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刊:“半路出家”的男旦

一个普通的号2018-02-22 15:46:00
1/12

——大王慷慨悲歌,使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聊以解忧如何?——如此有劳妃子!——如此妾妃出丑了!一边念词,一边手持双剑,反复挥舞了几遍之后,刘欣然喘着气跟戏台旁拉京胡的同事吐槽手中新启用的道具剑:“这剑真够沉的!”这是《霸王别姬》故事里,最精彩的段落之一,虞姬在四面楚歌声里,最后一次为项羽舞剑,并自刎于夫君身旁。在北京正乙祠戏楼的驻场演出剧目《霸王别姬》里,39岁的刘欣然便是扮演虞姬的男旦。

尽管已经演出了很多次,但是在没有演出的时候,他还是会站上戏台,面对空空的戏楼,反复练习,期望有更多的突破。图为在没有观众的戏楼内,刘欣然反复练习《霸王别姬》。

“按照现在时尚一点的词儿,男旦就是异类,或者说是伪娘,但是我觉得没关系,人家说人家的,你做你的,你只要把自己做好,只要用心去做,就ok了。”说到别人对自己工作的看法甚至是误解,刘欣然侃侃而谈,没有半点不满。图为刘欣然反复练习动作。

戏台上翘起小拇指,扭动婀娜身姿,娇柔似水的虞姬,脱下戏服,就变成刘欣然。生活中的刘欣然,要么忙着各地巡演,要么在北京专注于驻场演出。这与他31岁前的生活有着巨大的差别。图为刘欣然练习《霸王别姬》。

与大部分专业京剧演员不同的是,刘欣然曾是北京市气象局的公务员,也是京剧票友(不以专业演戏为生的戏曲爱好者)。一次去同学父亲的票房玩,票友的一句“你去唱旦角儿一定很好看”,让刘欣然开始接触旦角。图为“虞姬”(刘欣然扮演)和“项羽”在化妆间化妆。

2007年的央视京剧票友大赛,刘欣然夺得金奖,并受邀参加了2008年的戏曲春晚。“当时完全蒙了,戏曲春晚就是戏曲界的奥林匹克啊!这是所有的名家、各个剧种的大艺术家集中展示艺术风采的机会,居然史无前例让一个票友去表演,而且是一个三分钟的独唱!”对刘欣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励,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更多的鼓励,接踵而至。图为刘欣然在同事帮助下穿上戏服。

昆曲《怜相伴》的筹备阶段,刚刚获奖的刘欣然引起导演关锦鹏的注意,同时,刘欣然又接到了林兆华导演的话剧《老舍五则》的演出邀请。越来越多演出,也让他必须在稳定的工作和喜欢的工作之间做一个“决断”。刘欣然纠结了起来:“三十一岁了再下海,当时确实想了半天。”最终,刘欣然选择了喜欢的工作。图为两位从上海赶来的戏迷送上为刘欣然准备的礼物。 

刘欣然说:“人的这一生不可能是一路平坦的,在气象局,一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那太没劲了,我不想这么安逸。”图为刘欣然演出《霸王别姬》。

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演员,最开始下海的那段时候,辛苦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走过炼狱”。即便现在已经是正乙祠戏楼的当家男旦以及艺术总监,刘欣然依然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勤奋地练功。图为:演出前,刘欣然在办公室匆忙吃了打包带回来的晚饭。

刘欣然骑共享单车去其他剧场观摩粤剧版《霸王别姬》。“中国梦,包含大到国家的中国梦,小到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我觉得我的梦想实现了,我干了我喜欢的这一行。”图为:在没有观众的戏楼内,刘欣然反复练习动作。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图刊:“半路出家”的男旦

——大王慷慨悲歌,使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聊以解忧如何?——如此有劳妃子!——如此妾妃出丑了!一边念词,一边手持双剑,反复挥舞了几遍之后,刘欣然喘着气跟戏台旁拉京胡的同事吐槽手中新启用的道具剑:“这剑真够沉的!”这是《霸王别姬》故事里,最精彩的段落之一,虞姬在四面楚歌声里,最后一次为项羽舞剑,并自刎于夫君身旁。在北京正乙祠戏楼的驻场演出剧目《霸王别姬》里,39岁的刘欣然便是扮演虞姬的男旦。

尽管已经演出了很多次,但是在没有演出的时候,他还是会站上戏台,面对空空的戏楼,反复练习,期望有更多的突破。图为在没有观众的戏楼内,刘欣然反复练习《霸王别姬》。

“按照现在时尚一点的词儿,男旦就是异类,或者说是伪娘,但是我觉得没关系,人家说人家的,你做你的,你只要把自己做好,只要用心去做,就ok了。”说到别人对自己工作的看法甚至是误解,刘欣然侃侃而谈,没有半点不满。图为刘欣然反复练习动作。

戏台上翘起小拇指,扭动婀娜身姿,娇柔似水的虞姬,脱下戏服,就变成刘欣然。生活中的刘欣然,要么忙着各地巡演,要么在北京专注于驻场演出。这与他31岁前的生活有着巨大的差别。图为刘欣然练习《霸王别姬》。

与大部分专业京剧演员不同的是,刘欣然曾是北京市气象局的公务员,也是京剧票友(不以专业演戏为生的戏曲爱好者)。一次去同学父亲的票房玩,票友的一句“你去唱旦角儿一定很好看”,让刘欣然开始接触旦角。图为“虞姬”(刘欣然扮演)和“项羽”在化妆间化妆。

2007年的央视京剧票友大赛,刘欣然夺得金奖,并受邀参加了2008年的戏曲春晚。“当时完全蒙了,戏曲春晚就是戏曲界的奥林匹克啊!这是所有的名家、各个剧种的大艺术家集中展示艺术风采的机会,居然史无前例让一个票友去表演,而且是一个三分钟的独唱!”对刘欣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励,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更多的鼓励,接踵而至。图为刘欣然在同事帮助下穿上戏服。

昆曲《怜相伴》的筹备阶段,刚刚获奖的刘欣然引起导演关锦鹏的注意,同时,刘欣然又接到了林兆华导演的话剧《老舍五则》的演出邀请。越来越多演出,也让他必须在稳定的工作和喜欢的工作之间做一个“决断”。刘欣然纠结了起来:“三十一岁了再下海,当时确实想了半天。”最终,刘欣然选择了喜欢的工作。图为两位从上海赶来的戏迷送上为刘欣然准备的礼物。 

刘欣然说:“人的这一生不可能是一路平坦的,在气象局,一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那太没劲了,我不想这么安逸。”图为刘欣然演出《霸王别姬》。

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演员,最开始下海的那段时候,辛苦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走过炼狱”。即便现在已经是正乙祠戏楼的当家男旦以及艺术总监,刘欣然依然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勤奋地练功。图为:演出前,刘欣然在办公室匆忙吃了打包带回来的晚饭。

刘欣然骑共享单车去其他剧场观摩粤剧版《霸王别姬》。“中国梦,包含大到国家的中国梦,小到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我觉得我的梦想实现了,我干了我喜欢的这一行。”图为:在没有观众的戏楼内,刘欣然反复练习动作。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