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四年试点遇冷 为何还要在全国推行?

小狐图仙2018-08-11 10:50:32
1/12

今天媒体似乎都在问,以房养老四年试点既然遇冷,为何还要在全国推开?上海市民:没有子女是另外一回事,有子女,老人不能完全做主的。需求乏力供给不足,是老人观念太保守,还是保险公司配套制度不成熟?武汉市民:我现在就要救急,是不是,我死了之后我房子还要它做什么。试点四年,开展以房养老业务的保险公司仅一家,完成承保手续的不足百户。(来源:央视新闻移动网)

主持人 白岩松:现在养老问题是越来越热的大话题,“以房养老”您愿意吗?具体说反向抵押,你岁数大了以后把你拥有绝对独立产权的住房抵押给保险公司,让保险公司每个月给你一笔不错的养老金,你的日子会发生很大的改善,有一天你告别这个世界,房子是人家的,老年的生活质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您愿意吗?其实这件事还真在国内做了四年的试点了。

我们看一下,银保监会日前发布通知,决定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扩大到全国范围开展,在此之前呢,2014年7月4D开展试点,2016年7月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部分地级市,我要说明一下,四年的试点过程当中只有一家保险公司全国200个名额,没用足,用了一半左右,为什么不热甚至有点冷,全国推广,全国推广之后能热起来吗?您愿意吗,今天关注一下。

主持人 白岩松:这老人真不容易,管了儿子还得管孙子,房子是中国的头等大事,试点四年过程当中,各方意见都有,我们看一下介质今年6月底有多家保险公司获得了试点资格,只有一家保险公司开展了业务,共有98户家庭139位老人完成了承保手续,可是相当不多,做了一个调查,60岁之后您愿意选择以房养老吗?非常愿意30%,也可以考虑6%,不太能接受18%,绝对不选择71%,还没太想好2%。

咱即便把还没太想好2%加上非常愿意可以考虑加起来才11%,其实非常愿意可以考虑9%,这跟现实中遇冷的状况有近似的情况,接下来我们连线一位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刘卫民您好刘先生,您看全国改革很多事都是改革受欢迎,试点中受欢迎,然后推广,但是这件事可是四年都不太热,为什么还要向全国推广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卫民:以房养老养老来看,本质其实是商业性的一种养老保险,对于现在整个的社会养老保险是一个有效的补充,对于建立我们这种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来讲其实是有很大意义的,所以我觉得既使是试点我们现在看到推进与预期还有一定的距离,时间意义和创新意义还是要坚持。

主持人 白岩松:有人第一反应就是咱们应该是一步一步走向完善的养老保障机制啊,比如说养老金医保等等,是不是现在养老金有亏损,国家不打算养老了,开始出新招,鼓励新招,这个声音也有你怎么看。

刘卫民:大家没必要有这种担心,这就是商业性的险种,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养老情况,根据自己的意愿制定这样的养老计划,我觉得完全不是说因为我们有一些这些方面的这些问题,然后把责任给大家,完全没有必要。

主持人 白岩松:第二个问题包含疑问在现实中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呢,国家给你提供的这种养老的保障,包括养老金等等,其实一定不是高层次的,一个月可能比如说2000或者3000块钱的概念,以房养老体的生活质量因此发生很大的改变,虽然试点中这样的案例不多,但是透过个别的案例还是可以感受很多,接下来让我们观察一下,试点中的一些案例。

2014年6月18日,原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公众俗称的“以房养老”开始了正式试点。在这份《意见》中,明确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作为第一批试点的城市。而试点政策明确不久,北京的康先生就第一个报了名。

北京“以房养老”投保者 康先生:最大的困难就是用于俗话就是罗锅上山——钱紧,钱不充裕,很多事情不能办。康先生住在北京市北五环边上的一个小区,政策试点的那年康先生69岁。由于女儿的不幸去世,只剩下康先生和老伴相依为命。老两口每个月的退休金加起来有7000多块钱。虽然不愁吃喝,但康先生总觉得手头有点紧。

北京“以房养老”投保者 康先生:吃不了多少钱,实际剩下的钱我们就是给医院准备的,因为老了嘛,谁都有这个病的,你病就得花钱,小病少花,大病多花,所以那个钱也不敢干什么。

老两口最大的财产就是这套三居室的房子,2014年的时候,这套房子评估为305万。随后,幸福人寿保险公司推出了"以房养老"的保险产品,两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了合约。根据合约,康先生和老伴儿将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每月可以从保险公司领取9000多元的养老金,而且他们还可以继续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北京"以房养老"投保者 康先生:说实在的他给我钱,真金白银地给我,而且让我住在这儿,不去奔波,就让我住这儿了,你可以继续住,住到你老去为止,这个条件多好,是不是?

