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中国版谢耳朵,看完他的设计笑到不能自已

一个普通的号2018-01-28 13:17:54
1/12

毕啸天,一位93年的清华大学 化工系在读博士,突然火了 因为他常常一本正经地 去设计一些无厘头的东西 比如: 怎么设计出一个自动洗袜机? 微信运动步数怎么作弊? 薯片掉在地上还能不能吃? 怎么抢到微信群最大的红包? 今天我们就看看 这位较真型天才 是怎么去做“设计”、“发明”的。来源:后浪

发明:自动洗袜机 我特别讨厌洗袜子,又无聊又麻烦又痛苦 每一次洗袜子之前我都要先攒一大堆 然后鼓足了心理勇气再去洗它们。 我就想,怎么造一个自动洗袜机呢? 参考了洗衣机的工作原理, 我取了我们家平时洗水果的盆, 用来做装袜子的盆。 然后拆了电脑的主机风扇 作为带动它旋转的东西, 然后再用两个磁子 就可以做一个磁力搅拌器。

然后我就找了一双袜子实验 我们看一下洗的效果 竟然失败了,因为力量不够。

所以我想,有什么东西 能提供一个强力的搅拌? 于是从厨房里面找到了一个打蛋器。

还不是成功, 因为袜子在打蛋器的 两根柱之间游来游去。 两种方法都失败了, 于是我想到了传统的方法:打衣服。

我就找到了一个大鼓,上铺一个袜子, 浇一些肥皂水然后开打。

过了一段时间,我突然觉得不对。 这比正常洗一只袜子还要累。 怎么自动化,批量化呢? 于是我就召集了一支打鼓大队。

发条小玩具,上了发条之后 就可以聚在袜子的周围, 打得很开心

实验成功了!

大家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问题来了,它们是发条玩具, 你要不停地上发条。 结果你比它们还累, 一直在那里上发条。

于是我觉得应该找个 更稳定持久的装置 就有了一个点子: 灵感来自搓衣板 机械里面有一个装置 叫曲柄连杆装置, 这个滑块可以把一个圆周运动 转化为一个直线往复运动。

从这个灵感 我就制作了这样一个 机械式半自动洗袜机, 可以说非常酷炫!

发明:防雾霾装置 有段时间雾霾特别严重 那段时间每天出门 很多同学都戴着一个大口罩。 目前驱散雾霾的有两种天气: 一种是刮风,一种是下雨。 所以我不戴口罩,我戴一个 会刮风的帽子,非常得有效。

为了加上一点下雨的效果, 我还会背一个喷壶。 我把它叫作风雨型防雾霾可穿戴设备。

发明:微信晒步数作弊工具 朋友们特别迷恋刷微信运动的步数。 今天你两万步,明天我 三万步,非常烦人。 因为我每天宅在家里面, 步数只有八步。 我开始研究微信运动监测机制。 原来监测的是加速度。 所以有些人把手机拿在手里拼命地甩, 可以把微信步数甩上去。 知道了这个原理, 作弊的方法就非常简单了。

我把它叫作招财猫微信运动作弊器 这个东西非常优秀,因为 当你开心的时候你可以拿它来作弊 你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拿它撸猫。 后来朋友们觉得我赖皮,不玩了。 他们开始玩一些新的运动App。 那个App不仅可以监测手机的摆动, 还可以监测手机有没有发生位移。 这样就没法用招财猫作弊器了, 因为不会动。

但这也难不倒我, 我到小摊上买了一些小玩具:小爬兵。 让它们这么爬着带我的招财猫往前进, 很快就把这个问题克服了。当然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会失败 有的时候我发现它们会 自己把自己扭住、缠住。

理论研究:薯片掉在地上 还能不能吃 有一次我跟一个同学吃薯片, 不小心一个薯片掉地上了, 我赶紧捡起来就吃了。他特别不理解 他说毕导,掉地上了多脏啊,你还吃。 他这一句话又让我陷入了沉思, 薯片掉地上能不能吃? 我们这么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画了一张Matlab的图, 这张图模拟了一个薯片掉在地上的样子。

