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这些“大国脊梁”走了

隐秘的大号2018-01-03 16:16:45
1/12

关注近来看到的多个年终盘点,总结2017年的刷屏热点事件。 娱乐圈的风风雨雨,总无一例外占据半壁江山,而不管在哪一份总结名单里,对那群离开的人都没有只言片语的提及——他们悄悄的离开,没有打扰公众半分,太多的人对他们一无所知,然而他们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国脊梁”,也是最不该被遗忘的存在。来源:视觉志

黄大年 2017年1月8日逝世 他是我国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让我国 在航空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实现了从无到有 且让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与国际的差距 至少缩短了20年

回国十几年,他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带领团队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为我国“巡天探地潜海”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使中国真正进入“深地时代”! 一次他因为高强度工作晕倒,手里却还死死抱着自己的电脑,醒来后他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是不行了,请把我的电脑交给国家,里面的研究资料很重要。” 2017年1月8日,黄大年因病逝世,享年58岁。

李佩 2017年1月12日逝世 她是“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先生的夫人 被称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 “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 曾长期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 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英语教授 没有人数得清,中科院的老科学家 有多少是她的学生。

70多岁李佩开始学电脑,近80岁还在给博士生上课。 晚年的她用10多年,开设了600多场比央视“百家讲坛”还早、还高规格的“中关村大讲坛”,请的都是各个领域的大牛,有人说:“也只有李佩先生能请得动各个领域最顶尖的腕儿。” 年老她将毕生积蓄60万全部捐出,她说:“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像是做了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一样,捐完就结束了。 2017年1月12日,李佩先生去世,享年99周岁。

周有光 2017年1月14日逝世 他对中国语文现代化的理论和实践 做了全面的科学的阐释 发表专著30多部,论文300多篇 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 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

50岁以前,周有光是个经济学家;50岁以后,他成了一位语言学家,主持制订了《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到了85岁的时候,他又博览群书,研究文化学问题,成为一名启蒙思想家。 对他来说,退休只是换了个地方工作而已。 《晶报》曾经评论他:周有光是中国最敢讲真话的知识分子。 2017年1月14日,周有光逝世,享年112岁。

任新民 2017年2月12日逝世 他是航天技术与液体火箭发动机技术专家 是我国火箭总体设计第一人 他曾领导 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发射 是中国导弹与航天技术的重要开拓者之一。

1975年他连续组织了3颗卫星的成功发射,尤其是组织使用长征二号运载火箭,第一次成功地发射和回收了第一颗返回式卫星,使我国航天技术进入了世界先进行列,成为继美苏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掌握返回式卫星技术的国家。 即使进入耄耋之年,他依然放不下中国的航天事业,担任载人航天工程论证小组首席顾问,助力中国航天事业进一步的发展。 2017年2月12日,任新民逝世,享年102岁。

屠善澄 2017年5月6日逝世 他是我国人造卫星工程开拓者之一 中国自动化学会的创建人之一 “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 为促进我国自动化科学技术的交流与发展 和国际间的友好往来做出了重要贡献。

1968年开始,屠善澄“回归”到卫星领域,主持我国第一颗地球卫星同步静止轨道试验通信卫星“东方红二号”的控制系统研制和飞行试验全过程。 他还长期担任兼职教授,为中国培养了许多自动控制科技人才。 2017年5月6日,屠善澄逝世,享年93岁。

吴文俊 2017年5月7日逝世 他是我国著名数学家 为拓扑学做了奠基性的工作 他开创了崭新的数学机械化领域 他的示性类和示嵌类研究被国际数学界称为 “吴公式”,“吴示性类”,“吴示嵌类” 至今仍被国际同行广泛引用。

他开创了近代数学史上的第一个由中国人原创的研究领域数学机械化,实现了将繁琐的数学运算、证明交由计算机来完成。 他曾与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也曾获得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但无论获得怎样的成就,吴文俊总是一笑而过,在他看来,还有更多需要他去学习的东西。2017年5月7日,吴文俊逝世,享年98岁。

刘宝琛 2017年6月21日逝世 他是岩土工程专家 中国随机介质理论奠基人及其应用的开拓者 回采了原来大量划为永久损失的国家资源。20世纪60年代后期以来,刘宝琛主持了国家重点开采的许多项目,均获成功,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并把随机介质理论推广应用于铁矿、金矿、磷矿的开采,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也采用了他的理论。

他年逾花甲,仍然主动下到废矿井考察开采情况及岩层结构,即使知道前路危险,依然不曾有丝毫退却。 有人把从事采矿工作、岩土工程的人称为“煤黑子”“土疙瘩”,而刘宝琛却认为,只要能为祖国作贡献,自己心甘情愿当“煤黑子”“土疙瘩”。 2017年6月21日,刘宝琛逝世,享年85岁。

