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80%的假证,都来自这个湖南小城

一个普通的号2018-01-03 15:16:48
1/12

一张证难倒英雄汉,面对“证件壁垒”,很多人会选择花钱走捷径,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益——基于这种心理,庞大的造假市场得以“繁荣”。

假证广告俗称街头牛皮癣,普遍存在于电线杆、楼梯口、公交站牌和公厕大门。近年来也逐渐适应了信息化,转向了垃圾邮件、短信和电话。

显然,假证行业市场庞大,只要30块钱,你就能搞到一个大学学生证,钢印、红印一应俱全,多花钱甚至能充磁买学生价的火车票。

15年前,教育部官员通过对比人口普查数据发现,大专以上学历人数比国家实际培养的多出了50-60万人。这意味着15年前,全国就至少有超过50万人办了假文凭。 假文凭只是冰山一角,到底有多少人办过假证?制作假证的又是何方神圣?

双峰县,隶属于湖南娄底,因城内有双峰矗立而得名。这里曾经走出过清代名臣曾国藩、革命人士蔡和森、著名妇女领袖蔡畅等名人,享有“国藩故里,湘军摇篮,女杰之乡”之誉。

然而,让双峰闻名在外的并不是曾国藩,而是:假证。2004年,全国打击假证制售,青岛、乌鲁木齐、哈尔滨、深圳、合肥、石家庄......全国上下陆续破获造假团伙,这些家伙通常家族作案、组织严密、利润丰厚。 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90%以上的作案人员操有一口湖南口音——湖南娄底这个地名一次次浮现在公安眼前。

最终,双峰遭到了公安部的点名警告。 很快,“假证之乡”的名头便传遍了全国,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蜂拥而至。 在谷歌搜索“假证之乡”,有近四百万条中文结果,排名靠前的几乎全部指向这个湖南小城 。

传言是双峰人最早发现了假证的暴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双峰人就开启了“假证致富”之路。一个人挣了钱,一家人跟上,一家人挣了钱,一个村子都学着做......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出外制贩假证,是不少双峰人心目中最现实的致富捷径。 在双峰,即使是偏僻的小村,也能看到一排排的小洋房。当地人解释到,这些大多是靠着“造假”的不法收入所得。

不过这些房子通常只有老幼妇孺或是无人居住——整村年轻人出外做假证,在双峰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即使有人因为造假而判刑,在村里人看来也不可怕。拥有这些不动产,你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 传说,2004年,双峰县走马镇的7万人口中有2万人从事过“假证”行业(还有人说是5万),而在双峰县出外做假证的人中,50%有过被抓的经历。

尽管冒着违法风险,但当地人根本不以为意。理由有三:首先,假证不比杀人放火,惩罚力度不大;其次,都是在外地违法,对本地没影响;最后,假证的暴利和处罚比起来完全可以接受,很多人被抓了,放出来依旧继续干。

在2004年央视记者的暗访中,线人透露,多的时候,一个月都能赚到几十万。而那些负责在街头贴牛皮藓的家伙也能挣上两三万。“比打工好。”

最底层,负责接活的马仔接一张身份证,对外的价格至少是100元,老板给的价格只要10元;接一张大学毕业证,价格在150元以上,老板只收他15元。这样他们每天只要接上几单,轻松挣几百; 老板的收入则更加丰厚。

他们每天至少要做上百个假证,而成本一般只要几毛钱,一天几千块眼都不眨; 但老板还不是最挣钱的——他们的上线是从事半成品批发的人,他们直接用批发价从合作的印刷厂批量进货,垄断“货源”。据说有个人打算洗手不干,外面愿出五万元就买他的进货号码。

他们已在全国各大城市建立起了产、供、销一条龙的制证体系,并且用血缘和语言设置壁垒。他们只相信自己人,严格限制外人入行。而且各级之间几乎不见面、不互称姓名,各人以电话尾号为代号。

