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场上的“烟熏妆”

小狐图仙2019-05-22 15:25:20
1/12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常年战斗在高山林海,用行动践行赴汤蹈火的铮铮誓言,只为山更绿。他们同“火魔”搏斗时,大森林也会给他们留下特殊的容妆。侯朕欣是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迪庆州大队一名大学毕业后入伍的消防员。在灭火作战中,灰尘沾满了他的鼻孔、眼睛、脸颊、口罩上也积满了厚厚的灰尘。面对镜头,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来源:云南网)

近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小中甸联合村发生山火,森林消防员紧急出动连续奋战17小时,火场上的这些“烟熏妆”既可爱又让人心疼。图为:在清理完火场后,消防员黄岳林带着烟熏妆和这片被烧毁的森林合影,天空依旧很蓝,就像被“PS”过一样,但很可惜,在海拔4000米的迪庆高原,这些被大火烧毁的林地可能需要超过10年的时间才能恢复。

消防员韩霓彬的这道“烟熏妆”,让本来就很可爱的他显得更加可爱,他自己也很纳闷,这笔“烟熏妆”是怎么被画上去的。他说,这张照片他要发给女朋友,“看,我多帅,我爱你!”

这是迪庆州森林消防大队香格里拉中队中队长刘高飞,这次灭火作战,他已经连续奋战了17个小时。趁着休息间隙,他顾不上卸下“烟熏妆”,赶紧拿出一个鸡腿,为接下来的战斗补充能量,刘高飞并没有发现,带着鸡腿一起吃下去的,还有嘴上的灰尘。

消防员廖贵江的这道“烟熏妆”,虽然让他显得苍老了几分,但增加了几分帅气,“合格的森林消防员,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他今年报考了中国消防救援学院,希望他能如愿。

迪庆州森林消防大队迪庆中队指导员张元顺,被涂上了一抹浓浓的胡子和黑乎乎的唇彩,洁白的牙齿沾满灰尘变黑牙。整个灭火作战期间,他冲在队伍的最前面,看着火势基本得到控制,他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带着浓浓的“烟熏妆”回眸一笑,虽然灭火作战的过程很累,但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成功扑灭了大火,防止了更多的树木被烧毁,保护了迪庆的绿水青山,守护了藏区的安宁稳定,森林消防员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火场上的“烟熏妆”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常年战斗在高山林海,用行动践行赴汤蹈火的铮铮誓言,只为山更绿。他们同“火魔”搏斗时,大森林也会给他们留下特殊的容妆。侯朕欣是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迪庆州大队一名大学毕业后入伍的消防员。在灭火作战中,灰尘沾满了他的鼻孔、眼睛、脸颊、口罩上也积满了厚厚的灰尘。面对镜头,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来源:云南网)

近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小中甸联合村发生山火,森林消防员紧急出动连续奋战17小时,火场上的这些“烟熏妆”既可爱又让人心疼。图为:在清理完火场后,消防员黄岳林带着烟熏妆和这片被烧毁的森林合影,天空依旧很蓝,就像被“PS”过一样,但很可惜,在海拔4000米的迪庆高原,这些被大火烧毁的林地可能需要超过10年的时间才能恢复。

消防员韩霓彬的这道“烟熏妆”,让本来就很可爱的他显得更加可爱,他自己也很纳闷,这笔“烟熏妆”是怎么被画上去的。他说,这张照片他要发给女朋友,“看,我多帅,我爱你!”

这是迪庆州森林消防大队香格里拉中队中队长刘高飞,这次灭火作战,他已经连续奋战了17个小时。趁着休息间隙,他顾不上卸下“烟熏妆”,赶紧拿出一个鸡腿,为接下来的战斗补充能量,刘高飞并没有发现,带着鸡腿一起吃下去的,还有嘴上的灰尘。

消防员廖贵江的这道“烟熏妆”,虽然让他显得苍老了几分,但增加了几分帅气,“合格的森林消防员,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他今年报考了中国消防救援学院,希望他能如愿。

迪庆州森林消防大队迪庆中队指导员张元顺,被涂上了一抹浓浓的胡子和黑乎乎的唇彩,洁白的牙齿沾满灰尘变黑牙。整个灭火作战期间,他冲在队伍的最前面,看着火势基本得到控制,他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带着浓浓的“烟熏妆”回眸一笑,虽然灭火作战的过程很累,但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成功扑灭了大火,防止了更多的树木被烧毁,保护了迪庆的绿水青山,守护了藏区的安宁稳定,森林消防员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