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猫,83岁婆婆与流浪猫同守着300多年祖屋

苏丹卿2019-09-08 17:38:46
1/12

贵州,地貌高原山地居多,不同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非常独特的民族文化,比如古老的布依族。布依族由古代僚人演变而来,以农业为主,享有“水稻民族”之称,他们居住的房子,十分独特:以石头搭建的古老建筑。图为安顺石头寨的一座300多年的石头老房子。

布依族是一个勤快的少数民族,其祖先很早就开始种植水稻,因而他们有“水稻民族”之美誉。他们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四川等省,其中以贵州省的布依族人口最多。位于安顺的石头寨,就是一个典型的布依族聚居的古村落。虽说石头寨已逐渐成为一个景点,供游人参观,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依旧遵循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仍以农业为主。

在探访石头寨的时候,一位年迈的布依族婆婆,十分热情的邀请我去参观她的房子。婆婆居住的房子是一个已有3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虽然简陋,但婆婆谈起这房子却十分自豪,因为村内已有不少新建房屋,老房子往往是以残存的局面。

婆婆一个人生活,子女都外出打工了。唯一陪伴的是一个温顺乖巧的橘猫,这只橘猫的名字是以布依族语言命名,比较长也很复杂,婆婆跟我说了几遍我都没记住。这是一只被收养的流浪猫,如今与婆婆相依为命。

遇到这位婆婆时,她刚从田里外来,虽说今年高寿83岁,但婆婆的身子骨依旧顽强,精气神十足,每天都去田里务农,家里还养了很多鸡。

也许是婆婆一个人生活,也许是每天忙着农活,这座300多年的老房子在古朴的同时,也显得杂乱和贫困。客厅内的家具十分陈旧,且堆放着许多杂物。婆婆邀请我进屋看看的时候,明显是有一些难为情,但布依族的热情和纯朴很快又令这份难为情被掩盖过去了。

哪怕是山、水、井、洞及生长奇特的古树也无不被认为是神灵的化身。不同地方的布依族还供奉雷神、门神、灶神、龙王等等。这些反映了都布依族作为农耕民族的原始宗教信仰。

屋内光线十分昏暗,即便是开着灯,也恍如是黑暗中有一律微弱光芒。可光线下,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客厅墙上正中央的宗教仪式:天地亲国师。布依族的信仰与自然有关,一般是信仰祖先和多种神灵。

老屋规模很小,但客厅,厨房和房间都有,包括还有一个单独的杂物间。图为婆婆的厨房,厨房极为昏暗,即便是开着灯也不明亮。也许她是已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也不讲究干净和明亮,可我实在不敢想象一个83岁的老人家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

婆婆说,这个厨房现在已经不使用了,但许多厨具还是不舍得扔。她很热情的向我介绍着锅灶,以及该怎么生火,怎么煮饭。尽管我的心里对这些十分熟悉,因为小时候奶奶家就有这些,还常帮奶奶生火煮饭。可我仍是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认真的聆听着婆婆的介绍,并且向她讨教。婆婆显得很开心,说着说着会突然冒出许多句布依族话来。

这是婆婆的杂物间,所有东西都是杂乱摆放,毫无秩序,看着像是一个被遗忘或废弃的地方。

在进入婆婆的房间时,门口梁上贴着这两张驱魔符令人意外,符上的字不完全看懂,但其用意是一目了然。类似这样的符,我在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见过,但大多数会贴在入客堂的大门口。且这种符,一般源自道家,因而想起客厅墙上的“天地亲国师”。可见,布依族也信仰道家文化。

婆婆的房子十分简陋,但也是整个老屋中最为干净的地方。房间摆放着两张床,左边是婆婆睡觉的地方,右边则摆放杂物。 对于老人而言,凡是用过的东西都舍不得扔,哪怕是坏了,再也用不上了,也会把它留在身边。这是一种传统的勤俭观念,也是令人感到心疼的地方。

但让我意外的是,这位83岁婆婆并不抗拒我这个陌生人,主动邀请我进屋参观的时候,也愿意让我拍照,但她可能是刚从田里回来,总在说自己身上很脏,拍得不好看。她这番话教我难受极了,本想放下相机,又恐她认为我是在嫌弃她脏。面对这样一位善良,热情的婆婆,希望她身体健康,也希望她的子女能给老人一个舒适干净的居住环境。

离开之际,稍有欣慰,婆婆至少还有一只猫相伴。这只橘猫,非常乖巧听话,婆婆一回来,就围着婆婆转。面对眼前光景,一屋一人一猫,历史的光阴流转里300余年,老人与猫的相依为命令人欣慰,又不禁叹息。