没人愿意种田了,政府只能从外地雇佣农民耕种;看到假证的暴利,孩子们产生了厌学情绪,不少人辍学跟着父母去捞钱;而挣钱后大手大脚的消费甚至大幅抬高了当地的房价、物价和出租车费用,原本五六百一平的地皮被炒到上千。 “那些做假证的已经赚了钱,他不在乎那几千块钱、几万块钱。”

不过,随着严打的深入,假证行业在04年之后迅速缩水,大批人开始转向电信诈骗行业。在这一“行业中”,他们显然属于后来者。 但部分聪明的双峰人想到了利用PS软件合成淫秽图片,用来敲诈。

“PS+敲诈”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共搜索到71份关于PS艳照敲诈勒索案的判决,犯罪分子的作案地点散布全国,这其中有38份判决由湖南法院作出,其中25份由双峰县法院作出。

在双峰县公安局的官网上,甚至长期开通着举报“利用PS合成淫秽图片敲诈勒索违法犯罪”行为的专栏。 犯罪分子会从网上搜索这些官员或是企业家们的个人信息,然后把他们照片合成到淫秽色情图片上,再把照片夹在勒索信里寄给对方,谎称已掌握对方的“把柄”,如果不打钱,就要公开或举报。

并且,犯罪分子采取的普遍是“广撒网”,他们会一次性寄出从几十封到上千封不等的敲诈信。在一起案件中,警方一次性搜出了553封。 他们单次索要敲诈的金额几万几十万不等,个别案例中甚至高达300万。一旦有人上钩,他们便会反复敲诈。 从2013年开始,在公安部的部署下,双峰县从上到下开展了打击整治“PS照片敲诈勒索”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截止2016年,已经落网180余人。

根据《新京报》的整理,2009年以来,双峰县已经5次被公安部点名批评。 凭心而论,虽然很多从事这行的人来自双峰,但把“假证之乡”的高帽子一戴,还是会让不少无辜的双峰市民哑巴吃黄连。并且经过一系列的打击行动,和双峰相关的“假证”、“诈骗”等案件呈现了下坡的趋势。 不过要想根除这种现象,还得问问那些花钱办假证的人:“你的懒惰和虚荣心,到底多少才够?”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全国80%的假证,都来自这个湖南小城

一张证难倒英雄汉,面对“证件壁垒”,很多人会选择花钱走捷径,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益——基于这种心理,庞大的造假市场得以“繁荣”。

假证广告俗称街头牛皮癣,普遍存在于电线杆、楼梯口、公交站牌和公厕大门。近年来也逐渐适应了信息化,转向了垃圾邮件、短信和电话。

显然,假证行业市场庞大,只要30块钱,你就能搞到一个大学学生证,钢印、红印一应俱全,多花钱甚至能充磁买学生价的火车票。

15年前,教育部官员通过对比人口普查数据发现,大专以上学历人数比国家实际培养的多出了50-60万人。这意味着15年前,全国就至少有超过50万人办了假文凭。 假文凭只是冰山一角,到底有多少人办过假证?制作假证的又是何方神圣?

双峰县,隶属于湖南娄底,因城内有双峰矗立而得名。这里曾经走出过清代名臣曾国藩、革命人士蔡和森、著名妇女领袖蔡畅等名人,享有“国藩故里,湘军摇篮,女杰之乡”之誉。

然而,让双峰闻名在外的并不是曾国藩,而是:假证。2004年,全国打击假证制售,青岛、乌鲁木齐、哈尔滨、深圳、合肥、石家庄......全国上下陆续破获造假团伙,这些家伙通常家族作案、组织严密、利润丰厚。 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90%以上的作案人员操有一口湖南口音——湖南娄底这个地名一次次浮现在公安眼前。

最终,双峰遭到了公安部的点名警告。 很快,“假证之乡”的名头便传遍了全国,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蜂拥而至。 在谷歌搜索“假证之乡”,有近四百万条中文结果,排名靠前的几乎全部指向这个湖南小城 。

传言是双峰人最早发现了假证的暴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双峰人就开启了“假证致富”之路。一个人挣了钱,一家人跟上,一家人挣了钱,一个村子都学着做......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出外制贩假证,是不少双峰人心目中最现实的致富捷径。 在双峰,即使是偏僻的小村,也能看到一排排的小洋房。当地人解释到,这些大多是靠着“造假”的不法收入所得。

