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白宫的那些人们,现在过得还好吗?

隐秘的大号2018-03-14 18:20:07
1/12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援引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报道称,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白宫的人员流动率畸高,达到43%,高于“前四任总统上任两年后的人员流动率”。大量高级官员离职——包括加里·科恩、霍普·希克斯、斯蒂芬·班农等人,他们既有被解雇的,也有因各种原因选择主动离开的。其中部分官员选择回归老本行,还有一部分则选择了尝试新的事业。那么这些官员离开白宫后去了何方,做什么样的工作呢?(来源:参考图片)

加里·科恩刚刚宣布辞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职务。离开的原因是他没能说服总统放弃加征钢铝关税。科恩尚未说明他下一步将去向何方,但坊间猜测从未停止。彭博社与众多商界领导讨论过科恩下一步的去向,可能性包括:与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埃隆·马斯克合作;创立一个全新的公司;写本揭秘大全,或者放假休息六个月。

霍普·希克斯曾是白宫通讯主任。很久以来,希克斯一直被外界视为特朗普的挚友之一。目前不清楚她在初次涉足政坛后会选择干什么。娱乐新闻网站The Wrap报道她可能用一年时间“冷静”,之后做一名说客。

国家安全高级官员迪娜·鲍威尔于2017年12月辞职。之后她受邀担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高级研究员。据彭博社报道,鲍威尔将回到高盛公司并在重要的管理委员会中任职。她在进入白宫之前是高盛公司的执行总裁及合伙人。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斯蒂芬·班农2017年8月离开白宫,但他依然通过极右翼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对特朗普施加影响。据报道,班农是网站创始人之一,也是董事会执行主席。但有报道称当班农在《烈火与愤怒》一书中发表了对特朗普的诽谤言论后,他于2018年1月被排挤出布赖特巴特网。根据2018年2月《智族》杂志,班农正在隐居,思考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他计划成立新的政治团队,重点是“将思想变成武器”。

安东尼·斯卡拉穆奇担任白宫通讯主任的简短生涯于2017年7月31日结束。他已计划成立一个数码企业,名为“斯卡拉穆奇邮件”。据美国政治网站The Hill报道,斯卡拉穆奇曾说道,“我们不知道这个公司要做什么,你们也不知道。但我们今天热热闹闹地成立这个公司,那么我们就要看看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该公司的推特账号对阿片类药物泛滥话题做了集中评论。

白宫总参谋长赖因斯·普里伯斯于2017年7月递交了辞呈。离开特朗普政府后,普里伯斯回归了老本行,担任全国性法律公司律师事务所Michael Best & Friedrich所长及首席战略师。普里伯斯在2006年成为该事务所的合伙人。

肖恩·斯派塞离开白宫后,最引人注目的时刻是在艾美奖颁奖现场意外出现。斯派塞2017年7月辞去新闻发言人的身份,成为哈佛大学的访问讲师。同时,他正在将自己在白宫的生涯编写成书。根据《独立报》的报道,尽管他做了很多事,但他依然很难在有线电视新闻网谋得一份长期工作。

2017年5月,特朗普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消息一出,政界动荡。之后,科米在全美著名黑人大学霍华德大学发表一系列演讲。他现在被安排在母校威廉与玛丽学院教授关于道德领导力的课程。他也准备出版关于自己白宫生涯的书:“更高的忠诚:真相、谎言与领导力。”

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离开白宫后不太顺利。2017年2月提请辞职后,他就一直处在被调查的中心。2017年12月1日,他承认曾向联邦调查局撒谎。据《纽约邮报》报道,他为了支付律师费不得不卖掉了房子。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普里特·巴拉拉拒绝辞职后,特朗普政府将其解雇,这一决定引起很大争议。巴拉拉本人曾被特朗普要求留任。但之后,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发信要求他和其他45名联邦检察官辞职。被解雇后,巴拉拉成为纽约大学法学院的著名客座学者,并建立名为“倾听普里特”的每周播客。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离开白宫的那些人们,现在过得还好吗?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援引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报道称,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白宫的人员流动率畸高,达到43%,高于“前四任总统上任两年后的人员流动率”。大量高级官员离职——包括加里·科恩、霍普·希克斯、斯蒂芬·班农等人,他们既有被解雇的,也有因各种原因选择主动离开的。其中部分官员选择回归老本行,还有一部分则选择了尝试新的事业。那么这些官员离开白宫后去了何方,做什么样的工作呢?(来源:参考图片)

