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名学生踩独木桥上学 村民急盼架起“生命桥”

隐秘的大号2018-01-10 08:57:28
1/12

“孩子天天踩着"独木桥"过河去上学,要是跌到河里可怎么办?”家住城固县天明镇瓦屋村的王天富说,他们村和隔壁的黄泥村目前共有67名学龄儿童(其中小学生53人,幼儿班学生14人),这些孩子中最小的3岁,最大的12岁。而孩子们上学,必须经过村旁的南沙河,到对岸的二里镇黄冈小学。

而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南沙河横亘在天明镇和二里镇之间,天明镇瓦屋村和黄泥村的孩子们到对岸上学,一般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条上游3公里处有一座马家河大桥;另一条就是通过村旁村民自筹自建的“竹桥”上学。

“如果走马家河大桥,单趟需要绕路6公里,所以都不愿意走马家河。”今年68岁的王天富说,他孙女就在黄冈小学上一年级,而他每天都要早晚两次去接送孙女上下学。

王天富说,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50多年来,他们两个村先后修建过石板桥、木板桥,再到现在竹子做成的桥,“都是我们老人在家照顾孙辈,老人们都没力气,现在木板都扛不动了,只能自筹资金搭建起轻便的竹子桥。”

黄泥村的村民黄师傅说,每年9月1日开学前,村民会将竹桥搭好,然后到了汛期,应政府防汛要求,在次年4月份将竹桥拆掉,“汛期河水太深时,我们就会早早起来绕路走马家河大桥送娃上学,但有时也会趟进齐腰深的河水,背着孩子过河上学。”

而天明镇村民赵大银说,这次修建的竹子桥,是他们两个村几十户村民集资4500多元搭建的,长115米,宽50厘米,桥柱子是用钢板支撑的,桥面是竹子串起来的,因桥体轻盈所以走在上面摇摇晃晃。

1月5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了城固县二里镇黄冈小学,此时接孩子的家长早早来到了学校门口等候。家长中,多是孩子的爷爷奶奶,一名学生家长说,因为孩子父母都在外务工,所以照顾和接送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爷爷奶奶头上。

家住黄泥村的一名学生家长说,走他们村民自建的竹桥只需15分钟便能到学校,而如果走马家河大桥绕路,骑自行车得40分钟,步行需要1个多小时,多绕路6公里。“也不是不想绕路,关键我今年都76岁了,根本无法骑电动送孙子上学,只能步行。”天明镇村民赵大银告诉华商报记者说,就在去年10月,他有一次送孙子上学时,孙子不慎从竹桥上掉落水中,他赶紧跳入河中将孙子抱了起来,背回家中换上了干衣服,但当天8岁的孙子还是感冒了。

“我以前也掉在河里去了,像冬天下雪时,竹桥上结满冰碴子走起来还是比较危险的。”1月5日,10岁的罗集斌说,他每天独自过竹桥上学,天晴时走得很大胆,“有时就像荡秋千”。

5日下午1时40分,刚下过雪,华商报记者与放学的孩子一同走在结满冰碴子的桥面上,感觉非常滑,由于桥底座不够稳固,桥身过轻,走在上面极为摇晃。 当记者和一成人同时经过其中一段竹桥时,因为超重,桥体突然向一边倾斜,两人差点都掉入河水中。村民王天富说,肯定是下边的桥底座被水冲松动了。

“冬天一结冰我都不敢上桥,只能穿着齐腰的特制防水鞋,背着女儿过河。”刚从河中背过放学女儿的学生家长说,“我们也盼望这里修个桥,上游的马家河大桥太远了,不方便。”

1月9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了城固县二里镇政府,一位负责人说,他们镇并没有建桥计划,因为过桥的主要是对岸天明镇的村民。 随后,华商报记者又联系到了天明镇政府,一位负责人说,瓦屋村和黄泥村孩子过河上学难的事情他们已经得知,目前架桥项目已经审批,只是还没有确定选址。

9日上午,城固县交通运输局一负责人说,在城固县二里镇黄冈村南沙河附近架桥一事确由他们主导,目前前期的审批和资金都已到位,现在关键问题是建桥选址还存在意见不一问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 “最快今年上半年就能开工建设,现在正在做招投标工作。”华商报记者 周金柱 通讯员 张映伟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67名学生踩独木桥上学 村民急盼架起“生命桥”