在康先生的眼中,"以房养老"这事是值得做的,老两口算了一笔账,投保"以房养老"之后,每月的收入从7000多元增加到了16000元,如果老两口住到了养老院,按照规定,抵押出去的房子还可以出租,每月也有5000多元的租金收入。在康先生看来,"以房养老"能够彻底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主持人 白岩松:这里有一个小细节非常重要,当你把自己的这个拥有绝对产权的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之后,你既可以住在这个房子里,即便不住这个房子里住到养老院,这个房子也可以自觉选择出租,收益归自己,也就是反向抵押之后依然拥有对这个房子的使用权和支配权,告别这个世界之后才交给相关的保险公司,即便是这样我们来看看相关的调查

假如您不愿意选择以房养老原因是什么,因为刚才第一个调查显示接近十个里面九个不愿意,原因是什么,10%选择是养兒防老比较好,房子留给后人,还有留给孙子的,3%所有权不完整不好操作,1%子女反对容易引发家庭矛盾,64%是最大比例,收益不划算感觉一辈子白辛苦了,这个是一个综合的加在一起的心态。

其实更觉得是一种心态,12%是形式条款太复杂,不太理解,也得讲明白,12%没看明白,怕吃亏,10%房价上涨获得的养老金太低,其实反过来有这个问题,保险公司担心将来房子下跌,接下来继续练习刘卫民,刘先生您看念相关差的时候大家的心态反应非常明确,哪点让你印象非常深刻。

刘卫民:我觉得对于以房养老大家最关键的,或者是最担心的其实就是以房养老的观念,就是我到底要不要把这套,我这个一辈子买了这一套房子,甚至是两套房子抵押出去呢,这个是制约大家参与到这个险种最大的障碍。

主持人 白岩松:另外一点一系列的担心,其中一个担心万事开头难,这里的制度相应来说不够规范,怎么看制度设计方面人们存在一些担心。

刘卫民:其实对于这个险种是新的险种,新的险种里面摸清潜在的需求人群有什么需求,中国比如说将来机构化的这种养老来讲可能一定的比例,更多的是居家养老,居家养老里面把险种做的更加规范,比如说一些老人,可能这套房子在北京,一套房子几百万,六百万的房子,对于老人来讲选择用来300万养老,到他生命结束的时候,另外300万如何处置,我觉得制度层面把这些东西探索清楚。

主持人 白岩松:对,要不然心里还打鼓,接下来两个反向很有意思,老人的层面来说担心,我现在合同签了,房子涨这个就亏了,这个好解决吗?

刘卫民:2014年做试点的时候已经做了设计,我们分两种残品,一个是参与型产品,一个非参与型产品,直白来讲,如果这个险种公司能够分到房子增值的收益叫参与型的产品,为了推广这个产品,其实大部分的这些产品都是非参与型的,也就是说得到的这些,因为房子随着时间的上涨得到的这些收益仍然归还给投保人。

主持人 白岩松:接下来说反向的,保险公司角度有两个风险,第一个风险现在的房价还可以,但是将来如果落下去了,出现什么问题,房价下降了,现在签的合同不是保险公司亏了吗?

刘卫民:这个是专业问题,你问的是很多保险公司内心的担忧,这个我觉得其实从专业角度来讲完全没有过多担心的必要,因为我们整体来精算是定律的概念,整体住房市场的运行来讲是比较平稳,整个将来人口寿命的预期上,这些精算师们会越来越精确预测这些重要关键性指标,这些都可以控制住我们市场风险的。

主持人 白岩松: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从保险公司的角度来说第二个风险,如果很多签了很痛的老人超级长寿,100起步怎么办。

刘卫民:这个对于社会来讲,家庭来讲是一个好事情,对于保险公司来讲,他的这种客观上来讲,他确实这种保险的会有所显著的上涨,如果200个人,或者是试点100多个人来讲,这个盘子会出现,大家都很长寿,老龄化社会都是长寿社会的时候,确实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我想说对于保险来讲他大数的定律,样本越来越多的时候,大家寿命会区别于平均值,大家不用担心。

主持人 白岩松:有一个非常中国的问题,相当多的老人,别看拥有房子的产权,但是担心孩子,甚至直接担心到孙子,做好这个家庭工作很难的,你怎么看待这个非常中国式的障碍。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以房养老”四年试点遇冷 为何还要在全国推行?