加里·科恩刚刚宣布辞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职务。离开的原因是他没能说服总统放弃加征钢铝关税。科恩尚未说明他下一步将去向何方,但坊间猜测从未停止。彭博社与众多商界领导讨论过科恩下一步的去向,可能性包括:与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埃隆·马斯克合作;创立一个全新的公司;写本揭秘大全,或者放假休息六个月。

霍普·希克斯曾是白宫通讯主任。很久以来,希克斯一直被外界视为特朗普的挚友之一。目前不清楚她在初次涉足政坛后会选择干什么。娱乐新闻网站The Wrap报道她可能用一年时间“冷静”,之后做一名说客。

国家安全高级官员迪娜·鲍威尔于2017年12月辞职。之后她受邀担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高级研究员。据彭博社报道,鲍威尔将回到高盛公司并在重要的管理委员会中任职。她在进入白宫之前是高盛公司的执行总裁及合伙人。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斯蒂芬·班农2017年8月离开白宫,但他依然通过极右翼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对特朗普施加影响。据报道,班农是网站创始人之一,也是董事会执行主席。但有报道称当班农在《烈火与愤怒》一书中发表了对特朗普的诽谤言论后,他于2018年1月被排挤出布赖特巴特网。根据2018年2月《智族》杂志,班农正在隐居,思考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他计划成立新的政治团队,重点是“将思想变成武器”。

安东尼·斯卡拉穆奇担任白宫通讯主任的简短生涯于2017年7月31日结束。他已计划成立一个数码企业,名为“斯卡拉穆奇邮件”。据美国政治网站The Hill报道,斯卡拉穆奇曾说道,“我们不知道这个公司要做什么,你们也不知道。但我们今天热热闹闹地成立这个公司,那么我们就要看看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该公司的推特账号对阿片类药物泛滥话题做了集中评论。

白宫总参谋长赖因斯·普里伯斯于2017年7月递交了辞呈。离开特朗普政府后,普里伯斯回归了老本行,担任全国性法律公司律师事务所Michael Best & Friedrich所长及首席战略师。普里伯斯在2006年成为该事务所的合伙人。

肖恩·斯派塞离开白宫后,最引人注目的时刻是在艾美奖颁奖现场意外出现。斯派塞2017年7月辞去新闻发言人的身份,成为哈佛大学的访问讲师。同时,他正在将自己在白宫的生涯编写成书。根据《独立报》的报道,尽管他做了很多事,但他依然很难在有线电视新闻网谋得一份长期工作。

2017年5月,特朗普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消息一出,政界动荡。之后,科米在全美著名黑人大学霍华德大学发表一系列演讲。他现在被安排在母校威廉与玛丽学院教授关于道德领导力的课程。他也准备出版关于自己白宫生涯的书:“更高的忠诚:真相、谎言与领导力。”

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离开白宫后不太顺利。2017年2月提请辞职后,他就一直处在被调查的中心。2017年12月1日,他承认曾向联邦调查局撒谎。据《纽约邮报》报道,他为了支付律师费不得不卖掉了房子。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普里特·巴拉拉拒绝辞职后,特朗普政府将其解雇,这一决定引起很大争议。巴拉拉本人曾被特朗普要求留任。但之后,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发信要求他和其他45名联邦检察官辞职。被解雇后,巴拉拉成为纽约大学法学院的著名客座学者,并建立名为“倾听普里特”的每周播客。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