陈学俊 2017年7月4日逝世 他是中国锅炉专业、热能工程学科的 创始人之一 多相流热物理学科的先行者和奠基人 主持创建了中国第一个锅炉专业 创建了全国唯一的 动力工程多相流国家重点实验室。

他筹建了中国高校中第一个锅炉专业,开出了锅炉专业的全部课程;筹建了中国高校第一个工程热物理研究所;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动力工程多相流国家重点实验室。 育人六十余载,陈学俊亲自教过的学生有2500多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成为我国动力工业领域的骨干力量,不少人成为有重要贡献的专家、教授。 2017年7月4日,陈学俊逝世,享年99岁。

申泮文 2017年7月4日逝世 他是我国第一个没有出国留学、 没有博士学位的中科院院士 编写出我国化学界第一部中文教材 研制出我国第一代镍氢电池 更为创建南开大学新能源材料化学研究所 南开大学化学系应用化学研究所奠定了基础。

“让中国的高等化学教育走在世界前列!”是这位执教化学基础课时间最长的化学家一直以来的梦想。 为了编写出“赶超国外最先进的教材”,他笔耕不辍,一生出版了总计70余卷册3000余万字的著作,成为我国最高产的化学家。2017年7月4日,申泮文逝世,享年101岁。

张忠培 2017年7月5日逝世 他一手创办了吉林大学考古专业 先后在多个地方主持大规模的考古研究工作 后又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 推动故宫管理从传统向现代转型

他组织多项大型考古,填补了中国考古史上的一系列空白,开创了史前仰韶时期新石器时代的考古研究。 一手创办吉林大学考古专业,使吉林大学后来和北京大学一起,成为两个全国性的重点考古教研基地。 后又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重新定位故宫博物院的发展方向,摸清家底儿、开展学术研究、逐步限流……他的理念一直被故宫后来者继承并发扬着。2017年7月5日,张忠培逝世,享年83岁。

柯俊 2017年8月8日逝世 他是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 中国金属物理、冶金史学科奠基人 创始贝茵体相变的切变理论 发展了马氏体相变动力学

国际同行称他为贝茵体先生(Mr.Bain),因为他首次发现贝茵体切变机制,是贝茵体切变理论的创始人。 国外很多机构都曾发出邀请,给予高工资高福利希望他前去工作,然而柯俊都一一婉拒。 他的一生都在为中国的钢铁事业付出,他率先在研究中引进电子显微镜,创立了中国第一个金属物理专业,筹建了中国最早的金属研究所,开拓冶金材料发展史的新领域。2017年8月8日,柯俊逝世,享年101岁。

朱英国 2017年8月9日逝世 他是我国著名遗传学家和水稻生物学家 我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先驱 我国杂交水稻事业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他和研究团队选育的红莲型 和马协型杂交稻新品种已累计推广上亿亩。

世人皆知袁隆平,何人知晓朱英国? 在杂交水稻领域,朱英国的成就可以与袁隆平比肩。朱英国曾和科研人员一起培育出“红莲”第一代,而红莲型、袁隆平的野败型、日本的包台型,被国际公认为三大细胞质雄性不育类型。 而且只有“野败型”和“红莲型”在生产中大面积推广种植,被冠以“东方魔稻”的美称。2017年8月9日,朱英国逝世,享年78岁。

南仁东 2017年9月15日逝世 他曾任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 负责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 科学技术工作 他和团队让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看得最远的国家。

1984年,南仁东主持完成欧洲及全球十余次观测,成为全世界最顶尖的天文科学家之一,就在声名赫赫的时候,他却选择了回国,放弃薪水比国内高300多倍的工资,就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 1993年,日本东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上,科学家们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南仁东于是跟同事说:咱们也建一个吧。2017年9月15日,南仁东逝世,享年72岁。

朱显谟 2017年10月11日逝世 他是中国黄土区土壤及 土壤侵蚀学科的开创者和奠基者 毕生致力于黄土高原水土保持与生态建设工作 为了心中“黄河清”的梦想 默默奉献在广袤的黄土高原 为中国黄河中游泥沙治理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1959年,为了支援大西北建设,朱显谟离开了生活和工作条件优越的南京,举家迁往西北农村,在没有卫生间和厨房、吃水还要到公用自来水龙头接的小平房里,朱显谟待了50多年,毫无怨言,为治理黄河贡献了一生。如今,黄河水清,斯人逝去。 2017年10月11日,朱显谟逝世,享年102岁。