薯片大家都知道,一般是做成一个弧面 有的时候特殊一点还可以做成 马鞍面,但整体上是个弧面。 一个弧面掉在一个平面上面 它是什么接触呢? 它是一个相切接触 相切接触就是说,两个面其实是相交于一条线 一条线在二维上面的面积 积分等于多少呢?面积等于零。 所以我们就可以解答这个问题了。 一个薯片掉在地上脏了吗?脏了。 脏了多少呢?脏了一根线。 一根线的面积是多少呢?等于零。 所以没脏。

理论研究:怎样才能 抢到最大的红包 微信发红包一定有一个规律 如果我最后能找到这个规律的话 我就能抢到所有同学都破产为止。 马上开始实验了。 我借来了四部手机, 连上我自己的共五部手机, 建了五人群开始发红包。 我做了非常多次实验,结果肯定是对的 我把它命名为末位红包抽屉原理。 也就是N个人抢N+1分钱, 则必有最后一个人抢到2分钱。 这个收益率很可怕,他的收益率 达到了前面一个人的两倍。

我用5个人抢50块钱的红包, 发了150次, 然后统计了每一次这5个人的数据, 得到这样750个数据。 我把750个数据做在一张表上面。

很惊讶的一个结果: 第一个人可能只能抢到0到20, 第四第五的人 才能抢到0到50中间的任一个数字、 我终于发现了微信红包内部的算法规则: 每个人当前能抢到的金额 服从一个0.01到当前剩余均值两倍的 左开右闭区间的均匀分布。 然后我编程给自己发红包。 然后有一天我就给自己发了五千万个红包,

结论是:第1个人永远不会超过20, 然后我又给自己发了两亿个红包。 最后做出来这样一张图。

这个实验把抢红包里所有的情况都概括了 它统计出了从3到任意多个人抢红包 可能发生的情形和概率。 得出一个结论: 越往后往往抢到手气最佳的概率越大。 所以后来,我看到红包都先憋一会儿, 我等前面的小红包都抢走了, 我再去把那个大的捞回来。 后来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我就再也没有抢到过红包...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清华博士中国版谢耳朵,看完他的设计笑到不能自已

毕啸天,一位93年的清华大学 化工系在读博士,突然火了 因为他常常一本正经地 去设计一些无厘头的东西 比如: 怎么设计出一个自动洗袜机? 微信运动步数怎么作弊? 薯片掉在地上还能不能吃? 怎么抢到微信群最大的红包? 今天我们就看看 这位较真型天才 是怎么去做“设计”、“发明”的。来源:后浪

发明:自动洗袜机 我特别讨厌洗袜子,又无聊又麻烦又痛苦 每一次洗袜子之前我都要先攒一大堆 然后鼓足了心理勇气再去洗它们。 我就想,怎么造一个自动洗袜机呢? 参考了洗衣机的工作原理, 我取了我们家平时洗水果的盆, 用来做装袜子的盆。 然后拆了电脑的主机风扇 作为带动它旋转的东西, 然后再用两个磁子 就可以做一个磁力搅拌器。

然后我就找了一双袜子实验 我们看一下洗的效果 竟然失败了,因为力量不够。

所以我想,有什么东西 能提供一个强力的搅拌? 于是从厨房里面找到了一个打蛋器。

还不是成功, 因为袜子在打蛋器的 两根柱之间游来游去。 两种方法都失败了, 于是我想到了传统的方法:打衣服。

我就找到了一个大鼓,上铺一个袜子, 浇一些肥皂水然后开打。

过了一段时间,我突然觉得不对。 这比正常洗一只袜子还要累。 怎么自动化,批量化呢? 于是我就召集了一支打鼓大队。

发条小玩具,上了发条之后 就可以聚在袜子的周围, 打得很开心

实验成功了!

大家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问题来了,它们是发条玩具, 你要不停地上发条。 结果你比它们还累, 一直在那里上发条。

于是我觉得应该找个 更稳定持久的装置 就有了一个点子: 灵感来自搓衣板 机械里面有一个装置 叫曲柄连杆装置, 这个滑块可以把一个圆周运动 转化为一个直线往复运动。

从这个灵感 我就制作了这样一个 机械式半自动洗袜机, 可以说非常酷炫!

