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德国佬坚信自己是中国人,过着大清生活

一个普通的号2018-01-12 16:53:56
1/12

巴伐利亚,德国最大的州。作为欧洲经济最好的地区之一,啤酒、宝马、拜仁、阿迪和大妞是他们的标志。(来源:男人装)

但正是这个令德国人骄傲的地方,却中出了一帮“叛徒”,有个叫做迪特福特(Dietfurt)的小镇,全镇几千居民不以德国身份自居,张口闭口自称中国人。

每到2、3月份,身披龙袍的“福高皇帝”便会驱使手下高举八抬大轿,在“太监”的簇拥和“御林军”的开道下巡视全城——揭开持续5天“中国狂欢节”的序幕。

而跟在皇帝后面的,则是舞龙舞狮队以及打扮成各种宫女和武士的市民。道路两边挂满了中文旗帜,围观市民也都身披马褂、头戴草帽、再涂个京剧脸谱和八字胡......

清朝灭亡一百多年了,除了在横店,我们哪见过这阵势。 初来乍到的中国人都会看的一脸懵逼:大清的遗老遗少统统定居德国了?

定睛一看,眼前打扮成清宫剧般的都是血统纯正的欧洲人,一个个金发碧眼。九成人连“你好”、“谢谢”都不会港。

即使如此,这帮德国人依旧以“巴伐利亚的中国人”而自豪,他们敬仰中国文化,小镇里设有好几处中国博物馆和中文学校。即使没人说中文,中文依旧是当地的“官方语言”。

就说眼前的这个洋溢着“中国风情”的狂欢节,既非中国人主导,更非招商引资的cos大会。而是当地自发的文化传统。

每年中国狂欢节从第一天的凌晨2点开始,熊孩子们装扮成五颜六色的小丑,上街一通敲锣打鼓,把全城居民叫醒:今天我们都是中国人了!

接着全城停止通车,居民们纷纷化妆。

狂欢当天13:61(当地人故意如此计时),正式开始,当听到御林军锣鼓声的时候,民众会用蹩脚的中文高呼“福高皇帝!”。穿得像新姑爷似的大皇帝会在他三层楼高的轿子上向万民致意。

游行结束后,“福高皇帝”还会在他的“金銮殿上”宣读《告臣民书》,祈福来年风调雨顺,镇泰民安。之后,现场乐队还会奏响中德都听不懂的“巴伐利亚中国国歌”。在一片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中,居民们涌向饭馆酒吧,连嗨五天。至于他们吹的是青岛还是二锅头,我们尚不清楚。

据说在当地,中国狂欢节时最重要的节日,“巴伐利亚的中国人”比圣诞节还重视。

至于这个镇子里的老外,为什么要自称“中国人”,有这么两个说法。A:中世纪,教会对民众课以重税,当地市民不堪重负。当税务官到来,他们纷纷离开家门,躲到城墙根。这事遭到了教会的群嘲,大腹便便的主教把这些可怜市民形容为躲在长城下逃避外族入侵的中国人。消息传回迪特福特,当地居民满不在乎,反而以“中国人”自称,对抗教会的蛮横。

B:当地人几百年前就和中国人做生意,用当地的白银、手工艺品等换取中国的丝绸、瓷器和茶叶。交流多了,他们对中国的喜爱不仅停留在了器物层面,而是发自内心地热爱上了中国文化,并用贸易中得到的文化碎片拼凑出了想象中的“中国狂欢节”。后一种说法更为可信,根据时间和装扮推算,大约康乾时代,中华文化就毅然在德国渗透。

一开始,镇子上的人都假模假样的身着中式服装,学着用筷子和吃米饭,早在1860年的老黄历里,迪特福特就被称作“中国的”。但很快大家觉得不够过瘾。1928年,当地毫不留恋地把当地传统的天主教“狂欢节”改头换面,举办了第一届中国狂欢节——虽然那个时候大清已经亡了十几年了。“福高皇帝”是迪特福特的第十个皇帝,今年将是他登基18年,在中国狂欢节的五天之内,就连当地市长也得自称“皇帝的臣子”,侍奉在侧点头哈腰。

在这里,皇帝终身但不世袭制,由民众随机选出,比如福高皇帝本人,就是在上一任皇帝去世后,由狂欢节上砸金蛋环节随机砸出来的普通市民。每年的中国狂欢节也有主题,比如2006年的主题就是“给皇帝选妃”,但实际上就是给当地女孩办的选美大赛。

“中国狂欢节”是巴伐利亚独一份的狂欢节,因为德国人不这么过节、中国人更不会......每年这个不到万人的小镇都会涌入两三万人观看奇观。

大概连八旗子弟都想不到,当年轰然崩盘的大清,会以如此一种想象的形式,戏剧般地重现在万里之外。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这群德国佬坚信自己是中国人,过着大清生活

