时间,战争终于迎来的结束,各国军队欢呼游行。但这却不是这些华工的黎明。因为签订了3年合同,这些华工仍然不能回家。他们需要充当“清道夫”的角色,收拾战争的残局。

他们需要在尸横遍野、恶臭难闻的法国战场上清理炸弹残骸,冒着被炸死的风险收集死去士兵的尸骸到战争公墓埋葬。

尽管华工在战争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却没有获得任何荣誉、表彰。

中国劳工旅的存在甚至从一开始就不能被公开,他们只能是一支秘密团队。他们休息时只能呆在营地里,即使营地被德国人炮轰,他们也不能离开。

更过分的是,他们被从历史画作中直接抹去。在一副名叫Panthéon dela Guerre的巨画中,23个同盟国的军队簇拥着法国军队庆祝胜利,他们都身穿着各自国家的军服,扛着国旗。但是在这里面,却唯独没有中国人的身影。艺术历史家Mark Levitch坚信,在画作即将完成的1917年,因为美国参战,为了给美国军队腾出位置,画中的中国劳工就被抹去了痕迹。

纪录片提及一战死亡的中国劳工数目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战争墓地中被埋葬和纪念的中国人大约有2,000人。一些中国资料中的数字为20,000人。

但除了前线死亡的,还有的死于肆虐欧洲的西班牙流感,有的在清理弹骸时被炸死,有的死在路上,有的死于镇压暴动。因为年代久远难以统计,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事实到底是多少。

在路上殒命的中国劳工,在 Folkeston设立了墓碑。

还有841名,战后在法国北部Noyelles被立碑埋葬。

一战结束后,英国全国各地建立了6万多座纪念一战的纪念碑,其中包括纪念动物和德国人的纪念碑。

但却没有一座是纪念一战华工的,仿佛世界上从未出现过这么一群人。至今,许多华工在英国的墓地上只立有一块木牌,而且常常没写他们的名字,只标着一串数字——他们的工号。

中国劳工旅被英媒公开后,英国网友也是很激动。但是当铁路开通时,官方却在确保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的面孔出现在任何公共照片上。美国宪法里面不是有些东西提到了公平吗。”

为恢复历史原来的面目,英国华侨华人发起了一场名为“确保我们铭记计划”的全国性运动。他们要在英国为一战华工竖立一座纪念碑,还他们一个公道。这场立碑运动的发起人之一、英国首位华人市长、女王在大伦敦红桥区的副官陈德樑说,他们为“立碑运动”设立了官方网站,还制作了20多种语言的视频,在英国各地举行宣传和研讨活动。

种种努力终于开始得到回报,已得到英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一些积极表态和支持。目前,正在筹资修建的纪念碑将建在伦敦东部,设计成一座高9.6米、重29吨的汉白玉大理石华表。每一米代表1000名一战期间来到英国的中国劳工,基座四面刻有浮雕,分别是招募、运输、工作和回国四个场景。华表将面向中国山东省,因为这是华工登船离开故乡的地方。

明年是一战结束100周年,陈德樑先生表示,目标是在明年11月前使纪念碑落成,以使人们永记华工为一战胜利作出的贡献。他还说,修建纪念碑并不是哪几个人、哪几个企业的事情,而是全体华人华侨的事情,是每一个华人参与其中的心意。目前,“立碑运动”期待接受来自全体华人华侨的支持信,不在乎篇幅长短,哪怕寥寥几句,都是对这一运动的最有力支持。从今天起,这9.6万中国人将会被永远铭记,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英国。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