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6万请月嫂被染病菌 月子会所:跟月嫂接吻了吧?

隐秘的大号2018-09-14 21:46:22
1/12

浙江宁海尤女士的预产期将到,为了迎接儿子的降生,尤女士特意与宁海一家月子会所签订了月子服务协议,并缴纳了43700元。之后,尤女士入住了该会所的月子套房并顺利产子。而月子公司也遵照协议,派了一名月嫂,专门照顾尤女士。

尤女士告诉记者,月嫂持有上岗证和健康证,做事还是比较尽力的。曾经进行过岗位服务,有一些专业技能。

一个月的时间里,包括吃饭洗衣和喂养宝宝等,月嫂除了做好服务,还提了不少育儿及护理建议,双方的友情也加深了。第一个月结束后,尤女士又花了15800元,签了一份金牌月嫂合同,将徐阿姨带回了家住,继续照顾她和宝宝的生活起居。

让人意外的是,月嫂上门20天之后,因为连续几天胃部难受吃不下饭,于是尤女士一家人就带着月嫂一起去医院做了检查。

尤女士:“查出来她果然是幽门螺旋杆菌呈阳性,值有400多,我们一看她有这个病,我们全家都去检查了,最终检查出来的结果是我母亲感染了,细菌值是90,医生说是刚刚感染上。

虽然宝宝暂时没有问题,可这个情况着实让尤女士一家人都着急坏了,毕竟月嫂几乎24小时在和宝宝接触。而尤女士说,自己之所以这么肯定自己母亲是被月嫂感染的,是因为去年她在备孕期间,一家人都曾经去做过这项检查,家里人都是健康没问题的。

尤女士说,这种情况大概发生过两三次,而幽门螺旋杆菌的传染主要就是接触传染、口腔传染等途径。因为尤女士一家人对健康问题很重视,而在之前,关于这项检查,他们还特意向月子会所提出来过。

尤女士:“入所的时候,我妈当时去问过前台的负责人,有没有做过幽门螺旋杆菌这项检查,包括有没有健康证,前台的回答说我们都是有的,当面也问过月嫂,阿姨当时回答的有点支支吾吾。”

尤女士说,他们不止一次提出这个问题,也给负责人发过相关报道的文章,还在签合同时一再强调,而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尤女士认为,月子会所存在一定的欺骗性质和不负责任。于是他们提出月子会所给他们退回服务费及精神损失费等8万元。因为宝宝哺乳需要,尤女士让自己的母亲尤大姐,来找宁海妈咪女人花月子会所的负责人谈这个事。而就在尤大姐和负责人赖总说明现在的情况时,赖总竟然听着听着,就想要走了,随后双方发生争执推搡。

在一阵沉默之后,赖总说,他们的月嫂是有相关部门颁发的健康证的,尤大姐说,这个健康证其实写明了只是用于一般的家政服务人员,并没有默认包含幽门螺旋杆菌的检查,而这是需要另外自选检查的。这明明是一家月子会所的负责人,竟然对月嫂是否需要相关检查一无所知,对自己的月嫂会不会做这项检查也表示不懂,这连连回答的不知道、不清楚和不懂,也让人听了匪夷所思。而赖总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宁海妈咪女人花月子会所负责人赖总:“我们的月嫂是24小时对着产妇和宝宝的,我们的产妇和新生儿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她有问题,是不是她跟我们的月嫂有接吻啊?”赖总说,因为宝妈和宝宝都没有感染,因此她也不能界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尤大姐目前的情况。但是尤大姐说,宝宝的检查情况还需要复查才能最终确定。而对于尤女士他们提出的赔偿问题,赖总说尤女士可以请法律专业的部门来裁定。

最终经调解,月子会所付给尤女士41800元补偿金,目前也已经付清。而尤女士也跟我们反馈说,赖总也亲自到他们家登门道歉了,认错态度也比较诚恳。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花6万请月嫂被染病菌 月子会所:跟月嫂接吻了吧?

浙江宁海尤女士的预产期将到,为了迎接儿子的降生,尤女士特意与宁海一家月子会所签订了月子服务协议,并缴纳了43700元。之后,尤女士入住了该会所的月子套房并顺利产子。而月子公司也遵照协议,派了一名月嫂,专门照顾尤女士。

尤女士告诉记者,月嫂持有上岗证和健康证,做事还是比较尽力的。曾经进行过岗位服务,有一些专业技能。

一个月的时间里,包括吃饭洗衣和喂养宝宝等,月嫂除了做好服务,还提了不少育儿及护理建议,双方的友情也加深了。第一个月结束后,尤女士又花了15800元,签了一份金牌月嫂合同,将徐阿姨带回了家住,继续照顾她和宝宝的生活起居。

让人意外的是,月嫂上门20天之后,因为连续几天胃部难受吃不下饭,于是尤女士一家人就带着月嫂一起去医院做了检查。

尤女士:“查出来她果然是幽门螺旋杆菌呈阳性,值有400多,我们一看她有这个病,我们全家都去检查了,最终检查出来的结果是我母亲感染了,细菌值是90,医生说是刚刚感染上。

虽然宝宝暂时没有问题,可这个情况着实让尤女士一家人都着急坏了,毕竟月嫂几乎24小时在和宝宝接触。而尤女士说,自己之所以这么肯定自己母亲是被月嫂感染的,是因为去年她在备孕期间,一家人都曾经去做过这项检查,家里人都是健康没问题的。

尤女士说,这种情况大概发生过两三次,而幽门螺旋杆菌的传染主要就是接触传染、口腔传染等途径。因为尤女士一家人对健康问题很重视,而在之前,关于这项检查,他们还特意向月子会所提出来过。

尤女士:“入所的时候,我妈当时去问过前台的负责人,有没有做过幽门螺旋杆菌这项检查,包括有没有健康证,前台的回答说我们都是有的,当面也问过月嫂,阿姨当时回答的有点支支吾吾。”

尤女士说,他们不止一次提出这个问题,也给负责人发过相关报道的文章,还在签合同时一再强调,而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尤女士认为,月子会所存在一定的欺骗性质和不负责任。于是他们提出月子会所给他们退回服务费及精神损失费等8万元。因为宝宝哺乳需要,尤女士让自己的母亲尤大姐,来找宁海妈咪女人花月子会所的负责人谈这个事。而就在尤大姐和负责人赖总说明现在的情况时,赖总竟然听着听着,就想要走了,随后双方发生争执推搡。

在一阵沉默之后,赖总说,他们的月嫂是有相关部门颁发的健康证的,尤大姐说,这个健康证其实写明了只是用于一般的家政服务人员,并没有默认包含幽门螺旋杆菌的检查,而这是需要另外自选检查的。这明明是一家月子会所的负责人,竟然对月嫂是否需要相关检查一无所知,对自己的月嫂会不会做这项检查也表示不懂,这连连回答的不知道、不清楚和不懂,也让人听了匪夷所思。而赖总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宁海妈咪女人花月子会所负责人赖总:“我们的月嫂是24小时对着产妇和宝宝的,我们的产妇和新生儿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她有问题,是不是她跟我们的月嫂有接吻啊?”赖总说,因为宝妈和宝宝都没有感染,因此她也不能界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尤大姐目前的情况。但是尤大姐说,宝宝的检查情况还需要复查才能最终确定。而对于尤女士他们提出的赔偿问题,赖总说尤女士可以请法律专业的部门来裁定。

最终经调解,月子会所付给尤女士41800元补偿金,目前也已经付清。而尤女士也跟我们反馈说,赖总也亲自到他们家登门道歉了,认错态度也比较诚恳。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