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巴黎吃了一个女孩,却在东京活得像个英雄…

一个普通的号2018-01-12 16:14:33
1/12

听到“食人魔”,总会令人不寒而栗,作为人类竟然会杀害并食用自己的同类,我们无法理解这群人的变态心理,也不想再看到他们的面孔...不过在去年,一部关于食人魔的纪录片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且竟然备受好评还得了奖。这部电影的名字叫《食人录/Caniba》,片子的主角是日本“臭名昭著”的食人魔,佐川一政。(来源:英国报姐)

关于他的故事可能许多人都听说过。(胆小的同学请直接绕行)1949年,佐川一政出生于日本神户,家庭背景相当显赫,父亲是社会名流。不过佐川并没有按剧情发展成为英俊帅气的豪门富二代,从小体弱多病、发育不良,成年后身高只有一米五,走路一瘸一拐,声音又尖又细...

佐川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母亲,是因为怀孕时摔了一跤才导致自己早产。面对自己的缺陷,佐川从小就十分自卑,再加上家庭教育又十分保守,渐渐地他的内心也发生了扭曲。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偶然之间看到了一名同学的大腿,这时幼小的他脑中却出现了一个异于常人的想法:“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从那时起,他对人类肉体的渴望就没有停止过,不过他也不是什么人的肉都想吃,最让佐川痴迷的是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欧洲美女,那时候他最想吃的是格蕾丝·凯莉...

在他看来,那些高挑美丽的姑娘们与矮小丑陋的自己恰恰相反,食用她们的肉体就可以吸食她们的能量,弥补自己的不足。长期以来,他一直生活在这种冲动之下,几乎他身边每个年轻的姑娘都被他上下打量一番。大学的时候,佐川终究没能控制住自己,曾经半夜跑到一位德国女外教的家里,意图不轨,结果被人发现,仓皇而逃...

后来,他找到心理医生进行咨询,坦言自己有吃人的欲望。估计医生这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被吓着了,职业操守什么的也不管,直接就泄密给了佐川他爸...惊闻自己的儿子是个变态,这个当爹的自然坐不住了,自己在当地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要是捅出什么篓子简直要丢死人。于是,他老爸干脆决定把佐川送走,送去法国读书,这样即使真出什么事也没什么人知道(flag立得太高了)...

当佐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激动地跳起来,只有他的母亲在临行前一直愁容满面,似乎预感到在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事实证明,母亲的担忧是正确的,佐川父亲的这个决定无异于把一只饿狼送进了兔子窝...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高挑女性,他吃人的欲望与日俱增。那时他每天从外面招一个妓女回家,当她们泡在浴缸里洗澡的时候,佐川会默默地站在后面,掏出自己准备多时的枪,指着她们的脑袋...不过,尽管试了上百次,他始终没能扣下扳机,直觉在阻止着他这么做,他知道一旦扣动了扳机就再也回不去了...

直到后来,他遇到了心目中最完美的“食物”,来自德国的里尼·哈特维尔特。与傲慢的法国姑娘不同,里尼对佐川十分的友善和蔼,经常找佐川攀谈,两人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再后来,佐川经常会邀请里尼来他家做客,做寿喜烧给她吃,每当里尼背对着自己时,看着她迷人的背影,佐川的内心充满着各种性幻想,有一种杀死她的冲动,但因为内心的挣扎迟迟没有动手。

不久后,佐川患上了重感冒,患病的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想开了”,如果哪一天自己死了,岂不是永远都无法实现愿望了?于是,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邀请里尼来家里做客,并向里尼表达了爱意,希望和她交往。结果却遭到婉拒...

心灰意冷的佐川此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在朗诵诗歌的时候,绕到了里尼的背后,掏出了那把准备已久的枪,深吸了一口气,在呼气的同时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里尼应声倒地,一动不动...

看着地上的里尼,佐川愣神了好久,忍耐了30多年,他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回过神后的他立刻脱光了里尼的衣服,与尸体发生了性关系...发泄过性欲后,他开始了自己期待已久的“仪式”,他先后割下并食用了里尼的左乳和鼻子,又用刀切割开她的臀部,用他自己的话说,脂肪溢出的样子(颜色)看起来好像玉米,臀部的肉质很好,入口即化...

