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5万拍出泰式催泪广告 众包创意对接泰国摄制组

原标题:他15万拍出泰式催泪广告 众包创意对接泰国摄制组

文| 铅笔道 记者 徐瑞灏

导语

曹晨曦从不吝惜自嘲,“我们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广告公司”。

本科期间,主修工科的他深深地爱上了广告。大学毕业,曹拿到4A广告公司麦肯的Offer。

6年前刚入职时,领着2000块工资的他时常在望京西地铁站默默伫立,随呼啸声和风声一起灌入耳中的,还有他的自我怀疑。

但是,工作成果所带来的成就感让他笃定深耕广告行业的决心。“看到自己的作品能让别人为之感动、快乐,我特别幸福。”

去年8月,他无意间得到创业启发,打算把传统广告公司和互联网结合起来。

同月,他创立“世糟广ideaology”。这个视频广告服务平台一端连接创意从业者和摄制团队,一端连接有拍片需求的客户。

客户在提交需求信息后,平台用众包模式向1千多名创意从业者们征集140字的创意提案,客户可从众多提案中选取最优创意,平台上的导演会根据客户选定的创意编写出导演阐述和预算提报,再由客户挑选最合适的导演。

在客户确认方案后,导演便进行拍摄前的筹备,摄制工作随即开始。摄制过程中,“世糟广ideaology”扮演监制的角色,确保沟通顺畅及把关影片质量。

截止目前,“世糟广ideaology”合作导演和摄制团队有370多个,广告单价平均15~50万。

注: 曹晨曦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聚焦视频广告

2015年8月,一直在思考广告如何互联网化的曹晨曦从某家风投平台得到创业启发。

在这个平台上,需要融资的创业者将BP上传,FA会对其进行梳理分类,浏览此平台的投资人若对某个项目感兴趣,便能通过FA联系创业者详谈。

在曹晨曦看来,此平台将需求方与被需求方对接起来,模式和广告公司很像,都在扮演中介一角,区别只在于是否互联网化。

思绪如爬山虎般迅速攀援,“我可以借鉴这种做法,把传统广告公司和互联网结合起来”。

同月,曹创立“世糟广ideaology”。在他最初的设想中,这是一个创意人才的众包平台,通过快速匹配专业人才,为客户提供创意服务,如文案、策划、设计等。

曹晨曦的定位很明确一一服务中小企业乃至个人客户。“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想去服务那些世界500强的大公司,他们早已和大型广告公司有牢靠的合作关系。”

◆ “世糟广ideaology”官网首页

初创首月,他出入一幢幢办公大楼,拜访企业客户,了解他们的需求。

“和创意服务、广告服务相关的活我们都能做,而且目前不收取佣金。”曹一脸诚恳。

对面的客户点点头,“你们的想法很棒,我目前最需要的是视频广告,来帮我拍一条吧”。

某次交谈中,曹得到以上回复,寥寥一句话,却近似当头棒喝。

原来,无论是文案、策划,还是设计需求,企业都能通过招聘相关人员解决,“不需要再找一个Agency(代理)来操办这些事情”。

唯独影视广告极度专业复杂。“他们做不了。”曹晨曦确凿地说。

同时,曹也找了程序员及技术相关的朋友商讨创意众包平台的可行性。“这样的平台非常重,需投入大量财力物力,我们暂没这样的运营能力。”

曹晨曦及时推翻“创意众包平台”的构想,将发展方向聚焦在“视频广告”。

公司的业务模式也转为替客户撰写基于需求的Brief(创意简报),并对接摄制团队,在拍摄过程中扮演监制的角色。

在泰拍摄首部品牌短片

9月,“世糟广ideaology”迎来第一个客户一一某理财产品。

这位沉稳的60后企业主开门见山,“我们是一家创新型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希望降低理财的门槛,人人都可以参与进来,哪怕100块也有投资方案”。

听罢,曹晨曦马上想到了泰式广告。

“泰式广告就像微电影一样,短短两三分钟,却能讲述一个温情而幽默的故事,引起受众的情感共鸣,且能在社交媒体上如病毒一般传播开来,很适合这种有情怀的产品。”他如是解释。