一人一猫,83岁婆婆与流浪猫同守着300多年祖屋

重新预览
退出全屏
1/12

贵州,地貌高原山地居多,不同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非常独特的民族文化,比如古老的布依族。布依族由古代僚人演变而来,以农业为主,享有“水稻民族”之称,他们居住的房子,十分独特:以石头搭建的古老建筑。图为安顺石头寨的一座300多年的石头老房子。

布依族是一个勤快的少数民族,其祖先很早就开始种植水稻,因而他们有“水稻民族”之美誉。他们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四川等省,其中以贵州省的布依族人口最多。位于安顺的石头寨,就是一个典型的布依族聚居的古村落。虽说石头寨已逐渐成为一个景点,供游人参观,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依旧遵循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仍以农业为主。

在探访石头寨的时候,一位年迈的布依族婆婆,十分热情的邀请我去参观她的房子。婆婆居住的房子是一个已有3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虽然简陋,但婆婆谈起这房子却十分自豪,因为村内已有不少新建房屋,老房子往往是以残存的局面。

婆婆一个人生活,子女都外出打工了。唯一陪伴的是一个温顺乖巧的橘猫,这只橘猫的名字是以布依族语言命名,比较长也很复杂,婆婆跟我说了几遍我都没记住。这是一只被收养的流浪猫,如今与婆婆相依为命。

遇到这位婆婆时,她刚从田里外来,虽说今年高寿83岁,但婆婆的身子骨依旧顽强,精气神十足,每天都去田里务农,家里还养了很多鸡。

也许是婆婆一个人生活,也许是每天忙着农活,这座300多年的老房子在古朴的同时,也显得杂乱和贫困。客厅内的家具十分陈旧,且堆放着许多杂物。婆婆邀请我进屋看看的时候,明显是有一些难为情,但布依族的热情和纯朴很快又令这份难为情被掩盖过去了。

哪怕是山、水、井、洞及生长奇特的古树也无不被认为是神灵的化身。不同地方的布依族还供奉雷神、门神、灶神、龙王等等。这些反映了都布依族作为农耕民族的原始宗教信仰。

屋内光线十分昏暗,即便是开着灯,也恍如是黑暗中有一律微弱光芒。可光线下,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客厅墙上正中央的宗教仪式:天地亲国师。布依族的信仰与自然有关,一般是信仰祖先和多种神灵。

老屋规模很小,但客厅,厨房和房间都有,包括还有一个单独的杂物间。图为婆婆的厨房,厨房极为昏暗,即便是开着灯也不明亮。也许她是已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也不讲究干净和明亮,可我实在不敢想象一个83岁的老人家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

婆婆说,这个厨房现在已经不使用了,但许多厨具还是不舍得扔。她很热情的向我介绍着锅灶,以及该怎么生火,怎么煮饭。尽管我的心里对这些十分熟悉,因为小时候奶奶家就有这些,还常帮奶奶生火煮饭。可我仍是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认真的聆听着婆婆的介绍,并且向她讨教。婆婆显得很开心,说着说着会突然冒出许多句布依族话来。

这是婆婆的杂物间,所有东西都是杂乱摆放,毫无秩序,看着像是一个被遗忘或废弃的地方。

在进入婆婆的房间时,门口梁上贴着这两张驱魔符令人意外,符上的字不完全看懂,但其用意是一目了然。类似这样的符,我在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见过,但大多数会贴在入客堂的大门口。且这种符,一般源自道家,因而想起客厅墙上的“天地亲国师”。可见,布依族也信仰道家文化。

婆婆的房子十分简陋,但也是整个老屋中最为干净的地方。房间摆放着两张床,左边是婆婆睡觉的地方,右边则摆放杂物。 对于老人而言,凡是用过的东西都舍不得扔,哪怕是坏了,再也用不上了,也会把它留在身边。这是一种传统的勤俭观念,也是令人感到心疼的地方。

但让我意外的是,这位83岁婆婆并不抗拒我这个陌生人,主动邀请我进屋参观的时候,也愿意让我拍照,但她可能是刚从田里回来,总在说自己身上很脏,拍得不好看。她这番话教我难受极了,本想放下相机,又恐她认为我是在嫌弃她脏。面对这样一位善良,热情的婆婆,希望她身体健康,也希望她的子女能给老人一个舒适干净的居住环境。

离开之际,稍有欣慰,婆婆至少还有一只猫相伴。这只橘猫,非常乖巧听话,婆婆一回来,就围着婆婆转。面对眼前光景,一屋一人一猫,历史的光阴流转里300余年,老人与猫的相依为命令人欣慰,又不禁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