心满意足的他后来又对尸体进行进一步的分解,把部分残肢仔细切割后,放进冰箱保存起来。剩余的残尸则搬到床上,相拥而眠...此后两天,佐川都是和尸体一起度过,一边发泄着性欲,一边啃食着尸体。直到尸体腐烂发出恶臭,他才想起来处理...但是由于行事之前并没有做好详细的计划,他把尸体装进了一个行李箱中带出家门,被人察觉到异样后,慌乱之下随便一扔就直接跑了...

他的所作所为很快就被警方发现,在自己的公寓中遭到了逮捕,由于吃人的性质实在是太过恶劣,案件曝光后,很快在全世界都引起了轰动...接受审判的时候,佐川倒是很配合,把自己作案过程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但他声称这么做只出于一个原因,他有精神疾病...

听了他在法庭上前言不搭后语、惊悚异常的议论,法官最后也采信了他的说法,直接把佐川送进了精神病院,医生们看过他后也一致认为佐川病得不轻,可以放弃治疗了...在入院治疗期间,佐川吃人的消息也在世界上疯狂地传播着,和每个杀人狂类似,他也拥有着崇拜自己的狂热粉丝,经常给他来信,互相交流食人经验...

1984年,佐川成功离开法国,住进了一家日本的精神病院。当然这其中肯定有他父亲的功劳,不管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子,总不能放任不管,于是花高价找律师把儿子保了回来。在日本医院呆了一年多后,院方就宣布佐川已经彻底治愈了,放他出院回了家...日本警方在他回国之后本来想对他进行起诉,但是法国方面却拒绝移交材料,最后因为缺乏证据将佐川释放...

按说这么一个“臭名昭著”的食人魔,他的余生本应该像过街老鼠一样,孤单落寞地结束生命。然而佐川在回国后,待遇却与我们所想的完全相反...刚回国不久,各大媒体的记者就直接蜂拥而上,专访的预约一个接着一个,佐川对于这些采访也是来者不拒,自己向他们描述自己的心理过程和作案细节,似乎十分喜欢与人分享的感觉...

可以说,回国之后的他完全和明星一样,媒体纷纷主动掏腰包给他,求他把自己的吃人经历写成书、画成漫画来出版发行,至今已经出了几十本小说还有诗集,大赚了一笔...

后来他更是亮相荧屏,客串了一些电视剧和电影,还拍了成人电影。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竟然还有美食节目让他去做测评?!

自己的国家出了一个杀人魔,似乎成了一件十分牛逼的事情。他也是全世界唯一一个逃脱法律制裁的杀人魔,在媒体的追捧中逍遥法外...

但也许报应还是有的。2013年11月,佐川因为脑梗中风入院抢救,从此就变得行动不便,需要人在身边照顾,欲望无从发泄的他开始变得恐惧、痛苦。可是与他的所作所为相比,他现在的痛苦简直微不足道...

而电影《食人录》中向我们展示的正是这样一个饱受病痛折磨、动弹不得的佐川,片中没有任何血腥和暴力的画面,更没有提及当年杀人的细节,观众们全程看到的只是他那张苍老、麻木的脸,但却让人感觉无比的沉重,远比单纯的视觉刺激更加让人感到不适...

与几年前高谈阔论自己如何杀人吃肉的他不同,现在的他并不希望吃人,而是希望自己被人吃掉。在他看来自己的一生痛苦、悲哀、肮脏,不论是吃还是被吃,可能与美好的事物合为一体是他唯一的救赎。

通过影片中他与弟弟的交谈,我们还知道了一个此前鲜为人知的秘密。原来佐川的弟弟同样拥有着怪癖,从小就对疼痛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迷恋,曾用各种方式去残害着自己的身体,右臂伤痕累累,简单来说就是个受虐狂...

听了弟弟的情况,佐川留下了泪水,对弟弟说“不管你做任何事,与我相比都微不足道。”电影为我们提供了这么一种可能性,也许佐川的变态心理是先天的,源于基因或是家庭环境。可能他来说吃人的欲望并不是他想要的,而是一种诅咒。

我想这也是影片备受好评的原因,他让人们在直面食人魔的同时,也看到了他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不仅对他感到憎恶,同时也为他感到悲哀。不过,无论影片中的他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苦衷、内心经历了多少挣扎,都无法成为人们原谅他的理由。虽然出身无法选择,但欲望是可以控制的。当他纵容自己残害了一个无辜善良的女生,并以此作为将来炫耀资本的时候,他就已经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同情了...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他在巴黎吃了一个女孩,却在东京活得像个英雄…

