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男侵吞930万公款打赏包养主播 最多1晚花10万

隐秘的大号2018-06-13 20:58:21
1/12

会计突然失联930万公款不翼而飞。2017年2月中旬,镇江警方接到某房地产公司报案,称该公司29岁的会计王某突然失联,经过账目核查,公司怀疑他侵吞了数百万元的公款。报案之前公司跟他电话联系,说把公司的账交一下,我们要做审计的,你到时候配合我们一下。他当时答应得很好,应该是第二天他们公司再跟他联系,电话就关机了,报案的时候应该是在公司账上发现有400多万去向不明。

 王某的家人和朋友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就在民警抓紧侦查时,王某的手机突然开机了,他打电话给公司表示想投案自首。这名会计跑到了上海,去见了我们国内一家某直播平台的女主播,平台名叫余某某,上午跟余某某见完面之后,就跟余某某说我先走了,回镇江了。实际上他是在上海的一家宾馆开了一个房间,进行割腕自杀。经查实,王某挪用公司的公款达930万元,包括侵占公司库存现金数十万元;

王某已结婚,一家三口与父母一起居住在丹阳,家庭条件一般。而他盗取公司的高额资金并没有用于自己的家庭,那这930万元究竟花到了哪里呢? 王某交代,他自从接触了网络直播平台后,就很喜欢看直播。因为自己每月的工资也就3000多元,维持家庭生活比较拮据,所以一开始很少打赏。他发现,因为打赏少,女主播们对自己不屑一顾,她们只会与打赏多的人进行互动。王某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为了挽回面子,他开始挪用公款进行打赏。

一开始的时候,认为这个跟玩游戏一样,也就是蛮开心的,蛮刺激的。一百两百打赏,女主播爱理不理,后来就是金额加大,女主播她就会主动跟你联系了,包括出去吃饭,玩玩啊,他认为(打赏)钱越多,对他心理来说就是越开心,越兴奋,越刺激。 王某打赏“一掷千金”,大家都以为他是富二代,不断有女主播和网友吹捧他,让他感觉很受用。

为了维持在直播平台里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王某不断充值给女主播送高价格的“礼物”,最多的一天他在直播平台充值50万元,好几个女主播主动与他结交。王某瞒着妻子,以出差为借口,每周都会到上海与女主播幽会,挥霍盗取来的公款。基本上都是(住)上海最好的宾馆,多的时候可能(花费)能达到十万,数十万,少的时候两三万,

一晚上花数十万。不光是住宿,去唱歌,(还)到高档的场所去消费,买一些好的酒水。每个星期基本上都去。他因为手上有钱。比方说这个月他在公司账上拿了多少钱回来,基本上就是月光,月光族!他自己供述的话,在上海有好几个女主播跟他有这个来往,陪吃饭,陪睡,相当于是包养性质的这个情况,定期去,然后一个月给她多少钱。以金钱为交易这一种关系。

经过庭审,法院当庭作出宣判,被告人王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被告人王某退回被害单位人民币930万元,但王某根本没有能力退赔。 法院宣判后,王某表示悔罪,没有提出上诉。

民警了解到,王某平时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周围的人说他很少犯错,没什么不良嗜好,为什么这次王某会沉迷于网络直播无法自拔呢?心理专家表示,性格内向的人,因为平时缺少与他人的交流,可能存在极度的不自信,因此需要在虚拟的环境中寻找自我和他人的肯定。

当王某因为打赏少被网络女主播轻视时,他在心理上无法承受,所以不惜盗取公款来打赏;而当他将自己伪装成了“富二代”,用金钱引来女主播的争相追捧时,内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更加无法自拔。 其实这些网络上的这些(追捧),看似一种荣耀,或者是别人对你的肯定,(其实)都是虚拟的,都是虚幻的,但是却给了他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已婚男侵吞930万公款打赏包养主播 最多1晚花10万

会计突然失联930万公款不翼而飞。2017年2月中旬,镇江警方接到某房地产公司报案,称该公司29岁的会计王某突然失联,经过账目核查,公司怀疑他侵吞了数百万元的公款。报案之前公司跟他电话联系,说把公司的账交一下,我们要做审计的,你到时候配合我们一下。他当时答应得很好,应该是第二天他们公司再跟他联系,电话就关机了,报案的时候应该是在公司账上发现有400多万去向不明。

 王某的家人和朋友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就在民警抓紧侦查时,王某的手机突然开机了,他打电话给公司表示想投案自首。这名会计跑到了上海,去见了我们国内一家某直播平台的女主播,平台名叫余某某,上午跟余某某见完面之后,就跟余某某说我先走了,回镇江了。实际上他是在上海的一家宾馆开了一个房间,进行割腕自杀。经查实,王某挪用公司的公款达930万元,包括侵占公司库存现金数十万元;

王某已结婚,一家三口与父母一起居住在丹阳,家庭条件一般。而他盗取公司的高额资金并没有用于自己的家庭,那这930万元究竟花到了哪里呢? 王某交代,他自从接触了网络直播平台后,就很喜欢看直播。因为自己每月的工资也就3000多元,维持家庭生活比较拮据,所以一开始很少打赏。他发现,因为打赏少,女主播们对自己不屑一顾,她们只会与打赏多的人进行互动。王某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为了挽回面子,他开始挪用公款进行打赏。

一开始的时候,认为这个跟玩游戏一样,也就是蛮开心的,蛮刺激的。一百两百打赏,女主播爱理不理,后来就是金额加大,女主播她就会主动跟你联系了,包括出去吃饭,玩玩啊,他认为(打赏)钱越多,对他心理来说就是越开心,越兴奋,越刺激。 王某打赏“一掷千金”,大家都以为他是富二代,不断有女主播和网友吹捧他,让他感觉很受用。

为了维持在直播平台里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王某不断充值给女主播送高价格的“礼物”,最多的一天他在直播平台充值50万元,好几个女主播主动与他结交。王某瞒着妻子,以出差为借口,每周都会到上海与女主播幽会,挥霍盗取来的公款。基本上都是(住)上海最好的宾馆,多的时候可能(花费)能达到十万,数十万,少的时候两三万,

一晚上花数十万。不光是住宿,去唱歌,(还)到高档的场所去消费,买一些好的酒水。每个星期基本上都去。他因为手上有钱。比方说这个月他在公司账上拿了多少钱回来,基本上就是月光,月光族!他自己供述的话,在上海有好几个女主播跟他有这个来往,陪吃饭,陪睡,相当于是包养性质的这个情况,定期去,然后一个月给她多少钱。以金钱为交易这一种关系。

经过庭审,法院当庭作出宣判,被告人王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被告人王某退回被害单位人民币930万元,但王某根本没有能力退赔。 法院宣判后,王某表示悔罪,没有提出上诉。

民警了解到,王某平时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周围的人说他很少犯错,没什么不良嗜好,为什么这次王某会沉迷于网络直播无法自拔呢?心理专家表示,性格内向的人,因为平时缺少与他人的交流,可能存在极度的不自信,因此需要在虚拟的环境中寻找自我和他人的肯定。

当王某因为打赏少被网络女主播轻视时,他在心理上无法承受,所以不惜盗取公款来打赏;而当他将自己伪装成了“富二代”,用金钱引来女主播的争相追捧时,内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更加无法自拔。 其实这些网络上的这些(追捧),看似一种荣耀,或者是别人对你的肯定,(其实)都是虚拟的,都是虚幻的,但是却给了他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