不过这些房子通常只有老幼妇孺或是无人居住——整村年轻人出外做假证,在双峰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即使有人因为造假而判刑,在村里人看来也不可怕。拥有这些不动产,你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 传说,2004年,双峰县走马镇的7万人口中有2万人从事过“假证”行业(还有人说是5万),而在双峰县出外做假证的人中,50%有过被抓的经历。

尽管冒着违法风险,但当地人根本不以为意。理由有三:首先,假证不比杀人放火,惩罚力度不大;其次,都是在外地违法,对本地没影响;最后,假证的暴利和处罚比起来完全可以接受,很多人被抓了,放出来依旧继续干。

在2004年央视记者的暗访中,线人透露,多的时候,一个月都能赚到几十万。而那些负责在街头贴牛皮藓的家伙也能挣上两三万。“比打工好。”

最底层,负责接活的马仔接一张身份证,对外的价格至少是100元,老板给的价格只要10元;接一张大学毕业证,价格在150元以上,老板只收他15元。这样他们每天只要接上几单,轻松挣几百; 老板的收入则更加丰厚。

他们每天至少要做上百个假证,而成本一般只要几毛钱,一天几千块眼都不眨; 但老板还不是最挣钱的——他们的上线是从事半成品批发的人,他们直接用批发价从合作的印刷厂批量进货,垄断“货源”。据说有个人打算洗手不干,外面愿出五万元就买他的进货号码。

他们已在全国各大城市建立起了产、供、销一条龙的制证体系,并且用血缘和语言设置壁垒。他们只相信自己人,严格限制外人入行。而且各级之间几乎不见面、不互称姓名,各人以电话尾号为代号。

没人愿意种田了,政府只能从外地雇佣农民耕种;看到假证的暴利,孩子们产生了厌学情绪,不少人辍学跟着父母去捞钱;而挣钱后大手大脚的消费甚至大幅抬高了当地的房价、物价和出租车费用,原本五六百一平的地皮被炒到上千。 “那些做假证的已经赚了钱,他不在乎那几千块钱、几万块钱。”

不过,随着严打的深入,假证行业在04年之后迅速缩水,大批人开始转向电信诈骗行业。在这一“行业中”,他们显然属于后来者。 但部分聪明的双峰人想到了利用PS软件合成淫秽图片,用来敲诈。

“PS+敲诈”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共搜索到71份关于PS艳照敲诈勒索案的判决,犯罪分子的作案地点散布全国,这其中有38份判决由湖南法院作出,其中25份由双峰县法院作出。

在双峰县公安局的官网上,甚至长期开通着举报“利用PS合成淫秽图片敲诈勒索违法犯罪”行为的专栏。 犯罪分子会从网上搜索这些官员或是企业家们的个人信息,然后把他们照片合成到淫秽色情图片上,再把照片夹在勒索信里寄给对方,谎称已掌握对方的“把柄”,如果不打钱,就要公开或举报。

并且,犯罪分子采取的普遍是“广撒网”,他们会一次性寄出从几十封到上千封不等的敲诈信。在一起案件中,警方一次性搜出了553封。 他们单次索要敲诈的金额几万几十万不等,个别案例中甚至高达300万。一旦有人上钩,他们便会反复敲诈。 从2013年开始,在公安部的部署下,双峰县从上到下开展了打击整治“PS照片敲诈勒索”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截止2016年,已经落网180余人。

根据《新京报》的整理,2009年以来,双峰县已经5次被公安部点名批评。 凭心而论,虽然很多从事这行的人来自双峰,但把“假证之乡”的高帽子一戴,还是会让不少无辜的双峰市民哑巴吃黄连。并且经过一系列的打击行动,和双峰相关的“假证”、“诈骗”等案件呈现了下坡的趋势。 不过要想根除这种现象,还得问问那些花钱办假证的人:“你的懒惰和虚荣心,到底多少才够?”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