听到“食人魔”,总会令人不寒而栗,作为人类竟然会杀害并食用自己的同类,我们无法理解这群人的变态心理,也不想再看到他们的面孔...不过在去年,一部关于食人魔的纪录片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且竟然备受好评还得了奖。这部电影的名字叫《食人录/Caniba》,片子的主角是日本“臭名昭著”的食人魔,佐川一政。(来源:英国报姐)

关于他的故事可能许多人都听说过。(胆小的同学请直接绕行)1949年,佐川一政出生于日本神户,家庭背景相当显赫,父亲是社会名流。不过佐川并没有按剧情发展成为英俊帅气的豪门富二代,从小体弱多病、发育不良,成年后身高只有一米五,走路一瘸一拐,声音又尖又细...

佐川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母亲,是因为怀孕时摔了一跤才导致自己早产。面对自己的缺陷,佐川从小就十分自卑,再加上家庭教育又十分保守,渐渐地他的内心也发生了扭曲。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偶然之间看到了一名同学的大腿,这时幼小的他脑中却出现了一个异于常人的想法:“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从那时起,他对人类肉体的渴望就没有停止过,不过他也不是什么人的肉都想吃,最让佐川痴迷的是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欧洲美女,那时候他最想吃的是格蕾丝·凯莉...

在他看来,那些高挑美丽的姑娘们与矮小丑陋的自己恰恰相反,食用她们的肉体就可以吸食她们的能量,弥补自己的不足。长期以来,他一直生活在这种冲动之下,几乎他身边每个年轻的姑娘都被他上下打量一番。大学的时候,佐川终究没能控制住自己,曾经半夜跑到一位德国女外教的家里,意图不轨,结果被人发现,仓皇而逃...

后来,他找到心理医生进行咨询,坦言自己有吃人的欲望。估计医生这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被吓着了,职业操守什么的也不管,直接就泄密给了佐川他爸...惊闻自己的儿子是个变态,这个当爹的自然坐不住了,自己在当地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要是捅出什么篓子简直要丢死人。于是,他老爸干脆决定把佐川送走,送去法国读书,这样即使真出什么事也没什么人知道(flag立得太高了)...

当佐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激动地跳起来,只有他的母亲在临行前一直愁容满面,似乎预感到在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事实证明,母亲的担忧是正确的,佐川父亲的这个决定无异于把一只饿狼送进了兔子窝...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高挑女性,他吃人的欲望与日俱增。那时他每天从外面招一个妓女回家,当她们泡在浴缸里洗澡的时候,佐川会默默地站在后面,掏出自己准备多时的枪,指着她们的脑袋...不过,尽管试了上百次,他始终没能扣下扳机,直觉在阻止着他这么做,他知道一旦扣动了扳机就再也回不去了...

直到后来,他遇到了心目中最完美的“食物”,来自德国的里尼·哈特维尔特。与傲慢的法国姑娘不同,里尼对佐川十分的友善和蔼,经常找佐川攀谈,两人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再后来,佐川经常会邀请里尼来他家做客,做寿喜烧给她吃,每当里尼背对着自己时,看着她迷人的背影,佐川的内心充满着各种性幻想,有一种杀死她的冲动,但因为内心的挣扎迟迟没有动手。

不久后,佐川患上了重感冒,患病的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想开了”,如果哪一天自己死了,岂不是永远都无法实现愿望了?于是,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邀请里尼来家里做客,并向里尼表达了爱意,希望和她交往。结果却遭到婉拒...

心灰意冷的佐川此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在朗诵诗歌的时候,绕到了里尼的背后,掏出了那把准备已久的枪,深吸了一口气,在呼气的同时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里尼应声倒地,一动不动...

看着地上的里尼,佐川愣神了好久,忍耐了30多年,他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回过神后的他立刻脱光了里尼的衣服,与尸体发生了性关系...发泄过性欲后,他开始了自己期待已久的“仪式”,他先后割下并食用了里尼的左乳和鼻子,又用刀切割开她的臀部,用他自己的话说,脂肪溢出的样子(颜色)看起来好像玉米,臀部的肉质很好,入口即化...

