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被栓井边十余载 与鸡鸭抢食

一个普通的号2017-09-03 14:22:26
1/12

2017年9月1日,合肥,午饭时分,在庐江泥河镇洋河村一栋民房的院子里,男孩杰杰蹲在地上,将碗扣在嘴巴上,一只手在划拉着饭。他的身边围着家里养的鸡鸭,吃他掉落的饭粒,而杰杰时不时将身边的鸡鸭拉开,从地上捡起饭粒吃。江雨/视觉中国

杨中家有7口人,父亲,姐姐、妻子和三个孩子,杰杰是他的大儿子。杨中说,杰杰从小大脑就不是很好,因为家境不好,很多年前虽然看过,但效果并不明显,现在越来越重,大脑基本没有意识。图为因为大脑不好,虽然仅仅简单拴着,但杰杰并不会解开绳子。

在家里,两个孩子和姐姐都需要热照顾。现在大多时间,都是杨中照看儿子,帮他洗澡,晚上陪儿子睡觉。即使是掉落在井边的树叶,杰杰也会捡起来吃,杨中看到就会将树叶从杰杰嘴里抠出来。

爸爸杨中看着儿子,皱着眉头,不知如何是好。17岁的儿子因为无人照看,为了防止走丢,拴在井边已经十余载时间。

在杰杰小的时候,大多是爷爷奶奶照看他。爷爷常常带着他到附近的路上散散步,后来奶奶去世了,爷爷年岁大了,只能整天这样拴着。

被拴在井边的杰杰。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男孩被栓井边十余载 与鸡鸭抢食

2017年9月1日,合肥,午饭时分,在庐江泥河镇洋河村一栋民房的院子里,男孩杰杰蹲在地上,将碗扣在嘴巴上,一只手在划拉着饭。他的身边围着家里养的鸡鸭,吃他掉落的饭粒,而杰杰时不时将身边的鸡鸭拉开,从地上捡起饭粒吃。江雨/视觉中国

杨中家有7口人,父亲,姐姐、妻子和三个孩子,杰杰是他的大儿子。杨中说,杰杰从小大脑就不是很好,因为家境不好,很多年前虽然看过,但效果并不明显,现在越来越重,大脑基本没有意识。图为因为大脑不好,虽然仅仅简单拴着,但杰杰并不会解开绳子。

在家里,两个孩子和姐姐都需要热照顾。现在大多时间,都是杨中照看儿子,帮他洗澡,晚上陪儿子睡觉。即使是掉落在井边的树叶,杰杰也会捡起来吃,杨中看到就会将树叶从杰杰嘴里抠出来。

爸爸杨中看着儿子,皱着眉头,不知如何是好。17岁的儿子因为无人照看,为了防止走丢,拴在井边已经十余载时间。

在杰杰小的时候,大多是爷爷奶奶照看他。爷爷常常带着他到附近的路上散散步,后来奶奶去世了,爷爷年岁大了,只能整天这样拴着。

被拴在井边的杰杰。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