“孩子天天踩着"独木桥"过河去上学,要是跌到河里可怎么办?”家住城固县天明镇瓦屋村的王天富说,他们村和隔壁的黄泥村目前共有67名学龄儿童(其中小学生53人,幼儿班学生14人),这些孩子中最小的3岁,最大的12岁。而孩子们上学,必须经过村旁的南沙河,到对岸的二里镇黄冈小学。

而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南沙河横亘在天明镇和二里镇之间,天明镇瓦屋村和黄泥村的孩子们到对岸上学,一般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条上游3公里处有一座马家河大桥;另一条就是通过村旁村民自筹自建的“竹桥”上学。

“如果走马家河大桥,单趟需要绕路6公里,所以都不愿意走马家河。”今年68岁的王天富说,他孙女就在黄冈小学上一年级,而他每天都要早晚两次去接送孙女上下学。

王天富说,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50多年来,他们两个村先后修建过石板桥、木板桥,再到现在竹子做成的桥,“都是我们老人在家照顾孙辈,老人们都没力气,现在木板都扛不动了,只能自筹资金搭建起轻便的竹子桥。”

黄泥村的村民黄师傅说,每年9月1日开学前,村民会将竹桥搭好,然后到了汛期,应政府防汛要求,在次年4月份将竹桥拆掉,“汛期河水太深时,我们就会早早起来绕路走马家河大桥送娃上学,但有时也会趟进齐腰深的河水,背着孩子过河上学。”

而天明镇村民赵大银说,这次修建的竹子桥,是他们两个村几十户村民集资4500多元搭建的,长115米,宽50厘米,桥柱子是用钢板支撑的,桥面是竹子串起来的,因桥体轻盈所以走在上面摇摇晃晃。

1月5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了城固县二里镇黄冈小学,此时接孩子的家长早早来到了学校门口等候。家长中,多是孩子的爷爷奶奶,一名学生家长说,因为孩子父母都在外务工,所以照顾和接送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爷爷奶奶头上。

家住黄泥村的一名学生家长说,走他们村民自建的竹桥只需15分钟便能到学校,而如果走马家河大桥绕路,骑自行车得40分钟,步行需要1个多小时,多绕路6公里。“也不是不想绕路,关键我今年都76岁了,根本无法骑电动送孙子上学,只能步行。”天明镇村民赵大银告诉华商报记者说,就在去年10月,他有一次送孙子上学时,孙子不慎从竹桥上掉落水中,他赶紧跳入河中将孙子抱了起来,背回家中换上了干衣服,但当天8岁的孙子还是感冒了。

“我以前也掉在河里去了,像冬天下雪时,竹桥上结满冰碴子走起来还是比较危险的。”1月5日,10岁的罗集斌说,他每天独自过竹桥上学,天晴时走得很大胆,“有时就像荡秋千”。

5日下午1时40分,刚下过雪,华商报记者与放学的孩子一同走在结满冰碴子的桥面上,感觉非常滑,由于桥底座不够稳固,桥身过轻,走在上面极为摇晃。 当记者和一成人同时经过其中一段竹桥时,因为超重,桥体突然向一边倾斜,两人差点都掉入河水中。村民王天富说,肯定是下边的桥底座被水冲松动了。

“冬天一结冰我都不敢上桥,只能穿着齐腰的特制防水鞋,背着女儿过河。”刚从河中背过放学女儿的学生家长说,“我们也盼望这里修个桥,上游的马家河大桥太远了,不方便。”

1月9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了城固县二里镇政府,一位负责人说,他们镇并没有建桥计划,因为过桥的主要是对岸天明镇的村民。 随后,华商报记者又联系到了天明镇政府,一位负责人说,瓦屋村和黄泥村孩子过河上学难的事情他们已经得知,目前架桥项目已经审批,只是还没有确定选址。

9日上午,城固县交通运输局一负责人说,在城固县二里镇黄冈村南沙河附近架桥一事确由他们主导,目前前期的审批和资金都已到位,现在关键问题是建桥选址还存在意见不一问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 “最快今年上半年就能开工建设,现在正在做招投标工作。”华商报记者 周金柱 通讯员 张映伟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