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雷士兵炸失双手双眼 至今不知伤情

小狐图仙2018-11-19 17:19:56
1/12

11月19日报道,身旁约2米开外的加重手榴弹爆炸后,扫雷战士艾岩一阵阵耳鸣。他能看到围拢过来的战友们呼喊,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来源:澎湃新闻网)

事后艾岩回忆,爆炸的巨响过后,火光擦着他的脸颊而过,携裹着碎石打在脸上,“当时我没感觉到疼,双手双脚僵硬想走却走不动,脑子空白,身体发抖。”相比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这个26岁的中士更多时候被愧疚感困扰着。就在爆炸发生前几秒,和他一同进行扫雷作业的组长杜富国说,“你退后,让我来!”

之后艾岩仅受了皮外伤,为他阻挡大部分爆炸冲击波和弹片的杜富国失去了双眼、双手。

“我没有勇气去看他。”艾岩说。一个多月过去了,外界几乎都知晓了杜富国的事迹,躺在解放军第926医院(原59医院)病房里接受治疗的他本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双眼球已被摘除。

如今杜富国正坚强面对失去双手的现实。

他躺在病床上,蒙着双眼,试图保持良好心态,偶尔还会开一两句玩笑。

他的亲人、战友和医护人员却小心翼翼,因为怕影响康复,不敢告诉杜富国更多实情。

杜富国正与战友一起设置扫雷爆破筒,左侧为杜富国。

杜富国排除了1枚反坦克地雷。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扫雷士兵炸失双手双眼 至今不知伤情

11月19日报道,身旁约2米开外的加重手榴弹爆炸后,扫雷战士艾岩一阵阵耳鸣。他能看到围拢过来的战友们呼喊,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来源:澎湃新闻网)

事后艾岩回忆,爆炸的巨响过后,火光擦着他的脸颊而过,携裹着碎石打在脸上,“当时我没感觉到疼,双手双脚僵硬想走却走不动,脑子空白,身体发抖。”相比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这个26岁的中士更多时候被愧疚感困扰着。就在爆炸发生前几秒,和他一同进行扫雷作业的组长杜富国说,“你退后,让我来!”

之后艾岩仅受了皮外伤,为他阻挡大部分爆炸冲击波和弹片的杜富国失去了双眼、双手。

“我没有勇气去看他。”艾岩说。一个多月过去了,外界几乎都知晓了杜富国的事迹,躺在解放军第926医院(原59医院)病房里接受治疗的他本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双眼球已被摘除。

如今杜富国正坚强面对失去双手的现实。

他躺在病床上,蒙着双眼,试图保持良好心态,偶尔还会开一两句玩笑。

他的亲人、战友和医护人员却小心翼翼,因为怕影响康复,不敢告诉杜富国更多实情。

杜富国正与战友一起设置扫雷爆破筒,左侧为杜富国。

杜富国排除了1枚反坦克地雷。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