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一师一生一村校

隐秘的大号2018-05-17 08:58:56
1/12

8岁的范宜豪,是建阳区麻沙镇华溪小学唯一的学生。55岁的许玉华,是华溪小学唯一的老师。这个位于建阳区与武夷山市交界处的教学点,远离集镇,群山环抱,现存一个班级、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祖籍莆田的许玉华,1979年高中毕业,回到家乡华溪村当了一名代课教师,1981年,他有幸考入建阳师范学校深造。1983年毕业后至今的35年,许玉华辗转于麻沙的乡村小学,足迹遍布长坪竹田小学、留田小学、吕屯小学和华溪小学。

在许玉华近40年的从教生涯中,山村小学学生数一直在减少。“华溪小学最红火的时候,曾有十余个老师、百余名学生。”学生都去哪里了?许玉华说,大部分随着打工的父母“进城”读书,还有一些人在10公里外的麻沙中心小学上学。由于这个原因,华溪小学从一个完全小学变成了教学点,现如今,只剩一师一生。麻沙中心小学校长彭宝平介绍说,麻沙镇共有14个乡村教学点,华溪和永兴小学由于生源少,成了单人校。

“只要村子里还剩下一个适龄孩子,教学点就会一直保留下去,”彭宝平说,很多农村学生由于家庭困难等特殊原因无法外出就学,只能在农村教学点上学,“单人校”正是为了让所有的孩子都能享受到义务教育而存在。今年下半年,范宜豪也将前往麻沙中心小学就读三年级。彭宝平表示,考虑到范宜豪的特殊情况,学校将尽力帮助他解决学习和生活中的困难。“如果村校没有孩子了,我也会下山,继续把书教下去。”许玉华说。

学校虽小,但教学设施一应俱全,语文、数学、音乐、美术、体育等科目一门不落。虽然只有一个学生,但是许玉华一点也不松懈,认真备课,认真讲课,认真批改作业。许老师说,范宜豪很懂事,学习成绩也不错,但对孩子来说,最大的苦恼是孤单。在这个“二人世界”里,范宜豪没有学习的伙伴,也没有童年的玩伴。为此,早已迈过了知天命门槛的许玉华,课余时间与范宜豪一道打球、追逐、谈心,成了孩子忘年的好伙伴。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深山里的一师一生一村校

8岁的范宜豪,是建阳区麻沙镇华溪小学唯一的学生。55岁的许玉华,是华溪小学唯一的老师。这个位于建阳区与武夷山市交界处的教学点,远离集镇,群山环抱,现存一个班级、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祖籍莆田的许玉华,1979年高中毕业,回到家乡华溪村当了一名代课教师,1981年,他有幸考入建阳师范学校深造。1983年毕业后至今的35年,许玉华辗转于麻沙的乡村小学,足迹遍布长坪竹田小学、留田小学、吕屯小学和华溪小学。

在许玉华近40年的从教生涯中,山村小学学生数一直在减少。“华溪小学最红火的时候,曾有十余个老师、百余名学生。”学生都去哪里了?许玉华说,大部分随着打工的父母“进城”读书,还有一些人在10公里外的麻沙中心小学上学。由于这个原因,华溪小学从一个完全小学变成了教学点,现如今,只剩一师一生。麻沙中心小学校长彭宝平介绍说,麻沙镇共有14个乡村教学点,华溪和永兴小学由于生源少,成了单人校。

“只要村子里还剩下一个适龄孩子,教学点就会一直保留下去,”彭宝平说,很多农村学生由于家庭困难等特殊原因无法外出就学,只能在农村教学点上学,“单人校”正是为了让所有的孩子都能享受到义务教育而存在。今年下半年,范宜豪也将前往麻沙中心小学就读三年级。彭宝平表示,考虑到范宜豪的特殊情况,学校将尽力帮助他解决学习和生活中的困难。“如果村校没有孩子了,我也会下山,继续把书教下去。”许玉华说。

学校虽小,但教学设施一应俱全,语文、数学、音乐、美术、体育等科目一门不落。虽然只有一个学生,但是许玉华一点也不松懈,认真备课,认真讲课,认真批改作业。许老师说,范宜豪很懂事,学习成绩也不错,但对孩子来说,最大的苦恼是孤单。在这个“二人世界”里,范宜豪没有学习的伙伴,也没有童年的玩伴。为此,早已迈过了知天命门槛的许玉华,课余时间与范宜豪一道打球、追逐、谈心,成了孩子忘年的好伙伴。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