心满意足的他后来又对尸体进行进一步的分解,把部分残肢仔细切割后,放进冰箱保存起来。剩余的残尸则搬到床上,相拥而眠...此后两天,佐川都是和尸体一起度过,一边发泄着性欲,一边啃食着尸体。直到尸体腐烂发出恶臭,他才想起来处理...但是由于行事之前并没有做好详细的计划,他把尸体装进了一个行李箱中带出家门,被人察觉到异样后,慌乱之下随便一扔就直接跑了...

他的所作所为很快就被警方发现,在自己的公寓中遭到了逮捕,由于吃人的性质实在是太过恶劣,案件曝光后,很快在全世界都引起了轰动...接受审判的时候,佐川倒是很配合,把自己作案过程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但他声称这么做只出于一个原因,他有精神疾病...

听了他在法庭上前言不搭后语、惊悚异常的议论,法官最后也采信了他的说法,直接把佐川送进了精神病院,医生们看过他后也一致认为佐川病得不轻,可以放弃治疗了...在入院治疗期间,佐川吃人的消息也在世界上疯狂地传播着,和每个杀人狂类似,他也拥有着崇拜自己的狂热粉丝,经常给他来信,互相交流食人经验...

1984年,佐川成功离开法国,住进了一家日本的精神病院。当然这其中肯定有他父亲的功劳,不管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子,总不能放任不管,于是花高价找律师把儿子保了回来。在日本医院呆了一年多后,院方就宣布佐川已经彻底治愈了,放他出院回了家...日本警方在他回国之后本来想对他进行起诉,但是法国方面却拒绝移交材料,最后因为缺乏证据将佐川释放...

按说这么一个“臭名昭著”的食人魔,他的余生本应该像过街老鼠一样,孤单落寞地结束生命。然而佐川在回国后,待遇却与我们所想的完全相反...刚回国不久,各大媒体的记者就直接蜂拥而上,专访的预约一个接着一个,佐川对于这些采访也是来者不拒,自己向他们描述自己的心理过程和作案细节,似乎十分喜欢与人分享的感觉...

可以说,回国之后的他完全和明星一样,媒体纷纷主动掏腰包给他,求他把自己的吃人经历写成书、画成漫画来出版发行,至今已经出了几十本小说还有诗集,大赚了一笔...

后来他更是亮相荧屏,客串了一些电视剧和电影,还拍了成人电影。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竟然还有美食节目让他去做测评?!

自己的国家出了一个杀人魔,似乎成了一件十分牛逼的事情。他也是全世界唯一一个逃脱法律制裁的杀人魔,在媒体的追捧中逍遥法外...

但也许报应还是有的。2013年11月,佐川因为脑梗中风入院抢救,从此就变得行动不便,需要人在身边照顾,欲望无从发泄的他开始变得恐惧、痛苦。可是与他的所作所为相比,他现在的痛苦简直微不足道...

而电影《食人录》中向我们展示的正是这样一个饱受病痛折磨、动弹不得的佐川,片中没有任何血腥和暴力的画面,更没有提及当年杀人的细节,观众们全程看到的只是他那张苍老、麻木的脸,但却让人感觉无比的沉重,远比单纯的视觉刺激更加让人感到不适...

与几年前高谈阔论自己如何杀人吃肉的他不同,现在的他并不希望吃人,而是希望自己被人吃掉。在他看来自己的一生痛苦、悲哀、肮脏,不论是吃还是被吃,可能与美好的事物合为一体是他唯一的救赎。

通过影片中他与弟弟的交谈,我们还知道了一个此前鲜为人知的秘密。原来佐川的弟弟同样拥有着怪癖,从小就对疼痛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迷恋,曾用各种方式去残害着自己的身体,右臂伤痕累累,简单来说就是个受虐狂...

听了弟弟的情况,佐川留下了泪水,对弟弟说“不管你做任何事,与我相比都微不足道。”电影为我们提供了这么一种可能性,也许佐川的变态心理是先天的,源于基因或是家庭环境。可能他来说吃人的欲望并不是他想要的,而是一种诅咒。

我想这也是影片备受好评的原因,他让人们在直面食人魔的同时,也看到了他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不仅对他感到憎恶,同时也为他感到悲哀。不过,无论影片中的他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苦衷、内心经历了多少挣扎,都无法成为人们原谅他的理由。虽然出身无法选择,但欲望是可以控制的。当他纵容自己残害了一个无辜善良的女生,并以此作为将来炫耀资本的时候,他就已经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同情了...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