吕必松 2017年11月22日逝世 他是原北京语言学院(现北京语言大学)院长 国家汉办第一任主任 世界汉语教学学会第一任会长 对外汉语学科的奠基人 著名语言学家、语言教育家

吕必松先生是对外汉语专业最大的元老。对外汉语教学、汉语国际教育过去是没有的,他一手开创了这个学科,确定了这一学科的基础理论范畴。 对外汉语可以有今天的地位,对外汉语系在全国遍地开花,孔子学院遍布全球,HSK考试成为全球汉语考试的唯一标准,这一切都离不开吕必松先生。 2017年11月22日,吕必松逝世,享年82岁。

高伯龙 2017年12月6日逝世 一生从事激光陀螺研制 率先对激光陀螺的基本理论 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 使得我国成为继美俄法之后 世界上第4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 在航空、航天、航海特别是军事领域 有重大应用价值。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这段全国激光陀螺研制最为艰难的20余年间,高伯龙率领的国防科大激光陀螺研究团队从零起步,从基本原理的研究、主攻方向的确定,到一项项工艺技术的突破,在重重艰难险阻中开辟出了一条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研制激光陀螺的成功之路。 2017年12月6日,高伯龙逝世,享年89岁。

余光中 2017年12月14日逝世 他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 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 作家梁实秋曾称赞他 “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 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龙应台曾评余光中的离开:余光中走了,在七十年的台湾文化史上,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从疼痛彻骨的迁徙流亡思乡,到意气风发的“希腊天空”的追寻,到回眸凝视决定拥抱枋寮的泥土,到最后在自己拥抱的泥土上又变成异乡人,余光中的一生就是一部跨世纪的疼痛文化史。 2017年12月14日,余光中逝世,享年89岁。

童志鹏 2017年12月19日逝世 他是我国综合性电子信息系统研制的带头人 国家级重点工程的开拓者之一 他领导研究 与国际开放系统互联标准一致的中国研究网 是我国与国际联网最成功、最早的系统之一。

从研制第一批国产军用电台、中国第一代机载雷达到开拓并奠基中国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童志鹏见证并参与了新中国军事电子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全过程。 他主持研制成功的地面微波脉冲接力机、中国第一代机载雷达等电子设备与系统,后来成为“两弹一星”电子系统的核心装备。 2017年12月19日,童志鹏逝世,享年93岁。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2017年,这些“大国脊梁”走了

关注近来看到的多个年终盘点,总结2017年的刷屏热点事件。 娱乐圈的风风雨雨,总无一例外占据半壁江山,而不管在哪一份总结名单里,对那群离开的人都没有只言片语的提及——他们悄悄的离开,没有打扰公众半分,太多的人对他们一无所知,然而他们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国脊梁”,也是最不该被遗忘的存在。来源:视觉志

黄大年 2017年1月8日逝世 他是我国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让我国 在航空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实现了从无到有 且让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与国际的差距 至少缩短了20年

回国十几年,他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带领团队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为我国“巡天探地潜海”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使中国真正进入“深地时代”! 一次他因为高强度工作晕倒,手里却还死死抱着自己的电脑,醒来后他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是不行了,请把我的电脑交给国家,里面的研究资料很重要。” 2017年1月8日,黄大年因病逝世,享年58岁。

李佩 2017年1月12日逝世 她是“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先生的夫人 被称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 “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 曾长期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 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英语教授 没有人数得清,中科院的老科学家 有多少是她的学生。

70多岁李佩开始学电脑,近80岁还在给博士生上课。 晚年的她用10多年,开设了600多场比央视“百家讲坛”还早、还高规格的“中关村大讲坛”,请的都是各个领域的大牛,有人说:“也只有李佩先生能请得动各个领域最顶尖的腕儿。” 年老她将毕生积蓄60万全部捐出,她说:“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像是做了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一样,捐完就结束了。 2017年1月12日,李佩先生去世,享年99周岁。

周有光 2017年1月14日逝世 他对中国语文现代化的理论和实践 做了全面的科学的阐释 发表专著30多部,论文300多篇 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 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

50岁以前,周有光是个经济学家;50岁以后,他成了一位语言学家,主持制订了《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到了85岁的时候,他又博览群书,研究文化学问题,成为一名启蒙思想家。 对他来说,退休只是换了个地方工作而已。 《晶报》曾经评论他:周有光是中国最敢讲真话的知识分子。 2017年1月14日,周有光逝世,享年112岁。

任新民 2017年2月12日逝世 他是航天技术与液体火箭发动机技术专家 是我国火箭总体设计第一人 他曾领导 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发射 是中国导弹与航天技术的重要开拓者之一。

