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拼命减掉200斤赘肉 医生却告诉她必须重新胖回去

一个普通的号2018-05-17 07:21:01
1/12

今天故事的主角Lisa Smith,来自英国默西塞德郡圣海伦,44岁的她育有三个儿子。十年前的2008年,在怀第三个孩子的时候,Lisa因患妊娠期糖尿病,每天要注射胰岛素令体重飙升, 巅峰时体重达到177.8公斤,BMI指数(身体质量指数)一度高至70。

顺利产子后,Lisa因疑似哮喘而住院。 但是,在医生进行了检查后终于发现她为什么如此气喘吁吁和无力的原因, 原来Lisa患有糖尿病相关的心力衰竭,而这种心力衰竭与她的体重相关。 Lisa被告知她可能只剩下几个星期的生命,“他们认为我不会活着离开医院,我很震惊。我刚生完孩子就面临死亡,这太可怕了。” 不过医生告诉她,如果她减肥的话,药物治疗有可能会产生效果。

Lisa别无选择,“我有一个新生儿和另外两个孩子,所以我当然知道我必须减肥,这样才能为他们活下去。” 通过严格坚持健康的饮食计划,Lisa体重迅速下降。 她说:“我开始觉得像又变回原来的自己。我很幸运能活下来,并决心恢复健康并重返工作岗位。” Lisa的减重成果令人惊讶, 但与此同时,她也开始注意到随着减去更多的体重,她肚子上的皮肤越来越难看。

因为治疗疾病和抚养孩子等种种原因,Lisa并没有多余的积蓄可以马上支付切除赘皮的手术, Lisa将苦恼告诉医生后,医生表示, 当她达到健康的BMI指数时,可以由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即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出钱资助她做手术切除多余的皮肤。 这个信念一直鼓舞着她,在各种努力下,她令人震惊地成功减重200斤。

虽然体型恢复正常,但赘皮的问题让她自信全失。 “我尝试约会,但男人们只是觉得恐惧或好笑。 因为我看起来像一支融化的蜡烛。” 她开始避免出门与人打交道,并且终日焦虑不安。直到去年9月,当Lisa又去找家庭医生时,却被告知她的BMI指数30仍然过高,不符合接受资助的标准。

她说:“我已经没办法再减重了,多余的只是皮肤,但没有人会听我说的话。” 想要继续减重,Lisa开始更严格的节食,甚至出现呕吐现象。可是体重却没有再减下去。 “为了达到手术的标准,我什么都做了”,包括一度暂停注射胰岛素,尽管她要借此续命。 Lisa每天只摄入500卡路里的热量,为此还差点患上了厌食症, 到上个月体重终于降至70公斤,BMI指数也下降至29。

但这次却还是不行, NHS依然拒绝为她做切皮手术,因为“资金不足需要对申请条件更加严格地审核”。不过对方也“贴心”地给出了一个折中方案—— 只要她体重增加回去, 便可以先接受NHS的减肥束胃手术,成功减重后再做手术切除多余皮肤。 这样在流程上更好申请手术资金, 否则就要自费…… 好不容易成功减肥200斤,却又要人吃回去才肯出资帮忙做切皮手术, 这个脑回路确实让人崩溃……

Lisa表示,她不想“滥用这一制度”, “浪费纳税人的钱”去做没必要的减肥手术。 她自己已经成功减肥,为什么还要吃回去,再去做减肥束胃手术。 “这个制度就是在迫使男人和女人不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减肥,因为他们知道这样最终不会得到切皮手术方面的帮助。” “相反,他们会转向求助NHS做减肥手术,因为这是获得皮肤手术资金的唯一途径。” 可是这将导致更多的资金白白流失,又有什么意义?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她拼命减掉200斤赘肉 医生却告诉她必须重新胖回去

今天故事的主角Lisa Smith,来自英国默西塞德郡圣海伦,44岁的她育有三个儿子。十年前的2008年,在怀第三个孩子的时候,Lisa因患妊娠期糖尿病,每天要注射胰岛素令体重飙升, 巅峰时体重达到177.8公斤,BMI指数(身体质量指数)一度高至70。

顺利产子后,Lisa因疑似哮喘而住院。 但是,在医生进行了检查后终于发现她为什么如此气喘吁吁和无力的原因, 原来Lisa患有糖尿病相关的心力衰竭,而这种心力衰竭与她的体重相关。 Lisa被告知她可能只剩下几个星期的生命,“他们认为我不会活着离开医院,我很震惊。我刚生完孩子就面临死亡,这太可怕了。” 不过医生告诉她,如果她减肥的话,药物治疗有可能会产生效果。

Lisa别无选择,“我有一个新生儿和另外两个孩子,所以我当然知道我必须减肥,这样才能为他们活下去。” 通过严格坚持健康的饮食计划,Lisa体重迅速下降。 她说:“我开始觉得像又变回原来的自己。我很幸运能活下来,并决心恢复健康并重返工作岗位。” Lisa的减重成果令人惊讶, 但与此同时,她也开始注意到随着减去更多的体重,她肚子上的皮肤越来越难看。

因为治疗疾病和抚养孩子等种种原因,Lisa并没有多余的积蓄可以马上支付切除赘皮的手术, Lisa将苦恼告诉医生后,医生表示, 当她达到健康的BMI指数时,可以由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即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出钱资助她做手术切除多余的皮肤。 这个信念一直鼓舞着她,在各种努力下,她令人震惊地成功减重200斤。

虽然体型恢复正常,但赘皮的问题让她自信全失。 “我尝试约会,但男人们只是觉得恐惧或好笑。 因为我看起来像一支融化的蜡烛。” 她开始避免出门与人打交道,并且终日焦虑不安。直到去年9月,当Lisa又去找家庭医生时,却被告知她的BMI指数30仍然过高,不符合接受资助的标准。

她说:“我已经没办法再减重了,多余的只是皮肤,但没有人会听我说的话。” 想要继续减重,Lisa开始更严格的节食,甚至出现呕吐现象。可是体重却没有再减下去。 “为了达到手术的标准,我什么都做了”,包括一度暂停注射胰岛素,尽管她要借此续命。 Lisa每天只摄入500卡路里的热量,为此还差点患上了厌食症, 到上个月体重终于降至70公斤,BMI指数也下降至29。

但这次却还是不行, NHS依然拒绝为她做切皮手术,因为“资金不足需要对申请条件更加严格地审核”。不过对方也“贴心”地给出了一个折中方案—— 只要她体重增加回去, 便可以先接受NHS的减肥束胃手术,成功减重后再做手术切除多余皮肤。 这样在流程上更好申请手术资金, 否则就要自费…… 好不容易成功减肥200斤,却又要人吃回去才肯出资帮忙做切皮手术, 这个脑回路确实让人崩溃……

Lisa表示,她不想“滥用这一制度”, “浪费纳税人的钱”去做没必要的减肥手术。 她自己已经成功减肥,为什么还要吃回去,再去做减肥束胃手术。 “这个制度就是在迫使男人和女人不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减肥,因为他们知道这样最终不会得到切皮手术方面的帮助。” “相反,他们会转向求助NHS做减肥手术,因为这是获得皮肤手术资金的唯一途径。” 可是这将导致更多的资金白白流失,又有什么意义?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