为拍出原汁原味的泰式风格,曹考虑是否应到泰国取景拍摄。经过调研,他发现到泰国拍片有以下几点利好。

1、两国文化趋同,无需借助字幕,观众也能看懂。

2、泰国广告人洞察力强,善于挖掘草根和人性美,不依赖明星。这样一来,演员气质更贴切,也在无形中降低成本。

3、泰国是国际影视制作外包中心,广告业比国内早腾飞40年,且有返税鼓励。无论是人才储备、服务流程还是执行过程,都非常专业,价格也更透明公道。

4、基于上两条原因,在同一品质的情况下,在泰国拍片的摄制成本比国内低30%~50%。

首部短片在泰国的拍摄现场

随即,曹晨曦给1000家泰国摄制团队发去邮件,其中10%发来回复。

于是,他前往曼谷,频频穿过随处可见佛像且色彩明丽的街头,挨个走访摄制团队,最终确定其中一家。

在收到“世糟广ideaology”发来的Brief后,导演整理出一份阐述和预算提报。经客户确认后,导演便会勘景、选角,准备设备、服装。

前期准备完成后,曹晨曦及同事与摄制团队度过了为期3天的拍摄期。

他不禁感慨,“在国内,同品质的片子一天就得花上10万~15万,我们整整拍了三天,完成了四天的工作量,只花了20万,性价比太高了”。

该条广告成片讲述了一个温馨的故事:一位母亲总将推销员儿子给的家用存下,日复一日地购买理财产品,这个秘密直到母亲重病后,儿子才发现。

“最后,母亲病情痊愈,母子俩获得一笔不错的收益,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曹晨曦笑道。

为广告公司服务

经过第一条广告的打磨、历练,曹晨曦意识到两个问题。

首先,毕竟在泰国拍摄,流程涉及多方,较为繁琐,且外拍会受到天气等外部条件限制,而平台却无法在线上及时通知拍摄流程的变化。

其次,作为一个广告平台,获客是第一要义,而公司目前没有成熟的获客手段。

因此,曹晨曦开始把精力放在寻找客户上。他用上了最原始的方法,即通过身边的朋友在社交平台及线下人脉大力推荐。

结果并不如人意。与几轮客户接触下来,对方要么渐渐没了回应,要么临时决定不拍。

虽然没有直接成果,但曹认为有所收获,“我们发现即使压低成本,客户仍需要掂量,可见广告是一个低频的需求。有了上条片子的经验,也为了提升生产力,我们觉得是时候重启创意众包的想法了”。

◆ 团队、客户及摄制团队在某止泻药品牌广告的拍摄现场

12月,技术团队开发出一个H5页面。

这个简易平台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意从业者和有创意需求的客户连接起来,创意从业者需提交140字的提案,客户可从中选取最优方案,平台会将其发给导演,导演根据这份创意提案编写出导演阐述和预算提报。

我们会从国内外的创意人才社区上找人,如Dribbble、Behance、豆瓣等。”曹还补充,“我们的一个合伙人是泰国导演,因此我们有大量当地的导演和制作团队资源”。

从去年年末到今年春节前,曹晨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养老服务产品的客户,并花了近两个月时间筹划准备。

对方在开拍前甩来一句“暂不需要了”,事情便宣告泡汤。

痛定思痛,他清醒地认识到,和客户间人际关系的打理是一件极其费神的事,公司很难有多余的时间精力用在这里。

因而,除了原有的中小企业及个人客户,曹晨曦还萌生了为广告及公关公司服务的念头。“让他们去扮演Agency的角色,由他们接单,解决获客的问题,我们则提供专业的流程服务。”

今年3月,“世糟广ideaology”与公关公司蓝色光标接触,帮其客户京东拍摄了一支30秒的与《美国队长3》混剪的广告。

至今,“世糟广ideaology”已积累了1000多名创意从业者,合作导演和摄制团队370多个,近期正拍摄两条案例广告,广告单价平均15万~50万。

未来,曹还计划拍摄网络剧形式的“假广告”,“这类广告往往非常有创意,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忘记它是一条广告”。

“我总说,我们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的广告公司,让自己轻装上阵,把心思都放在片子的质量上,拍出大家爱看且乐意分享的广告。”曹晨曦说。

/The End/

编辑 薛 婷 校对 邱晓雅

如有报道需求,或需转载、市场合作

请加pencil-news为好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