1975年他连续组织了3颗卫星的成功发射,尤其是组织使用长征二号运载火箭,第一次成功地发射和回收了第一颗返回式卫星,使我国航天技术进入了世界先进行列,成为继美苏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掌握返回式卫星技术的国家。 即使进入耄耋之年,他依然放不下中国的航天事业,担任载人航天工程论证小组首席顾问,助力中国航天事业进一步的发展。 2017年2月12日,任新民逝世,享年102岁。

屠善澄 2017年5月6日逝世 他是我国人造卫星工程开拓者之一 中国自动化学会的创建人之一 “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 为促进我国自动化科学技术的交流与发展 和国际间的友好往来做出了重要贡献。

1968年开始,屠善澄“回归”到卫星领域,主持我国第一颗地球卫星同步静止轨道试验通信卫星“东方红二号”的控制系统研制和飞行试验全过程。 他还长期担任兼职教授,为中国培养了许多自动控制科技人才。 2017年5月6日,屠善澄逝世,享年93岁。

吴文俊 2017年5月7日逝世 他是我国著名数学家 为拓扑学做了奠基性的工作 他开创了崭新的数学机械化领域 他的示性类和示嵌类研究被国际数学界称为 “吴公式”,“吴示性类”,“吴示嵌类” 至今仍被国际同行广泛引用。

他开创了近代数学史上的第一个由中国人原创的研究领域数学机械化,实现了将繁琐的数学运算、证明交由计算机来完成。 他曾与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也曾获得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但无论获得怎样的成就,吴文俊总是一笑而过,在他看来,还有更多需要他去学习的东西。2017年5月7日,吴文俊逝世,享年98岁。

刘宝琛 2017年6月21日逝世 他是岩土工程专家 中国随机介质理论奠基人及其应用的开拓者 回采了原来大量划为永久损失的国家资源。20世纪60年代后期以来,刘宝琛主持了国家重点开采的许多项目,均获成功,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并把随机介质理论推广应用于铁矿、金矿、磷矿的开采,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也采用了他的理论。

他年逾花甲,仍然主动下到废矿井考察开采情况及岩层结构,即使知道前路危险,依然不曾有丝毫退却。 有人把从事采矿工作、岩土工程的人称为“煤黑子”“土疙瘩”,而刘宝琛却认为,只要能为祖国作贡献,自己心甘情愿当“煤黑子”“土疙瘩”。 2017年6月21日,刘宝琛逝世,享年85岁。

陈学俊 2017年7月4日逝世 他是中国锅炉专业、热能工程学科的 创始人之一 多相流热物理学科的先行者和奠基人 主持创建了中国第一个锅炉专业 创建了全国唯一的 动力工程多相流国家重点实验室。

他筹建了中国高校中第一个锅炉专业,开出了锅炉专业的全部课程;筹建了中国高校第一个工程热物理研究所;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动力工程多相流国家重点实验室。 育人六十余载,陈学俊亲自教过的学生有2500多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成为我国动力工业领域的骨干力量,不少人成为有重要贡献的专家、教授。 2017年7月4日,陈学俊逝世,享年99岁。

申泮文 2017年7月4日逝世 他是我国第一个没有出国留学、 没有博士学位的中科院院士 编写出我国化学界第一部中文教材 研制出我国第一代镍氢电池 更为创建南开大学新能源材料化学研究所 南开大学化学系应用化学研究所奠定了基础。

“让中国的高等化学教育走在世界前列!”是这位执教化学基础课时间最长的化学家一直以来的梦想。 为了编写出“赶超国外最先进的教材”,他笔耕不辍,一生出版了总计70余卷册3000余万字的著作,成为我国最高产的化学家。2017年7月4日,申泮文逝世,享年101岁。

张忠培 2017年7月5日逝世 他一手创办了吉林大学考古专业 先后在多个地方主持大规模的考古研究工作 后又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 推动故宫管理从传统向现代转型

他组织多项大型考古,填补了中国考古史上的一系列空白,开创了史前仰韶时期新石器时代的考古研究。 一手创办吉林大学考古专业,使吉林大学后来和北京大学一起,成为两个全国性的重点考古教研基地。 后又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重新定位故宫博物院的发展方向,摸清家底儿、开展学术研究、逐步限流……他的理念一直被故宫后来者继承并发扬着。2017年7月5日,张忠培逝世,享年83岁。

柯俊 2017年8月8日逝世 他是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 中国金属物理、冶金史学科奠基人 创始贝茵体相变的切变理论 发展了马氏体相变动力学