今天媒体似乎都在问,以房养老四年试点既然遇冷,为何还要在全国推开?上海市民:没有子女是另外一回事,有子女,老人不能完全做主的。需求乏力供给不足,是老人观念太保守,还是保险公司配套制度不成熟?武汉市民:我现在就要救急,是不是,我死了之后我房子还要它做什么。试点四年,开展以房养老业务的保险公司仅一家,完成承保手续的不足百户。(来源:央视新闻移动网)

主持人 白岩松:现在养老问题是越来越热的大话题,“以房养老”您愿意吗?具体说反向抵押,你岁数大了以后把你拥有绝对独立产权的住房抵押给保险公司,让保险公司每个月给你一笔不错的养老金,你的日子会发生很大的改善,有一天你告别这个世界,房子是人家的,老年的生活质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您愿意吗?其实这件事还真在国内做了四年的试点了。

我们看一下,银保监会日前发布通知,决定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扩大到全国范围开展,在此之前呢,2014年7月4D开展试点,2016年7月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部分地级市,我要说明一下,四年的试点过程当中只有一家保险公司全国200个名额,没用足,用了一半左右,为什么不热甚至有点冷,全国推广,全国推广之后能热起来吗?您愿意吗,今天关注一下。

主持人 白岩松:这老人真不容易,管了儿子还得管孙子,房子是中国的头等大事,试点四年过程当中,各方意见都有,我们看一下介质今年6月底有多家保险公司获得了试点资格,只有一家保险公司开展了业务,共有98户家庭139位老人完成了承保手续,可是相当不多,做了一个调查,60岁之后您愿意选择以房养老吗?非常愿意30%,也可以考虑6%,不太能接受18%,绝对不选择71%,还没太想好2%。

咱即便把还没太想好2%加上非常愿意可以考虑加起来才11%,其实非常愿意可以考虑9%,这跟现实中遇冷的状况有近似的情况,接下来我们连线一位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刘卫民您好刘先生,您看全国改革很多事都是改革受欢迎,试点中受欢迎,然后推广,但是这件事可是四年都不太热,为什么还要向全国推广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卫民:以房养老养老来看,本质其实是商业性的一种养老保险,对于现在整个的社会养老保险是一个有效的补充,对于建立我们这种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来讲其实是有很大意义的,所以我觉得既使是试点我们现在看到推进与预期还有一定的距离,时间意义和创新意义还是要坚持。

主持人 白岩松:有人第一反应就是咱们应该是一步一步走向完善的养老保障机制啊,比如说养老金医保等等,是不是现在养老金有亏损,国家不打算养老了,开始出新招,鼓励新招,这个声音也有你怎么看。

刘卫民:大家没必要有这种担心,这就是商业性的险种,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养老情况,根据自己的意愿制定这样的养老计划,我觉得完全不是说因为我们有一些这些方面的这些问题,然后把责任给大家,完全没有必要。

主持人 白岩松:第二个问题包含疑问在现实中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呢,国家给你提供的这种养老的保障,包括养老金等等,其实一定不是高层次的,一个月可能比如说2000或者3000块钱的概念,以房养老体的生活质量因此发生很大的改变,虽然试点中这样的案例不多,但是透过个别的案例还是可以感受很多,接下来让我们观察一下,试点中的一些案例。

2014年6月18日,原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公众俗称的“以房养老”开始了正式试点。在这份《意见》中,明确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作为第一批试点的城市。而试点政策明确不久,北京的康先生就第一个报了名。

北京“以房养老”投保者 康先生:最大的困难就是用于俗话就是罗锅上山——钱紧,钱不充裕,很多事情不能办。康先生住在北京市北五环边上的一个小区,政策试点的那年康先生69岁。由于女儿的不幸去世,只剩下康先生和老伴相依为命。老两口每个月的退休金加起来有7000多块钱。虽然不愁吃喝,但康先生总觉得手头有点紧。

北京“以房养老”投保者 康先生:吃不了多少钱,实际剩下的钱我们就是给医院准备的,因为老了嘛,谁都有这个病的,你病就得花钱,小病少花,大病多花,所以那个钱也不敢干什么。

老两口最大的财产就是这套三居室的房子,2014年的时候,这套房子评估为305万。随后,幸福人寿保险公司推出了"以房养老"的保险产品,两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了合约。根据合约,康先生和老伴儿将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每月可以从保险公司领取9000多元的养老金,而且他们还可以继续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北京"以房养老"投保者 康先生:说实在的他给我钱,真金白银地给我,而且让我住在这儿,不去奔波,就让我住这儿了,你可以继续住,住到你老去为止,这个条件多好,是不是?

