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西古城村,一切只是寻常

粒志2019-03-23 08:24:08
1/12

坐标: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大营街上西古城村 这是大营街的一村子,没有大营街本身出名,很平常,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随便在一个站点下车,随便走到村子里面逛,最后拍下了这组图片。

我一直想拍一些寻常之物,跟农村有关,跟旅游无关。 其实房子算是比较好的对象,尤其是新旧之间。 人的居住环境,始终离不开房子,在住这件事情上,我们很执着。

相对开门的房子。 这种布局跟通海那边的有点像,但我们小街那边,这种对门而开的房子,很少。 我喜欢臆测各村房子格局背后的文化,那种臆测对文化本身是一种亵渎。

这算是新新对照。 红色的砖,白色的墙,灰扑扑的村道。 这种寻常的村屋,在寻常的日子里,寻常地被记录下来。

独栋别墅。 从外观到砖色的选择,无一不透漏着主人的洗好。 在住这件事情上,有条件选择自己喜欢的,其实也是件幸运的事。

两排新房子。 新砖加上仿古的门头,营造一种青砖古境的感觉,这好像也算是一种时尚。 还有红色的大灯笼,算是这几年村里人的喜庆方式吧!

门里的房。 那边和这边,同一个村,风景不一。 从门里看外面和里面看门外,都有不一样的故事,还在延续着,一切。

外形别致的房子。 像小时候画的房子的样子,门开得不大,房子的主体很突出。

电线。 钢筋水泥和电线构成一个村子里的风景。 村里人不多,很安静,偶尔有老人闲聊。

很多时候,对着那些房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我可能想拍一只悠闲散步的大公鸡,也想拍一个安安静静的板凳,或者只是哪家房子前面的一堵墙,仅此而已。

鲜花房子。 跟其他家有点不一样的瓷砖。 相片拍下来的图片,跟实际情况,往往有些差异。 在我拍照的那一个时间点,这家的主人可能正在吃饭,也可能正在看电视,这种躲在相片后面的可能,其实也是一种动力。

又是一间独特的房子。 同一个村里的房子,差异其实很大。 而这种差异,我觉得正是世界美好的构成,多样而多姿。

造型相似的房子。 在路边,做生意,格局都差不多。

一排。 房子这种存在,其实跟所谓的流行很想,只是第一个是从哪家开始的呢?

上西古城村,一切只是寻常

重新预览
退出全屏
1/12

坐标: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大营街上西古城村 这是大营街的一村子,没有大营街本身出名,很平常,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随便在一个站点下车,随便走到村子里面逛,最后拍下了这组图片。

我一直想拍一些寻常之物,跟农村有关,跟旅游无关。 其实房子算是比较好的对象,尤其是新旧之间。 人的居住环境,始终离不开房子,在住这件事情上,我们很执着。

相对开门的房子。 这种布局跟通海那边的有点像,但我们小街那边,这种对门而开的房子,很少。 我喜欢臆测各村房子格局背后的文化,那种臆测对文化本身是一种亵渎。

这算是新新对照。 红色的砖,白色的墙,灰扑扑的村道。 这种寻常的村屋,在寻常的日子里,寻常地被记录下来。

独栋别墅。 从外观到砖色的选择,无一不透漏着主人的洗好。 在住这件事情上,有条件选择自己喜欢的,其实也是件幸运的事。

两排新房子。 新砖加上仿古的门头,营造一种青砖古境的感觉,这好像也算是一种时尚。 还有红色的大灯笼,算是这几年村里人的喜庆方式吧!

门里的房。 那边和这边,同一个村,风景不一。 从门里看外面和里面看门外,都有不一样的故事,还在延续着,一切。

外形别致的房子。 像小时候画的房子的样子,门开得不大,房子的主体很突出。

电线。 钢筋水泥和电线构成一个村子里的风景。 村里人不多,很安静,偶尔有老人闲聊。

很多时候,对着那些房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我可能想拍一只悠闲散步的大公鸡,也想拍一个安安静静的板凳,或者只是哪家房子前面的一堵墙,仅此而已。

鲜花房子。 跟其他家有点不一样的瓷砖。 相片拍下来的图片,跟实际情况,往往有些差异。 在我拍照的那一个时间点,这家的主人可能正在吃饭,也可能正在看电视,这种躲在相片后面的可能,其实也是一种动力。

又是一间独特的房子。 同一个村里的房子,差异其实很大。 而这种差异,我觉得正是世界美好的构成,多样而多姿。

造型相似的房子。 在路边,做生意,格局都差不多。

一排。 房子这种存在,其实跟所谓的流行很想,只是第一个是从哪家开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