国际同行称他为贝茵体先生(Mr.Bain),因为他首次发现贝茵体切变机制,是贝茵体切变理论的创始人。 国外很多机构都曾发出邀请,给予高工资高福利希望他前去工作,然而柯俊都一一婉拒。 他的一生都在为中国的钢铁事业付出,他率先在研究中引进电子显微镜,创立了中国第一个金属物理专业,筹建了中国最早的金属研究所,开拓冶金材料发展史的新领域。2017年8月8日,柯俊逝世,享年101岁。

朱英国 2017年8月9日逝世 他是我国著名遗传学家和水稻生物学家 我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先驱 我国杂交水稻事业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他和研究团队选育的红莲型 和马协型杂交稻新品种已累计推广上亿亩。

世人皆知袁隆平,何人知晓朱英国? 在杂交水稻领域,朱英国的成就可以与袁隆平比肩。朱英国曾和科研人员一起培育出“红莲”第一代,而红莲型、袁隆平的野败型、日本的包台型,被国际公认为三大细胞质雄性不育类型。 而且只有“野败型”和“红莲型”在生产中大面积推广种植,被冠以“东方魔稻”的美称。2017年8月9日,朱英国逝世,享年78岁。

南仁东 2017年9月15日逝世 他曾任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 负责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 科学技术工作 他和团队让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看得最远的国家。

1984年,南仁东主持完成欧洲及全球十余次观测,成为全世界最顶尖的天文科学家之一,就在声名赫赫的时候,他却选择了回国,放弃薪水比国内高300多倍的工资,就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 1993年,日本东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上,科学家们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南仁东于是跟同事说:咱们也建一个吧。2017年9月15日,南仁东逝世,享年72岁。

朱显谟 2017年10月11日逝世 他是中国黄土区土壤及 土壤侵蚀学科的开创者和奠基者 毕生致力于黄土高原水土保持与生态建设工作 为了心中“黄河清”的梦想 默默奉献在广袤的黄土高原 为中国黄河中游泥沙治理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1959年,为了支援大西北建设,朱显谟离开了生活和工作条件优越的南京,举家迁往西北农村,在没有卫生间和厨房、吃水还要到公用自来水龙头接的小平房里,朱显谟待了50多年,毫无怨言,为治理黄河贡献了一生。如今,黄河水清,斯人逝去。 2017年10月11日,朱显谟逝世,享年102岁。

吕必松 2017年11月22日逝世 他是原北京语言学院(现北京语言大学)院长 国家汉办第一任主任 世界汉语教学学会第一任会长 对外汉语学科的奠基人 著名语言学家、语言教育家

吕必松先生是对外汉语专业最大的元老。对外汉语教学、汉语国际教育过去是没有的,他一手开创了这个学科,确定了这一学科的基础理论范畴。 对外汉语可以有今天的地位,对外汉语系在全国遍地开花,孔子学院遍布全球,HSK考试成为全球汉语考试的唯一标准,这一切都离不开吕必松先生。 2017年11月22日,吕必松逝世,享年82岁。

高伯龙 2017年12月6日逝世 一生从事激光陀螺研制 率先对激光陀螺的基本理论 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 使得我国成为继美俄法之后 世界上第4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 在航空、航天、航海特别是军事领域 有重大应用价值。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这段全国激光陀螺研制最为艰难的20余年间,高伯龙率领的国防科大激光陀螺研究团队从零起步,从基本原理的研究、主攻方向的确定,到一项项工艺技术的突破,在重重艰难险阻中开辟出了一条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研制激光陀螺的成功之路。 2017年12月6日,高伯龙逝世,享年89岁。

余光中 2017年12月14日逝世 他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 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 作家梁实秋曾称赞他 “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 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龙应台曾评余光中的离开:余光中走了,在七十年的台湾文化史上,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从疼痛彻骨的迁徙流亡思乡,到意气风发的“希腊天空”的追寻,到回眸凝视决定拥抱枋寮的泥土,到最后在自己拥抱的泥土上又变成异乡人,余光中的一生就是一部跨世纪的疼痛文化史。 2017年12月14日,余光中逝世,享年89岁。

童志鹏 2017年12月19日逝世 他是我国综合性电子信息系统研制的带头人 国家级重点工程的开拓者之一 他领导研究 与国际开放系统互联标准一致的中国研究网 是我国与国际联网最成功、最早的系统之一。

从研制第一批国产军用电台、中国第一代机载雷达到开拓并奠基中国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童志鹏见证并参与了新中国军事电子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全过程。 他主持研制成功的地面微波脉冲接力机、中国第一代机载雷达等电子设备与系统,后来成为“两弹一星”电子系统的核心装备。 2017年12月19日,童志鹏逝世,享年93岁。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