发明:防雾霾装置 有段时间雾霾特别严重 那段时间每天出门 很多同学都戴着一个大口罩。 目前驱散雾霾的有两种天气: 一种是刮风,一种是下雨。 所以我不戴口罩,我戴一个 会刮风的帽子,非常得有效。

为了加上一点下雨的效果, 我还会背一个喷壶。 我把它叫作风雨型防雾霾可穿戴设备。

发明:微信晒步数作弊工具 朋友们特别迷恋刷微信运动的步数。 今天你两万步,明天我 三万步,非常烦人。 因为我每天宅在家里面, 步数只有八步。 我开始研究微信运动监测机制。 原来监测的是加速度。 所以有些人把手机拿在手里拼命地甩, 可以把微信步数甩上去。 知道了这个原理, 作弊的方法就非常简单了。

我把它叫作招财猫微信运动作弊器 这个东西非常优秀,因为 当你开心的时候你可以拿它来作弊 你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拿它撸猫。 后来朋友们觉得我赖皮,不玩了。 他们开始玩一些新的运动App。 那个App不仅可以监测手机的摆动, 还可以监测手机有没有发生位移。 这样就没法用招财猫作弊器了, 因为不会动。

但这也难不倒我, 我到小摊上买了一些小玩具:小爬兵。 让它们这么爬着带我的招财猫往前进, 很快就把这个问题克服了。当然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会失败 有的时候我发现它们会 自己把自己扭住、缠住。

理论研究:薯片掉在地上 还能不能吃 有一次我跟一个同学吃薯片, 不小心一个薯片掉地上了, 我赶紧捡起来就吃了。他特别不理解 他说毕导,掉地上了多脏啊,你还吃。 他这一句话又让我陷入了沉思, 薯片掉地上能不能吃? 我们这么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画了一张Matlab的图, 这张图模拟了一个薯片掉在地上的样子。

薯片大家都知道,一般是做成一个弧面 有的时候特殊一点还可以做成 马鞍面,但整体上是个弧面。 一个弧面掉在一个平面上面 它是什么接触呢? 它是一个相切接触 相切接触就是说,两个面其实是相交于一条线 一条线在二维上面的面积 积分等于多少呢?面积等于零。 所以我们就可以解答这个问题了。 一个薯片掉在地上脏了吗?脏了。 脏了多少呢?脏了一根线。 一根线的面积是多少呢?等于零。 所以没脏。

理论研究:怎样才能 抢到最大的红包 微信发红包一定有一个规律 如果我最后能找到这个规律的话 我就能抢到所有同学都破产为止。 马上开始实验了。 我借来了四部手机, 连上我自己的共五部手机, 建了五人群开始发红包。 我做了非常多次实验,结果肯定是对的 我把它命名为末位红包抽屉原理。 也就是N个人抢N+1分钱, 则必有最后一个人抢到2分钱。 这个收益率很可怕,他的收益率 达到了前面一个人的两倍。

我用5个人抢50块钱的红包, 发了150次, 然后统计了每一次这5个人的数据, 得到这样750个数据。 我把750个数据做在一张表上面。

很惊讶的一个结果: 第一个人可能只能抢到0到20, 第四第五的人 才能抢到0到50中间的任一个数字、 我终于发现了微信红包内部的算法规则: 每个人当前能抢到的金额 服从一个0.01到当前剩余均值两倍的 左开右闭区间的均匀分布。 然后我编程给自己发红包。 然后有一天我就给自己发了五千万个红包,

结论是:第1个人永远不会超过20, 然后我又给自己发了两亿个红包。 最后做出来这样一张图。

这个实验把抢红包里所有的情况都概括了 它统计出了从3到任意多个人抢红包 可能发生的情形和概率。 得出一个结论: 越往后往往抢到手气最佳的概率越大。 所以后来,我看到红包都先憋一会儿, 我等前面的小红包都抢走了, 我再去把那个大的捞回来。 后来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我就再也没有抢到过红包...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