巴伐利亚,德国最大的州。作为欧洲经济最好的地区之一,啤酒、宝马、拜仁、阿迪和大妞是他们的标志。(来源:男人装)

但正是这个令德国人骄傲的地方,却中出了一帮“叛徒”,有个叫做迪特福特(Dietfurt)的小镇,全镇几千居民不以德国身份自居,张口闭口自称中国人。

每到2、3月份,身披龙袍的“福高皇帝”便会驱使手下高举八抬大轿,在“太监”的簇拥和“御林军”的开道下巡视全城——揭开持续5天“中国狂欢节”的序幕。

而跟在皇帝后面的,则是舞龙舞狮队以及打扮成各种宫女和武士的市民。道路两边挂满了中文旗帜,围观市民也都身披马褂、头戴草帽、再涂个京剧脸谱和八字胡......

清朝灭亡一百多年了,除了在横店,我们哪见过这阵势。 初来乍到的中国人都会看的一脸懵逼:大清的遗老遗少统统定居德国了?

定睛一看,眼前打扮成清宫剧般的都是血统纯正的欧洲人,一个个金发碧眼。九成人连“你好”、“谢谢”都不会港。

即使如此,这帮德国人依旧以“巴伐利亚的中国人”而自豪,他们敬仰中国文化,小镇里设有好几处中国博物馆和中文学校。即使没人说中文,中文依旧是当地的“官方语言”。

就说眼前的这个洋溢着“中国风情”的狂欢节,既非中国人主导,更非招商引资的cos大会。而是当地自发的文化传统。

每年中国狂欢节从第一天的凌晨2点开始,熊孩子们装扮成五颜六色的小丑,上街一通敲锣打鼓,把全城居民叫醒:今天我们都是中国人了!

接着全城停止通车,居民们纷纷化妆。

狂欢当天13:61(当地人故意如此计时),正式开始,当听到御林军锣鼓声的时候,民众会用蹩脚的中文高呼“福高皇帝!”。穿得像新姑爷似的大皇帝会在他三层楼高的轿子上向万民致意。

游行结束后,“福高皇帝”还会在他的“金銮殿上”宣读《告臣民书》,祈福来年风调雨顺,镇泰民安。之后,现场乐队还会奏响中德都听不懂的“巴伐利亚中国国歌”。在一片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中,居民们涌向饭馆酒吧,连嗨五天。至于他们吹的是青岛还是二锅头,我们尚不清楚。

据说在当地,中国狂欢节时最重要的节日,“巴伐利亚的中国人”比圣诞节还重视。

至于这个镇子里的老外,为什么要自称“中国人”,有这么两个说法。A:中世纪,教会对民众课以重税,当地市民不堪重负。当税务官到来,他们纷纷离开家门,躲到城墙根。这事遭到了教会的群嘲,大腹便便的主教把这些可怜市民形容为躲在长城下逃避外族入侵的中国人。消息传回迪特福特,当地居民满不在乎,反而以“中国人”自称,对抗教会的蛮横。

B:当地人几百年前就和中国人做生意,用当地的白银、手工艺品等换取中国的丝绸、瓷器和茶叶。交流多了,他们对中国的喜爱不仅停留在了器物层面,而是发自内心地热爱上了中国文化,并用贸易中得到的文化碎片拼凑出了想象中的“中国狂欢节”。后一种说法更为可信,根据时间和装扮推算,大约康乾时代,中华文化就毅然在德国渗透。

一开始,镇子上的人都假模假样的身着中式服装,学着用筷子和吃米饭,早在1860年的老黄历里,迪特福特就被称作“中国的”。但很快大家觉得不够过瘾。1928年,当地毫不留恋地把当地传统的天主教“狂欢节”改头换面,举办了第一届中国狂欢节——虽然那个时候大清已经亡了十几年了。“福高皇帝”是迪特福特的第十个皇帝,今年将是他登基18年,在中国狂欢节的五天之内,就连当地市长也得自称“皇帝的臣子”,侍奉在侧点头哈腰。

在这里,皇帝终身但不世袭制,由民众随机选出,比如福高皇帝本人,就是在上一任皇帝去世后,由狂欢节上砸金蛋环节随机砸出来的普通市民。每年的中国狂欢节也有主题,比如2006年的主题就是“给皇帝选妃”,但实际上就是给当地女孩办的选美大赛。

“中国狂欢节”是巴伐利亚独一份的狂欢节,因为德国人不这么过节、中国人更不会......每年这个不到万人的小镇都会涌入两三万人观看奇观。

大概连八旗子弟都想不到,当年轰然崩盘的大清,会以如此一种想象的形式,戏剧般地重现在万里之外。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