在康先生的眼中,"以房养老"这事是值得做的,老两口算了一笔账,投保"以房养老"之后,每月的收入从7000多元增加到了16000元,如果老两口住到了养老院,按照规定,抵押出去的房子还可以出租,每月也有5000多元的租金收入。在康先生看来,"以房养老"能够彻底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主持人 白岩松:这里有一个小细节非常重要,当你把自己的这个拥有绝对产权的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之后,你既可以住在这个房子里,即便不住这个房子里住到养老院,这个房子也可以自觉选择出租,收益归自己,也就是反向抵押之后依然拥有对这个房子的使用权和支配权,告别这个世界之后才交给相关的保险公司,即便是这样我们来看看相关的调查

假如您不愿意选择以房养老原因是什么,因为刚才第一个调查显示接近十个里面九个不愿意,原因是什么,10%选择是养兒防老比较好,房子留给后人,还有留给孙子的,3%所有权不完整不好操作,1%子女反对容易引发家庭矛盾,64%是最大比例,收益不划算感觉一辈子白辛苦了,这个是一个综合的加在一起的心态。

其实更觉得是一种心态,12%是形式条款太复杂,不太理解,也得讲明白,12%没看明白,怕吃亏,10%房价上涨获得的养老金太低,其实反过来有这个问题,保险公司担心将来房子下跌,接下来继续练习刘卫民,刘先生您看念相关差的时候大家的心态反应非常明确,哪点让你印象非常深刻。

刘卫民:我觉得对于以房养老大家最关键的,或者是最担心的其实就是以房养老的观念,就是我到底要不要把这套,我这个一辈子买了这一套房子,甚至是两套房子抵押出去呢,这个是制约大家参与到这个险种最大的障碍。

主持人 白岩松:另外一点一系列的担心,其中一个担心万事开头难,这里的制度相应来说不够规范,怎么看制度设计方面人们存在一些担心。

刘卫民:其实对于这个险种是新的险种,新的险种里面摸清潜在的需求人群有什么需求,中国比如说将来机构化的这种养老来讲可能一定的比例,更多的是居家养老,居家养老里面把险种做的更加规范,比如说一些老人,可能这套房子在北京,一套房子几百万,六百万的房子,对于老人来讲选择用来300万养老,到他生命结束的时候,另外300万如何处置,我觉得制度层面把这些东西探索清楚。

主持人 白岩松:对,要不然心里还打鼓,接下来两个反向很有意思,老人的层面来说担心,我现在合同签了,房子涨这个就亏了,这个好解决吗?

刘卫民:2014年做试点的时候已经做了设计,我们分两种残品,一个是参与型产品,一个非参与型产品,直白来讲,如果这个险种公司能够分到房子增值的收益叫参与型的产品,为了推广这个产品,其实大部分的这些产品都是非参与型的,也就是说得到的这些,因为房子随着时间的上涨得到的这些收益仍然归还给投保人。

主持人 白岩松:接下来说反向的,保险公司角度有两个风险,第一个风险现在的房价还可以,但是将来如果落下去了,出现什么问题,房价下降了,现在签的合同不是保险公司亏了吗?

刘卫民:这个是专业问题,你问的是很多保险公司内心的担忧,这个我觉得其实从专业角度来讲完全没有过多担心的必要,因为我们整体来精算是定律的概念,整体住房市场的运行来讲是比较平稳,整个将来人口寿命的预期上,这些精算师们会越来越精确预测这些重要关键性指标,这些都可以控制住我们市场风险的。

主持人 白岩松: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从保险公司的角度来说第二个风险,如果很多签了很痛的老人超级长寿,100起步怎么办。

刘卫民:这个对于社会来讲,家庭来讲是一个好事情,对于保险公司来讲,他的这种客观上来讲,他确实这种保险的会有所显著的上涨,如果200个人,或者是试点100多个人来讲,这个盘子会出现,大家都很长寿,老龄化社会都是长寿社会的时候,确实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我想说对于保险来讲他大数的定律,样本越来越多的时候,大家寿命会区别于平均值,大家不用担心。

主持人 白岩松:有一个非常中国的问题,相当多的老人,别看拥有房子的产权,但是担心孩子,甚至直接担心到孙子,做好这个家庭工作很难的,你怎么看待这个非常中国式的障碍。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