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公交点钞“娘子军” 数钱数到手出血

隐秘的大号2018-03-09 08:18:57
1/12

3月6日,在广西柳州市恒达巴士公司的点钞中心,有52名点钞员,清一色的女性。她们每天要和七八百个钱袋子打交道,小到一毛、两毛,大到五毛、1元,各种毛票在手指间翻飞,一天下来要重复一万次左右的点钞动作,被外行人形容为“数钱数到手抽筋。” 黎寒池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女点钞员将整理好的纸币摆放在一起。黎寒池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很多人认为,每天与钱打交道,数钱数到手抽筋很令人羡慕,但是对于点钞员来说,一天数钱下来不是手抽筋,而是手出血。

为了公平起见,每天早上,点钞员通过抓阄领取任务。登记好个人私款后进入工作间,手机不能带,工作过程中也要保持安静。点钞时,一大摞碎票倒在桌上,根据不同币种和面值进行分拣清点,以100张同等面值扎为一把,五把为一捆。碰到残币时要用胶布粘起来。有些乘客投币时,把钱叠成五角星等五花八门的形状,点钞员要一点点的拆开。点钞整理后再由复核员进行复核。

6日下午,偌大的恒达巴士公司点钞中心,堆着一摞摞投币箱内胆和装着点过的现金的蓝色箱子。长长的点钞台前,放着算盘、计算器、皮筋、铁砣等数钱的工具。当天当班的30名女点钞员身着蓝色工作服,两两相对而坐,整理、清点、计数、墩齐、扎把、盖章……每个点钞环节迅速麻利,一时间耳边萦绕的只剩下窸窸窣窣的数钱声。

6日下午,记者来到恒达巴士公司点钞中心。偌大的中心,堆着一摞摞投币箱内胆和装着点过的现金的蓝色箱子。长长的点钞台前,放着算盘、计算器、皮筋、铁砣等数钱的工具。当天当班的30名女点钞员身着蓝色工作服,两两相对而坐,整理、清点、计数、墩齐、扎把、盖章……每个点钞环节迅速麻利,一时间耳边萦绕的只剩下窸窸窣窣的数钱声。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每天接触钱币,与细菌、灰尘零距离接触,点钞员经常数钱数到手发黑,由于常用肥皂洗手去脏,手很干燥,长倒刺、开裂出血也是常有的事。有些点钞员说,“聚会吃饭时都不好意思伸手去夹菜。”   大家上班坐久了,累得腰酸背痛,有些老员工宁愿站着数钱。不仅如此,手也经常受伤。由于用手套或创可贴不方便,点钞中心为大家备了医用胶布,最多的时候要用完两卷。有些点钞员十个手指都缠有胶布。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实拍公交点钞“娘子军” 数钱数到手出血

3月6日,在广西柳州市恒达巴士公司的点钞中心,有52名点钞员,清一色的女性。她们每天要和七八百个钱袋子打交道,小到一毛、两毛,大到五毛、1元,各种毛票在手指间翻飞,一天下来要重复一万次左右的点钞动作,被外行人形容为“数钱数到手抽筋。” 黎寒池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女点钞员将整理好的纸币摆放在一起。黎寒池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很多人认为,每天与钱打交道,数钱数到手抽筋很令人羡慕,但是对于点钞员来说,一天数钱下来不是手抽筋,而是手出血。

为了公平起见,每天早上,点钞员通过抓阄领取任务。登记好个人私款后进入工作间,手机不能带,工作过程中也要保持安静。点钞时,一大摞碎票倒在桌上,根据不同币种和面值进行分拣清点,以100张同等面值扎为一把,五把为一捆。碰到残币时要用胶布粘起来。有些乘客投币时,把钱叠成五角星等五花八门的形状,点钞员要一点点的拆开。点钞整理后再由复核员进行复核。

6日下午,偌大的恒达巴士公司点钞中心,堆着一摞摞投币箱内胆和装着点过的现金的蓝色箱子。长长的点钞台前,放着算盘、计算器、皮筋、铁砣等数钱的工具。当天当班的30名女点钞员身着蓝色工作服,两两相对而坐,整理、清点、计数、墩齐、扎把、盖章……每个点钞环节迅速麻利,一时间耳边萦绕的只剩下窸窸窣窣的数钱声。

6日下午,记者来到恒达巴士公司点钞中心。偌大的中心,堆着一摞摞投币箱内胆和装着点过的现金的蓝色箱子。长长的点钞台前,放着算盘、计算器、皮筋、铁砣等数钱的工具。当天当班的30名女点钞员身着蓝色工作服,两两相对而坐,整理、清点、计数、墩齐、扎把、盖章……每个点钞环节迅速麻利,一时间耳边萦绕的只剩下窸窸窣窣的数钱声。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每天接触钱币,与细菌、灰尘零距离接触,点钞员经常数钱数到手发黑,由于常用肥皂洗手去脏,手很干燥,长倒刺、开裂出血也是常有的事。有些点钞员说,“聚会吃饭时都不好意思伸手去夹菜。”   大家上班坐久了,累得腰酸背痛,有些老员工宁愿站着数钱。不仅如此,手也经常受伤。由于用手套或创可贴不方便,点钞中心为大家备了医用胶布,最多的时候要用完两卷。有些点钞员十个手指都缠有胶布。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